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人兴风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人兴风

  垂死挣扎的满清政变集团似乎迎来了一线曙光,连目前专职替满清朝廷负责外交事务的文祥本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半道劫走太平军蒸汽炮船舰队的行动会进行得这么顺利,目前主持此事的英国外交参赞李泰国竟然会一口答应,只要和太平军的交易告吹,他马上就把这支实力不俗的舰队转卖给满清朝廷。

  当然,满清朝廷也要付出比太平军更大的代价,李泰国除了把舰队价格从八十七万两上调到一百万两外,还提出了两个十分苛刻的条件,第一是满清朝廷必须分批支付四年军费一千万两,第二则是必须由英国退役海军上校阿思本担任这支舰队的司令官,船上水手也必须全部由英国人担任。

  刚出现在文祥面前的曙光又突然消失,无可奈何之下,文祥只能是尽自己的力量和李泰国讨价还价,并在谈判中冒险擅自做主,做出了极大的让步。然而李泰国却是瞄准了满清朝廷不敢让太平军得到这支舰队的死穴,咬定了卖船条件毫不松口,多次交涉无果,谈判彻底陷入僵局。

  最后实在没了办法,文祥也只好一咬牙主动停止谈判,拿定主意等李泰国先和太平军谈出结果,然后再见机行事。然而文祥并不知道的是,他主动暂停了购船谈判之后,李泰国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逐渐开始慌…………

  “shIT!该死的中国猪猡!北京如果退出购买竞争,南京又坚决不接受我的条件,我的麻烦不就大了?真相一旦暴露,国内那帮混蛋还能绕得了我?可我如果完全照章执行巴夏礼签定的合同,阿思本和他手下那帮混蛋也饶不了我啊?”

  在此情况下,突然出现在李泰国面前的吴军代表郭嵩焘和龚橙当然就成了李泰国眼中的天使,尤其是郭嵩焘声称自己是来替吴越了解价格和舰队情况之后,性格出了名傲慢暴躁的李泰国还难得放下架子,和同样能说英语的郭嵩焘、龚橙有说有笑,极力怂恿吴越当这个接盘侠,买下这支极有可能被太平军退货的舰队。

  “亲爱的郭,亲爱的龚,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倘若贵军能够买下这支舰队,那么整个长江航线都将完全掌握在你们的手中,无论是太平军还是京城军队,在水面上都不会再是你们的对手。”

  “至于价格方面,你们绝对可以放心,我们英国人和吴元帅一直都是最友好的朋友,连船带武器只要一百万两纹银,至于其他方面,我们都好商量。”

  “千万不要误解我们让阿思本上校出任舰队司令的决定,我们做出这个决定,主要是因为这支舰队中有两条铁壳船身的蒸汽明轮战船,你们清国人既不会操纵驾驶,更不会使用作战,只有阿思本上校担任这支舰队的司令官,才能真正挥这支舰队的威力。”

  “还有,阿思本上校他不但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海军军官,还曾经多次在亚洲的水面上作战,熟悉中国的气候和航线,你们把舰队交给他指挥统帅,保管可以让你们的水师实力大增,雄霸远东海洋。”

  同为人精的郭嵩焘和龚橙都没怎么理会李泰国的舌灿莲花,随意应诺着只是细心去看舰队的船只火炮清单,结果还别说,纸面数据上英国人还真没特别坑太平军,九条蒸汽炮船中虽然有七条是刚退役的英国海军战船,出厂年限却都只有六到八年不等,成色上不比吴军的道德号和仁义号差,同时舰队中还包括了两条整个亚洲都没有的新式铁壳战船。如果真能以八十七万两银子买下这支舰队,太平军就算吃点亏也不大。

  让郭嵩焘和龚橙最关心的当然是李泰国为什么会主动拉吴军搀和这笔买卖,等李泰国吹嘘得差不多的时候,郭嵩焘便也直接问道:“亲爱的李泰国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望你能够如实回答,这支舰队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了卖给太平军,长毛也已经提前支付了一半的船款,你为什么还要想把这支舰队卖给我们?”

  “因为我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李泰国满脸的圣洁,十分庄重的说道:“太平天国所信奉的拜上帝教是邪教,身为英国政府的职员,我没有权力阻止国内把武器战舰出售给邪教徒,但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把这支舰队转售给你们,我们英国人永远的朋友湖北临时政府。”

  “那你把这支舰队卖给了我们,又如何向太平军交代?”郭嵩焘又问道:“还有,你们的国内会不会过问此事?”

  “亲爱的郭,你不必担心这些问题。”李泰国微笑说道:“这些问题都可以由我来解决,你们只要愿意购买这支舰队,就只管放心接收就是了。”

  说罢,李泰国又迫不及待的说道:“亲爱的郭,如果你们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展开商贸谈判。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事实上你们目前的敌人京城军队也对这支舰队十分感兴趣,我完全是出于对吴元帅的尊敬,才特意给你们这个购买的机会。”

  郭嵩焘先是和龚橙商量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李泰国先生,这样吧,请先开出你的价格和附带条件,让我们心里有个底,然后再给你答复如何?”

