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感谢僧王爷

第三百八十一章 感谢僧王爷

  “骆籥门真乃神人也!真被他料中了,长毛果然放弃了运河这条大路!”

  得知陆上太平军从东光西进杀入直隶腹地的消息后,以鬼子六为首的满清军机大臣没有一个不是失声惊叫,也没有一个不钦佩骆秉章的先见之明,竟然半个多月前就已经料定石达开一旦进兵不顺,必然会放弃直取天津与太平军水师会合的既定计划,改道向西杀入直隶腹地就粮。

  老狐狸骆秉章牛叉的地方还不止如此,甚至就连石达开必然会派人与太平军水师这一点,同样也被骆秉章早早就料中,结果化装成百姓赶往大沽口去和太平军水师联系的太平军细作,也才刚摸到芦北口,就被严阵以待的清军士卒生擒活捉,截住了石达开写给杨元清的亲笔书信。

  替石达开给杨元清送信的太平军细作叫曾祥,是个安徽的不第秀才,太平军定都南京后投入石达开帐下,因为能识字会说话逐渐得到石达开的赏识和重用,石达开之所以派他给杨元清送信,也是想用曾祥的口才尽量向杨元清解释改变会师计划的原因。被清军士兵生擒活捉后,对石达开还算忠心的曾祥也只字不说,做好了被清军处死的心理准备。

  出乎曾祥的预料,他被押到了天津城里后,不但没被当街斩首或者凌迟处死,还受到了坐镇天津的直隶总督恒福的亲自接见,对他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好言安慰,同时也只字不提审问审判的事,只是一个劲的拿好酒好菜招待他,晚上还安排两个美女侍侯他过夜,三下两下就把为了吃饭和享福才投靠石达开的曾祥骨头泡软。然后也不用恒福开口要求,不第秀才曾祥便竹筒倒豆子一样的把自己所知道的太平军军情交代得干干净净,换来了清军对曾祥的更加厚待,还把伺候他过夜的美女升级为四人。

  当然,一品总督恒福恒制台这么礼贤下士一个不第秀才,其目的当然不是为了从曾祥口中掏出石达开的军情这么简单。很快的,一道伪造的石达开书信,一道满清朝廷册封曾祥为五品知府的委任状,还有一千两银子和十颗珍珠,就一起放到了曾祥的面前,然后恒福又微笑着告诉曾祥道:“曾相公,只要你把这道书信送去交给长毛匪首杨元清,这些东西就全是你的。”

  回答恒福的没有断然拒绝,只有曾祥的磕头叩首,赌咒发誓一定终生效忠大清朝廷。

  与此同时,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陆路主力仍然深陷直隶腹地——虽然满清朝廷把直隶全境都坚壁清野,却仍然还是尽量把城外野谷转移进城,太平军要想夺得粮草就必须花时间攻城,再加上山东新军和胜保率领的清军骑兵一直咬着石达开的尾巴不放,想方设法的阻挠破坏石达开的攻城夺粮行动,所以西进杀入直隶腹地之后,太平军的粮荒问题只是得到了一定改善,却仍然还是始终受到粮草不足的制约,不得不继续攻城夺粮,一时半会根本抽不出手来东进接应杨元清。

  和陆上的尴尬处境截然相反,在包括铁壳蒸汽战船的阿思本舰队保护下,杨元清率领的太平军水师船队却是在海面上畅通无阻,还几近横行霸道,先后多次击沉或俘虏来不及躲避的满清船只,打得清军名将吴全美率领的红单船队只敢东躲西藏,根本不敢正面交战,完全是以势如破竹之势杀入了渤海湾,逼近了京畿咽喉大沽口。

  这里必须得表扬一下杨元清,虽然是第一次领兵作战,杨元清却还算知道谨慎小心,顺利杀入渤海湾之后,杨元清并没有志得意满的直接去打大沽口,而是现在清军未做防备的祁口母猪港暂做驻扎,派人登陆打听石达开军的动向,以便决定下一步的战术计划。

  还是很可惜,这一点同样已经被满清朝廷提前料定,在无法封锁消息的情况下,满清朝廷干脆来了一个反客为主,冒着动摇民心的危险自行在沿海一带大肆散播谣言,不断在民间宣称石达开打到了什么什么地方。所以太平军士兵收集到了情报也就五花八门,有说石达开已经打到天津的,也有说石达开只是打到了静海,还有说石达开已经攻下了武清,甚至还有百姓听到传言说石达开正在攻打京城,各种各样的假情报五花八门,别说初次领兵的杨元清无法分辨真假,无法判明敌情。就是朱锡琨和曾玉秀等太平军老将都无所适从,不知那条是真,那条是假。

  这时候,拿着太平军身份证明突然出现的曾祥当然就成了杨元清唯一的指路明灯,所以才刚见到曾祥,杨元清甚至来不及辨别曾祥的身份真假,劈头盖脸就问道:“你们究竟打到那里了?翼王八千岁现在在那里?”

