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昏招百出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昏招百出

  在杨元清近乎固执的坚持下,太平军依然还是沿用了先打大沽口再打天津的战术,结果先后四场苦战下来,靠着太平军将士前仆后继的冲锋冲杀,相对比较先进的武器装备,太平军终于还是拿下大沽口的南北炮台,然而……

  然而太平军却付出了远比战前预计惨重得多的伤亡代价,超过九百名太平军精锐战兵葬身沙场,重伤两百余人,同时小型蒸汽炮船镇江号也被清军炮台击沉,余下的蒸汽战船艘艘带伤,伤得最重的广寿号更是接近报废,彻底失去战斗力。

  还有让杨元清暴跳如雷的事,因为清军骑兵及时出兵接应的缘故,四面合围大沽口炮台的太平军竟然没能歼灭大沽口清军,一部分守军不但在清军直隶提督乐善的率领下突围成功,撤退时还点燃了清军的弹药库,尽最大可能不给太平军留下任何可用物资。

  大怒之下,杨元清不但把率军攻坚的太平军众将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还不顾石达开的劝阻,下令把抓到的清军俘虏全部活埋在了海河岸边的沙滩上。结果消息传开,直隶清军将士在愤怒之余,自然也更加坚定了要和太平军死战到底的决心。

  上面这些问题其实都还是轻的,对杨元清来说更严重的是,因为他的一味蛮攻,从不考虑太平军各大军头的个人利益,包括石达开在内的太平军众将都对他是怨气满腹,怒火冲天,然而杨元清对此却毫无察觉,还早早就打起逼迫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在天津战役中充当炮灰的主意。

  与此同时,靠着大沽口多争取到了几天的备战时间之后,清军方面也在天津战场上做好了最为充分的决战准备,全力加固了本来就十分坚固的城防工事,又发动百姓挖掘了三道护城壕沟,引入海河活水灌满,每道壕沟之后又筑有羊马墙,增加防御纵深。同时又针对天津北邻海河这一点,在天津的北门外修筑了多座坚固炮台,准备用来和太平军水师打火炮对射战。

  除此之外,又因为太平军非常不得直隶民心的缘故,不但直隶的地主士绅纷纷慷慨解囊,捐钱捐粮帮助清军抵御太平军,直隶的普通百姓也纷纷自发的投军效力,为直隶清军提供了几乎取之不尽的人力资源。造成官文不过只是一声令下,才仅仅一天时间过去,海河北岸上就建起了一座工事完善的庞大垒城,再次加强了天津的防御纵深。

  在这样的情况下,弃打天津直捣北京无疑才是太平军的最好选择,然而很可惜,石达开几乎把嘴皮子磨破,太平军的其他重要将领也几乎都站在石达开这一边,甚至就连杨润清都建议留下一支军队保卫舰队,以陆师主力直捣北京,固执己见的杨元清都坚决不听。被众将逼得急了,杨元清还拿出了杨秀清交给自己的黄金佩刀,大吼道:“东王万岁佩刀在此,再有抗命者,立斩!”

  众将都不敢再吭声,惟有地位崇高的石达开坚持道:“国宗,我们不是抗令,我们是要你避实击虚,避开清妖重兵守卫的天津去打京城,围城打援逼天津清妖北上和我们野战,这样我们才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清妖的京城难道就比天津好打?”杨元清怒道:“如果天津清妖不肯北上,我们又久攻清妖京城不下怎么办?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粮草最多只够支持一个来月,如果不赶紧打下天津夺粮,用不着清妖动手,我们饿就能饿死!”

  “先打天津,再攻北京!本国宗心意已决,再有违令者,休怪我刀下无情!”

