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这次是坑你

第三百七十九章 这次是坑你

  石达开的告急书信很是让杨秀清发了一通脾气,因为同是向清军控制的省城发起进攻,河南吴军绕远路转着弯去打河南省城开封,都轻松拿下还迫降了周边的七八个县城;太平军这边却是举步维艰,打两个县城都异常吃力,又在济南战场上接连受挫,最后坚定支持杨秀清的石达开干脆还说没把握打下山东省城济南,也难以完成逼迫直隶清军主力南下救援的任务。

  对比这么鲜明,得手的成果相差这么巨大,杨秀清当然是觉得脸上发烧,颜面丧尽,继而大骂石达开无能。

  最后是洪仁玕给石达开说了一句公道话,指出太平军北伐进展不顺的关键原因并非石达开无能,而是满清朝廷把战略重心放在了山东直隶,石达开面对是拿着洋枪洋炮的山东清军和拥有绝对机动优势的满清骑兵,河南吴军所对阵的却是至今还在用抬枪火绳枪作战的河南吴军,强弱悬殊巨大,吴军在北伐战场上表现得比太平军更好也就毫不奇怪。

  觉得洪仁玕的分析有点道理,杨秀清这才怒火稍抑,改口向侯裕宽、傅学贤和刘绍廷等亲信问道:“翼王八千岁在济南被清妖挡住,接下来怎么办,你们可有主意?”

  “东王万岁,臣下认为应该催促翼王八千岁全力猛攻,不惜代价的拿下济南城。”

  很得杨秀清信任的助天候刘绍廷率先说道:“只有做到这点,我们才能逼迫直隶的清妖主力南下救援济南,或者防范我们天**队继续北上,然后我们天国的水师再从海路发起北伐时,把握才能做到最大。”

  补天侯李俊良、翊天侯吉成子和洪仁玕都是这个看法,觉得应该不惜代价拿下济南为海上出兵创造更好得手机会,然而东殿吏部尚书侯谦芳却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说道:“如果还是拿不下怎么办?请各位不要忘了,天国二年时我们围攻长沙,就是老清妖骆秉章守城,害得我们打了三个月都没有打下来,还牺牲了西王六千岁,翼王八千岁的能力才干都远不及我们东王万岁,东王万岁都没把握攻得破骆秉章这个老清妖守得城池,更何况翼王八千岁?”

  侯谦芳的谀谏收到了让他满意的效果,被侯谦芳捧得飘飘然的同时,杨秀清毫无火气的想起了当年自己与骆秉章对阵时的往事,也点了点头,说道:“侯尚书说的有道理,骆秉章那个老清妖守卫的城池,连本王都不敢保证一定能攻破,更何况翼王?”

  “东王万岁太谦虚了,其实当时没能打下长沙,完全是因为东王万岁你觉得应该先打武昌更好,这才放了骆秉章老清妖一马,不然的话,当时如果继续打下去,骆秉章老清妖的脑袋早就被天国将士拿来当夜壶了。只可惜东王万岁你现在不能轻离天京,亲临济南指挥作战,否则我们天国大军肯定早就已经踏平济南城,生擒骆秉章老清妖了。”

  靠拍马屁新近加入杨秀清心腹团队的蒙得恩一如既往的谀词如潮,然后才又说道:“臣下认为,既然翼王八千岁没把握攻破济南城,那我们也未必一定要现在就强攻济南,不如让翼王八千岁效仿天国三年时的李丞相和吉丞相,继续统兵北上,我们的水师也同时从海上出兵,海陆两路同时进取京城,先破京城清妖,然后再掉过头来对付已成瓮中之鳖的济南清妖不迟。”

  还别说,蒙得恩的这个提议还真让杨秀清心中一动,开始觉得自己之前制定的陆上徐徐进取的北伐战术是否过于保守?然而不等杨秀清仔细考虑这个冒险策略,洪仁玕就已经抢先反对道:“不行!这么做太危险了,让翼王八千岁远离后方孤军北上,稍有不慎,马上就会重蹈李丞相和吉丞相之前孤军深入的覆辙!”

  “洪军师,之前李丞相和吉丞相他们失败,是因为超越小妖当时站在了清妖那边。”蒙得恩微笑说道:“现在情况不同了,超越小妖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了,我们难道还用害怕他又从海路出兵北上,去给京城清妖帮忙?”