  “禀国宗,翼王八千岁他现在在天津军粮城。”曾祥抹着汗水说道:“打下了静海后,翼王八千岁本来想乘胜打下天津,但清妖重兵守卫天津,一时半会难以攻克。”

  “好在曾立昌曾丞相顺利打下了军粮城,缴获了一批清妖的粮草,翼王八千岁就干脆没急着打天津,带着我们天国的主力移驻到了军粮城和清妖对峙,准备等国宗你们抵达时出兵大沽口,和你们前后夹击清妖的大沽口炮台,打开海河水路然后再联手攻打天津。”

  说着,曾祥还双手呈上了所谓的石达开亲笔书信,勉强认识几个字的杨元清赶紧接过细看,见信上内容与曾祥的口头介绍大概无差,也顿时大喜过望,拍案说道:“好!这下子我们终于可以放心打大沽口了!”

  永安建制后成为太平天国第十号人物的老将朱锡琨比较细心,先是验明了曾祥的身份真假,又仔细检查了石达开的笔迹印章,直到没有发现破绽后,朱锡琨才向曾祥问起石达开一路攻城拨寨的情况。但是无用,恒福早就给曾祥编造了一套几无破绽的谎言,再加上曾祥的口才确实不错,把所谓的太平军连取沧州、青县过程描绘得有声有色,合情合理,甚至还编造出了石达开几度分兵奇袭直隶各地的故事,解释了民间流言繁多迥异的原因。所以朱锡琨也最终信以为真,相信了石达开已经打到大沽口附近的假情报,还催促杨元清尽快出发北上,不给大沽口清军更多的防范准备时间。

  终于,上当后的太平军舰队还是北上来到了大沽口,还派小船把曾祥送到了岸上,让曾祥去给石达开送信,约定以枪炮声为信号,联手夹击清军严密守卫的大沽口南北炮台,并约定以海河北岸的炮台为主攻阵地,先取北岸炮台,然后再打南岸。

  一天之后,天色微明时,海河北面的清军炮台背后,果然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音,杨元清闻报大喜,没有仔细确认岸上情况,马上就指挥蒸汽船舰队向大沽口发起进攻,集中火力猛轰大沽口的北岸炮台。同时早早就安排好了预备队,随时准备登陆作战。

  惊天动地的海陆炮战再一次在大沽口展开,烈火硝烟的猛烈炮战中,已然经过多次实战锻炼的大沽口清军以坚固炮台为掩护,操纵着高价买来的西方火炮与俄国援助的先进火炮不断轰击,接连击伤了多艘太平军蒸汽炮船,太平军水师舰队中吨位次大的天台号,还被清军的一发炮弹直接打进了炮窗,引发了舱内火灾。期间太平军水师将士虽然也开炮轰击炮台不断,无奈大沽口炮台过于坚固,激战多时也仅仅只是打死打伤了不少清军炮手,打哑了十来门清军火炮,始终无法重创和捣毁清军炮台阵地。

  激战的同时,负责前线战事的清军直隶提督乐善还没忘记演戏,故意安排了一些头上包着红布的士兵打着太平军旗帜从陆路进攻清军的塘沽营地,对着塘沽清军的阵地开枪放炮,伪造进攻假象。结果经验不足的杨元清也果然上当,为缓解炮战压力,马上命令率领水师陆战队的太平军老将范连得率军抢滩登陆,配合石达开夹击塘沽的太平军。

  震耳欲聋的隆隆炮声中,一千五百余名武器精良的太平军精锐乘坐着民间运沙船改造而成的运兵船,借着对自军有利的初夏南风直冲塘沽,声势十分惊人。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眼看运兵船就要靠近海岸线时,多条运兵船的吃水线处却突然接连发生猛烈爆炸,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炸穿了多条太平军运兵船的船舷,海水汹涌入舱,船上的太平军步兵将士也顿时惊呼不绝,东倒西歪者不计其数。

  “那是什么?!”杨元清也发出了惊呼。

  “应该是清妖的水雷。”同宗的杨辅清脸色阴沉,解释道:“听说清妖和洋人有一种可以飘在水里的火药桶,只要一拉绳子就会爆炸,专门用来打水师战船的。”

