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长毛之友

第三百八十二章 长毛之友

  攻打大沽口的失败本来就让杨元清颜面扫地,再当得知石达开屯军军粮城其实是个假消息之后,杨元清更是羞惭万分,太平军全军上下也无不质疑杨元清的统帅能力,暗中大骂杨元清愚蠢无能者不在少数。

  还好,托僧王爷及时救援的福,太平军这一战损失还不算太大,最为关键的蒸汽炮船舰队也还有一战之力,同时强烈要求尽快进兵的太平军老将朱锡琨也可以替杨秀清背锅,所以杨元清也没客气,马上就把中计上当导致战败的责任全部推给朱锡琨,当众把朱锡坤重打了一百军棍就算了结此事。

  再接着,带着舰队撤回到了祁口母猪港之后,杨元清当然是马上派人寻找和联络石达开军。然而很遗憾,因为清军的严密封锁,还有太平军不得直隶百姓支持的缘故,杨元清仅仅只是探得石达开军西进到了直隶腹地,却始终无法与石达开取得联络,所以杨元清也就只能是在母猪港一边破口大骂石达开,一边靠着不多的随军粮食等待石达开东进会合。

  与此同时,虽然石达开军的军粮不足问题仍然没有完全解决,也无法得知杨元清军的准确情报,但是推算时间估计杨元清肯定已经到了,石达开军也已经在有意识的向东转移,一边全力收集粮草,一边尽量收集关于杨元清军的情报。结果也还算走运,李开芳所部的太平军骑兵无意中截到了一道清军公文,让石达开知道了杨元清目前正屯兵母猪港的消息,然后石达开也毫不迟疑,马上就带着主力从安州赶来母猪港与会合。

  石达开的向东移动当然让满清朝廷万分恐慌,在没能用骆秉章的计策重创太平军水师的前提下,满清朝廷当然不愿看到石达开与杨元清会师一处。所以慈安、慈禧和鬼子六也没犹豫,马上就抽调僧王爷的满蒙骑兵南下,任命僧王爷为钦差大臣负责主持全局,阻拦石达开与杨元清会师。

  所以轮到咱们才智卓越的僧王爷大显身手了,带着万余骑兵才刚开始南下,僧王爷马上就以前敌总指挥的身份下令,要求胜保率领骑兵迂回到前方正面拦截石达开主力,为山东新军和直隶清军陈国瑞部迂回到石达开前方争取时间,然后三支军队联手拦截,等自己率军赶到,再和石达开打一场正面决战。

  “僧格林沁,我操你娘的十八代祖宗!你到底会不会打仗?叫老子的骑兵打阵地战正面拦截,你叫老子怎么拦?下马挖工事拦截?还是正面冲击长毛的主力大队拦截?”

  僧王爷的高明指挥差点没让胜保将军气昏过去,然而没办法,僧王爷现在是钦差大臣全军主帅,败保将军在和吴超越穿一条裤子时又把僧王爷得罪得不浅,如果敢抗命只会白白给僧王爷乘机行军法的机会。所以胜保别无选择,只能是放弃骆秉章指点的尾随骚扰战术,全速迂回到石达开的前方,与石达开正面交战。

  “清妖骑兵脑袋进水了?敢抢到我军前方正面拦截?这不是给本王送人头么?!”

  与胜保将军完全相反,石达开倒是对僧王爷的这个战术高举双手支持,欢呼过后,一直逮不到野战机会的石达开毫不客气,马上就指挥军队向胜保用骑兵组建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胜保将军别无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指挥所部骑兵正面冲击,妄图击溃太平军的步兵,完成僧王爷交代的任务。

  激战的结果是胜保将军欲哭无泪,他麾下的六千多军队虽然全部是骑兵,却还没有换装先进武器,同时又不擅长打近身白刃战,只能是拿着原始火绳枪冲近五六十米内轮流开枪,结果自然被石达开军大量装备的米尼枪、卡宾枪和遂发枪打得死伤惨重,抽得满地找牙,白白死伤大量的宝贵骑兵,却仍然挡不住太平军步兵的缓缓推进。

  更惨的还在后面,激战了大半天之后,瞄准了胜保军骑兵战马体力下降和轮换作战军队时出现些许混乱的机会,石达开一声令下,李开芳所部的两千余太平军骑兵立即发起冲锋,从侧翼突袭出现混乱的清军骑兵队伍,还全都是只开一枪就换上马刀,冲入清军骑兵人群中打白刃战。

  太平军的整体素质确实在下降,蜕化严重的清军也的确在实战中逐渐的重新复苏,然而不管如何的此消彼长,在近身打白刃战这个方面,太平军仍然还是明显胜过清军许多,所以很快的,想要击溃太平军的胜保将军就反过来被太平军给击溃了,大骂着僧王爷的瞎指挥狼狈而逃了。

