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借路伐吴

第三百九十一章 借路伐吴

  太平军北伐期间,也必须得表扬一下满清朝廷的表现,在半壁江山沦陷的情况下,以慈安、慈禧和鬼子六为的满清朝廷,凭借着不及平常三成的钱粮赋税收入,节衣缩食砸锅卖铁,楞是始终保证了前线的粮草军需供应充足,军饷正常放。直隶清军最终能够熬到太平军自乱阵脚,转败为胜大破太平军,京城里的政变集团其实要记功。

  在用人和放权这方面,慈安、慈禧和鬼子六也比咸丰大帝强出十倍都不止,出于惯性被迫先是以僧王爷为帅,现僧王爷仍然是烂泥扶不上墙,慈安和慈禧等人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冒险临阵换帅让官文上马。然后官文又是主动弃守大沽口,又是毫不犹豫的接连烧粮,满清朝廷也没过问过那怕一句话,更没干涉过官文的一条帅令,用人不疑大胆放权,给了老狐狸官文足够的挥空间,这才有了后来的天津大捷,太平军惨败崩溃。

  也没人知道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在这个期间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受到了多少惊吓,更没人知道天津大捷的喜讯送进京城时,鬼子六表面上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打赢了就好,实际上却在背后痛哭失声,还有慈安和慈禧也是哭湿了枕头,激动得整夜未眠。

  然而没过几天,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就现自己高兴得实在是太早了——大清朝廷的头号叛徒,大清臣子中的头号败类,满蒙八旗最邪恶也最歹毒的敌人吴越,竟然会卑鄙无耻到暗中与太平军败兵联手,利用太平军为诱饵,把满清朝廷最可靠的依仗,最忠诚的军队,满蒙铁骑主力,引进吴军骑兵的伏击圈,一举歼灭了满蒙铁骑的主力!

  “吴越逆贼不除,大清永无宁日!”——这是慈安、慈禧、鬼子六和所有满清臣子一致认定的真理!

  再怎么知道这个道理也没用,且不说满清朝廷现在的财政经济已经接近崩溃,就算还有足够的钱粮支持满清朝廷继续作战,满清朝廷也找不出一支有把握打败吴军的清军队伍,更找不出一个有把握在战场上和吴越一较长短的将领。

  所以,满清朝廷又普遍认为,应该先向已经元气大伤的太平军下手,夺回被太平军抢走的土地、钱粮和人口,然后再掉过头来对付吴越才有把握。而很顺理成章的,设法先稳住吴越集中全力对付太平军的战略建议,也很快就就放到了满清朝廷的面前。

  先提议这么做的是鬼子六的好友军机大臣宝鋆,出于对鬼子六的尊敬,宝鋆在私底下单独对鬼子六提起了这件事,建议尝试与吴越展开谈判,先设法让吴越暂时与满清朝廷停战,然后适当做出一些让步稳住吴越,引诱吴越先向已经元气大伤的太平军下手,然后利用满清朝廷在地理上的优势,一边夺回一部分财富重地,一边整军备战,积蓄实力,最后再与吴越展开决战。

  末了,宝鋆又对鬼子六说道:“恭王爷,下官知道吴越那个逆贼肯定会在谈判里要求朝廷处治你,可是没关系,我们大可以在其他方面对吴越逆贼做出一些让步,换取他放弃关于你的苛刻要求,和谈并非没有可能成功。”

  鬼子六盘算了许久才开口,苦笑说道:“老宝,我知道你全是因为对朝廷的一片忠心才说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把话搁在这里,如果和谈真能够暂时稳住吴越逆贼,引诱他先向长毛下手,朝廷把我交给吴越逆贼任凭他处置,我也乐意!可是老宝,这招没用,吴越那个逆贼不可能会上当!”

  “为什么?”宝鋆疑惑问道:“直隶穷苦,远不如江南富庶,吴越逆贼从湖北出兵直隶道路遥远,运粮不便,直隶的军民百姓又十分拥戴我们大清朝廷;长毛不得民心,所占土地又都是膏腴之地,现在还已经元气大伤,钱粮、道路和地理,无论从那个方面考虑,吴贼都是先向长毛下手最正确啊?以吴贼之奸诈,也不可能看不到这点啊?”

