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风暴前夜

第三百九十三章 风暴前夜

  “下臣洪仁玕,奉旨叩见东王万岁,东王殿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拜在杨秀清的脚下,洪仁玕说话比往常更小心,行礼也比平时更恭敬,因为洪仁玕很清楚杨秀清近来的脾气非常大,动辄对臣下施加重刑,而洪仁玕既是洪秀全的族弟,又因为并非太平军老人却得到杨秀清重用被无数人妒忌,所以洪仁玕更不敢犯任何的错,出任何的纰漏,不然的话,肯定是哭都哭不出来。

  出乎洪仁玕的预料,已经很多天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杨秀清难得脸上没什么怒气,吩咐道:“平身吧,谦芳,把清妖满狗借路的事告诉给洪军师。”

  “清妖满狗借路?”

  洪仁玕大吃一惊,心里也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而再当杨秀清的心腹侯谦芳把满清朝廷遣使借路的事对洪仁玕大概说了以后,洪仁玕更是脸色苍白,顾不得有可能触怒杨秀清,脱口就问道:“东王万岁,那你答应了没有?”

  “当然答应了。”杨秀清神情轻松的回答道:“清妖满狗自愿要去和越小妖打一个两败俱伤,这么好的事,本王凭什么不答应?所以本王不但答应借路,还答应借了几个港口给清妖满狗和罗刹国舰队停泊补给。”

  “东王万岁,你怎么能答应?”洪仁玕急得都忘了杨秀清最近脾气十分不好,失声惨叫道:“不能答应,不能借路!越小妖虽然可恨,但他始终是我们的盟友,这么做只会彻底激怒越小妖,影响联手抗清的……”

  惨叫到了这里,洪仁玕才突然想起这时候绝不能招惹杨秀清,赶紧又跪下磕头,哭丧着脸说道:“东王万岁恕罪,下臣一时冲动,语出无状。但是绝对不能借路啊,一旦这么做了,我们和越小妖就马上又变成敌人了啊。”

  “洪仁玕,你以为本王是那种背信弃义的卑鄙小人?”

  杨秀清的冷笑反问让洪仁玕楞在当场,冷笑过后,杨秀清又微笑说道:“实话告诉你,今天叫你来,是叫你去一趟湖北和越小妖联系,把本王答应借路给清妖和罗刹人的事告诉给越小妖,让越小妖做好布置准备,然后我们和他联手作战,一举歼灭清妖和罗刹人的舰队。”

  “东王万岁,原来你是为了继续和越小妖联手抗清才故意答应的?”洪仁玕惊喜问道。

  “那是当然,清妖水师和罗刹国舰队联手偷袭天国舰队,致使我天国水师全军覆没,这样的仇如果不报,本王有什么面目去见天下人?”

  杨秀清再次冷笑,洪仁玕却是如释重负,赶紧向杨秀清连连磕头,恭维道:“东王万岁圣明,越小妖闻听此事,定然会对东王万岁感激万分,更加心悦诚服于东王万岁的宽恩厚德,与东王万岁永结盟好。”

  “希望如此吧。”杨秀清语带双关,自内心的不信吴越会和自己真的永结盟好。末了,杨秀清又随口说道:“赶快着手准备出吧,到了湖北后告诉越小妖,就说最好是把战场选择在田家镇,这样我们出兵帮他可以方便点。还有,交战期间,他得允许我们的水师自由进出他的控制地。”

  洪仁玕欢天喜地的应诺,赶紧领了杨秀清写给吴越的书信,然后匆匆告辞下去准备出使湖北。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旁边的侯谦芳才好奇问道:“东王万岁,你真打算和越小妖继续联手对付清妖和罗刹国的水师?”

  “那是当然,我们水师全军覆没的大仇不报,本王难消心头之恨!”

  杨秀清咬牙切齿的回答,然后又冷冷一笑,说道:“不过这一次,本王不会再傻乎乎的冲在前面打主力了,本王得先让越小妖和清妖罗刹人打一个两败俱伤,然后再出手拣便宜。”

  “越小妖占上风,本王就打清妖罗刹人报仇!清妖和罗刹人如果占上风,本王就继续坐山观虎斗,反正清妖和罗刹人是水师,吞不下越小妖的地盘,等他们在6地上打残了打累了,本王说不定还可以搂草打兔子,既报了水师大仇,又乘机吞并越小妖的地盘!”

