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授敌以计

第三百七十四章 授敌以计

  文言文和历史课一样的稀烂,吴超越亲笔写给大侄女慈禧的书信当然是半文半白,还用上了刚传入中国不久的标点符号,全文如下:

  “罪臣湖广两江总督吴超越百拜西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叩首,并请祺祥皇帝安,并斗胆叩请太后代罪臣向醇王福晋问安。

  西太后,前番罪臣冒昧寄书,始终未见回音,又听闻西太后你与东太后联名颁诏,明文宣誓有提及与罪臣言和者立斩,罪臣便立即明白,知道太后你与东太后定然是被奕訢、僧格林沁等乱臣贼子胁迫,为祺祥皇帝的性命安全着想,不得已而被迫颁布该诏。

  奕訢与僧格林沁等逆贼欺君犯上,罪不容诛,待罪臣亲自提兵北上、杀入京城勤王救驾之时,定当将这些逆贼凌迟处死,挫骨扬灰,为祺祥皇帝与两位太后报仇雪耻!

  西太后,臣绝无反心,兴兵讨逆完全是被奕訢、僧格林沁与绵愉等逆贼逼迫,不得已而为之。臣亦绝无排满排蒙之意,起兵之后,臣不但仍然任用满蒙文武官员,还一直努力约束部下,禁止滥杀满蒙旗人,荆州之事,完全是荆州将军绵洵受奕訢等逆贼指使,残害屠杀荆州各族百姓,激发百姓报复,当时若非臣之部下救援,荆州旗人定然无一幸免。奕訢等逆贼为求富贵权势,不惜牺牲荆州全城旗人污蔑罪臣反满屠满,罪恶罄竹难书,望西太后明查。

  西太后,臣此前曾经斗胆向你提出过三个罢兵臣服的条件将永远生效,无论何时何地,太后你与东太后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派人来与罪臣谈判,或者也可以让罪臣派人前往京城谈判。

  臣也知道太后你与东太后的苦衷,知道京畿与直隶兵权尽被奕訢等逆贼掌握,你们若是同意谈判,奕訢等逆贼定然会狗急跳墙再次发动政变,甚至有可能杀害两宫太后与祺祥皇帝,篡位登基。所以臣绝不敢强求两位太后立即给出答复,也请两位太后慎保贵体,待时机成熟之时,再与罪臣联络不迟。

  太后,臣深知篡权诸贼之中以奕訢为首,诸贼之中最奸狡最狠毒的逆贼也正是奕訢,奕訢庆父不死,大清国难未已!若能先诛奕訢,篡权诸贼便将群龙无首,覆手可灭!

  若两位太后有意诛杀此贼,臣有一计可斩奕訢,据臣所知,罗刹国狼子野心,早有吞并大清东北与西北之意,奕訢逆贼也久蓄出卖大清疆土自保之心。既如此,两位太后不妨故意使奕訢向罗刹国借兵,奕訢逆贼定然替罗刹国为虎作伥,逼迫朝割让大清疆土,两位太后便可乘机将奕訢削职夺权,另派朝臣向罗刹借兵。

  微臣敢断言,两位太后即便是在疆土上不做任何让步,罗刹国在大清朝廷危难之际也定然出兵救援!届时,奕訢逆贼卖国求荣的无耻面目昭然于天下,百姓愤怒,朝野震动,两位太后再下诏赐死奕訢名正言顺,奕訢纵然有心作乱,他的同党帮凶也定然顾忌人心背离,不敢依从,擒杀奕訢,便可易如反掌!

  请西太后一定要相信罪臣的判断,那怕大清朝廷不让半寸土地,罗刹国也绝不会对大清朝廷见死不救!因为罪臣已经断然拒绝了罗刹国提出的一切无耻要求,太平天国的杨秀清也和罗刹国素无往来,并对罗刹国夺占我大清外兴安岭土地一事恨之入骨,发誓必报此仇,罗刹国在大清已经只剩下你们这唯一选择,为了他们在远东的利益,他们绝不会容许你们被太平天国消灭,只能是不惜代价的帮助你们抵御杨秀清的进攻。

  打个粗俗的比方,罗刹国就好象一个来大清做生意的商人,大清的三家店铺中,罪臣和杨秀清的店铺都对他下了逐客令,他如果想买卖货物,就只能是和太后你们这最后一家店铺做生意。请太后你想想,罗刹国是否还会允许杨秀清砸掉你们这最后一家店铺,让他在大清再找不到做买卖的对象?

  所以太后,绝对用不着害怕罗刹国的要挟威胁,你甚至还可以反过来威胁罗刹国,就说罗刹国如果不借兵借武器,你们就让军队对罪臣放下武器,让罪臣进京接替奕訢逆贼主政!臣敢断言,罗刹国绝不愿也不敢让这一情况出现!

