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声西击东

第三百四十八章 声西击东

  也是活该可怜的河南巡抚英兰坡倒霉,大清逆贼吴超越本来就已经盯上了河南,正在磨刀霍霍向猪羊,可怜的英兰坡英抚台竟然还主动招惹吴超越,白送给了吴超越一个名正言顺向他下手的出兵借口。

  英兰坡招惹吴超越的手段非常荒唐,荒唐得连吴超越本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英兰坡竟然派遣武术高手刺杀吴超越,想用专诸刺王僚的办法替满清朝廷除掉吴超越这个祸害!

  其实也说不上荒唐,虽说清末革命党人拿手绝技刺杀战术目前还不没开始流行,但刺杀除害这个办法自古有之,再加上太平军北伐时,河南清军曾经干过化装混进太平军引爆太平军火药船的漂亮事,有过类似的成功经验,所以对满清朝廷忠心耿耿的英抚台在打不过吴超越的情况下,曾经不止一次的考虑过用刺杀手段干掉吴超越,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人选和机会办法而罢休。

  促使英兰坡下定这个决心的是晚清形意拳大师刘晓兰的一个叫王四年的得意弟子,张晓兰既是武术大师又是成功商人,收的徒弟也大都是他的商业助手,经常替他押运货物远销过地,王四年就是其中之一。

  王四年不该在替张晓兰押货到开封时显摆武艺,在与河南镖局的镖师切磋时,王四年一时技痒,当众表演了一手得到张晓兰六七分真传的鹰捉,慢悠悠的在青砖上演武,脚步无声无息,脚下青砖却都被踩断踩裂,博得了满堂喝彩,也恰好被英兰坡的一个幕僚师爷看到。

  幕僚不该对英兰坡说起这事,建议英兰坡把王四年请进河南抚标营教授武艺,提醒了英兰坡可以收买这个武术高手刺杀吴超越。结果在被英兰坡派人请进河南巡抚府后,受宠若惊的王四年也不该忘了师傅的教导不要招惹是非,在被英兰坡用**汤灌晕脑袋后,一口答应为国除害,还在河南清军奸细的帮助下付诸了实际行动。

  当然,如果王四年铁了心要和吴超越同归于尽,也不是绝对没有机会——喜欢以亲民伪善面具示人的吴超越时常在大庭广众下露面,还从不坐轿子只骑马,王四年只要逮到机会近身,不消动手,只要一脚踢出,九成九能把吴超越送上西天!

  在河南清军细作的帮助下,机会出现在了王四年面前,喜欢培养汉奸买办接班人的吴超越果然出现在了武汉希望学堂的开学典礼上,给一大帮穷苦人家的孩子训话演讲,王四年也暗藏利刃混进了看热闹的人群中。然而关键时刻,王四年却腿软了——吴超越是不难杀,可吴超越那帮亲兵却是个个装备着左轮手枪,还是每人装备两支!

  赤手搏击王四年有信心单挑吴超越的亲兵队,可是吴超越那些废物点心亲兵只要随便打中王四年一枪,就足以葬送王四年二十多年的苦练,好不容易练出一身武艺还没享受够人生的王四年思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了临阵退缩。

  事还没完,回到了秘密据点后,王四年正在接受河南清军细作的埋怨时,祸从天降,一队吴军士兵突然在湖北情报局特务的引领下包围了院子,要求院中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这点得怪王四年,刺杀吴超越临阵退缩就算了,在人群中还神情异常,不时偷摸暗藏在腰间的利刀,潜伏在人群中暗中保护吴超越的湖北特务真是想不发现他不对劲都难,再悄悄跟踪观察,如果还不能发现王四年来意不善,湖北特务们就太对不起吴超越开给他们的高薪了。