  “高!实在是高!东王高明,故意提前把消息告诉给越小妖,既卖了顺水人情,又可以乘机让清妖和越小妖打一个两败俱伤,坐山观虎斗,坐看鹬蚌相争,天国渔翁得利!东王万岁,你实在是太圣明了!”

  …………

  还别说,洪仁玕屁颠屁颠的跑到湖北省城来给吴越送信的时候,开始吴越还真有些感动于杨秀清的民族大义——近来吃了那么多亏还没忘记联手抗清的大事。然而再细一琢磨后,吴越马上就现不对了,也马上就破口大骂了……

  “杀千刀你的杨秀清!你坑爹啊!故意放乱党和罗刹人进来打我,让我顶在前面和乱党洋鬼子拼,你躲在后面拣便宜,然后居然还要我谢你,你这算盘打得漂亮啊!”

  “杨秀清这个顺水人情做得漂亮!”赵烈文也赞道:“既做了空头人情,又逼着我们和乱党、罗刹人死战到底,隔岸观火坐收渔人之利,有机会就出手报仇,没机会也半点不吃亏,怎么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湖北省城真被罗刹国攻破,那我们最起码也得转移撤离,无法再凭借武昌通衢的有利位置控制各地,杨秀清再想出兵抢我们的地盘,同样也可以容易许多。”阎敬铭也赞道:“假仁假义的顺水人情做到这个地步,杨秀清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又骂了几句杨秀清的卑鄙无耻后,吴越这才定下心来研究对策,结果仍然是还别说,杨秀清建议吴越把防御战场放在田家镇这点,还真让吴越有些动心。因为在田家镇和清俄舰队打这场决战,不但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减少腹地损失,还可以适当获得太平军湖口水师的帮助。同时做为湖北老巢的东大门,吴军在田家镇还修建得有异常坚固的永久性炮台,可以用岸炮掩护水上战场,补强吴军水师的火力,所以不光是吴越,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也都认为吴军应该把防御主战场设在田家镇。

  然而,就在即将拍板的时候,吴越却突然想到了一个要命问题,忙说道:“慢着,我们必须得考虑这么一个问题,如果田家镇守不住怎么办?”

  “慰亭,你担心守不住田家镇?”赵烈文问道。

  吴越点头,答道:“俄国人的远东舰队实力虽然不是很强,但他们还有乱党军队的红单船队帮忙,又在天津缴获了长毛的两条铁壳船和一条中型炮舰,整体实力已经大大过我们。如果田家镇守不住,我们的水师又在战场上遭到了重创,那我们可就没有任何办法再对付他们了。”

  得吴越提醒,赵烈文也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忙说道:“俄国人的舰队实力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强,别忘了普鲁士人给我们提供的情报,俄国洋鬼子援助乱党的军火船有蒸汽炮船护航,这些炮船也很可能会被抽调参战。”

  吴越的脸色开始凝重了,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是不能掉以轻心,乱党和俄国人不是傻子,他们既然敢从长江航道直取湖北,就一定有他们的实力和信心,这次我们肯定得有一场恶战要打。”

  “最好是层层抵抗,用我们的沿江炮台逐渐消耗敌人实力,然后再图谋决战。”赵烈文建议道:“在九江和小池口建立第一道防线,以田家镇和半壁山为第二道防线,再在湋源口和管窑建立第三道防线,第四道防线设在三江口……。”

  “没有第四道防线。”吴越打断赵烈文,说道:“湋源口的旁边就是大冶,守不住湋源口丢了大冶,俄国人用不着再来武昌,我们就已经输定了。既没有工业基地自产武器,长江航道又被长毛控制,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没错,我们只有三道防线可守,如果守不住第三道防线湋源口,让乱党和罗刹人毁了大冶,我们就完了。”阎敬铭和戴文节等人纷纷点头,全都认同吴越的看法。

  “全力备战吧。”吴越淡淡说道:“决战战场就选择在湋源口,到时候我亲自去湋源口指挥这场决战。”

  众人纷纷应诺的同时,险些误了大事的赵烈文赶紧将功补过,建议道:“慰亭,长毛控制的沿江炮台就这么放弃太可惜,能不能利用一下杨秀清难以控制外地将领的机会,让长毛的沿江炮台也给我们帮些忙?”

