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荣禄借路

第三百九十二章 荣禄借路

  “砰”一声,黄金做成的精美茶杯摔在地上,虽然没有摔坏,金杯里的残茶也没造成多大的污渍,不慎失手的女官还是赶紧双膝跪下,向杨秀清连连磕头,“东王万岁饶命,东王万岁饶命。”

  “拖出去!重打一百杖!打!打!打!”

  杨秀清的怒吼在金龙殿上回荡,女官嚎哭求饶,在场的太平天国文武官员也个个以额贴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生怕象那个可怜的女官一样,变成了杨秀清的出气筒,被拖出去活活打死。

  可怜的女官果然丧命在了杖刑之下,然而平时还算懂些怜香惜玉的杨秀清却一反常态,又喝令将那女官的尸体喂狗方才罢休。再然后,余怒未消的杨秀清又大吼道:“杨元清那边怎么还没消息?撤回兖州没有?”

  文武官员没有一个敢回答杨秀清的问题,只能是把哀求的目光投向杨秀清的三弟杨润清,杨润清无奈,为了不让杨秀清在暴怒中继续胡乱杀人,只能是硬着头皮开口答道:“回东王万岁,暂时还没有消息。”

  杨秀清当然不能把怒火洒到亲弟弟头上,所以杨秀清面前的黄金龙案理所当然的被掀翻,“干什么吃的?怎么还没消息?再派人去催,叫杨元清和石达开这些废物一回到兖州,就马上给本王滚回天京领罪!”

  杨秀清为什么脾气会这么大,原因想必就不用罗嗦了,其实现在的杨秀清都已经算是比较冷静了,刚收到北伐军惨败和水师全军覆没消息的时候,杨秀清当天就打死了九个不慎犯下小错的女官和卫士,深得杨秀清信任的翊天侯吉成子,也不过是劝了几句杨秀清不要胡乱迁怒于人,同样被杨秀清喝令推出金龙殿当众斩首。

  这还不算,只要是参与北伐的太平军将领,家眷还全都被杨秀清下令拿下,关进牢房等候治罪,其中还包括杨元清的妻子儿女。而叛变降清的韦俊家眷更惨,全都被五马分尸处死,包括韦俊年仅十岁的小儿子也是如此。

  更加让杨秀清震怒的还在后面,两天之后,杨元清那边虽然终于送来了太平军残部顺利撤回兖州的消息,然而杨元清却又报告说石达开、曾立昌和李世贤等将全都拒绝返回天京,都要留在兖州重振旗鼓,然后进兵徽北消灭那里的清军翁心存部。期间杨元清试图用杨秀清的佩刀威逼,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却各自守营,死活不肯出营与杨元清见面。

  “反了!反了!这些逆贼反了!给杨元清传令,叫他把石达开、李世贤和李开芳这些逆贼全部拿下!押回天京受审!”

  杨秀清在狂怒中颁布的命令让在场文武官员个个大惊失色,没有一个人敢吭声领命,气急败坏的杨秀清却更是大吼大叫,质问在场众人为什么都变成了哑巴?最后没办法,杨润清只能是再次挺身挡枪眼,哭丧着脸说道:“兄长,这么做如果真把石达开他们逼反了怎么办?二哥的军队损失惨重,石达开他们联手造反的话,他怎么可能镇压得住?”

  “本王亲自领兵北上,去杀光这帮反贼!先杀光这帮反贼,再杀光清妖,然后再杀光吴妖!杀!杀!杀————!”

  足足用了三天时间,东王府的属官文武才好不容易让杨秀清冷静下来,收回了主动挑起内战的命令,然而如何处置作战不力又抗命不从的石达开等人却成了一个棘手难题,就这么直接放过他们当然不可能,罢官降职又太过不疼不痒,杀头抄家又很可能把他们直接逼反。

  别无选择之下,杨秀清只能是听取了侯谦芳的建议,决定以借刀杀人的办法收拾石达开等人,一边先给石达开和曾立昌等人降级处分,一边逼迫他们继续向山东清军发起进攻,借清军之手削弱这些军阀的同时,乘机大肆升封这些军阀的部下将领,瓦解分化这些外军,然后再干掉这些敢不听话的刺头。

  脾气火暴的杨秀清是忍了无数忍才勉强接受这个徐徐惩办的建议,同时能够让杨秀清这么忍耐的主要原因也不是东王府属官的苦苦劝说,而是杨秀清真没太多的法子收拾这些外地的军阀了,兵将分领的军队制度早已被破坏殆尽,大小军头视军队如私产,杨秀清一声令下统兵将领就得交出兵权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别说是任意生杀远在山东的石达开等人了,其实就是近在咫尺的安庆林凤翔、江阴吴如孝和松江陆顺德,杨秀清就已经有些开始指挥不动了。

