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举步维艰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举步维艰

  太平军使者在吴超越的面前还是吹了点牛,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是拿下了东阿和平阴两城不假,然而期间的战事进展却绝对算不上什么势如破竹,打得其实相当吃力和艰难,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石达开运气还算不错,太平军或许连这两座县城都拿不下来。

  打得吃力的关键原因有两个,一是太平军的战斗力下滑明显,二是太平军的军阀化问题逐渐开始凸现,受命参与北伐的太平军各路兵马开始怕打硬仗难仗,也开始了琢磨如何保存自己的嫡系实力。

  这一点在太平军打东阿县时表现得最明显,清代的东阿县城位于现代的东阿东阿镇,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死死卡在太平军从兖州进兵济南的必经之路上,太平军无论是想绕过泰山山脉打济南,还是西取东昌沿运河直捣京城,都非得先打下东阿不可。所以老狐狸骆秉章宁可放弃东平州州城都不愿放弃东阿,早早就把鲁西南的清军力量集中在了东阿,逼着太平军猛攻这座坚城,打算凭借东阿大量消耗太平军的弹药兵力,也乘机摸清楚太平军这次北伐的决心与实力。

  结果也正因为都知道东阿难打,被杨秀清新调来给石达开帮忙的韦俊、曾立昌和李世贤三支太平军都不愿啃这块硬骨头,全都借口自己的军队远来疲惫,难以挑起先锋重任怕伤了全军士气,争着抢着要承担辅助任务。而吉文元的军队被留在了兖州保护粮道,李开芳的军队是骑兵无法攻坚,石达开不敢过于逼迫韦俊和曾立昌等三支友军,也只好是亲自率领嫡系发起攻城。

  基层士兵素质普遍下滑的问题严重影响了太平军的整体战斗力,以至于在攻打东阿清军的外围屏障时,石达开就被迫动用了新装备的先进武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除城外的五座清军据点,得以展开太平军最拿手的地道攻城战术。然而清军却摸清楚了太平军土营将士从不参与战斗的习惯,反过来挖掘地道连通太平军地道,以火枪打死太平军的土营将士多人,破坏了太平军的地道。

  关键时刻,还是在历史上从没打过一次象样胜仗的胜保将军帮了石达开的大忙,率军赶来增援东阿战场的期间,胜保将军不肯接受骆秉章只在战场外围游荡骚扰的建议,妄图偷袭太平军曾立昌部的营地,结果遭到了在浙江战场上就已经大量装备了西方武器的曾立昌军迎头痛击不说,还导致东阿清军出现误判,主动出城接应援军。

  东阿守军误判的责任应该由骆秉章承担,为了最大限度利用东阿清军消耗太平军,骆秉章此前曾经一再承诺会有援军入城增援,黑夜之中东阿城里的清军又不知道偷袭太平军营地的是无法守城的骑兵,还道是骆秉章所承诺的援军到来,为了补强实力便匆匆出兵。

  结果这么一来,自然也就给了石达开在野战中重创东阿清军的机会,在仓促遇袭无法掌握全局情况的前提下,石达开瞎猫碰上死耗子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没去理会被清军偷袭的曾立昌军,集中所有机动兵力全部用来对付主动出城的东阿清军。结果一番激战下,偷鸡失败的胜保将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狼狈而逃,石达开则几乎全歼主动出城的东阿清军,不但重创了东阿守军的实力,还严重打击了东阿清军的军心士气,十分意外的为拿下东阿城奠定了坚实基础。

  最后,太平军靠飞梯登城成功,侥幸攻城得手,促使东阿清军只能是大骂着胜保坑爹弃城而逃。同时在外围战场,李开芳还带着太平军骑兵再一次把胜保揍了一个灰头土脸,两线全胜。

