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七十章 银子的力量

第三百七十章 银子的力量

  “没办法了,只能是冒险北上洧川更换装备了。”

  这是许州清军文武老大托明阿和沈葆桢在无可奈何下得出的一致结论,而更悲惨的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同时对河南清军的战斗力也缺乏信心,托明阿和沈葆桢还得绞尽脑汁的想出一个既不引起吴军警觉,保证能有数量足够的军队北上去换装武器,同时还得确保许州重镇不至于被吴军乘机攻破的三全办法。

  还好,托明阿麾下的军队废归废,数量倒是还算足够,绿营兵加上团练有六千多,骑兵如果加上随时可以抽调北上的郾城清军骑兵也有四千来人,主力大部北上换装,另一部分会同团练坚守工事完善的许州几天时间也应该还有点把握,兵力调配上还不至于出现捉襟见肘。

  鉴于这些情况,沈葆桢精心给托明阿设计了一个北上换装的巧妙计划,先故意抽调郾城的清军骑兵北上假意回援许州,届时吴军肯定会出兵拦截,到时候托明阿就乘机率领准备换装的清军主力出城,假意接应郾城骑兵,再遭到拦截后,托明阿就故意诈败带着郾城骑兵北逃到洧川换装。

  “这么做有三个好处。”

  沈葆桢给托明阿讲解自己的计划道:“第一是我们的主力北上洧川合情合理,曾国荃逆贼那怕是诸葛孔明转世,也绝对猜不到我们诈败北上是为了给主力换装武器,不但不会全力追杀到底,还一定会觉得攻打许州肯定更加容易。”

  “第二是乘机试探曾国荃贼军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让我们换装后发起反击时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第三就是引诱曾国荃逆贼乘机全力攻打许州城,利用许州城的坚固城防工事消耗他的武器弹药和兵力,这么做虽然对我们来说也有一点风险,不过我们的主力只要动作快点,更换了装备立即南下回援许州城,那就不但许州城继续安然无恙,我们换装后的主力还可以在战场上给吴贼一个惊喜。”

  琢磨了不少时间,实在想不出比沈葆桢这个办法更靠谱的主意,已经对沈葆桢的锦囊妙计没有多少信心的托明阿别无选择,也只好给了沈葆桢最后一次机会。然而就在托明阿和沈葆桢讨论安排那些军队北上换装和留下什么军队守卫许州城的时候,门外却突然冲进来了一个斥候,还没来得及行礼就喜气洋洋的大喊道:“禀军门,大喜!吴贼军队正在拔营,有撤退迹象!”

  “什么?吴贼要退兵?!”

  托明阿和沈葆桢惊喜得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起脱口问道:“探清楚了没有?吴贼真在拔营撤退?!”

  “千真万确!”报信的斥候欢天喜地的答道:“小的在远处亲眼看到,吴楼的吴贼军队正在把粮草辎重装车,也没再继续攻打我们的城外据点,还有宋庄那边的吴贼军队也是如此,逆贼舒保还已经亲自带着骑兵出营集结,准备出发。”

  万没想到自己们的运气能有这么好,大喜过望的托明阿和沈葆桢当然是在第一时间冲上了许州南门,举起望远镜向南张望。结果还别说,托了地势开阔的福,托明阿和沈葆桢还真的马上看到吴楼那一带的空地上白帽密集,出现了大量的辎重车辆,很明显是刚放弃了营地正在集结的吴军曾国荃部。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托明阿放声狂笑,“没想到吴贼竟然会主动撤退,这下子本军门就再没什么担心的了。”

  “吴贼怎么会突然撤退?是后方突然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又在耍什么花招?”

  沈葆桢则是对吴军的突然弃营撤退之举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考虑到吴军突然撤退后给自军留下的充裕空间和时间,沈葆桢还是和托明阿一样的笑容满面,捋须微笑道:“但没关系,只要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就行,只要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就行。”

  舍不得错过亲眼目睹吴军突然撤退的美妙景象,托明阿和沈葆桢当然都留在了城墙上继续观望,然而看着看着,托明阿和沈葆桢就逐渐发现有些不对了——集结成军后的曾国荃军,并没有直接南下撤走,而是选择了东进去宋庄与舒保会师。

  隐约觉得不妙,托明阿和沈葆桢自然又沿着城墙一路东进,跟着吴军队伍的脚步继续观察,接着很快的,托明阿和沈葆桢就逐渐有些脸色苍白了——与舒保军会师之后,吴军竟然以舒保军为开路先锋,绕过了许州城的东南角北上,还直接冲向了颖河渡口的方向。而亲眼确认了这一点后,沈葆桢和托明阿还异口同声的怒吼了一句,“刚才是那个王八蛋说吴逆贼军放弃营地,是准备撤退南下的?!”

  “曾国荃逆贼疯了?他绕过许州城直接北上是去干什么?准备打开封?他不怕我们断他的粮道?”