  李泰国一听大喜,马上就拿出了早就给吴军准备好的购船合同交给郭嵩焘,郭嵩焘接过后也没急着观看,只是随口又问道:“李泰国先生,舰队什么时候能到香港,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想先参观一下舰队再谈判如何?”

  “顺利的话,后天就能抵达香港。”李泰国顺口回答,又说道:“放心,到时候我会介绍阿思本上校给你认识,也尽快安排你们上船参观。”

  郭嵩焘谢了,和李泰国约定等参观了舰队之后再展开谈判,然后还又把杨秀清送给自己的字画中挑出了最不值钱的一幅当做见面礼送给李泰国,换得李泰国的满心欢喜,认定吴军的确有购船意向。

  从李泰国的办公室告辞离开之后,郭嵩焘本来还想去见一下吴军的老朋友小包令,然而很可惜,小包令偏巧去了日本,让郭嵩焘错失了通过小包令了解英国官方态度的机会。同时受限于身份和没有特殊事由,郭嵩焘又无法直接见到老包令,只能是递交了请求见面的意愿等待答复。

  事还没完,郭嵩焘和龚橙离开位于中环半山香港总督府后,随行保护的吴军特务又悄悄报告他们已被跟踪,郭嵩焘对此也不意外,只是交代让随行的特务设法探听跟踪者身份。结果回到了吴晓屏出资修建的吴军驻港办事处时,随行特务也马上报告说跟踪者操着京城口音。

  “动作还真快。”郭嵩焘先是冷哼了一声,然后才向龚橙问道:“孝拱,文祥那边已经盯上我们了,怎么办?”

  “不好办。”龚橙打着呵欠说道:“一支舰队三家抢,这下子李泰国肯定更加有恃无恐了,就算和我们和长毛谈不拢,也可以和京城乱党谈,反正是无论如何都不愁卖了。”

  言罢,龚橙还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如果真是李泰国在中间搞鬼,说不定我们来香港的事还是他故意泄露给文祥的,让文祥知道我们也插了手,更加急着买走这支舰队。”

  “但我们还没办法确定这件事是李泰国在中间搞鬼啊?”郭嵩焘皱眉说道。

  “筠仙,我说你怎么聪明一时,糊涂一世?”龚橙没好气的呵斥道:“李泰国给我们开出合同加码就在你手里,你又知道长毛向英国洋人买船的合同细节,两相对比,李泰国加了什么价,从中间能捞到什么好处,不就全部知道了?”

  懊恼的一拍脑袋,郭嵩焘这才打开了李泰国交给自己的购船合同细看,结果和太平军的合同一对比,李泰国的真面目也就彻底暴露无遗。

  和对待满清朝廷一样,李泰国同样是对吴军狮子大张口,除了把价格上涨到了一百万两外,同样要求吴军承担四年一千万两的军费,同时还明文规定了必须由阿思本担任这支舰队的司令官,船上水手也全部由英国士兵担任。

  除此之外,李泰国还在对吴军的附加条件上加了一条阿思本舰队与吴军水师携手作战时,必须要由阿思本指挥全军作战——换句话说,就是让阿思本成为吴军水师的最高司令官,把吴军水师也控制在手里。

  “呸!”郭嵩焘很是愤怒的吐了一口浓痰,骂道:“洋鬼子,想得倒美,把我们湖北临时政府当傻叉宰啊。”

  性格放浪的龚橙倒没骂脏话,不过大概看完了合同之后,龚橙马上就打着呵欠说道:“真相差不多大白了,涨价的十三万两银子,九成九是全部落入李泰国的口袋,四年一千万两银子的军费估计他也能分不少,但大部分肯定是进阿思本的腰包。”

  “这件事李泰国和阿本肯定是一伙的,准备联起手来狠敲长毛一笔竹杠。李泰国故意把我们拉下水是预防万一,既逼着长毛让步,也给他留一条退路,在敲不成长毛柱杠的情况下转过来敲我们。”

  “还有,京城乱党那边九成九也是李泰国故意拉下水的,如果京城乱党能答应李泰国的漫天要价,李泰国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搅黄这笔买卖,转手把这支舰队卖给京城乱党。”

  听了龚橙一针见血的分析,郭嵩焘怒不可遏之余也没犹豫,马上就对龚橙说道:“孝拱,走,我们再去拜见包令博士,当面把这件事告诉给他,请他出面干预,法办这个无法无天的李泰国!”

  “筠仙,你又犯傻了是不是?你以为去找包令告状,就可以把这件事解决了吗?”

  龚橙先是呵斥了郭嵩焘一句,然后才懒洋洋的说道:“洋人不是基督耶稣,他们都是白皮猪,彼此间打断骨头连着筋,有利可图的事,他们绝对不会拆自己人的台。你去找老包令告状,李泰国那边只要私下里许给老包令一笔好处,老包令就绝对会站在李泰国那一边,默许李泰国停止和长毛的交易,把舰队转卖给京城乱党。”

  “老包令就不怕激怒长毛,影响英国在长毛控制地的商业利益?”郭嵩焘将信将疑的问道。

  “有人背黑锅,老包令用得怕什么?”龚橙冷笑说道:“真要是激怒了长毛,影响到英国人的商业利益,责任人也是李泰国,老包令只要把李泰国推出去交差就行。到时候老包令自己钱财落袋,如何交代是李泰国的事,只占便宜不吃亏,这样的好事他何乐而不为之?”