  太后,罪臣真的是为了大清的江山领土才说这么多掏心窝子的话,罪臣也不怕奕訢逆贼借罗刹兵对付我,罪臣只是希望你与东太后千万别被罗刹国和奕訢的威胁吓倒,稀里糊涂的让出了大片疆土,那罪臣将来诛杀奕訢等贼之后,再想为大清朝廷夺回北方领土,必然难如登天。

  太后,罪臣之心可昭日月,罪臣起兵勤王讨逆,全为诛杀奕訢与僧格林沁等篡权逆贼,绝无半点窥视帝位之意,望太后明查。此致,罪臣吴超越再拜。”

  文笔疏懒的吴超越难得亲自提笔写这么长的书信,原因真不是吴超越想坑杨秀清,故意指点满清朝廷如何向俄国人借兵对付太平军。而是吴超越的确害怕政变集团脑袋进水,在沙俄的恐吓威胁下又签订什么卖国条约,把几十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土地割让给了沙俄,将来吴军就算一统天下,再想把这些土地要回来肯定是难如登天——就好象外蒙一样。所以吴超越只能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抢在太平军还没有和自己发起联手北伐之前,给慈禧指点一下对付沙俄的办法。

  当然,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也对吴超越的这一做法十分担心,担心这么做不但起不了阻拦作用,甚至还有可能收到反效果,让满清朝廷在谈判桌上对沙俄做出更大让步。吴超越却颇有信心,说道:“放心,我那个大侄女很聪明,她就算怀疑我是在骗她和俄国人翻脸,也起码会先试一试,试出了效果,她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

  被吴超越料中,文笔和书法同样惨不忍睹的书信被桂祥送进宫后,慈禧虽然对吴超越在书信中的无耻狡辩和蛊惑嗤之以鼻,也非常怀疑吴超越写这道书信是想骗她和沙俄翻脸,断绝满清朝廷目前唯一的外部援助。然而反复看了几次之后,慈禧却还是多少有些动心,想试一试吴超越的建议——毕竟,东北的熊掌、猴头菇和鳇鱼都是慈禧饭桌上的常客,做为晚清第一吃货,慈禧即便不为疆界领土着想,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饭菜供应问题。

  也挺凑巧,吴超越在这道书信上并没有起慈禧和慈安之间那些龌龊事,再加上慈安此前有过交代,慈禧盘算再三之后,还把吴超越这道书信交给了慈安观看。结果慈安一看马上就大为动心,说道:“妹妹,吴超越这个逆贼说得挺有道理的,对罗刹人来说,现在想在大清做生意就只剩下我们这最后一家了,他们如果还想在大清做买卖,就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吴贼或者长毛打败,那怕我们让步不大,他们也会选择出兵。”

  “怕就怕这是吴超越那个逆贼的诡计,骗我们主动和罗刹国断交。”慈禧皱眉说道:“毕竟在和洋人打交道这方面,我们谁都没他更精通。”

  “先试一试。”慈安提议道:“我们先在谈判桌上强硬一些,然后看罗刹人的反应,他们如果真的象吴超越逆贼分析的一样,那怕不要土地也会给我们帮忙,那我们就坚决不让步。如果吴超越是骗我们,罗刹国的态度变得更强硬,那我们再重新掉头也不迟。”

  “不能这么试。”慈禧摇头,说道:“我们现在有求于罗刹人,态度突然强硬了然后又被迫回去求他们,只会给罗刹人更加敲竹杠的机会,得用一个巧妙的办法,既不激怒罗刹人,又可以摸清楚罗刹人对我们真正的态度。”

  “那用什么办法?”慈安赶紧问道。

  慈禧没有急着回答,又沉思了许久之后,慈禧才说道:“这么办,先把老六和罗刹人谈判的差使撤了,换文祥去和罗刹人谈判,让文祥在谈判中故意走**风声,就说我们有收拾老六换取与吴超越逆贼和解的打算,然后看罗刹人的反应,就知道吴超越逆贼到底是什么目的了。”

  慈安一听叫好,当即拍板采纳,慈禧则又说道:“姐姐,这事必须得让老六也知道,一是要让他知道突然撤换他的原因,二是罗刹人如果真不愿意看到吴超越进京主政,要想做什么文章肯定要在老六身上下手,让老六站在我们这边,我们才能知道罗刹人的真正态度,将来还可以让老六继续和我们唱双簧,逼罗刹人出兵。”

  …………

  鬼子六知道自己突然被撤掉对俄谈判差使的原因,目前正在京城里翘着二郎腿等着敲竹杠的伊格纳季耶夫却满头雾水,以至于满清朝廷的新任总理各国事务大臣文祥跑到伊格纳季耶夫面前宣布接手谈判任务时,伊格纳季耶夫还向前不久才从香港回来的文祥问道:“文中堂,恭王爷出什么事了?你们为什么要突然撤换他?”

  “不瞒贵使,我国的两宫皇太后对恭王爷向贵国借兵助剿一事的谈判进展缓慢十分不满,所以决定撤换他,换本官接手。”

  文祥按照慈安和慈禧的指点回答,结果伊格纳季耶夫一听冷笑,说道:“文中堂,谈判进展缓慢的问题不是出在恭王爷一个人身上,他已经相当努力了,是你们的朝廷不肯做出具有诚意的让步,所以谈判才迟迟没有结果。”

  “伊格纳季耶夫先生,我们的让步还不够诚意?”文祥哭丧着脸说道:“除了再次割让库页岛之外,我们还答应承担所有军费,支付报酬,负责承担贵国参战士兵的抚恤金,开放北部多个边市和辽东半岛的好几个港口,这样你们还不满足?”

