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屋抽梯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屋抽梯

  大概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两天后阿思本舰队并没有按期抵达香港,不过洪仁玕倒是带着一些太平天国的人按期到达了香港,也在第一时间通过老吴家在香港的同顺洋行分号秘密与郭嵩焘取得了联系,告知他已经到来。

  万没想到太平天国会主动派人来香港,第二天洪仁玕突然出现在李泰国面前时,李泰国难免被洪仁玕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再强笑着问起洪仁玕的来意时,洪仁玕的回答也再度让李泰国手足无措——洪仁玕直接了当的说道:“亲爱的李泰国先生,我是收到情报,说京城里的清妖打算出更高的价格从你手里买走我们太平军订购的舰队,所以才特地从天京赶来香港,代表我太平天国的东王万岁与你交涉联络,要求你遵守贵国与我国之间的合法合同,将舰队按照原价出售给我们。”

  “亲爱的洪,你们的消息挺灵通的嘛,前不久才生的事,想不到你们就已经知道了。”李泰国强笑说道。

  “李泰国先生,不要小看我们太平军的情报能力。”

  洪仁玕还算有点演技,笑得十分自信,就好象这个情报真的是太平军细作自己现的一样。笑罢,洪仁玕又开门见山的说道:“李泰国先生,既然你没有否认,这么说,京城清妖真的和你联络买船了?”

  “亲爱的洪,不错,的确有这么一件事。”李泰国还是勉强的点头,又强笑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们英国人都是遵守商业信誉的人,我已经当面拒绝了京城代表。”

  “感谢你,亲爱的李泰国先生。”洪仁玕道谢,又直接说道:“那么李泰国先生,请问我们订购的舰队什么时候能够到达香港?我这一次是专门来接船的,打算和我们订购的舰队一起返回天京,然后在天京向你们支付剩余货款,并保证不会少一两银子。”

  “舰队就快到了。”李泰国又被迫说了一句实话,然后才假惺惺的说道:“但是亲爱的洪,十分抱歉,因为成本上涨,我们英国官方必须把舰队的价格上调一些。还有因为几个特殊的原因,我们英国官方还决定增加一些附加条件,你们必须全部无条件答应,然后我们才能把舰队出售给你们。”

  “哦,那你们打算涨多少价,还有要增加什么附加条件?”洪仁玕不动声色的问道。

  李泰国有些为难,原本李泰国是打算先和清军或者吴军谈妥价码,然后随着舰队到了南京再和太平军摊牌,如果太平军不接受自己的敲诈勒索,就马上带着船队去京城或者武汉卖一个好价钱。这样一来,自己就用不着被以老包令为的香港官员知道太多详情,对国内可以想怎么鬼扯就怎么鬼扯,敲诈到的巨额钱财也可以放心落袋,不必担心再被上司和同僚敲诈。

  “这时候不能摊牌,这时候摊牌如果洪仁玕闹起来,被其他的英国人知道,甚至是被老包令知道过问,我就不好交代了。”

  心里迅拿定了主意,李泰国也马上借口新的合同还没拟定,拒绝现在就告诉洪仁玕具体的价格变化和新增的附加条件,表示一切等舰队到了南京再说。结果洪仁玕一听马上就不干了,直接抗议道:“李泰国先生,且不说你临时涨价违背了我们与巴夏礼先生签订的合法合同,具体你要涨多少价,增加多少附加条件,你为什么也不肯告诉我?”

  “这是我的自由,我有权决定在什么时候告诉你们具体的价格变化。”李泰国露出了无赖脸嘴。

  很可惜,李泰国耍无赖找错了人,洪仁玕是既不象满清官员那么畏洋人如虎,又长期定居香港知道如何和洋人打交道,马上就大声答道:“那我也有自由要求你遵守合同,无条件把舰队按照原订价格出售给我们,否则你就要按照合同,双倍赔偿我们的定金!”

  “巴夏礼先生和你们签订的合同,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重新谈判。”李泰国冷笑说道。

  “那现在就谈,我有东王殿下的圣旨授权,是太平天国的全权代表。”洪仁玕同样冷笑,说道:“不管你要谈什么都可以,只要合情合理,我可以代表太平天国接受。”

  “但我现在不想谈。”李泰国傲慢答道。

  “那你什么时候想谈?”洪仁玕追问道。

  “等舰队到了你们的京城再说。”李泰国回答得很干脆,还直接下了逐客令,说道:“洪先生,请离开吧,我还有公务要办,就不留你了,有什么事等舰队到了南京再说。”