  也别说,真到了必须拼命的时候,王四年还真打死了两个吴军士兵,但还是很可惜,时代已经彻底不同了,王四年的武艺再好也挡不住吴军士兵的洋枪齐射,连中数枪倒下后,身负重伤的王四年成了吴军俘虏,被他连累的河南细作也基本上被生擒。而再经过湖北情报局源自前明东厂的热情招待后,幕后主使英兰坡的真面目也很快暴光。

  “看来老子是得再加强一下警卫力量,不然就算没当上林肯和肯尼迪,当上里根也够郁闷的。”

  把时刻多带保镖的差使踢给吴大赛和张德坚去安排后,吴超越又很快发现这其实是一个机会,操作得好的话,可以最大限度的掩护自己向北出兵的真正目的,大大减轻直捣洛阳威逼山西的阻力。所以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叫来了赵烈文、阎敬铭和郭嵩焘等帮凶走狗开会讨论,也很快就制订出了一个瞒天过海的伪装偷袭战术!

  “号外!号外!河南乱党巡抚英兰坡派遣刺客暗杀大元帅失败!大元帅震怒,发誓必报此仇!”——这是吴军喉舌《湖北**》的公开宣传。

  “弟兄们,英兰坡狗杂种,竟然敢派人刺杀我们吴大帅,这仇我们一定得报!打到开封去,生擒英兰坡,踏平开封城!”——这是吴军队伍中的公开宣传。

  “听说没有?吴大帅马上就要出兵打开封了,要把河南巡抚英兰坡抓来我们湖北,当众亲手一刀一刀把英兰坡割死!”——街谈巷议的流言有时候也靠谱,至少吴超越的大舅子聂士成已经亲自率领吴军北线主力到了襄阳,大张旗鼓的准备出兵北上,还直接喊出了直捣开封城的口号。

  表现得更积极的仍然还是深恨僧王爷入骨的吴军满人大将舒保,才刚收到吴军前线总指挥聂士成叫他出兵的命令,早就巴不得发起北伐的舒保立即亲自率军北上,气势汹汹的杀向叶县,还再一次亲自打响吴军北伐河南的第一枪,在叶县南郊的保安驿(今保安镇)和清军干了一仗,成功夺占保安驿为吴军北伐建立了前进基地。

  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不幸成了吴军目标的英兰坡当然是叫苦不迭,后悔万分,同时河南众官和以托明阿为首的清军将领也纷纷指责英兰坡的荒唐行为,竟然梦想靠一个刺客干掉大清头号逆贼,简直痴人说梦!——现在好了,吴超越没杀成,倒把如狼似虎的吴军将士给招来了。

  再怎么后悔和谴责也没用,木已成舟,别无选择之下,河南清军只能是拼命加强许州和叶县一带的防御,调集重兵准备保卫省城,同时用六百里加急向满清朝廷求援,请求政变集团赶快给河南派遣援军,抵挡吴军突然发起的大举北上。

  消息传到京城,满清朝廷的文武百官当然也是无不大骂英兰坡的脑袋进水,没事瞎招惹,惹来了此前只是专心对西南用兵的吴超越。但鬼子六却觉得有些蹊跷,说道:“吴超越逆贼要打开封?这不太可能吧,他的钱粮主要已经扔进了云贵那个烂摊子,很难再有多余的力气大举北上了啊?”

  “如果只是打到开封驻步,他的钱粮肯定够。”桂良指出道:“别忘了,湖广两省同是产粮大省,这几年既没有漕粮负担,又一直没什么水旱蝗灾,存粮肯定不少,支持他的贼军打下开封应该问题不大。”

  “那他怎么守?”鬼子六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道:“河南东部早就被捻匪打烂了,产出的钱粮赋税绝不可能维持他在开封部署重兵,他难道还想再接一个烂摊子,把钱粮继续往河南砸,专做赔本买卖?”