  就这样,太平军还是向着清军守备严密的天津发起进攻了,结果到了这个时候,太平军人心不齐的内部问题也彻底暴露无遗,以曾立昌、李世贤和韦俊为代表的太平军军头全都想保存实力,不肯卖力作战,在战场上全都是出工不出力,谁都不愿再卖力强攻注定很难拿下的天津城。

  不光太平军的几个军头如此,杨元清自己也在保存实力,不想过于消耗杨秀清的嫡系精锐。结果这么一来,自然也就苦了目前还有些大局观的石达开和李开芳,打硬仗拼实力干苦活,事实上担起与清军决战的重任。同时李开芳所部又都是骑兵,无法参与攻城,只能是在外围与驻扎在城外的清军交战,所以攻城攻坚的苦差使也就全部落在了石达开一支军队的身上,打得石军将士是死伤惨重,叫苦连天,石达开本人也是脸色连日阴沉,逐渐丧失胜利信心。

  始终打不下天津也不能全怪太平军将士无能,主要还是直隶清军打得既漂亮又顽强,激战中,直接清军将士凭借坚固的工事,以鸟铳和抬枪顽强对抗太平军的洋枪洋炮,前仆后继寸土不让,不但打得顶着门板进攻的太平军将士死伤不断,还几度与太平军将士展开近身白刃战,在第一二道壕沟先后失守的情况下,还奇迹般的靠着反冲锋夺回了第二道壕沟。让石达开都忍不住失声惊叫,“直隶清妖到底是谁的兵?曾国藩的湘妖,吴超越的吴妖,也不过如此吧?”

  陆地上打得漂亮,水面上清军打得更漂亮,在新建炮台远不如大沽口炮台那么坚固的情况下,直隶提督乐善仍然率领着清军炮手顽强作战,以猛烈火力沉重打击从海河下游杀来的太平军舰队,把本就已经遍体鳞伤的太平军战舰打得更加的伤痕累累。当身处第一线的乐善中炮战死之后,群龙无首的清军炮台并没有出现任何混乱,都司奇车布毅然挑起了指挥重任,而当奇车布也被太平军的火炮打死后,只是六品千总的王世易又主动站了出来,火线接过指挥权,继续指挥清军将士与太平军血战到底。

  在直隶清军如此顽强的抵抗面前,最先支撑不住的反倒是坚持要先打天津的杨元清,才刚看到负伤严重的蒸汽炮船天园号有被击沉的危险,杨元清马上就下令水师退兵。结果这么一来,天津清军当然是欢声如雷,正在南门外与清军拉锯作战的石达开军将士却是士气大降,石达开本人更是气得拔刀把面前的案几都劈了,怒吼道:“打个鸟打?鸣金,退兵!退兵!”

  战败后的太平军营地里一片消沉,中军帅帐里却是喧闹得有如集市,杨元清大声怒斥李世贤和韦俊等将作战不力,李世贤和韦俊等人则大声分辨,不断找各种借口推脱辩解。杨元清直接从南京带来的范连得和曾玉秀等将却是各说各的,有的为李韦等人辩解,也有的帮着杨元清指责他们无能,反倒是真正出了苦力作战的石达开沉默不语,板着脸一直不肯吭声。

  杨元清的领导能力确实远不如杨秀清,既没有二话不说直接收拾明显在保持实力的韦俊和李世贤等人,又没能在论证中驳倒他们的无耻狡辩,最后还干脆拿出了威势压人,强令士卒把韦俊、李世贤和曾立昌三人拖出去各打一百军棍。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终于看不下去的石达开才开了口,说道:“杨国宗,大战在即,把他们都打伤了,谁来统兵作战?记下这顿军棍吧,等打下了天津再说。”

  考虑到必须要给石达开一点面子,杨元清这才收回成命,指着韦俊等人怒吼道:“看在翼王八千岁的面子上,记下你们这一百军棍!下次攻城,谁再敢畏敌不前,一触即溃,本国宗就新帐老帐一起算,直接推出辕门斩首!”

  韦俊和李世贤等人忍气吞声的应诺时,石达开又说道:“国宗,天津城防过于坚固,城里的清妖又十分顽强,短时间内肯定很难打下来。你如果还是坚持要先打天津后打京城,我也不反对,但我们最好是分出一支兵马,去攻取宁河、玉田和丰润这些清妖守卫不够严密的城池,夺取粮草供给天津战场。”

  军粮不足,杨元清倒是没有拒绝石达开的这个提议,然而杨元清才刚点头,太平军众将就已经争着抢着担任偏师任务,甚至就连棒伤未愈的太平军老将朱锡琨都加入了争夺,要带兵去打其他城池夺粮——谁都不愿意再被杨元清直接指挥下去。

  “都给本王闭嘴!”石达开突然大吼了一声,压住了太平军众将的争夺声音,然后石达开才对杨元清说道:“国宗,这个任务只能由我和李丞相去,清妖骑兵在天津外围虎视耽耽,见我军分兵夺粮,必然会全力阻拦,只有我和李开芳联手,才有把握在攻城夺粮的同时对付他们!不然换了任何人去,都必然毫无胜算!”

