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八十章 今昔往昔

第三百八十章 今昔往昔

  “长毛就要来了!快跑啊!”

  “长毛马上就要来了,快滚!带上你们能带上的所有东西马上滚!否则就是私通发匪,格杀勿论!”

  疯狂的吼叫着,胜保麾下的清军骑兵更加疯狂的冲进一个个村庄集市,用马鞭皮鞋逼迫居民离开,又毫不犹豫的把一支支火把扔进房间院落,火头四起间,村庄集镇里那些百姓无法带走的粮米物资也逐渐化为了灰烬。

  马蹄铮铮,烈火熊熊,浓烟滚滚,扶老携幼背着大包小包逃命的百姓人头似蚁,呼爹唤娘,大人喊小孩哭,凄惨得让人不忍卒睹。类似的凄惨景象在山东的西北部一带,太平军北伐即将经过的道路上,比比皆是,而一手导演这一惨景的,则是素来以清廉爱民著称的山东巡抚骆秉章。

  骆秉章是犹豫了许久才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原因也是被太平军放弃攻打济南直接北上的战术逼的,骆秉章很清楚胜保将军的骑兵在石达开的主力面前不堪一击,也知道自己控制的山东新军在石达开面前虽然有一战之力,却很难再象上次那样创造奇迹,打败已经大量装备了洋枪洋炮的石达开,稍有不慎,还可能活生生的被兵力众多的石达开活生生耗死,所以骆秉章只能这么做。

  老狐狸骆秉章的手段虽然残忍,却恰好打在了石达开的七寸上,执行放弃粮道直接北上的战术后,石达开就只能是以战养战靠劫掠沿途村庄市镇补给粮草,清军骑兵靠机动优势抢先烧毁了沿途村庄市镇,石达开军的粮草补给就成了大问题,不得不和清军骑兵拼速度抢先劫粮,也不得不停下脚步,攻打沿途的州府县城抢粮自给,消耗了无数的宝贵弹药不说,北上速度也因此大为放缓。

  必须得交代一句,骆秉章此举虽然招来了无数民怨,却并没有逼反太多的山东百姓,因为野猪皮九世咸丰三年时,太平军的李开芳部就已经祸害过一次这一带的山东百姓,彻底抢光了每一个被太平军攻占的村庄市镇,山东老百姓已经饱受其害。现在清军虽然烧房烧粮,却好歹还让这些百姓带走一切能带走的东西,多少给百姓留一条活路,而太平军为了获得补给基本上是见什么抢什么,甚至连老百姓的随身钱粮都不放过,所以这些老百姓当然也就更恨太平军一些。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注定了石达开不可能象李开芳和吉文元那样可以轻松劫粮补给,因为黄河改道之后,山东西部和北部本来就是重灾区,连受水旱蝗灾的影响,饥荒不断,这几年来民生虽然勉强有些恢复,却仍然远不及咸丰三年时那么富庶,所以石达开那怕是不惜代价的打下了清平、高唐和平原三座城池,也还是没能劫到多少粮食,粮荒问题始终在困扰无论素质和纪律都远不及当年的太平军。

  用焦土战术拖住了太平军的北上速度,在骆秉章的指挥下,山东新军也在张国梁和袁保恒的率领下绕到了石达开的前面,抢先赶到战略重地德州设防。石达开则不做理会,绕开清军阵地继续北上,谁曾想张国梁和袁保恒早已料定这点,故意放走大量装备先进武器的石达开和曾立昌两支军队,然后突然向太平军队伍中实力最弱的李世贤发起冲击,杀死杀伤大量的李世贤军士卒,又抢在石达开回援前撤回防御阵地,导致石达开大骂李世贤无能,损失惨重的李世贤则暗怪石达开回援太慢,将帅益发离心。

  着急北上的石达开并没有攻打坚固的清军阵地实施报复,只是调整了一下进兵队列,让实力仅次于自己本部主力的曾立昌军担任殿后任务,然后就带着军队继续北上。终于,在越过了桑园镇之后,太平军将士终于还是在时隔七年之后,再一次踏上了直隶的土地。