  “这个……。”桂良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或许吴贼只是想打下开封找英兰坡报仇,然后抢一把就跑,继续把河南这个烂摊子甩给我们。”

  鬼子六不能否认这个可能,但鬼子六总是觉得这不象是吴超越的奸猾性格,会为了这么一件可大可小的事大动干戈,白白糟蹋大把钱粮报一个仇。而慈禧虽然不懂军事,却同样怀疑吴超越在被云贵拖累的情况下会打这么远,还没把一只腿从云贵泥潭里抽出来,又主动把另一只腿踏进河南烂泥潭。

  此时此刻,和吴超越相爱相杀多年的杨秀清终于直接帮了吴超越一个忙,在不知道吴超越真正目的的情况下,杨秀清还是命令张乐行和苏天福回师豫皖边境,补强那里的捻军力量,同时命令忠心于自己林凤翔从安徽抽调兵马北上,配合捻军攻打夏邑,进逼商丘,为吴军北上攻打开封分担压力。

  除此之外,杨秀清又把吴超越送给自己手雷弹分出一半秘密送到石达开军中,要求石达开设法诱敌出击,以手雷弹给山东清军一个惊喜,继续向山东清军施加压力。同时杨秀清还要求比较听话的吉文元务必听从石达开指挥,绝不能因为石达开此前惨败而抗拒石达开命令,将帅失和白白便宜骆秉章老狐狸。

  “还有,让石达开大造声势,就说本王亲自率军北上,讨伐骆秉章老妖。”杨秀清又在命令上补充了这么一句,热血尚未被酒色消磨一空的脑海里也不止一次的盘算过亲自统兵北上,挽回北线局势的同时,也警告一下外地那些越来越不听话的太平军将领——石达开是被削弱了,但老子的直系主力还在!

  随着战局气氛的再一次紧张,刚缓过一口气来的满清朝廷即便有些怀疑吴超越的出兵目的,也不敢再有半点的掉以轻心,只能是赶紧把黄河一线的驻军抽调东进,调派到开封一带加强防御。而很自然的,目前局势比较稳定的洛阳和怀庆一带的驻防清军也被调走了不少。

  与此同时,在曾经搭档邵彦烺的辅佐下,聂士成也带着一万两千余吴军将士越过了湖北边境,进入了河南南阳府境内,打着直捣开封的旗号北上。先是与老部下刘盛休会师一处,然后派遣刘盛休率领本部人马去攻打至今没有臣服的南召县城,自领主力北上叶县,与舒保会师,在进兵路线上营造出进攻开封的假象。

  如此一来,当然坑苦了叶县的清军守将鞠殿华,本来就装备不及吴军,这会还连兵力总数都已经不及吴军,鞠殿华除了拼命向驻守许州的托明阿求援之外,也真了任何办法。而更糟糕的是,为了掩护真正的进兵目标,还有为了将来的粮道安全,吴军这次的北上目标中同样把叶县包列在内,所以聂士成率领的吴军主力才刚抵达叶县战场,吴军将士也就立即对叶县展开了强攻。

  炮声隆隆,火箭呼啸,蓄势多年的北线吴军主力从一开始就拿出了全力,动用七十余门轻重火炮猛轰叶县小城,并且辅之以邵彦烺亲手改进的康格里夫火箭,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把叶县城内化为了一片火海。同时聂士成所部的狙击手也把城墙上的清军士兵打得根本不敢抬头,只敢趴在墙上守城——狙击手是拿成千上万子弹堆出来的,在这个时代可不是随便那支军队能够配备的。

  以远程炮火彻底压制住了叶县守军后,吴军将士这才不紧不慢的向叶县发起进攻,虽说清军也汲取了此前教训,早早就把叶县护城河疏浚加深,灌满河水,不给吴军以地道攻城的机会。然而很可惜,吴军将士根本就懒得学太平军当土拨鼠,直接以壕桥车过河,再在尖头木驴的保护下,直接在城墙上挖掘坑洞埋设炸药,清军士兵再是如何从城上开枪投石,也对尖头木驴下的吴军将士威胁不大,相反还被吴军狙击手乘机打死打伤了无数。