  太平军众将纷纷撇嘴不满石达开的狂妄,杨元清也万分犹豫,迟疑了许久才说道:“翼王,你久战辛苦,天津战场这里也离不开你的坐镇,还是让别人去吧。”

  “天津这里怎么离不开我了?”石达开无比窝火的说道:“我走以后,你们立营自保总做得到吧?等我夺取了足够的粮食回来再攻城,这总行了吧?”

  不愿让石达开脱离控制的杨元清还是不肯,坚持要让石达开继续留在天津战场。石达开本来就火气正大,又被杨元清一再拒绝后也更加的心灰意懒,干脆怒吼道:“那好,随便你,你安排就是了!”

  言罢,石达开还直接冲出了中军大帐,而杨元清目送石达开离开后,先是脸色阴沉了许久,然后才吼道:“韦俊,曾立昌,你们各自率领本部兵马东进夺粮,务必要攻破宁河、玉田和丰润三城,为我军夺取足够的粮食!”

  不愿在天津坚城下过于消耗实力的韦俊和曾立昌欢天喜地答应,杨元清却又指着他们吼道:“记住,如果完不成差使,定斩不饶!”

  于是乎,韦俊和曾立昌二人第二天就各自率领本部人马向东北方向的宁河县城开拔了,结果清军斥候探得这一动静后,清军主帅官文果然在第一时间命令胜保率领骑兵增援宁河,阻拦太平军攻城。同时直隶总督恒福也指出道:“长毛分兵去取宁河,目的必然是为劫粮自给。宁河守军不多,胜保将军也未必有把握一定能拦住他们,我们应该早做准备,提防宁河真被长毛攻破。”

  只盘算了不到三分钟,官文就斩钉截铁的说道:“给宁河县令去文,叫他做好烧粮准备,一旦宁河难保,立即尽焚城中粮草!明白告诉他,只要烧毁了城里粮食,那怕他丢了宁河县城,本钦差也上表朝廷,请朝廷不追究他的失土之罪!但他如果把一颗粮食留给长毛,本钦差也要奏请朝廷灭他满门!”

  疯狂起来的清军也的确可怕,在宁河战场上,虽然靠着曾立昌军大量装备的先进武器,太平军几次打退了清军骑兵的突袭冲锋,同时韦俊也靠着太平军拿手的地道攻城战术,顺利炸塌了宁河城墙。然而却是城墙刚倒,城内清军就毫不犹豫的点燃了城中粮仓,再等太平军将士冲到粮仓前抢救时,被火药加火油引燃的宁河粮仓早已化为了一片火海,再也无法挽回扑救。

  有朋友肯定要问,太平军不会抢城内外的百姓粮食吗?答案是季节太不凑巧,时值初夏,田里的粮食还没成熟,民间的粮食也快要吃光,再加上百姓畏惧战火涂炭,早早就带着能带走的救命口粮逃走,太平军就是刮地三尺,尽略民间,也没捞到几颗粮食。

  更狠的还在后面,宁河城破的当天晚上,正当曾立昌和韦俊因为打破了城池都还一无所获而沮丧失望的时候,胜保又派人给太平军送来了一道书信,明白告诉曾立昌和韦俊说——不管太平军攻打直隶那一座城池,只要城一破,城里的地方官就马上烧粮!

  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曾立昌和韦俊当然是在第一时间把情况对杨元清做了报告,然而回答他们的,却是杨元清使者带来口信大骂,“清妖烧粮怕什么?只要你们动作快,别给清妖烧粮的机会不就行了?记住,如果抢不到足够我军三个月用的粮食送到天津,一律斩首问罪!”

  听到这话,曾立昌和韦俊当然是脸色一个比一个更难看,还一起在心里说道:“难道杨元清要故意逼死我?”

  事还没完,趾高气昂的传达杨元清口信后,杨元清派出的使者离开宁河返回天津途中,还十分幸运的迎头碰上了一支清军骑兵的巡逻哨队…………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