  “就是因为吴贼太过奸诈,所以他才绝不会先向长毛下手。”

  鬼子六叹了口气,说道:“吴贼很清楚长毛不得人心,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也更清楚和长毛比起来,我们大清朝廷目前虽然实力比较弱,但我们一旦缓过气来整军备战,很快就能变成远比长毛难对付的敌人。所以他不会犯错,不会给我们喘气的机会,只会找各种各样的无耻借口和我们死战到底,把我们活生生耗垮,再一举推翻。”

  “别说我是危言耸听。”鬼子六又补充道:“从对长毛残部这点就可以看出来吴贼先要对付谁,如果吴贼真的想先对长毛趁火打劫,肯定会抓住机会彻底歼灭长毛的残部。可他不但没有这么做,还允许长毛残部依靠他的保护休整休息,重整兵马。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吴贼还是想先稳住长毛,先对付我们。”

  宝鋆无话可说了,半晌才恨恨说道:“都是汉人心不齐,喜欢搞内讧,怎么偏偏会冒出来吴越和杨秀清这两个怪胎?明明有那么多深仇大恨还不搞内斗,一个劲的只是盯着我们满人打?”

  “吴越那个逆贼是聪明,知道窝里斗只会白白便宜我们。”鬼子六顺口说道:“杨秀清是被吴贼打怕了,知道没把握打得过吴贼,所以才只敢打我们。如果杨秀清有这个把握,光凭吴越逆贼扼占长江上游的地理位置,长毛和吴贼早就人脑打出猪脑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鬼子六这话后,宝鋆心中突然一动,忙说道:“恭王爷,既然你认为杨秀清是害怕吴贼才不敢和他开战,那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招抚杨秀清,先和长毛停战,集中力量优先对付吴贼?”

  “老宝,亏你想得出来。”鬼子六更加苦笑,说道:“杨秀清是什么人?公开喊出驱逐鞑虏的汉人,每到一地先把满人杀光宰绝的长毛头子!他怎么可能会接受我们的招抚?”

  “此一时,彼一时,我觉得未必没有这个可能。”宝鋆指出道:“长毛这次北伐大败,元气已经大伤,同样需要时间休养生息和重整兵马,现在和我们停战不但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还可以借我们的手削弱吴贼,杨秀清那个长毛只要有点脑子,就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咦,我怎么把这点忘了?现在长毛匪,是也很需要休养生息啊?”

  鬼子六一听心中大动,又突然想起沙俄公使伊格纳季耶夫几次与自己讨论过的一个战术——从长江水路直捣大冶,摧毁吴越唯一的工业基地!所以又盘算了片刻之后,鬼子六便一把拉起宝鋆,“走,进宫见太后去。”

  急匆匆领着宝鋆进了慈宁宫,见到了慈安和慈禧之后,鬼子六先是把宝鋆的提议大概说了,然后又对慈安和慈禧说道:“两位皇嫂,臣弟刚才得宝大人提醒,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如果这个办法能够成功,我们不但可以重创吴贼,还可以让吴贼和杨秀清逆翻脸开战,一举扭转现在的被动局面。”

  “六弟有何妙计?快快说来。”慈安赶紧说道。

  “向长毛伪王杨秀清借路讨吴!”

  鬼子六朗声道出重点,然后才又振振有辞的说道:“臣弟之前曾经向两位皇嫂禀奏过,吴越逆贼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大冶铁厂能够自产枪炮,不必象我们大清朝廷一样,每一支枪每一颗子弹都必须向洋人购买,多花银子不说,供应也难以保障。”

  “但我们大清朝廷如果能够攻占大冶,捣毁吴贼的大冶铁厂,那么马上就能重创吴贼,扭转朝廷军队和吴贼军队之间的枪炮弹药差距。因为吴贼身处内6,与外界联系只有一条长江航道,购买枪炮弹药十分不便,还随时有可能被长毛封锁航道。而我们大清朝廷却没有这样的弱点,与海外联系十分方便。”

  “在此之前,臣弟曾经多次与罗刹俄国的公使伊格纳季耶夫讨论过从水路直接攻打大冶的可能,然而顾虑到长毛与吴贼当时正勾结甚紧,从水路出兵不但要遭到长毛沿江炮台的层层阻拦,还有可能导致长毛和吴贼的水师联手与大清水师开战,成功的把握不大,所以才没有实行。”