  然而很可惜,没等太平军将士发出欢呼,也没等李开芳露出故地重游的微笑,太平军将士就已经目瞪口呆的看到,前方的村庄集镇空空荡荡,不见一人,更不见一颗粮食,一匹骡马。

  这一点当然也是骆秉章的杰作,在用焦土战术迟滞太平军前进速度的同时,骆秉章又派快马奏请满清朝廷在直隶境内实施坚壁清野的战术,把太平军进兵道路上的沿途百姓连同粮食尽数迁移,不是转移进城,就是迁往他乡,不给太平军任何劫粮补给的机会,也逼着太平军攻打沿途诸城,继续拿直隶各州府县城的城防消耗太平军的兵力和弹药,达到逐步削弱太平军的目的。

  骆秉章这一手把石达开逼到了绝境,迫于无奈,太平军只能是在山东新军、胜保军和直隶清军虎视耽耽的情况下,向七年前曾经被太平军攻占过一次的东光县城发起进攻。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当年轻松攻破东光城的李开芳才愕然发现,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直隶境内的城池已经远远没有当年那么好打了。

  当初李开芳率军横穿冀南的时候,每攻一城甚至都不用地道爆破,经常光凭雄壮声势就已经能逼迫城里的清军出城逃命,即便发起攻坚,也基本上是光靠徒手攀爬或者火烧城门就能拿下敌城。另外当时的直隶城池也大都城墙坍塌,护城河淤塞,守军更是基本上一触击溃,打一座城池其实和行军进兵没有多少区别。

  现在呢,坍塌的东光城墙早已焕然一新,护城河又深又宽,同时城里的守军团练不但数量远胜当年十倍,还斗志顽强,战斗力截然不同,在太平军已经登上城墙的情况下,仍然能做到死战不退,多次打退太平军的进攻。而太平军也再次暴露出整体素质远不如以往的弱点,基层士卒普遍贪生怕死,军官老人也不再象以往那么勇往直前,所以即便是在兵力和武器装备都远胜东光守军的情况下,太平军始终无法迅速拿下东光小城。

  最后,原本认为可以轻松拿下的东光小城,石达开足足打了八天多时间才勉强破城,期间太平军又和外围的清军激战多次,从上到下都打得十分辛苦疲惫。而更糟糕的是,县城被攻破的时候,东光县的满人县令瑞祥还点燃了城里的粮仓,投火自尽而死,所以太平军即便攻破了东光城也没能抢到多少粮食,不得不把城里的民间存粮抢劫一空,也把本来就十分仇恨太平军的直隶百姓彻底逼到了清军一边。

  “不妙啊,如果北面的沧州、南皮和静海这些地方也象东光一样,那我们的粮食不但撑不到打下天津,军队也得累垮啊。”

  战后总结的时候,石达开、李开芳和曾立昌等人都觉得东光战事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早有准备的直隶清军肯定绝不会象上次一样让太平军轻松直捣天津,全都对此忧心忡忡。不过还好,能动脑子打仗的石达开很快就想出了办法,对众将说道:“如果我没料错的话,我们准备沿运河北上攻打天津的进兵计划,肯定已经被清妖那边识破。”

  “如果我们继续按照原订计划打,只怕每到一地都得象攻打东光一样陷入苦战,我们最后的办法应该是放弃运河这条路,先向直隶腹地打,劫掠到足够的粮草军需,然后再掉头来打天津,接应我们的水师登陆。”

  “可这么一来,我们打到天津就要多花无数时间。”曾立昌提出疑问道:“如果我们的水师比我们先到大沽口,又得不到我们的接应,那他们岂不是陷入了孤军苦战?到时候东王万岁如果追究责任,我们如何交代?”

  “派人化装成百姓去大沽和他们联络,叫他们先在海上坚持几天,等我们掉头杀到大沽口再接应他们不迟。”石达开说道:“我们只有这个选择,不然的话,我们一旦粮草断绝,情况只会更危险。将来东王如果追究责任,我一个人扛。”

  见石达开主动站出来背黑锅,早就已经被清军拖怕了的太平军众将自然不再反对,还全都高举双手表示支持。然而很可惜的是,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都不知道的是,石达开的这个战术选择,其实早就在老狐狸骆秉章的意料之中,还最巴不得石达开这么做。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