  再接着,按照原定计划去攻打平阴城时,已经休整了一段时间的韦俊、曾立昌和李世贤倒是推托不过,用抽签的办法决定了攻城顺序,然而这三位爷却依然还是只想保存实力,轮流攻城间谁都不愿卖苦力,三次攻城都没能得手。然后还是在太平军以地道两次炸塌平阴城墙后,暴跳如雷的石达开派出嫡系担任督战队逼迫下,韦俊军才勉强杀入平阴城内,攻克了这座守军主力为地方团练的小县城。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石达开当然是只能和几个昔日战友坐下来谈心,要求韦俊、曾立昌和李世贤等人以北伐大计为重,不要一味贪图什么保存实力,要象以往一样的齐心协力,不计个人私利的勇往直前。同时为了鼓励友军奋勇作战,石达开还承诺在攻破济南之后,让首先进城的军队独享三成战利品。

  很可惜,石达开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完全是惧怕杨秀清淫威才来参与北伐的曾立昌等人是既已经享惯了福,不愿再辛辛苦苦的冲锋陷阵,又已经自行领会了有枪有人才能挺直腰杆说话的硬道理,只是嘴上答应说得好听,心里却依然把石达开的话当成耳旁风,依然还是我行我素,不愿为杨秀清和石达开冲锋卖命。

  更糟糕的是,老狐狸骆秉章也通过各种明暗渠道收集到的情报,察觉到了太平军内部不稳的情况,尤其是探得石达开用督战队逼迫友军冲锋攻城的消息后,骆秉章更是欢喜得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声道:“好!破贼有望矣!”

  “籥门,你又打算用离间计了?”幕僚长刘蓉微笑问道。

  “那是当然。”骆秉章笑笑,说道:“长毛伪王石达开竟然要用他的嫡系贼兵督战,逼迫其他长毛冲锋攻城,这么好的机会放在面前,老夫再不出手离间,岂不是太对不起大清朝廷了?”

  “那你打算向谁下手?”刘蓉又问道。

  “当然是长毛伪国宗韦俊。”骆秉章想都不想就回答道:“这个匪首和吴超越逆贼有杀兄之仇,杨秀清和吴超越这两个逆贼化敌为友,这个发匪没办法为他哥哥韦昌辉报仇不说,杨秀清还故意把他从长毛与吴贼对峙的湖口前线调走,这个发匪心里说没有什么不满老夫第一个不信。这个发匪心里不满,再想离间他自然是事半功倍。”

  “那具体怎么做?”

  刘蓉又问,骆秉章却不回答,只是笑了一笑,然后亲自提笔给韦俊写了一道书信,先说了一番当年吴超越用计坑死韦昌辉的往事,然后声称说自己收到可靠情报,吴超越和杨秀清已经达成了暗中交易,杨秀清要通过这次北伐借刀杀人,先削弱韦俊的嫡系实力,然后或是借清军之手干掉韦俊,或是让石达开找借口用军法直接处死韦俊。最后骆秉章当然又假惺惺的力劝韦俊悬崖勒马,浪子回头,干掉石达开来向满清朝廷换取荣华富贵。

  还是在骆秉章签名用印之后,刘蓉才颇有些担心的问道:“这么做有用吗?韦俊不太可能会相信啊?”

  “绝对有用。”骆秉章自信的回答道:“就算韦俊那个发匪不相信本官的书信,也绝对不会再不计个人得失的为石达开卖命,只会优先考虑保存实力。如此一来,石达开逆贼必然会对他更加不满,使二贼之间的嫌隙更深更大,他们的矛盾越多,对我们当然也就更有利。”

  骆秉章的攻心战术算是掐准了韦俊的脉,尽管韦俊绝不相信骆秉章在书信上的鬼扯,也认定了这是骆秉章的离间计,然而考虑到自己嫡系一旦遭到重创后的下场,韦俊也更加的不愿为石达开打硬仗恶仗。所以在讨论攻取济南的战术时,韦俊就主动提出由自己率军渡过已经改道进入山东境内的黄河,西进攻打聊城,剪除济南的外围之兵,也吸引直隶清军的火力,为石达开攻打济南分担压力。

  让韦俊没有想到的是,他提出了这个建议后,曾立昌和李世贤竟然也争着抢着要去打聊城,不愿去打山东清军重兵守卫的省城济南。结果石达开也当场就发了火,大吼道:“用不着理会聊城,聊城的清妖敢出兵西进增援济南更好,正好给我们以逸待劳野战破敌的机会!全军进取济南,围城打援,逼山东清妖和我们决战!”