  不过胜保将军倒也不是白辛苦,靠着清军骑兵的阻拦迟滞,清军步兵也追到了太平军主力的背后,不知道清军意图的石达开也一度准备掉头迎战,然而谋士张遂谋却提醒道:“翼王,如果清妖象以前一样,一打就跑怎么办?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让骑兵殿后,全军继续东进,先和杨国宗会师再说。”

  石达开很明智的采纳了张遂谋的建议,结果就无意中买到了双色球的头奖——与石达开仇视似海的山东新军不敢违抗僧王爷的钧旨,被迫全速前进,迂回到石达开的前方正面拦截。再然后,石达开当然是红着眼睛大吼,“击针枪队,上!给老子报仇!报仇!”

  轮到率领山东新军的张国梁和袁保恒欲哭无泪了,山东新军装备的里治步枪虽然是膛线枪,射击精度比击针枪高,使用的库利科夫子弹也在造型上比击针枪的橄榄形弹头先进,然而却因为是前装枪的缘故,在射速上被击针枪甩开了十八条街,线形战术火枪对射,纯粹是给太平军送人头刷经验!

  激战中,太平军将士只是排成两排横队轮流开枪射击,火力上就把使用三段射的山东新军完全压制,很多山东新军的将士都只获得一次开枪的机会,就被太平军的击针枪密集火力放倒,无数山东新军的士兵在装火药时就被太平军的击针枪打中,更多的山东新军将士在保持站姿用特制棍棒推送子弹时被太平军士兵打死。心愿得偿的石达开放声狂笑,张国梁和袁保恒却是流着眼泪不断问候僧王爷的娘亲。

  最后,在阵亡了八百余人之后,山东新军连冲锋都不敢发起,直接就撤退逃跑,李开芳大笑着率领太平军骑兵发起冲锋追击,疯狂砍杀奔跑中无法装填弹药的山东新军,无师自通的使出目前西方军队流行的变形版砧锤战术,直接杀溃了山东新军。也逼得胜保只能是赶紧带着清军骑兵过来掩护山东新军逃命,又被迫和李开芳打了一场清军骑兵最不擅长的近身白刃战。

  被僧王爷坑惨了的还有直隶清军陈国瑞部,虽然石达开的重点主攻目标是老仇人山东新军,负责对付他们的是太平军李世贤部,压力比较小,然而看到山东新军溃败之后,军心受到影响的陈国瑞部也很快被李世贤,同样损失不小。

  事后,通过审问俘虏得知了清军突然发疯打野战的原因后,从来没信过拜上帝教的石达开第一件事就是对天祷告,跪求天父以他的无上神力保佑,让僧王爷永远担任清军主帅,让满清朝廷最好是把京城清军也划归太平军的好朋友僧王爷指挥。

  还是与石达开完全相反,胜保、张国梁和袁保恒等人却是流着眼泪用鲜血写了一道折子,强烈要求满清朝廷撤换僧王爷,另换一个靠谱点的主帅。

  托了僧王爷的福,幸运重创了一直阴魂不散的胜保军和山东新军之后,压力大减的太平军东进速度立即大为提高,前前后后总共只用了三天时间,就从保定府东进到了天津府境内。最后还是因为僧王爷亲自率军拦住道路,石达开军才被迫在运河西岸停住脚步,与僧王爷的大军对峙于唐官屯,胜保和张国梁等人尾随而来,屯兵在太平军背后。

  这时,满清朝廷也对胜保等人的血书给出了答复,然而对胜保等人来说很遗憾——考虑到僧王爷的高贵血统和他在祺祥政变中立下的汗马功劳,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决定给僧王爷最后一个机会,仍然还是让僧王爷继续担任直隶剿匪战事的总司令,准备等打完了唐官屯这一战再说。

  “没办法了,看来是绝对拦不住长毛会师了,只希望我们运气好点,别被长毛把脑袋砍去当夜壶用。”

  胜保、张国梁、袁保恒和陈国瑞等清军将领都是这么认定,可是没办法,在被满清奴化政策彻底洗脑的情况下,胜保等人还是只能乖乖的接受僧王爷的指挥调遣,听从僧王爷的号令行事。

  还别说,僧王爷对于唐官屯会战的战术安排其实还相当靠谱——针对石达开急于东进与杨元清会战这一点,僧王爷决定采取半渡而击的战术计划,故意先让一部份太平军越过运河,然后出动满蒙骑兵突袭,逼迫太平军不断过河救援,待太平军的后队空虚之后,再让山东新军从背后正面,胜保和陈国瑞从两翼一起冲锋,四面合击太平军。然而……