  许州知州陈肇镛也大声惊叫,不明白曾国荃为什么会突然选择孤军深入,不过陈肇镛这句话里倒是有一点说对了——曾国荃的确不怕许州清军断自己的粮道,因为曾国荃军北上的目标,并不是距离遥远并且肯定难打的中原重镇开封城,只是一座在战前吴军和清军谁都没有关心过的县级小城…………

  …………

  “快!快!快!加快速度!我们收到准确消息,京城乱党给许州乱党军队送来的军饷银子,现在就在洧川城里,北上打下洧川,劫到乱党军饷!人人都有重赏!弟兄们,发财的机会来了,加快速度啊!”

  陈肇镛也说错了一点,不是曾国荃发疯,而是曾国荃军的上上下下都已经疯狂了,甚至就连隐藏着众多二五仔的吴军舒保部上下,都是象发疯一样的大步北上,急匆匆的赶往洧川抢劫清军‘饷银’。以至于在携带着重型装备北渡颖水之时,连同随军民夫在内总兵力超过六千人的曾国荃和舒保两军,仅仅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全部渡过了颖水,然后毫不犹豫的大踏步北上。

  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冷静和理智吴军将士不敢相信自军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能无意中把清军好几个月积欠军饷和新年犒赏恰好堵在路上,对洧川城里是否真有清军饷银持保留态度。不过当后方突然出来了托明阿亲自率军出城北上的消息探报后,这些冷静理智的吴军将领士兵也开始发疯了……

  “绝对错不了!被堵在洧川城里的乱党辎重队,绝对押送的是乱党饷银!不然托明阿那个缩头乌龟绝对不会急成这样!弟兄们,快啊,发财的机会来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说得再准确不过,在抢劫清军军饷的诱惑下,以步兵为主的新湘军将士楞是红着眼睛跑出了和骑兵差不多的速度,而受命殿后的湘军倪桂部,更是咬紧牙关在颖水渡口用火绳枪把清军骑兵打得不敢抬头,逼着清军骑兵只能是跑到了下游远处的渡口渡河,这才勉强踏上了北岸的土地。

  超大规模的马拉松赛跑就此展开,靠着提前出发的优势,吴军主力脚步不停的冲在前面,而清军骑兵靠着战马之力,快马加鞭的紧追不舍,逐渐拉近与吴军之间的距离,一前一后的全都是直扑洧川,一起争夺抢先渡过洧河占据先机的机会。

  毕竟是骑兵,吴军步兵的速度再快也绝不可能跑不得过战马,快要抵达董村镇时,清军骑兵终于还是追上了吴军的尾巴。不过还好,曾国荃还有一支比较靠谱的骑兵友军,发现情况不妙,冲在前面的舒保马上就带着吴军骑兵掉头杀了回来,迎头痛击托明阿和惠成率领的清军骑兵。

  结果也是到了开打的时候,舒保才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意中迎来了梦寐以求的机会——与严重威胁河南吴军补给线的托明阿所部骑兵主力野外决战!接着更让舒保笑得合不拢嘴的是,因为要和吴军步兵保持同步行动,吴军骑兵之前并没有全速前进,无论战马还是士兵都还有相当充足的余理。而清军骑兵已经保持了好几十里路的高速冲锋前进,人力马力都已经严重下降,作战状态远不及吴军骑兵那么理想。所以……,所以和僧王爷关系很好的托明阿就又一次被舒保抽了一个满地找牙。

  迎面对冲,两军都用火绳枪对射倒是各有千秋,各有死伤斩获,然而到了短兵相接时,已经用实际行动换得了吴超越大量弹药补给的舒保军骑兵则是立即占据了绝对上风,装备着史密斯手枪的舒保本队骑兵左右开弓,不断精确射击几米十几米内的清军骑兵,把那些正准备抡刀子的清军骑兵打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余下还没资格装备左轮枪的吴军骑兵虽然内部二五仔众多,然而到了以命相搏的生死战场上,却还是不敢有半点的手软,挥舞着马刀把已经被手枪射乱的清军骑兵砍得血肉飞溅,倒地不绝。

  发现情况不妙,托明阿一度试图摆脱舒保的纠缠迂回北上,然而受限于战马体力的下降,清军骑兵却始终无法做到这点,体力处于上风的吴军骑兵一直在清军的骑兵大队中冲突不绝,把清军骑兵的队列搅得一片大乱,还一直盯着托明阿的帅旗不放,活捉托明阿的吼叫声也开始出现。

  与此同时,乘着吴军骑兵战住清军追兵的机会,吴军步兵大队已然冲到了洧川城旁边的洧河渡口,而尽管河上的木质桥梁已经被惊慌失措的洧川清军点燃,吴军将士却还是顶烟冒火的直接冲上了桥,一边开枪射击一边灭火抢占桥梁,还有不少吴军士卒干脆在大雪天里直接跳进洧河淌水过河,向乱成一团的北岸清军发起冲锋。