  百余斤苦味酸炸药轻松炸塌了一段叶县城墙,吴军蜂拥入城,与守城清军展开巷战,鞠殿华虽然率军拼死抵抗,却还是招架不住吴军将士的手雷攻坚战术,城内阵地空间迅速被吴军将士打开,最后鞠殿华别无选择,只能是带着还能指挥的军队弃城而去,吴军轻松拿下叶县小城,张榜安民,重整城防,以便长远控制。

  一天后,还是在收到了刘盛休同样顺利拿下南召的消息时,聂士成才向吴军满人舒保摊了牌,说出了自军此次北上的目标并非开封而是洛阳,同时要求舒保继续担任自军先锋,假意攻打襄城,掩护自军主力的真正行动。

  “聂兄弟,我是满人,你不怕我卖了你?”舒保很坦白的向聂士成问道:“如果我把消息秘密告诉给托明阿,你这次奇袭洛阳的计划恐怕就得泡汤。”

  “舒兄弟,和你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你是什么为人我还不清楚?”聂士成回答更坦白,又说道:“不瞒你说,其实我妹夫吴大帅也有交代,说我军的真正行动计划不必对你隐瞒,他信得过你。”

  舒保的眼中泪花闪烁,半晌才说道:“聂兄弟,你放心,那怕是我最信任的木拉奇,我也不会告诉他。”

  “拜托了。”聂士成拍拍舒保的肩膀,先是交代了让舒保军担任佯攻任务的计划,然后才又说道:“我军的真正目标被乱党军队发现后,乱党军队肯定会全力反攻,你首当其冲,千万小心。情况不对,马上撤回叶县。”

  “不!”舒保断然拒绝,说道:“我不回叶县,我的骑兵多,我打游击,骚扰乱党军队的粮道,让他们不敢全力反扑叶县和南阳。”

  聂士成憨厚一笑,又拍了拍舒保的肩膀,说道:“我妹夫绝不会亏待了你。”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吴超越和聂士成对舒保的诚恳态度换来了所期望的效果,在舒保的率领下,吴军虚兵北上襄城之后,毫不犹豫的向城外的清军据点发起了进攻,成功摆出了扫荡外围据点为吴军主力攻打襄城开辟道路的假象。同时几个被清军收买的舒保军满人士卒也向敌人报告,说是自军担任的任务就是为聂士成主力开路,还有替吴军探听许州清军的虚实情况,彻底骗过了河南清军。

  上当受骗的托明阿果然集兵于许州重镇,同时在城外修筑了大量防御工事准备迎接吴军进攻,还有开封的清军也是不敢乱动,同样是全力深挖壕高筑墙,还针对吴军的攻城特点大修羊马墙保护城墙。而与此同时,聂士成也不着痕迹派遣了一路偏师西进,配合刘盛休攻打鲁山。

  被清军重视不够的鲁山县城很快就被吴军偏师攻克,结果也不出阎敬铭所料,此前很少遭到战火波及的鲁山城中果然储藏有不少粮食。聂士成闻报没有迟疑,一边命令刘盛休继续攻打宝丰,一边又在夜间秘密分兵,又给刘盛休派去了一支援军,全力争取迅速拿下宝丰。

  还在收到宝丰告急的消息后,正在许州严阵以待的托明阿才嗅出了一丝异味,很是奇怪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宝丰那边也告急了?吴逆贼军到底在干什么?”

  关键时刻,运气站到了站到了老实人聂士成一边,很得托明阿信任的惠成斩钉截铁说道:“声西击东!明攻宝丰,不过是诱我们分兵西线,如果我们中计,贼军主力绝对是继续向着许州来!甚至乘机和我们打野战!我们绝不能上当!”

  分析了一下,已经在野战中被吴军打怕了的托明阿认可了惠成的这个分析,点了点头,说道:“是不能上当,吴贼偏师喜欢打那些小县城就让他们打去,让那些小县城的守军多替我们消耗一些贼军弹药也不错。”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