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章 拉近关系

第三百九十章 拉近关系

  大胜后的陈桥镇战场到处都是欢声震天,从天津战场一路狼狈逃窜到这里的太平军将士忘却伤痛疲惫,人人手舞足蹈,个个喜笑颜开,无不庆幸血仇得报,恶敌被歼,也争先恐后的嘲笑侮辱被吴军将士俘虏的清军骑兵,喊打喊杀的声音响彻云霄。

  与基层士卒发自内心的欢喜欢笑有所不同,太平军的高级将领虽然也很高兴这次与吴军联手取得的大胜,然而却又心情万分复杂,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尤其是曾经与吴超越多次大打出手的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更是不知道接下来将怎么与吴军相处。

  实在是太尴尬了!曾几何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对吴超越的愤恨甚至还远在对满清朝廷的仇恨之上,不知多少心腹手足惨死在吴超越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亲人朋友被吴超越残酷杀害,活剐超越小妖的口号也不知道在太平军的队伍里被喊了多少次。

  然而今天,却是吴超越的帮凶走狗救了太平军残部,帮太平天国的北伐军报了血海深仇。

  想想过去,再看看现在,石达开和曾立昌等太平军老人难免是心中滋味百般,感慨万千,也彻底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吴军众将,与吴超越的大舅子聂士成交谈相处。

  还有让石达开更尴尬的,当得知吴军骑兵副将竟然就是自己曾经的部下丁汝昌后,石达开和同样曾经给丁汝昌当过上司的陈玉成更是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做梦都没想到在自己麾下只是一个无名小卒的丁汝昌,被胡以晃逼降到吴军这边后竟然能够一飞冲天,成为事实上统帅吴军骑兵主力的重要将领!

  “造化弄人啊!”

  纷纷发出这声感叹的时候,聂士成也终于带着吴军骑兵来到了石达开等人的面前。结果也是条件反射,看到聂士成率领大队逼近太平军营地,太平军将士立即举枪备战,吓得聂士成身边的吴军骑兵又马上拔枪准备,好在聂士成及时喝止,又派人上前邀请杨元清和石达开等人到营外见面。

  畏惧聂士成身边的吴军骑兵,杨元清迟疑着不敢动弹,石达开却是毫不犹豫的走出了营地,走到营外大声表明身份。聂士成也立即下马,喝住部下独自步行上前,石达开也赶紧喝住了自己的亲兵,同样是独自一人上前,与曾经在战场上交过手的聂士成见面。

  刚从前线回来的聂士成还没来得及洗去脸上身上的灰沙血污,然而做为晚清时期职业军人的典型模范,聂士成笔直的站姿与不卑不亢的语气却马上给石达开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在刚刚才给太平军帮了大忙的情况下,聂士成丝毫不摆救命恩人的架子,还主动拱手行礼,感谢石达开对自己的信任,帮吴军创造了伏击清军骑兵主力的难得战机,也感谢太平军的主动出手助战。石达开则是万分羞愧,说道:“聂将军,你太客气了,这次如果不是你们歼灭了清妖主力,我们真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阵亡多少好兄弟,应该是我们向你道谢才对。”

  “互相帮助,不必言谢,况且我也是依令而行。”聂士成摇头,又说道:“翼王殿下,在下请你出来说话,是想问问你们是打算渡过黄河立营?还是就地驻扎?”

  看了一眼南面的滔滔黄河,石达开稍一盘算就答道:“聂将军,我们还是就地驻扎吧,我军新败,编制混乱士卒难以约束,若是过河到了贵军控制地,只怕会出现扰民之事,伤及贵我两军的和气。”

  “那好。”聂士成点头,说道:“我一会就安排人手给你们送来粮食和伤药,我们改日再仔细商谈将来的事,如果贵军还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派人与我军联系,我会尽力而为。军务繁忙,我先告辞了。”

  言罢,聂士成又向石达开拱手告别,石达开慌忙还礼时,聂士成却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差点忘了件事,翼王,我军河南巡抚曾国荃曾将军,与贵军之间有些过节,对我们大元帅要求他与你们友好相处的命令很有些抵触,他的士卒如果对贵军有什么不够礼貌的地方,还请贵军稍加忍让,也可以立即派人知会于我,我会出面处理。”