  “可是翼王,如果直隶的清妖南下救援济南怎么办?”韦俊问道。

  “本王求之不得!”石达开怒吼道:“实话告诉你们,东王万岁这次安排我们打济南,交给我们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尽量吸引直隶清妖南下,为我们从海路北上攻取清妖京城创造机会!”

  韦俊和李世贤等人都不吭声了,心里还都这么说道:“果然是让我们来当炮灰,直隶清妖真要是倾巢南下,你翼王八千岁倒是用不着担心,弹药打完了有东王万岁给你补充,军队打残了东王万岁也会给你再派,但我们怎么办?我们的弹药士卒打完了,谁给我们补充?”

  友军首领心里都存了这样的念头,石达开北上攻打济南的计划自然也就注定了充满坎坷。而老狐狸骆秉章也早早就把济南当做了这次会战的主战场建设,不但提前集结了重兵守卫,还修筑了大量的坚固工事迎接太平军的到来。同时为了增强济南战场的防御深度和韧度,骆秉章还以济南、长清与齐河三城为防御支撑点,精心设计了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逼迫石达开先打长清与齐河两城,更进一步消耗石达开的军力和弹药。

  石达开果然在骆秉章的三角铁桶阵上碰了一个头破血流,没想到骆秉章竟然会把一半的山东新军部署在长清小城,石达开的正面强攻自然宣告无效,地道攻城的战术也被清军少年名将袁保恒轻松破解。同时驻扎在齐河的清军骑兵也凭借事前修建的浮桥之利,频繁过河南下骚扰太平军的外围,给太平军的攻城制造了诸多困扰,让太平军更难迅速拿下长清县城。

  仔细研究了敌人的部署之后,石达开发现骆秉章的这个防御体系有个漏洞,就是把骑兵的主力布置在了黄河以北的齐河,太平军只要破坏清军架设的浮桥,就可以把清军骑兵隔离在黄河以北。所以石达开也没犹豫,马上就派李世贤率军去打齐河浮桥,不求攻取齐河,只希望把清军骑兵阻隔在黄河以北。

  石达开很快就发现齐河浮桥其实是骆秉章精心设计的诱饵,李世贤军受命去攻打齐河浮桥后,虽然胜保将军的骑兵没过河阻拦,然而骆秉章事前在齐河浮桥旁边修筑的大量坚固工事却给太平军带来了巨大伤亡,躲在工事里守桥的清军以枪炮封锁道路,接连打退了太平军的多次进攻,李世贤又不愿过于损耗自己的私人军队,打得自然不够坚定坚决。所以激战了三天时间,李世贤军都没能切断齐河浮桥,相反还派人向石达开求援。

  距离不远,石达开很快就带着主力来到了齐河战场,先是把攻坚不力的李世贤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把他官职连降三级,然后又亲自督师猛攻齐河浮桥,最后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石达开军这才总算是烧毁了清军修建的齐河浮桥,也把南岸的清军工事彻底夷为了平地。可是……

  可是才到第二天早上,太平军斥候就目瞪口呆的看到,济南城北面泺口渡上,竟然在一夜之间搭建起了一道过河浮桥,原本已经被堵在黄河北岸的清军骑兵主力也正在奸笑着渡河,出现在同样有众多坚固工事保护的泺口渡南岸。

  收到这一消息后,石达开是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屁股坐回帅椅上连连摇头,然后才十分无奈的向参谋张遂谋说道:“给东王万岁去一道书信,让他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告诉短时间内我无法攻破济南,甚至连逼迫直隶清妖主力南下救援济南这点都很难做到,请他决断。”

  张遂谋神情沮丧的答应,提起毛笔做书时,石达开却又突然说了一句,“等等,把韦俊、李世贤和曾立昌他们的情况也报告给东王万岁,请东王万岁给我对他们三个人的生杀之权!也授权我可以随时接管他们的军队!”

  “这样要求,会不会让韦国宗和曾丞相他们不高兴?”张遂谋有些担心的问道。

  “管他们高不高兴!”石达开破口大骂,“三个王八蛋,全都只想着保存实力,一个都不愿意卖力打仗!东王万岁如果不给我这样的权力,我拿什么制约他们?!”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