  “很难,江阴的吴如孝,安庆的林凤翔,还有彭泽的黄文金,不是和我们从没联系,就是和我们有深仇大恨,想要让他们冒着激怒杨秀清的危险私自和俄国舰队开战,肯定是难如登天。”

  吴越摇头,不敢指望与自己有着血海深仇的林凤翔和吴如孝能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然后又说道:“倒是湖口这边有点文章可做,距离我们近,想做点小动作比较容易。还有英国和法国,我们也可以做点工作,不求他们直接出兵助战,只要他们适当给俄国人施加些外交压力,就可以捆住俄国熊的不少手脚。”

  …………

  吴军全力加强战备的同时,荣禄也带着借路成功的喜讯回到了京城向鬼子六交差,鬼子六闻报大喜,立即领着荣禄进宫向慈安和慈禧禀报喜讯。结果很自然的,本来就极得慈安和慈禧喜欢的荣禄当然马上又升了一级,被封为了正四品的都察院右副都御使。

  末了,着急扭转局面的慈安和慈禧当然又马上问起什么时候能够出兵,鬼子六恭敬答道:“两位皇嫂放心,臣弟这就去找伊格纳季耶夫商量出兵日期,一定尽快出兵。”

  “抓紧着办。”慈安再次催促,然后又有些担心的问道:“老六,虽然长毛匪答应借路,可这些长毛都是些毫无廉耻信义之人,他们如果是假装答应借路,把我们和罗刹人骗进长江,乘机又和吴越逆贼联手埋伏我们怎么办?”

  “皇嫂放心,关于这点,臣弟在和罗刹人商量出兵时,也曾经考虑过。”鬼子六微笑说道:“伊格纳季耶夫告诉臣弟,说他们罗刹人马上又要有一支火轮船舰队抵达远东,和他们的远东舰队联手之后,整体实力将远远过吴贼水师,就算长毛水师给吴贼水师帮忙,他们也不怕,他们有足够的实力打败吴贼和长毛水师的联手。”

  “那就好。”慈安更是大喜,忙又说道:“老六,那你再去和罗刹人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借助他们的火轮船舰队夺回江宁和武昌,擒贼先擒王直接干掉吴越和杨秀清这两个逆贼?”

  “臣弟尽力试一试。”鬼子六答应。

  “老六,出兵的时候,叫吴全美秘密把韦俊带上。”慈禧突然开口,说道:“给韦俊封一个高官,多带珠宝,一有机会,就以答谢借路为借口,叫韦俊出面和沿江的长毛将领联系,能直接拉过来最好,实在不行也可以留个楔子,方便将来招降。”

  鬼子六心领神会的应诺,出宫之后也马上找到了伊格纳季耶夫商量联手出兵的事,结果也是凑巧,两天之后,经过三万多公里的长途跋涉之后,从波罗的海出的沙俄舰队终于还是赶到了大沽口,给满清朝廷送来了大批军火援助的同时,也顺便给沙俄的远东舰队补充了八条原本属于黑海舰队的蒸汽明轮炮船,帮助沙俄远东舰队奠定了对中国水上力量的绝对优势。

  收到这个消息,大喜过望的鬼子六当然是马上催促沙俄舰队尽快出兵,结果为了降低援助满清朝廷的成本,沙俄方面也破天荒的没再敲诈领土,马上就答应出兵,伊格纳季耶夫当场就和鬼子六敲定了出兵计划,决定以清军水师吴全美部为开路前锋,以沙俄远东舰队为作战主力,联手进攻吴军大冶工业基地,并议定倘若战机成熟,清俄联军还将尝试攻打湖北省城和江宁城,彻底捣毁吴军和太平军的指挥中枢。

  “吴贼!你的死期到了!你的贼军再厉害,能打得过洋人不?!”这是满清朝廷上下一致出的欢呼。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