  “上次就算没有超越小妖,李丞相和吉丞相他们也绝对不可能成功!”

  洪仁玕大声说道:“我在出使武昌时,曾经和超越小妖谈起过那件事,超越小妖告诉我说,当时我们的天**队其实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清妖重兵四面围城,京城的清妖也已经做好了守城准备,同时我们天国的将士不但疲惫不堪,还极不适应北方的严寒气候,另外我们天国的后续军队也无法穿过清妖的重重封锁赶到天津增援李丞相他们,所以就算超越小妖当时不出兵,李丞相他们也绝无可能攻破京城,相反还会迟早被清妖活生生死!”

  说到这,洪仁玕顿了一顿,又说道:“超越小妖还告诉我,他当时出兵天津,其实真正目的是想帮李丞相他们突围南下,也用了无数的巧妙手段促使我们天**队突围,这才保住了我们李丞相、吉丞相和天国的众多忠勇将士。”

  在场众人都笑了,包括目前正和吴超越处于蜜月期的杨秀清都忍不住嘲笑了几句吴超越的恬不知耻,厚颜吹嘘,硬把李开芳和吉文元艰难突围成功的功劳安在自己身上。

  嘲笑过后,正在和洪仁玕争辩的蒙得恩又说道:“洪军师,当时超越小妖究竟是什么立场我们姑且不论,也就算超越小妖说的有道理,可现在他说的那些危险对翼王八千岁来说是否还存在?”

  “他说气候寒冷对李丞相和吉丞相他们不利?但现在是春天,翼王八千岁直接北上直隶,是否还需要担心不适应北方的寒冷天气?”

  “他说李丞相他们是强弩之末,李丞相他们当时从浦口出兵,横穿安徽、河南和山西三省才杀入直隶,再打到天津时,应该的确是疲惫不堪,强弩之末。可翼王八千岁现在是从济南出兵,渡过黄河越过德州就能打进直隶,再打到天津与我们的海上军队会师,难度岂不是远比李丞相他们小得多?”

  “最后,与我们的海路出兵的军队会师一处之后,洪军师你还用得着再担心翼王八千岁他孤立无援吗?”

  洪仁玕彻底语塞,旁边的侯谦芳和李俊良等人也被蒙得恩的振振有辞打动,开始仔细考虑蒙得恩的冒险提议,然后也很快发现,蒙得恩的这一建议冒险归冒险,然而却可以避开攻打济南坚城的难题,同时也解决了海路出兵在陆上无军接应的问题,加大攻取京城的把握。除此之外,石达开绕开济南直接北上,还有很大希望促使山东清军出兵追击,乘机在野战中干掉清军中目前最能打的山东新军。

  其实最为动摇的还是杨秀清,回想到李开芳和吉文元当年的功败垂成,又考虑到仅凭海路孤军直捣京城的危险,杨秀清也益发觉得自己决定的陆路缓缓而上的战术过于保守,开始盘算复制李开芳和吉文元当初北伐的成功经验。

  说出来绝对让人难以置信,对于蒙得恩这个建议,此时此刻杨秀清最大的顾虑并不是危险性,而是杨秀清担心石达开攻下京城后会功高震主,在声势上与自己分庭抗礼,进而失去控制,无法制约——这点可绝不是危言耸听,太平军现在的军阀化倾向可不是一般的明显。所以犹豫再三后,杨秀清也没急着采纳或者拒绝蒙得恩的建议,只是说道:“这事不急,容本王考虑几天再说。”

  众人应诺,然后侯裕宽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东王万岁,翼王八千岁向你要对曾丞相和韦国宗他们的生杀予夺之权,不知可否答应?”