  “远远不够!”伊格纳季耶夫斩钉截铁的答道:“除了这些,我们还要外蒙,还要东北,还有西北!不然的话,我们绝不出兵!”

  “伊格纳季耶夫先生,你们要得实在太多了,能不能再让点步?”文祥小心翼翼的问道。

  “绝不让步!”伊格纳季耶夫回答得更加斩钉截铁,还威胁道:“就我所知,贵国的叛军太平军已经向英国购买了一支实力不俗的舰队,随时可能通过海路北上,直接攻打天津和北京,如果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看你们怎么办?!”

  已经有了一些外交经验的文祥满面惶恐,佯装失言道:“如果真是那样,两位太后可能就没办法,只能是去找吴超越谈判了。”

  “你说什么?!”精通汉语的伊格纳季耶夫大惊问道。

  “我没说什么。”文祥赶紧捂嘴,说道:“我就随口说说,伊格纳季耶夫先生你不必当真。”

  “你们要找吴超越谈判?”伊格纳季耶夫的声音更加凶狠了,恶狠狠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吴超越那个混蛋不但要当你们清国的皇帝,还想要你们的命?!”

  “伊格纳季耶夫先生,别说得这么可怕。”文祥辩解道:“其实我们两宫皇太后心里都非常清楚,吴超越造反是被恭王爷给逼的,他严重得罪过恭王爷,在朝廷里的靠山肃顺又被恭王爷杀了,他如果不造反,恭王爷下一个杀的人肯定是他,所以他没得选择,只能是造反。”

  偷看着伊格纳季耶夫的神情反应,文祥又故做神秘的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伊格纳季耶夫先生,其实在我们大清的朝廷里,早就有想招抚吴超越逆贼的声音了。因为吴超越那个逆贼虽然反叛,但一直都自认是大清的臣子,仍然承认我们大清的皇帝和两宫皇太后是他的主子,既不象长毛发匪那样的滥杀旗人,还在起兵檄文里明确列出了战犯名单,表示余者一律不究,所以很多我的同僚都认为,我们有希望和吴超越逆贼谈判和解。”

  伊格纳季耶夫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转动了几下眼珠子之后,伊格纳季耶夫还直接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找吴超越谈判?”

  “因为吴超越那个逆贼肯定要朝廷赐死恭王爷,还肯定要进京主政,说不定还要搞什么君主立宪,所以我们两宫皇太后才没答应。”文祥一摊手,然后又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道:“不过从两位太后突然撤掉恭王爷差使这点来看,恐怕她们……,唉。”

  伊格纳季耶夫没再多问,文祥也没再多说什么,约定了下次谈判的时间后就告辞离去,留下伊格纳季耶夫在新建成的俄国公使馆里咬牙切齿,低声诅咒……

  …………

  是夜,鬼子六心情复杂的在自己家里迎来了伊格纳季耶夫的突然到访,交谈中,伊格纳季耶夫只是假惺惺的问候了几句突然被罢差的鬼子六,然后就直接说道:“恭王爷,你没有觉得你突然被要求退出谈判,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吗?我可是早就听说了,贵国的朝廷里,早就有牺牲你换取与吴超越逆贼的呼声。”

  按照慈安和慈禧的要求,鬼子六坦然点头,说道:“不错,我也在担心这点,事实上就在吴超越逆贼突破黄河打进山西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担心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伊格纳季耶夫单刀直入的问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鬼子六表情痛苦的回答道:“如果牺牲我真能换来吴超越的臣服归顺,为了大清江山,我也认了。”

  “恭,你千万不能犯傻!”伊格纳季耶夫赶紧说道:“吴超越那个逆贼是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他不但想要你的命,更想要你们清国的最高统治权!你们和他谈判,用你们清国的话来就是与虎谋皮!”

  “可我能怎么办?”鬼子六苦笑说道:“两位皇嫂如果坚持要这么做,我也只能是乖乖的服毒自尽,免得吴超越进京主政之后,让我死得更惨。”

  “恭,你放心,我会帮你。”伊格纳季耶夫拍拍鬼子六的肩膀,微笑说道:“我会拒绝与文祥谈判,要求你们的朝廷重新任命你为谈判代表,然后到了谈判桌上,我也会对你做出一些更有诚意的让步,再然后等我们俄国出兵帮你们稳住了局面,你就什么都用不着担心了。”

  看着伊格纳季耶夫那张充满诚意的亲切笑脸,鬼子六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个现代名词——纸老虎!

  彻底识破伊格纳季耶夫外强中干真面目的同时,鬼子六的心里也更加犯愁,暗道:“连罗刹人的态度立场都被吴超越那个逆贼料中了,这下子我那两位嫂子肯定在和吴贼谈判的事上更动摇了,这她们如果真的和吴贼有什么暗中交易,我的脑袋肯定第一个保不住啊?”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