  “王八蛋!想不到英国也有贪官!”郭嵩焘骂了一句脏话。

  “废话,天下那里没有贪官污吏?”龚橙抢白了郭嵩焘一句,又说道:“还有,这事也不能由我们来办,我们吴大帅现在还有求于英国人,这种断英国洋人财路的事,必须得叫洪仁玕自己去做。”

  “叫洪仁玕自己去找老包令?”郭嵩焘疑惑问道:“可你刚才明明已经说了,老包令不可能不帮李泰国啊?”

  “叫洪仁玕去找报社。”龚橙建议道:“如果我所料不差,李泰国肯定也会对洪仁玕狮子大开口乱敲竹杠,叫洪仁玕别动怒也别急着撕破脸皮,一边据理力争,一边收买香港的报纸抨击李泰国毁坏英国政府的商业信誉,影响英国商人在大清东南沿海的商业利益,对李泰国施加舆论压力,这样洪仁玕再想逼李泰国遵守合同就容易得多了。”

  “这么做有用吗?”郭嵩焘担心的问道。

  “放心,绝对有用。”龚橙自信的说道:“洋人和京城乱党不同,他们的当权者十分注重舆论影响。而且在香港的英国商人为了他们的利益不至受损,肯定会站在长毛一边向老包令和李泰国施压,逼着他们遵守合约。”

  郭嵩焘将信将疑的点头,准备把这个办法告诉洪仁玕。那边龚橙却又皱起了眉头,说道:“不过这个办法也不是十全十美,先一点就是长毛和洋人签订的合同里有不少空子可钻,李泰国如果铁了心不把这支舰队卖给长毛,也有的是借口和理由可以中断这笔交易。到了那时候,京城乱党那边肯定会出更高的价格把舰队买走,这么一来,我们给洪仁玕出的主意说不定就帮了京城乱党了。”

  “那怎么办?”郭嵩焘赶紧问道。

  足智多谋的龚橙难得没有立问立答,盘算了半晌后,龚橙还反过来向郭嵩焘问道:“筠仙,假如你是文祥,在什么情况下,你会选择退出,不买这一支舰队?”

  “当然是我绝对无法接受的条件。”郭嵩焘想都不想就回答了一句,然后又一指放在龚橙面前那份李泰国拟定的合同,说道:“比方说这份合同上开出的条件,别说是我们根本不想买这支舰队,就算真要买,我也绝对不敢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不然回去吴大帅能把我生剥了!”

  龚橙不吭声了,还拿起了那份无耻到了极点的霸道合同细看,盘算了半晌之后,龚橙突然提笔,下笔如飞,片刻之间就草拟出了一份吴军的报价清单,基本上同意了李泰国开出的绝大部分条件,仅仅是把吴军所承担的四年一千万两银子军费改为五百万两,增加一条给阿思本军队派遣几名监军监督作战,同时承诺送给阿思本一座占地十亩以上的湖北省城宅院。最后龚橙才扔下毛笔,拍了拍手笑道:“行了。”

  “孝拱,你真想让吴大帅生剥了我的皮?”郭嵩焘目瞪口呆,说道:“我把这份合同交给了李泰国,他如果一口答应,又拿着这份合同去找吴大帅要银子怎么办?”

  “那你不交给李泰国不就行了?”龚橙没好气的说道。

  “那这份合同有什么作用?”郭嵩焘赶紧又问道。

  “当然是给文祥和李泰国看的。”

  龚橙笑得无比的奸诈,说道:“你想想,如果文祥看到了这份合同,看到我们对洋人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他还有什么胆量和底气向李泰国买那支舰队?如果让李泰国看到了这份合同,他还会不会直接把那支舰队卖给文祥?又会不会提出其他的附加条件?”

  郭嵩焘恍然大悟,赶紧向龚橙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才问道:“那我们怎么让文祥和李泰国看到这份合同?”

  “简单。”龚橙小心吹干合同上墨汁,折好后放到了郭嵩焘办公桌上的公文堆里,微笑说道:“放在这里就行,文祥和李泰国自然有办法看到这份合同,这么大的事,说他们不想打刺探我们底价的主意,我第一个不信。”

  郭嵩焘再次向龚橙挑起大拇指的时候,龚橙却又灵机一动,强行从郭嵩焘的头上拔下了一根头,掐断一截夹在了合同里,然后才微笑说道:“齐了,这下子文祥和李泰国有没有看到这份合同,我们也能知道了。”

  郭嵩焘摇头叹气,又向龚橙拱了拱手,苦笑说道:“孝拱兄,得亏了你硬是跟着我来混吃混喝游山玩水啊。”

  “别只是嘴上说,要有实在的,也不敲你竹杠,就只要杨秀清送你那幅宋朝郑思肖的墨兰图。”

  “做梦!那幅墨兰图是我的命!”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