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果然是败保

第三百八十九章 果然是败保

  “杀!杀啊!”

  野兽般的嚎叫着,数以千计的满蒙骑兵突然从隐蔽处杀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举冲击太平军败兵的队伍,太平军队伍虽然也立即做出反应,然而饥饿与疲惫已经严重削弱了太平军将士的体力,再加上清军骑兵又来得太过突然,留给太平军将士的反应时间太少,所以还没等太平军将士把松散的牵线阵变为严密方阵,清军骑兵就已经象一把尖刀一样,直接插进了太平军的松散队形中。

  又一场屠杀就此展开,凭借战马冲锋的惯性优势,居高临下的清军骑兵挥舞着马刀尽情砍杀仰面作战的太平军士兵,鲜血飞溅,战马嘶鸣,人喊刀撞,间夹凌乱的枪声,清军骑兵利刀切割一样,直接把太平军的队伍拦腰冲断,留下满地的人马尸体。然后清军骑兵马蹄不停,在开阔的平原上转了一个圈子,又一头扎进了乱成一团的太平军队伍,再度给太平军将士制造了无数的伤亡。

  太平军将士无奈而又悲哀的吼叫,胜保却领着另一支骑兵在远处哈哈大笑,万分得意于自己的军队表现。旁边的魁福、克兴阿和庆祺等清军将领则是阿谀不断,全都称赞败保将军的用兵如神,统帅有方,智比孔明,武胜张飞,行军打仗更是胜过僧王爷百倍。

  士气低落的太平军后队很快就被清军骑兵冲垮,彻底崩溃离散,逃得漫山遍野都是,突袭得手的清军大将善禄狂笑着挥师追击,尽情砍杀基本上已经放弃抵抗的太平军将士。不肯让部下独美的胜保也亲自率军冲杀,尽量扩大战果,还亲手在战场上砍死了一个已经放下武器投降的太平军士兵,换得了满蒙骑兵上下的齐声叫好,“好刀法!大帅威武!”

  最后,还是在追到了已经有严密准备的太平军陈玉成部阵地附近,已经在陈玉成身上吃过苦头的胜保将军才下令鸣金,结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追击。陈玉成军则吃亏在骑兵太少,不敢拿鸡蛋碰石头,也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胜保将军扬长而去。

  同日下午,胜保收到斥候探报,说是太平军败兵的前队已经赶到了陈桥镇,但是却没能进驻有土墙保护的陈桥镇,正在与守卫陈桥镇和陈桥渡浮桥的吴军对峙。胜保一听大喜,忙追问道:“探明白没有?吴贼真的没让长毛前队进镇子?”

  “回大帅,小的看得明明白白,吴贼白帽兵守住了镇门,不许长毛进镇子。”斥候如实答道。

  “好!继续再探,一有动静,立即来报!”

  胜保更是大喜,先是交代了斥候严密监视太平军与吴军之间的情况,然后又收拢兵分三路追击的清军骑兵,集兵于陈桥镇东北部二十五里外的潘店镇,一边让同样已经疲惫不堪的清军骑兵稍做休息,一边耐心等待斥候探报。除此之外,胜保将军还十分小心的派出了大量斥候严密监视周边动静,尤其是监视驻扎有吴军队伍的封丘县城。

  没过多久,让胜保将军欢喜得都不相信自己耳朵的好消息突然送来——石达开所率领的太平军,竟然与守卫陈桥镇的吴军将士生了小规模的武力冲突,一队试图冲击陈桥镇镇门的太平军士兵被吴军将士开枪打跑!

  “老子早就说过,吴越那个狗贼鹰视狼顾,人面兽心,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饿虎!果然!果然!今天果然露出他的真面目了!长毛和这样的奸贼结盟通好,真是瞎了他娘的眼睛!”

  胜保将军放声狂笑的时候,清军众将也是在欢天喜地的讨论吴军拒绝太平军入境的原因,结果以己度人之下,清军众将也很快就一致认定——吴军不是怕太平军入境后骚扰地方,甚至突然难鸩占鹊巢,就是吴军看到太平军大势已去,准备与太平军翻脸动手。

  “恭喜大帅,贺喜大帅,只要长毛和吴贼大打出手,这次我们就是想不大获全胜都难了。”

  争先恐后向胜保道喜的同时,清军众将也无不羡慕妒忌胜保胜大帅的逆天运气——竟然能碰上吴军和太平军突然翻脸开战的好事。而咱们胜大帅更是笑得连眉毛都开出了花,还假惺惺的谦虚说道:“这也赖你们追击有功,把长**到了这个地步。放心,这场仗如果真能大获全胜,生擒石达开活捉杨元清,红旗报捷的时候,折子上绝对不会少了你们的名字!”