  李泰国拒绝立即对太平军摊牌这点当然有些出乎龚橙的预料,让龚橙打算通过香港报纸揭露李泰国无耻贪婪面目的计划落空,不过没关系,李泰国的这个反应又让龚橙马上猜出了他的另一个目的——想瞒着香港政府独吞这笔巨款,也送给了龚橙整治李泰国的一个更好机会。所以洪仁玕秘密把消息送到郭嵩焘和龚橙面前后,龚橙也马上把计划稍做调整,通知洪仁玕按计行事……

  就在洪仁玕开始动手的时候,在历史上被西方史学家都称为吸血舰队的阿思本舰队终于还是抵达了香港码头,收到消息后,郭嵩焘和龚橙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码头参观这支舰队。

  还别说,这支舰队虽然是以英国海军的退役战船居多,可是无论吨位还是火力,实力都足以单挑亚洲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军水师主力,尤其是那两条在英国海军中都装备不多的小型铁壳蒸汽炮船,更是让郭嵩焘看得直流口水,下定决心要建议吴越采购和仿造,也马上决定去找李泰国,让李泰国领着自己上船参观。

  “用得着找什么李泰国?我们直接去找阿思本不就行了?”龚橙觉得郭嵩焘去找李泰国完全不过是多此一举,又说道:“我们绕开李泰国去和阿思本联系,说不定还能乘机了解更多情况。”

  “我们不认识阿思本,他会见我们吗?”郭嵩焘疑惑问道。

  “笨,带份礼物再表明你的身份不就行了?”龚橙呵斥道:“洋人从英国上万里的来中国是图什么?还不是图财捞银子?送份丰厚的礼物,再告诉阿思本说你是吴大帅的代表,他不见你我龚字倒着写。”

  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郭嵩焘便咬牙从杨秀清送给自己的古玩中挑出了一个汉朝玉斗,跑到了阿思本舰队的旗舰面前表明身份求见,又含泪送上见面礼。然后还别说,刚从英国皇家海军退役的阿思本还真的马上就下令把郭嵩焘和龚橙请上了船,郭嵩焘见到他时,他也正在把玩那只精美的玉斗。

  “亲爱的吴,实在是太感谢了,想不到你能送我这么一件珍贵的礼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件文物的中文名字应该是叫玉斗吧?”

  阿思本娴熟的汉语单词让郭嵩焘十分意外,也让郭嵩焘好奇问起阿思本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中国文武,结果阿思本的回答让郭嵩焘异常无奈——阿思本竟然参加过两次鸦片战争,虽然受编制所限,没能参与抢劫圆明园,却在其他英国强盗那里见过无数的中国文物,所以才能一口说出郭嵩焘礼物的名字。

  不过也好,至少识货的阿思本因此马上对郭嵩焘和龚橙充满了好感,不但亲自带着郭嵩焘和龚橙参观舰队,亲自介绍船上的设施和装备,还直接了当的问起郭嵩焘是否代表吴越来购买这支舰队?龚橙则抢着给出了肯定答复,然后才用娴熟的英语说道:“但是没办法,你们这支舰队是答应卖给太平军的,只怕我们想买也买不到。”

  “没关系,只要你们有诚意就行。”阿思本很坦白的答道:“我早就和李泰国商量好了,不管是湖北的吴元帅,还是京城清军,谁出的价格高,我们就把这支舰队卖给谁。”

  郭嵩焘和龚橙悄悄交换眼色的时候,阿思本却又迫不及待的鼓动起吴军雇佣他从英国带来的所有水兵,说他带来的水手不但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英国海军老兵,不少人还接受英国海军的技术培训,随便拉出一个就可以在中国目前的水师中担任技术教官一职。而郭嵩焘和龚橙通过仔细观察现阿思本还真不是在吹牛,他从英国带来的士兵中还真有不少是技术兵,在中国千金难寻的海战技术人才。

  郭嵩焘和龚橙对这支舰队心里大概有底的时候,意外突然出现,李泰国竟然领着他们曾经在京城里见过的满清军机大臣文祥登上了阿思本舰队。结果仇人见面,当然是各自眼红,互不搭理。

  乘着阿思本去和文祥说话的机会,龚橙悄悄把郭嵩焘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筠仙,出点血,派人去买一些酒肉过来犒劳阿思本的军队。”

  “你傻了?无缘无故的犒劳别人的军队干什么?”郭嵩焘没好气的问道。

  “你才傻!这么好的机会,你也舍得错过?”龚橙更没好气的呵斥道:“如果你是文祥和李泰国,看到我们湖北军队花这么大的代价拉拢阿思本的军队,能不相信我们铁了心要买下这支舰队吗?别怕花钱,花的银子记在帐上,回去要杨秀清报销,我们这么帮他,我就不信他会吝啬这点钱!”