  然而僧王爷却忘了一件事,运河不是长江和黄河,甚至不是水流有急有缓的普通河流,而是水流平缓的人工河,处处都适合横渡。同时还是因为黄河改道而水量大减的废弃运河!所以……

  所以,当太平军将士在石达开的指挥下,将大量的土石沙包扔进运河填平河段的时候,僧王爷就傻了眼睛了,“直接填河造路?!石达开这个泥腿蛮子,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再次感谢僧王爷,为了阻拦太平军填河造路,僧王爷派出了他麾下的满蒙骑兵跑到运河岸边开枪,和太平军打远距离对射战,结果不但主动暴露了他的军队已经大量装备西方武器的重要情况,还给了太平军步兵在不必担心遭到骑兵突袭的情况下尽情射击的机会——拿步兵换骑兵,石达开当然是一百个乐意,一万个愿意。

  事还没完,僧王爷又很快发现,他心爱的满蒙勇士竟然连火枪对射都干不过太平军——虽然不是象吴军狙击手那样经过严格训练,然而经过多年的实战锻炼之后,太平军队伍里还是涌现出不少的神枪手和熟练射手,枪法射技甩过僧王爷麾下那些养尊处优的满蒙大爷八条街都不止,再加上僧王爷看不上吴军和太平军这些土包子喜欢修筑的地堡羊马墙,清军骑兵缺乏土石掩护挡枪……

  所以隔河对射,僧王爷仍然还是在给石达开送人头。

  如同爆豆一般的连绵枪声中,轮流冲锋上前开枪的清军骑兵就象当初的八里桥之战一样,接连不断的被太平军的火枪放倒打翻,人喊马嘶,嚎叫不绝。而他们在冲锋中打出的枪子不是偏出目标十万八千里,就是打在地面、河里和天上,对躲在土石沙包后开枪的太平军将士几无任何威胁。石达开和太平军众将个个眉开眼笑,太平军士兵也是惊喜万分,没有一个人不在感激运河对岸指挥清军作战的僧王爷。

  不过也没多大关系,僧王爷还有充足炮灰可以用,一声令下之后,胜保、张国梁和陈国瑞等清军将领也只好流着眼泪再次向太平军阵地发起进攻,被迫和实力超过自己的太平军主力打野外决战。

  然后很自然的,石达开又拿击针枪队替自己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再次教训了曾经让自己灰头土脸的山东新军;曾立昌则用子弹加刺刀迎接胜保将军,让胜保将军又一次碰了一个头破血流;可怜的陈国瑞陈总兵则被太平军柿子拣软的捏,先是被韦俊踩在地上尽情摩擦,然后又被李开芳撵着屁股跑。

  唐官屯会战的结果是清军四路合围,四路溃败——用土石沙包填平了运河之后,大步过河的太平军且走且战,接连多次击退僧王爷的冲锋射击,几乎是大摇大摆的向东挺进。等得心头冒火的杨元清也派军队西进接应,和石达开联手让僧王爷知道了死字怎么写。

  胜利在母猪港会师之后,海陆两路的太平军当然是欢声如雷,士气大振,然而让石达开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当太平军将士还在持续欢呼的时候,杨元清就已经拿出了杨秀清的东王诏书,迫不及待的宣布了他对石达开军的节制指挥权。

  听完了杨元清朗读的杨秀清诏书之后,石达开脸上的肌肉抽搐了许久才平息下来,无比勉强的叩首接旨,然后石达开又在心里说道:“算我还杨阿秀的人情,谁叫上次山东大败之后,杨阿秀帮了我那么多,又是给我军队又是给我弹药武器。也但愿杨元清争气点,千万别浪费了我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有利局势。”

  太平军更换了指挥大脑,清军也换了,唐官屯之战结束后才过去两天,吴超越的老上司官文就带着满清朝廷的圣旨匆匆赶到了唐官屯,当着清军众将的面向太平军的恩人僧格林沁僧王爷朗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钦差大臣、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才堪大用,正可报效国家,邃料竟患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任,着即调回京城休养,以示体惜。所部兵马即刻移归领侍卫内大臣官文统率,节制各路兵马之权亦一并移交。钦此。”

  “臣僧格林沁领旨谢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飞快谢完了恩,患了足疾的僧王爷铁青着脸冲出大帐了,脚步速度还比说话速度更加飞快。张国梁、胜保和袁保恒等人却是眼泪汪汪,一起向拿着圣旨的官文连连磕头,泣不成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位将军快快请起,今后我可就要什么都仰仗你们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尊重你们的意见,绝对不会瞎指挥乱打仗,也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受半点委屈。”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