  石达开一听苦笑了,说道:“聂将军,其实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约束士卒,我们的将领士卒如果对贵军有什么无礼的地方,我也会收拾他们。”

  聂士成点了点头,又向石达开道了声谢才告辞离开。而看着聂士成离去的背影,石达开的心里也难免万分疑惑,暗道:“超越小妖又狡诈又歹毒,昨就能有这么厚道正直的大舅子?这个聂士成的妹妹是瞎了眼了,嫁那么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坑货?”

  腹诽完了眼光有问题的聂士成兄妹,石达开这才回到了太平军的营地,结果也自然马上被太平军众将包围,七嘴八舌的向他询问与聂士成见面的情况。而石达开如实说了之后,太平军众将难免又惊奇万分,都说道:“超越小妖这次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就没有要什么回报?”

  “没有。”石达开摇头,又说道:“再说了,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报答他的?”

  太平军众将默然,那边的杨元清却哼道:“算超越小妖聪明,他要是敢趁火打劫,对我们要这要那,我兄长东王万岁绝对不会放过他!”

  没人搭理杨元清的狂妄言语,只是都听了石达开的提议,决定把太平军营地建立在陈桥镇右旁的五里外,以免过于靠近吴军营地导致出现意外,同时也全都努力约束士卒,避免士卒记挂前仇,与曾经打得死去活来的吴军士兵发生冲突。

  傍晚时分,聂士成果然派人送来了一批粮食和药物,帮助缺粮少药的太平军败兵解决了燃眉之急。此外吴军使者又向太平军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打听曾经的小刀会起义军首领周立春的下落,结果也还算目前在给曾立昌当部将的周立春命大,没有死在逃亡战场上,很快就被曾立昌叫来与吴军使者见了面。

  吴军使者为什么要见周立春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也听说过女儿情况的周立春当然也知道,所以见面之后,周立春当然马上就向吴军使者问起了周秀英现在的情况,吴军使者则答道:“周将军放心,我们大元帅的四夫人她现在很好,只是吴老大人舍不得曾孙子,我们大元帅的大公子又离不开母亲,所以她现在还在上海。聂将军他叫小的带话给你,说是改日再向你行子侄礼,帮你与我们吴大帅和四夫人联络。”

  “我现在就想去见聂将军,行不行?”周立春赶紧问道。

  吴军使者万分为难,只得答道:“周将军,小的当然可以领你去见聂将军,不过这应该先征得贵军主帅的同意。”

  天地良心,老实人聂士成真不是在挑拨离间,突然想起叫使者顺便打听周立春的情况,目的不过是想让义妹的同夫姐妹周秀英安心,知道周立春有没有死在北伐战场上。然而聂士成的这个无心之举却意外导致了太平军将帅之间的矛盾更进一步加深,尽管曾立昌都答应让周立春立即去和聂士成见面了,杨元清却断然拒绝,说道:“周将军,不必这么急,改天本帅去和聂将军见面时,再带你去和他见面不迟。”

  着急与独生女取得联系的周立春心中窝火,可是又不敢反抗,只能是无可奈何的领命。那边曾立昌也是窝火万分,知道杨元清是担心自己乘机通过周立春与吴超越取得直接联系,生出什么异心。

  也不能怪杨元清多心,事实上连遭惨败之后,类似于石达开和曾立昌这样的军阀军头不但更加不愿继续听从杨秀清的指挥摆布,还全都生出了与吴超越取得直接联系的心思。其目的倒也不是想叛变太平天国,而是想与吴超越建立方便快捷的联系渠道,获得吴军的武力帮助,也争取获得吴超越手里的粮食弹药支援,更快更迅速的重振旗鼓。

  也正因为如此,太平军众将才一致反对杨元清要太平军尽快撤回兖州的决定,要求让已经疲惫不堪的军队在吴军庇护下多休整一段时间,找借口故意不急着离开,然后乘机尝试与吴军建立直接联络。