  郭嵩焘恍然大悟,赶紧在龚橙的指点下故意当着文祥和李泰国的面向阿思本提出犒军要求,表示希望送一些酒肉上船,犒劳阿思本的八百多部下。结果阿思本一听当然是眉开眼笑,马上一口答应,李泰国心中大喜,文祥却是脸色铁青。

  犒劳了阿思本舰队的士兵后,郭嵩焘和龚橙回到吴军驻港办事处时,龚橙藏在吴军假报价清单里的头果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郭嵩焘和龚橙见了心中暗喜,也没声张,只是又悄悄藏进去了一根头,然后就不再理会。

  次日,郭嵩焘和龚橙又故意在街上游览了一天,傍晚回到吴军办事处时,也再次惊喜现第二根头果然已经消失,然后龚橙马上冲郭嵩焘笑道:“没咱们什么事了,等着看好戏吧。”

  的确没郭嵩焘和龚橙什么事了,然而李泰国的麻烦却突然来了——第二天的下午,在香港影响力排名第二的《德臣西报》突然刊登新闻,报道了他违反合约私自向太平军提出加价要求的事,也把他拒绝和洪仁玕在香港谈判的事抖了出来,强烈质问李泰国此举是否合法,事前有没有上报英国国内政府,并质疑李泰国拒绝在香港谈判的真正原因,要求香港政府派员监督这次谈判,以免英国政府的经济利益受损,危及英国商人在太平军控制地的商业利益。

  报纸刚把事件公开,李泰国也马上就坐不住了,只能是赶紧派人去要求《德臣西报》收回尚未出售的报纸,停止报道此事。可惜他一个小小的外交参赞既无钱又无权,已经被洪仁玕拿银子喂饱的《德臣西报》和香港新闻审查官当然没有鸟他,《德臣西报》不但继续出售,同样收了洪仁玕银子的《香港船头货价报》和《中外新报》也先后刊登了此事,还公开质疑李泰国此举有中饱私囊之嫌。

  事隔仅一天,李泰国的麻烦就又来了——香港总督老包令派人把他叫到了港督府,并且把报纸直接摔到了李泰国的面前,要求李泰国当面向他解释原因。

  还好,已经秘密得知吴军报价的李泰国还有张牌可打,就是秘密向老包令承诺分给他三成好处,并直接明说这么肥的羊牯不宰白不宰。而老包令也被龚橙料中,在可以坐享其成的情况下,果然默许了李泰国敲竹杠——不过老包令却要分走一半敲诈到的赃款。

  虽然心里流泪的答应了老包令的敲竹杠,但是有了老包令的默许之后,李泰国也放胆了许多,马上就主动找到文祥提出新的报价,要求满清朝廷以一百万两银子的价格买下阿思本舰队,附加条件则是四年军费八百万两,给自己和阿思本每人提供一座占地十五亩以上的京城宅院,以及任命自己为满清海军大臣。

  让李泰国万分诧异的是,前段时间还对阿思本舰队望眼欲穿的文祥竟然连讨价还价都省了,直接一口拒绝了李泰国的新报价,还明确表态道:“李泰国先生,舰队我们决定不买了,实在太贵,我们买不起。”

  “这价格你还嫌贵?”李泰国十分惊讶的问,又说道:“文祥先生,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才给你这个机会,你知道你们的湖北叛军开出了什么样的价格购买这支舰队吗?你如果不买,这支舰队可就要被湖北叛军的代表买走了啊?”

  “就是因为知道吴越那边开出的价格,所以本官才杀了脑袋都不敢买。”

  文祥心中嘀咕,嘴上则答道:“李泰国先生,十分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没办法,我们大清朝廷实在拿不出这么多的银子,也承担不了这么巨大的军费,所以只能放弃购买。”

  不肯死心的李泰国又把军费降到了六百万两,但文祥还是断然拒绝,李泰国无奈,也只好扔下几句威胁满清朝廷的狠话扬长而去。结果看着李泰国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文祥还在心里哼道:“吴越那个逆贼喜欢当冤大头让他当去,他真把这支舰队买走,杨秀清那个逆贼说不定就会和他翻脸。本官与其和吴越逆贼鹬蚌相争,让你们洋鬼子渔翁得利,倒还不如主动退出,让吴越和杨秀清这两个逆贼狗咬狗去。”