  对杨秀清而言更糟糕的是,北伐这一战中他的本部嫡系也遭到了惨重损失,多名忠心耿耿的嫡系将领阵亡,嫡系军队元气大伤,当然也就更没办法威慑约束外地军阀。所以再是如何的不情愿,杨秀清也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自己已经没力量消灭满清朝廷,必须要休养生息,把力量优先对内,解决已经昭然若揭的军头军阀化问题。

  再接着,如吴超越和赵烈文等人所料,杨秀清果然恨上了在这次北伐中对太平军帮助不大的湖北吴军,不但寄书指责吴超越没能替太平军有力牵制清军,还狮子大开口对吴超越要粮食要武器,要吴超越无条件帮助自己重振旗鼓。

  为了暂时稳住杨秀清,吴超越在回书上当然多多少少答应了给杨秀清一点钱粮武器,然而这一点却远远无法满足杨秀清的庞大胃口。结果也就在杨秀清大骂吴超越吝啬抠门的时候,已经火线荣升为正四品通政使司副使的满清朝廷使者荣禄,也抱着必死的决心乘船来到了南京,直接跑到南京太平军的面前请求拜见杨秀清。

  这里仍然得表扬一下太平军将士坚定不移的反清立场,荣禄才刚在下关码头上向太平军将士表明身份,马上就被太平军将士拿下不说,还立即被太平军将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如果不是守卫码头的太平军将领阻拦,荣禄当场被太平军将士分尸都有可能。

  杨秀清的好奇心也救了晚清最后一个满人大佬荣禄的小命,闻听满清朝廷派遣使者来拜见自己时,杨秀清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连问了好几遍来报信的卫士是不是传错了话?然后很自然的,在万分好奇的前提下,恨满人恨得蛋疼的杨秀清也给了荣禄一个机会,喝令卫士把荣禄押来见面。

  陪着荣禄一起来到杨秀清面前的,还有满清朝廷送给杨秀清的贵重礼物,然而早已见惯了金银珠宝的杨秀清却对荣禄更感兴趣,仔细打量之下,杨秀清又惊奇的发现,面前满脸鲜血脚印的荣禄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四五岁文弱青年,长得还颇有些俊秀儒雅,怎么看怎么不象是敢孤身出访敌国首都的死士。

  “你叫荣禄?”杨秀清试探着问道。

  “回东王殿下,小使是叫荣禄。”荣禄不卑不亢的答道:“满州正白旗人,瓜尔佳氏,蒙大清两宫皇太后恩典,目前暂居大清通政使司衙门副使一职。”

  “清妖满狗。”杨秀清轻蔑的骂了一句。

  “不错,在东王殿下你的治下,小使是还有一个称呼叫做清妖满狗。”荣禄坦然答道:“就好象贵军将士和东王殿下你一样,在湖北吴贼的匪穴里,被称为长毛发匪。”

  “大胆!”侍侯在一旁的侯谦芳和李俊良等杨秀清亲信无不大怒,纷纷呵斥道:“住口!东王万岁面前,休得放肆!”

  “小使是有些放肆,但也是实话实说。”荣禄很镇定的回答,又反问道:“难道各位大人真不知道,吴超越逆贼虽然与你们的东王殿下结盟缔约,他的部将士卒却依然辱骂你们东王殿下和你们为长毛发匪?”

  侯谦芳等人哑口无言,荣禄却又对杨秀清说道:“东王殿下,小使真不是在挑拨离间,东王殿下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尽管派人去查,倘若吴超越逆贼的叛军之中,对贵军没有任何的蔑称和辱骂,那么小使愿领凌迟之罪。”

  杨秀清也无言以对,因为杨秀清早就知道吴军将士对太平军的态度其实仍然还是以蔑视敌对居多,只不过太平军也是一个德行,包括杨秀清自己平时提起吴超越时都是直接叫超越小妖,所以杨秀清也从来没在意过这种小事。

  在称呼问题上驳不过荣禄,杨秀清只能是转移话题,问道:“你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本人一向恨你们清妖满狗入骨,见一个宰一个?”