  太平军众军阀的这个做法当然给了吴超越应变调整的时间和机会,收到前线战报之后,吴超越除了欢呼再不担心北伐粮道的安全问题外,再有就是马上认为被吴军俘虏的胜保具有重大利用价值,同时被迫暂时需要吴军羽翼庇护的太平军败兵也是一群会走路的宝贝,操作得好的话,不但可以大大方便将来与太平军开战后招揽招降,还可以加速太平军的分裂和内战,不费一枪一炮就直接削弱已经严重虚胖的太平天国。

  想要加速太平军的分裂,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善待石达开和曾立昌等军阀头子,好在吴超越事前对聂士成已有交代,要聂士成尽量善待太平军败兵,以聂士成的忠心听话,吴超越倒也用不着担心这一条得不到贯彻实施。然而这么做也明显力度不足,吴超越要想拉拢收买太平军的大小军阀,必须还得拿出一些有分量的东西。

  “给石达开这些军阀多送点枪支武器?不行,这么做不但太着痕迹,容易激怒杨秀清,把他们养成了这个习惯,以后只怕这个无底洞就难填满了。”

  “送女人送银子肯定不行,乘机拜个把子结个亲家倒是方便,可这么做还是太着痕迹了。得想一个好办法,既和这些军阀头子拉近关系,又不引起杨秀清的反感,到底用什么办法呢?”

  “咦,我怎么又钻牛角尖了?既然不能主动卖太多的人情给这些军阀头子,我为什么就不能反过去求他们帮忙,让他们先卖个人情给我?这么一来,我不是照样和这些军阀头子建立了友好联系,名正言顺的跳过杨秀清和他们直接联络?”

  于是乎,很快的,聂士成很快就代表吴超越,当着杨元清的面向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提出了一个请求,恳请石达开和曾立昌等太平军军阀出手,帮助吴军消灭盘踞在安徽西北部的清军翁心存部。

  “杨国宗,翼王,曾丞相,还有两位李丞相,想必你们也听说过我们吴大帅和翁家父子的仇怨过节,翁家父子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人面兽心,为了他们的仕途前程和所谓清誉美名,不惜陷害我们吴大帅和吴老大人入狱,差点害死了我们吴大帅的全家。”

  “我们之所以一直没有出兵安徽,主要是因为尊重贵军在安徽的利益,不愿让贵军误会我们对安徽的土地城池有什么企图,还有就是安徽的西北部贵军盟友捻军各旗的活动地,直接出兵讨伐翁家父子,十分容易与捻军擦枪走火,所以才一直被迫容忍。”

  “所以,我们吴大帅委托我请求你们出手,尽快消灭翁心存父子统帅的乱党军队,帮我们割除翁心存父子这个毒瘤,如果可能的话,请尽量帮我们生擒翁心存父子,送到上海或者湖北,交给我们吴大帅或者吴老大人报仇出气。事成之后,我军定有重谢。”

  聂士成的借口冠冕堂皇,借口充分,杨元清当然是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只能是勉强点头,石达开和曾立昌等军阀头子更是马上把胸脯拍得山响,保证一定尽快把翁心存父子的脑袋割下来送给吴超越当夜壶!

  应诺的同时,石达开和曾立昌等军阀头子还纷纷在心里说道:“这倒是个不用回天京的好借口,天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回去了,只有带着军队呆在外面才最安全。”

  顺便交代一句,尽管周立春在私下里强烈表示了要想加入吴军的愿望,然而聂士成却代表吴超越以不能让杨秀清误会的借口断然拒绝,要周立春继续呆在太平军里等待吴超越和杨秀清交涉,征得杨秀清同意后再接纳周立春加入。

  外孙眼看就有希望当上皇太子了,亲外公却沾不到半点光,周立春当然是要多郁闷有郁闷。不过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让周立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才刚开始启程返回兖州,曾立昌马上就给他升了官,让他进入曾立昌军的决策层,同时其他的太平军将士也争先恐后的和他套近乎……

  “周大哥,我们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