  知道清军用的是什么武器也晚了,仅仅是靠着水雷阵的突然袭击,塘沽清军就不费一兵一卒的炸沉炸伤了十余条太平军运兵船,造成无数的太平军精锐士兵落水,海面上也顿时飘满挣扎求救的太平军士兵,然而清军此前大量布置的水雷却依然爆炸不断,继续不断打击太平军的运兵船队。

  在这样猛烈而又突然的打击下,太平军的运兵船队当然是彻底一片大乱,不是互相碰撞就是四散而逃,几条侥幸躲过清军水雷突袭成功靠岸的太平军运兵船更倒霉,马上就遭到了塘沽清军的疯狂火力打击,很多忠勇的太平军将士甚至还没能下船,就已经悲壮的倒在了清军的枪口面前。

  激烈的炮战还在持续,尽管清军士兵的技术水平不高,打移动靶的命中率很低,然而凭借着绝对的火炮数量优势,大沽口炮台的清军还是靠运气蒙中了不少次,重创了去年才从英国海军退役的太平军水师广寿号,还直接打中了广寿号的蒸汽明轮,当场报废了广寿号的蒸汽推动能力。太平军除天台号和广寿号之外的另外五条木壳蒸汽炮船也受创不轻,惟有两条铁壳船受创不大,无奈这两条铁壳船都是排水量只有四五百吨的的小型炮船,火力过于薄弱,防御力再强也无法对清军的大沽炮台形成致命威胁,仅仅只是给大沽口的清军守军制造了更多士卒伤亡。

  事前没想到大沽口炮台的火力会这么凶猛,石达开的主力能够及时杀到增援,当然已经是杨元清此战获胜唯一最后的指望,所以即便运兵船队被清军水雷重创,杨元清仍然还是没有下令撤退,仍然还是让旗舰打出旗号,命令范连得军坚决抢滩登陆,猛攻清军的塘沽阵地,接应一度出现在塘沽阵地附近过的石达开军。

  看到已经受创不轻的太平军运兵船队依然坚持登上了塘沽海岸,亲临第一线指挥战事的清军直隶提督乐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笑容,因为恒福很清楚自己的战术快要成功了,只要让太平军的步兵登陆上岸,杨元清就必须继续再打下去了,而战斗再持续下去,不用俄国人的远东舰队帮忙,仅凭大沽口炮台的火力,就足以削弱太平军的舰队,为清军的水师吴全美部创造取胜战机了。

  “乐提台,快看,僧王爷的军队来了!”

  亲兵的惊呼让乐善全身一震,已经被火药硝烟熏得满脸漆黑的乐善赶紧扭头看去时,也马上目瞪口呆的看到——僧王爷那面高贵的平黄色郡王大旗,果然已经出现在了塘沽阵地的西面,随同僧王爷高贵大旗出现的,还有大群耀武扬威的满蒙骑兵。

  再然后,乐善也一屁股坐在了铺满火药残渣与石屑碎片的大沽口北岸炮台上,看着炮台上横七竖八的清军将士尸体发呆。许久后,乐善还流下了两行眼泪,放声哭喊道:“僧王爷,你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我的这些弟兄,今天算是白死了啊!”

  被乐善料中,看到僧王爷的骑兵出现后,本就已经被打得心惊胆战的杨元清认定石达开已败,不敢再有任何的迟疑,马上就命令运兵船队停止登陆,掉头撤回本队,同时匆匆召回已经被大沽口清军打得遍体鳞伤的蒸汽炮船舰队,与运兵船队会师一处,不敢再和大沽口清军再打火炮对射战。

  “啪!”

  事还没完,匆匆从军粮城跑来抢功劳的僧王爷因为收获不大,还一见面就重重赏给了乐善一个耳光,咆哮道:“废物!没用的狗奴才!为什么打了那么久,都没能把长毛大队给骗上岸?也一条长毛火轮船都没能打沉?!蠢货!朝廷精心设计的诱敌之计徒劳无功,就是你这个狗东西害的,等着听参吧!”

  破口大骂着,怒火难消的僧王爷还一脚把乐善踹了一个四脚朝天,同为蒙古人的乐善是既没有僧王爷官高爵显,又没有僧王爷的血统高贵,也就不敢还手和反驳——否则铁定象舒保一样被整得更惨。所以乐善只能是看着堆砌在炮台上的清军将士尸体流泪,哽咽哭泣……

  “弟兄们,我废物,我蠢货,我害你们白死了,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啊。”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