  满清朝廷不肯当冤大头之后,李泰国当然也只好来找郭嵩焘当这个冤大头,然而郭嵩焘却坚持要求李泰国先和太平军谈判出一个结果,确定了终止这笔买卖再和李泰国谈,还不管李泰国如何的威逼利诱都不肯松口。

  所有压力都压到了可怜的李泰国先生一个人的身上,舆论谴责,商人集团抗议,老包令催促,梦想来中国财的阿思本舰队官兵更是个个破口大骂,逼着李泰国尽快兑现承诺,同时洪仁玕那边也是一口咬定必须在香港展开谈判,并要求港督府派人监督,最有可能当冤大头的吴军方面则是死活不肯松口举行购船谈判,必须要李泰国先和太平军谈出一个结果。

  最后仍然还是吴越帮了太平军一把,老包令派人告诉李泰国,说是英国特使克拉伦敦率领着英国使节团近日就要抵达香港,途径香港去湖北访问,与吴越商量正式结盟和建交。所以老包令要求李泰国务必要在英国使节团抵达香港之前解决阿思本舰队问题,不然的话,一旦被英国相巴麦尊的心腹克拉伦敦和随行的英国本土记者知道这件事,就是老包令也得受牵连!——顺便说一句,英国国内盯上香港总督这个肥差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为英国外交纵横立下汗马功劳的克拉伦敦也是其中之一。

  迫于无奈,李泰国只能是硬着头皮和洪仁玕展开了正式谈判,同时因为在场有港督府官员和记者监督的缘故,李泰国还被迫主动做出了大幅度让步,主动把军费砍到每年一百万两。然而即便如此,洪仁玕还是断然拒绝,仅答应把船价上涨到一百万两,其他的附加条件一个都不答应,全部按照既定合同执行。

  公开谈判的结果是李泰国再一次被报纸骂成了臭狗屎,无不质问李泰国敲诈勒索到的赃款归宿,焦头烂额的李泰国也只好再次找到了郭嵩焘,表示只要吴军承担四年五百万两银子的军费和同意其他附加条件,就马上结束和太平军的谈判,立即把舰队卖给吴军。郭嵩焘则大摇其头,说道:“太高了,实不相瞒,除了一百万两银子买下舰队这条可以商量外,军费我们绝对不会考虑承担。我们之前买的六条蒸汽炮船,可都没说什么承担军费,我要是敢答应这一点,吴大帅会宰了我。”

  李泰国目瞪口呆,然后干脆说道:“可是就我收到的消息,你们决定承担四年五百万两银子啊?”

  “我们什么决定承担这么高的军费了?”

  郭嵩焘和龚橙一起目瞪口呆,急红眼的李泰国则也是豁了出去,干脆直接在郭嵩焘的书桌上翻出了那份报价清单,结果郭嵩焘和龚橙看了都是一起大吃一惊,一起惊叫道:“这东西那来的?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

  “绝对是京城乱党搞的鬼,他们悄悄潜入我们的办事处,把这份假报价藏在了这里。”龚橙又气急败坏的嚷嚷道:“清妖想离间我们和你们英国之间的关系,所以就藏了这么一份假清单!”

  “文祥搞的鬼?他怎么离间?”

  李泰国彻底晕头转向了,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老包令的部下却直接找到了吴军办事处,把李泰国从吴军办事处提溜到了港督府,然后老包令拍着桌子吼道:“我限你在一天之内结束谈判,把那支该死的舰队卖给太平军,否则我就撤你的职,把你赶回英国!”

  “总督大人,为什么要这么急?”李泰国怯生生的问。

  “后天克拉伦敦的使节团就要抵达香港!”老包令咆哮着说出了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洪仁玕私下里承诺,只要老包令逼着李泰国不带附加条件的以一百万两银子的价格卖给太平军,洪仁玕就送给老包令十万两银子。

  最后,太平军最终还是以一百万两银子的价格买下了这支足以影响对清战局的舰队,李泰国也没能逼着太平军同意他开出的任何条件。结果谈判结束的当天晚上,愤怒的阿思本舰队官兵就在阿思本的亲自率领包围了李泰国的住所,把骗得他们白跑一趟中国的李泰国狂扁一顿。

  还是在李泰国被打成了重伤之后,早就赶到现场的郭嵩焘才站了出来劝解,承诺以同样的薪水雇佣所有被太平军退货的英国水兵去湖北任职,担任吴军的技术教官;又开出比太平军更高一些的价格,聘请其实很有水平的阿思本到湖北去担任海军学校校长,帮助吴军培训海军士兵,以同样不算高的价格替吴越弄到了大把宝贵技术人才。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