  “臣弟觉得现在机会来了,正如宝大人所言,长毛北伐大败之后,元气已经大伤,正急需时间休养生息,重整兵马,与我们暂时停战对长毛有百利而无一害,同时朝廷官军攻破大冶,捣毁吴贼的铁厂,同样也是对长毛有利无害,长毛伪王杨秀清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绝对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所以臣弟建议,朝廷不妨挑选一个能言善辩之士去见杨秀清,向他诉说唇亡齿寒之理,告诉他吴贼迟早会对他开战,劝他与朝廷停战谈判,也乘机向他借路伐吴。”

  “此举一旦成功,那我们大清的水师和罗刹俄国的远东舰队,就可以联手直捣大冶,捣毁吴贼的铁厂枪炮局!同时吴越逆贼在气急败坏之下,也一定会痛恨长毛借路之举,轻则与长毛生出纷争,重则刀兵相见,打一个你死我活!因为没有了大冶铁厂,吴贼就绝不能容忍长毛可以随时封锁他的出海口,只能是用武力打通长江航道!”

  听了鬼子六眉飞色舞的陈述,又低声商量了几句之后,现这么做就算失败,损失也不过是死一个使者和几个随从,可一旦成功就收获巨大。慈安和慈禧也马上拿定主意,向鬼子六吩咐道:“老六,你去试一试吧,这事交给你全权办理,尽量争取办成。”

  “还有,越快越好。”慈禧也提醒道:“新上任的山东巡抚瑞麟可是一再来书告急,说雀鼠谷那边快守不住了,争取在吴逆贼军突破雀鼠谷之前把这事办成,这样或许还能保住太原和半个山西。”

  得到慈安和慈禧的允许,鬼子六当然是在第一时间找到俄国公使伊格纳季耶夫,与他商量借路攻打吴军工业基地的战术计划,结果让鬼子六喜出望外的是,一向是雁过拔毛的伊格纳季耶夫不但一口答应了与清军联手攻打大冶,还破天荒的没有提出什么领土要求,仅仅只是要求满清朝廷承担军费和补给,还有让清军水师担任前锋。

  末了,伊格纳季耶夫还大模大样的说道:“恭,你们清国朝廷终于聪明了一次,其实你们早就应该尝试和太平天国接触联络,联手对付那个该死的叛徒吴越。太平天国也有他们自己的利益打算,只要他们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愿意为你们提供帮助,不用直接动用军队,只需要封锁长江的下游航道,吴越那个该死的混蛋就得疯。”

  鬼子六连连点头,又向伊格纳季耶夫连声道谢,还很聪明的故意没有提起将来如何感谢沙皇俄国。伊格纳季耶夫则也徉做不察,只是在心里冷哼道:“这次是没办法,必须得放过你。不然的话,就你们清国朝廷现在的情况,我们俄国就是给你们再多的军事援助也没把握消灭吴越那个混蛋,只有帮你们摧毁了那个混蛋的工业基地,我们俄国才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收获。”

  与沙俄联手出兵的事顺利搞定之后,鬼子六又马上着手挑选出使南京的使者人选,然而让鬼子六恼怒的是,自己接连挑选了好几个官员担任这个使者,当事人都磕头作揖的拒绝,痛哭流涕的恳求鬼子六收回成命,都说长毛匪不可理喻,不懂礼仪,自己去了肯定是白白送死,宁可丢官罢职甚至流放入狱都不愿担任出使南京的使者。

  这里也得替这些满清官员喊一下冤,真不是他们贪生怕死,而是杨秀清杀满清官员的确杀得太狠,满人旗人一律全家诛杀不说,普通的汉人官员也从不放过,甚至还把不少的满清官员子孙阉割为奴。有这些珠玉在前,其他的满清官员自然不敢重蹈覆辙。

  本来鬼子六也可以强迫这些官员去和杨秀清联系,然而考虑到事办不成把他们逼死也是白死,鬼子六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结果就在鬼子六为这事烦恼的时候,老七醇亲王奕譞却突然找到了他,对他说道:“六哥,我门下有一个奴才听说你想找一个官员去江宁和长毛匪联系,跑到我面前毛遂自荐,想接这个差使,你找到合适的人没有?如果没有的话,见见他如何?”

  “谁这么有胆量?敢接这个差使?”鬼子六大喜问道。

  “工部的一个六品主事,叫荣禄,瓜尔佳氏。”奕譞答道。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