  毕竟是以民兵团练为主力的地方清军,激战还不到半个小时,吴军步兵就成功夺占了水流缓慢的洧河渡口,也勉强保住了河上的木桥,然后立即一边渡河一边搭建浮桥,运送辎重过河。而此时此刻,天色才刚傍晚。

  银子的力量确实不小,尽管吴军步兵大队过河之后天色已然全黑,托明阿率领的清军骑兵也被舒保杀得溃败而逃,吴军将士大可以休息一个晚上再发起攻城。可是收到了倪桂派人送来的军情急报,知道了许州的清军步兵大队也在全速向洧川赶来的情况后,以曾国荃为首的湘军群匪还是没有半点的犹豫,不顾军队疲惫,马上就向洧川小城的南门发起了猛攻,还毫不客气的动用了火炮攻城。

  枪声炮声震耳欲聋,激战中,经验丰富的湘军老人虽然很快就发现敌人的火力似乎有些过于强大,然而联想到城里目前囤积的无数‘饷银’,湘军众人也就没有任何的奇怪,相反还冲杀得更加猛烈和坚决,那怕城门甬道已经被洧川清军匆匆堵死导致直接炸开城门的战术失效都没有放弃攻城,继续以枪炮掩护工兵在城墙上直接挖坑埋药,前仆后继,士气如虹。

  终于,经过一番抛头颅洒热血的艰辛努力之后,苦味酸炸药终于还是埋到了城墙上新挖出来的洞穴里,点火引爆后,此前河南清军根本没怎么重视过的洧川老旧城墙也应声倒塌,露出了一个五六丈宽的大口子。湘军士卒欢呼着冲锋入城,曾国荃和蒋益澧等湘军群匪也欢呼着拥抱在了一起,“发财了!这下子发大财了!”

  绝望的托明阿并没有完全死心,仍然向吴军控制的洧河渡口发起了一次亡命冲锋,然而很可惜,托明阿很快就发现,他最害怕的吴军快射火枪果然还是出现在了曾国荃军中,也出现在了拦截他的渡口战场上。在射速当世第一的击针枪面前,冲进河里艰难淌水前进的清军骑兵自然成了活靶子,最终仍然还是没能冲过洧河,还死伤了更多对吴军补给线威胁最大的清军骑兵。

  “皇上,太后,奴才有罪!奴才无能!奴才没用!你们辛辛苦苦给奴才送来这么多的洋人军火,奴才竟然连看都没看到,就让吴逆贼军抢走了!奴才该死!奴才罪该万死啊——!”

  托明阿在洧河南岸撕心裂肺的绝望号哭时,曾国荃也面容古怪的看到了清军辎重队马料包下隐藏的真正货物,与蒋益澧和张诗日等湘军匪首面面相觑之余,曾国荃还咬着牙齿向自己的爱将李臣典问道:“祥云,你在许州的时候,说用什么打赌乱党辎重队运送的是军饷来着?”

  “这……,末将有罪,末将猜错了,胡说八道。”李臣典满脸尴尬的请罪,然后又指着那些军火说道:“不过九将军,我们也不是白辛苦一趟,你看劫到这么多的军火,我们今天也不算白卖命了。而且这些洋枪洋弹还都是好东西,有一种洋枪连吴大帅那里都没有。”

  “可我怎么向将士交代?!”曾国荃咆哮道:“我答应过全军将士,今天打下洧川劫到乱党军饷,每人至少赏十两银子!首先进城的那个营赏金加倍,今天受伤和阵亡的抚恤因子也一律加倍!这笔钱谁出?!”

  “这……,末将不知道了。”李臣典哭丧着脸回答,还又想出了一个十分天才的主意,说道:“九帅,要不这样,派个人问问乱党军队那边,看他们愿不愿意花银子把这批军火赎回去。你看乱党军队今天急成这样,他们绝对能出高价!”

  “放你娘的狗臭屁!赶快带上你的人,全城搜杀那些带着洋枪跑的京城乱党贼兵,一定要把他们带走的洋枪追回来,尤其是我们从没见过这种新洋枪!少一支,今天答应赏给弟兄们的银子,老子叫你一个人出!”

  一脚把李臣典踢出去追杀残敌后,曾国荃这才又转过身来,拿起一支连吴军主力都没有装备过的俄国主战步枪里治步枪翻看,脸上神情复杂,半晌后,曾国荃才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喃喃道:“军饷银子?也不错,李臣典这个小色鬼没这么胡说八道,老子的部下还真不会这么卖力,老子也不会下定决心临时来打这座洧川小破城,劫到这批有银子也买不到的洋人军火。”

  值得一提的是,战后通过舒保军中的内奸知道了事情经过后,托明阿当场就吐了血,再次撕心裂肺的惨叫,“早知道你们是要抢银子的话,我给你们银子啊!我不要银子,我只要军火!只要军火————!”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