  “回东王殿下,这点小使当然知道。”荣禄语气平静的说道:“事实上,小使的父亲长寿公,伯父长瑞公,都在永安龙寮岭之战中为贵军所杀,尸体还一起都是满身伤痕。”

  “永安龙寮岭之战?”杨秀清回忆了一下,马上就说道:“想起来了,那场仗是我天国大军突围时打的,你的满狗爹和你的满狗大伯,当时都是清妖的总兵对不对?”

  “东王殿下天纵英才,果然名不虚传。”荣禄恭维道:“想不到时隔九年,东王殿下竟然还能记得小使父亲的官职,过目不忘之能,实在叫人钦佩。”

  “少说这些好听的,别以为拍本王马屁就能活命。”杨秀清阴沉了多日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笑道:“既然你的满狗爹满狗大伯都是死在本王手里,那你这条小满狗还有胆子来见本王?”

  “舍身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荣禄轻描淡写的回答,说道:“东王殿下,小使今日是为大清国事而来,也是为了救你性命而来。”

  “大胆狂徒,休得无礼!”

  “来人,把这个清妖满狗推出去砍了!”

  在场的东王府属官又纷纷咋呼了起来,还有人为了表忠心,冲上来就对荣禄拳打脚踢,荣禄忍着疼不躲不闪,还微笑着向杨秀清说道:“东王殿下,或许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危险所在,或许你还不明白,但是在处死小使之前,能否让小使把话说完?”

  杨秀清犹豫了一下,还是挥了挥手,让部下住手和闭嘴,然后才向荣禄问道:“你是为了救本王性命而来?本王现在好好的,有什么需要你救的?”

  “东王殿下何必明知故问?故意考验小使?”荣禄苦笑反问,然后才语气诚恳的说道:“东王殿下,以你的聪明睿智,想必也很清楚,现在我们大清朝廷已经威胁不到你了,自保尚且困难,更别说是光复江宁,夺回失土。现在对你威胁最大的,能够有力量杀你害你的,在天下已经只有一个人,就是吴超越。”

  “超越小妖?就凭他?”杨秀清冷笑问道。

  “不错,或许吴超越那个逆贼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荣禄也不和杨秀清争辩,只是指出道:“但是东王殿下,现在对你和太平天国威胁最大的,已经不是我们大清朝廷,而是吴超越逆贼,这点你总该承认吧?”

  杨秀清不吭声,荣禄则又更加诚恳的说道:“东王殿下,想必你心里也很清楚,吴超越那个逆贼现在还没有对你下手,是因为我们大清朝廷还在,但如果我们大清朝廷被消灭了,以吴超越逆贼之狠毒卑劣,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对你开战,消灭你们太平天国,这是必然之事,对不对?”

  杨秀清还是不吭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默认荣禄此言不假——事实上这也的确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

  察言观色见杨秀清动摇,荣禄这才又说道:“东王殿下,小使这次是替大清朝廷来向你请求停战的,请求贵军停火罢战,联手讨伐吴超越逆贼。”

  金龙殿上笑声四起,杨秀清也满脸嘲讽的问道:“你们清妖朝廷是得失心疯了?会觉得本王有可能答应?”

  “实不相瞒,小使其实也早就知道,东王殿下你绝不可能答应。”荣禄坦然答道:“东王殿下你是什么人?杀我们满人杀得血染江南,立志驱逐鞑虏的汉人英豪,怎么可能背叛你的理想初衷,与我们这些清妖满狗联手?”

  “那你还来?”杨秀清冷笑问道。

  “因为小使知道,东王殿下虽然绝不会答应与我们清妖满狗停战联手,却绝不会拒绝小使的另一个要求。”荣禄微笑说道:“请东王殿下借路给我们,让我们这些清妖满狗和吴超越逆贼打一个两败俱伤,让东王殿下你坐收渔利。”

  “借路给你们?如何借?”杨秀清赶紧问道。

  “请东王殿下你放开长江航道,让我们清妖满狗和罗刹国的舰队直捣湖北,擒杀吴超越逆贼。”

  荣禄终于说出真正来意,又说道:“倘若东王殿下答应,那么不必用一兵一卒,便可让我们大清朝廷和吴超越逆贼两败俱伤,这么好的机会,以东王殿下你的英明神武,想必绝对不会拒绝吧?”

  金龙殿上一片大哗,杨秀清眼中的光芒也开始闪动,凝视荣禄,荣禄则神情平静的与杨秀清对视,说道:“东王殿下,借刀杀人削弱吴贼的机会就在你面前,请你千万别错过。小使斗胆直言,倘若错过,东王殿下你必然后悔终身!”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