  杨秀清的眼睛突然亮了,因为杨秀清忽然想到石达开能借自己的权威制约韦俊和曾立昌等外军军头,自己的宝贝弟弟杨元清当然同样也能用自己的权威制约石达开。所以杨秀清也没往下多想,喝道:“给他!赐给翼王八千岁一面黄金柄东王令旗,陆路将领有违抗军令者,翼王都可以拿出本王令旗,当场处死!”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军事天才杨秀清反复推演了石达开军放弃粮道直接北上的战术,结果发现这个危险与机遇并存的战术实际上就是抛银圆赌博,赌赢了什么都好说,然而一旦赌输了后果就不堪设想,损失惨重的太平军将注定再没力量发起大规模北伐,必须得被迫转入守势,实力严重受挫,所以性格素来果断的杨秀清也难得的久久难决,迟迟下不定这个决心。

  这时,一道吴超越的书信突然送到了杨秀清的面前,书信上,吴超越先是介绍了吴军的北伐进展,说是吴军已经成功迫降了山西绛州并攻克了平阳,不日就将进兵霍州与清军争夺雀鼠谷天险的控制权,又明白告诉杨秀清,说自己已经下令把从云贵战场抽身的战略预备队派往山西,远离太平军目前的控制,湖广只留自保之力,不设进攻兵力。

  然后,吴超越又向杨秀清知会了一个重要情报——沙皇俄国已经与满清朝廷正式缔结了军事同盟,俄国援助满清朝廷的枪炮弹药已经飘在送来中国的海上,准备直接参战的俄**队也正在从陆地上向中国杀来。

  鉴于此情,吴超越当然提醒杨秀清越快出兵越好,不给满清朝廷获得俄**事援助增强实力的机会,也避开夏季海面上容易出现的风暴之险。同时吴超越还建议杨秀清自己率领太平军的舰队从海路北上,以免杨元清威德不能服众,影响到太平军的团结和凝聚力。

  除此之外,吴超越还好心附上了湖北情报局收集的直隶清军情报,帮杨秀清知道直隶清军的兵力部署和编制等各种情况。同时吴超越还把直隶清军主帅僧格林沁的情报也告诉给了杨秀清,让杨秀清知道了僧王爷的性格脾气,晋升经历,也让杨秀清知道僧王爷生平打得最漂亮的八里桥之战——阵亡一千二百多人,杀敌十二人!

  “三万多军队阵亡一千二百人就崩溃?杀敌十二人?靠投胎投得好当上王爷,又靠帮清妖搞政变掌握兵权?清妖这位僧王爷,还真是有意思啊!”

  大笑之余,杨秀清心中的疑虑几乎尽消,也终于下定了决心采纳蒙得恩的建议,让石达开放弃攻打济南直接北上杀入直隶,去收拾远比骆秉章好对付的僧王爷,与从海路北上的太平军联手攻打京城,彻底消灭满清朝廷!

  然而也很可惜,杨秀清却断然否决了吴超越的另一个好心建议,还是决定由自己的二弟杨元清担任海军主帅,仍然不打算御驾亲征。——这一点有三个原因,一是杨秀清不放心让别人替自己坐镇南京统筹全局;二是杨秀清有些晕船,怕受不了海上颠簸;第三则是杨秀清已经在南京城里享惯了福,已经舍不得离开骏马华车、锦衣玉食和几十上百的娇妻美妾……

  敲定了这一决议后,杨秀清又对杨元清做了一番秘密交代,要求杨元清注意防范石达开割据自立,攻破京城之后,务必要让杨元清从南京带去的军队控制北京城防。而当杨元清问起与石达开会师后的互相节制问题时,杨秀清也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是你节制他,我给你对石达开全军的生杀予夺大权,包括石达开本人!”

  祺祥元年三月初八,在没有任何信心攻破济南的情况下,收到杨秀清改变北伐战术的命令后,喜欢打运动战的石达开没有做任何的犹豫,立即撤离济南战场,在平阴渡过黄河,放弃粮道率领五万多太平军直接北上,取道聊城、临清杀向直隶。

  同日,杨元清率领的一万六千多太平军精锐也从南京直接出兵,在蓄势已久的阿思本舰队保护下,驾乘四百余艘大型运兵船东出长江口,沿着海岸线浩浩荡荡杀向渤海湾。

  消息传开,不止是华夏震动,西方列强也无不关心,都说这将是决定中国命运走向的一场战略决战,太平军胜则满清亡,满清胜则太平军必将走向衰弱。而吴超越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却是心情复杂万分……

  “杨秀清,好兄弟,抱歉了,我这次是坑你,故意怂恿你不顾一切的打这场决战。”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