  的确能多少跟着喝点汤的清军众将慌忙道谢,也一个劲的祈祷吴军和太平军赶紧大打出手,让自军可以拣到天大的便宜。结果也是天遂人愿,没过多少时间,就又有斥候飞马赶来,还在马上就远远欢呼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吴贼和长毛打起来了!长毛猛攻陈桥镇,吴贼军队正在从浮桥过河,增援陈桥镇!”

  “天助我也!”胜保将军一蹦三尺高,马上大吼道:“全军上马,向陈桥镇开拔!”

  “大帅,是不是再等一等,等吴贼和长毛打得两败俱伤再说?”心腹善禄进谏道。

  “怕个球!我们都是骑兵,随时可以撤退!”

  着急建立全功的胜大帅大手一挥,断然拒绝了善禄的好心提议,领着清军骑兵只是直接南下,急匆匆赶来陈桥镇准备拣便宜。结果让胜保和清军将士更加欢喜的是,他们才刚看到吴军在黄河上架设的浮桥,就听到浮桥渡口枪声密集,炮声不断,正打得热火朝天。

  这时,李开芳率领的太平军骑兵已经当道拦住了去路,而多次激战下来,太平军的骑兵已然只剩下了一千两百多人,数量上已经被清军骑兵远远抛开,所以胜保也没犹豫,马上就指挥骑兵起冲击。而李开芳也显然没有想到清军骑兵会动作这么干脆,赶紧率军掉头就跑,清军骑兵乘势追击,逼近了陈桥镇的战场外围,在太平军步兵阵地的一里外勒住马头。

  仗着自己都是骑兵跑得快,胜大帅也带主力赶到了前线查看情况,结果不看还好,一看胜大帅就笑歪了嘴,太平军对陈桥镇的进攻已经被吴军击退,被迫排列防御阵形同时与吴军和清军对峙,而吴军仍然还在源源不绝从浮桥过河,加强北岸兵力,摆明了准备和太平军大打出手。

  见此情景,胜保将军竟然还生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向心腹善禄吩咐道:“选一个不怕死的,绕到陈桥镇边上去和吴贼联络,就说我们绝对没有和他们开战的意思,如果他们和我们联手夹击长毛,战利品平分!”

  “这……,吴贼军队可能会答应吗?”善禄有些担心的问道。

  “去试一试怕什么?”胜保大模大样的说道:“不成没损失,成了的话,咱们这次立的功劳就大了。”

  善禄一想也是,正要派人去和吴军联系时,不曾想东面却有一个清军斥候狂奔而来,大叫道:“大帅,三合营树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支吴贼骑兵,正在向我们这边杀来!”

  “什么?”

  胜保心头一跳,赶紧举起望远镜向东面张望时,见东面的旷野上果然出现了一支全部戴着白色冠缨帽的吴军骑兵,正在大步向着西面杀来。而与此同时,西面也有清军斥候飞奔而来,大声喊叫道:“大帅,西面现吴贼骑兵,正在向我们这边杀来!”

  “西面也有?”大惊失色的胜保将军赶紧又把望远镜转向西方,结果一看果然,西面的旷野上,确实也突然冒出来了一支吴军骑兵。

  事情到了这步,胜保将军虽然隐隐有一种上当的预感,却还抱有一点希望——这些吴军骑兵说不定是冲着太平军来的,因为太平军并没有向清军起进攻嘛?

  残酷的事实很快就彻底粉碎了胜保将军最后的幻想,一前一后从两路杀来的吴军骑兵不但直接冲向了清军骑兵的两翼,还一刚进入射程就向清军骑兵开枪射击。同时确认了吴军伏兵真的是对清军下手之后,太平军的骑兵也毫不犹豫的起了冲锋,配合吴军骑兵三面夹击清军骑兵。

  “中计了!快撤!吴贼,长毛,我操你娘的十八代祖宗!竟然用这么不要脸的办法骗老子中埋伏!撤!快撤啊!”

  胜保胜大帅的绝望嚎叫中,清军骑兵纷纷掉转马头,争先恐后的向来路撤退。然而很可惜,到了这个时候,清军骑兵千里追杀太平军后过于疲惫的弱点被无限放大,疾驰狂奔中根本就跑不过养精蓄锐已久的吴军骑兵,被吴军骑兵轻而易举的追上射杀。

  到了被迫和吴军骑兵交战的时候,胜保将军才又痛苦绝望的现,自己麾下的满蒙骑兵纯粹就是给吴军骑兵送人头——装备着左轮枪的吴军骑兵左右开弓,不等清军骑兵近身就能把敌人射落下马。而清军骑兵装备的火绳枪和短铳却是只打一枪就成了烧火棍铁疙瘩,火力上完全被吴军骑兵压制。

  砰砰砰砰的枪声不断,子弹充足的吴军骑兵尽情射击,把一个接一个的清军骑兵射落下马。亲自率军上阵的聂士成也不断大吼,“杀!杀!战机难得,一定要全歼乱党骑兵!绝对不能放走一个!开枪,用不着吝啬子弹!”

  “快跑!快跑!”胜保大帅也在不断大吼,还不断猛踢战马肚子逼迫坐骑加,然而很可惜,即便胜保大帅很少参与战斗,战马体力消耗不如普通的清军骑兵,可一千多里路的疾驰下来后,没有得到充足休整的前提下,胜大帅的坐骑仍然还是跑不过吴军骑兵,不但没办法摆脱吴军骑兵的追击,还逐渐被吴军骑兵拉近了距离。

  胜大帅的坐骑尚且如此,就更别说是其他的清军骑兵了,追击中,拥有近战武器优势的吴军骑兵一路由聂士成率领,轻松咬着清军骑兵的屁股不放,不断以左轮枪点名杀敌,另一路则由丁汝昌率领,从迂回到清军骑兵的侧翼,直接向着胜保的帅旗所在起了冲锋,以左轮枪开路,轻而易举的杀进了清军骑兵的队伍中。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一些无暇换装子弹的吴军骑兵才被迫举起马刀和敌人打白刃战,然而即便如此,已经毫无战心的清军骑兵仍然还不是吴军骑兵的对手,除非吴军骑兵杀到面前才被迫迎战,否则就是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尽可能远离吴军骑兵。

  人仰马翻的激战中,冲在最前面的丁汝昌始终盯着胜保的帅骑不放,右手执刀砍杀,左手则紧紧攥着吴越送给自己的金柄左轮枪,耐心等待开枪射击胜保的机会。结果靠着吴军骑兵的帮助,丁汝昌还真冲到了胜保的帅旗附近,寻找到了穿着显眼棉甲的胜保胜大帅,毫不犹豫的举枪射击。

  砰一声,胜保胜大帅惨叫,大腿中枪,砰又是一声,胜保大帅脑袋上的头盔飞上了天,连续两枪都没能把胜保射落下马的丁汝昌大怒,干脆又连扣两枪,结果让丁汝昌郁闷的是,这两枪竟然都只是命中胜保的手脚,没能要胜保的命。而丁汝昌手里的左轮枪,也只剩下了最后一颗子弹。

  “一定得用吴大帅送我的枪打死胜保!”

  丁汝昌了狠劲,正要催马加时,胜保胜大帅却突然勒住了战马,高举双手带着哭腔大喊了起来,“别打了!别打了!我投降!我投降!”

  “讨逆军的神枪手兄弟,我和你们吴大帅是有点过节,可是不大啊!犯得着这么故意打我手脚折磨我不?我和你们吴大帅的仇没那么深啊——?!”

  是役,在太平军骑兵及后续赶到的吴军骑兵舒保部帮助下,吴军消灭清军骑兵过六千人,俘虏过两千,生擒直隶清军副帅兼骑兵主将胜保,基本上全歼了满清朝廷的骑兵主力,一举彻底扭转吴军与清军之间的机动力对比劣势。

  结果消息传到湖北之后,吴越当然是放声欢呼,大吼大叫着说终于再不用担心粮道被敌人威胁了。而消息传到清军那边之后,老狐狸骆秉章却当场吐了血,官文砸碎了面前案几,鬼子六却是口吐白沫,放声狂吼,“败保!你果然是败保啊!你还我骑兵,还我大清朝廷的满蒙骑兵!”

  值得一提的是,和历史上的高楼寨之战一样,此战过后,满蒙铁骑也彻底成为了历史名词,永远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