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人是会变的

第三百九十六章 人是会变的

  要说起来,镇守江阴的太平军重将吴如孝其实和吴越家颇有渊源,同样姓吴,同样是广东人,还同样是广州十三洋行出身,虽然吴如孝在十三洋行只是担任会计,身家给世代买办的吴越家族提鞋子都不配,然而在商业往来中,吴如孝其实早就见过吴越的爷爷和便宜老爸。

  也正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与太平军化敌为友后,又无意中得知吴如孝的身世后,吴越还曾经尝试过在私下里与吴如孝建立个人关系,目的第一当然是为了方便吴军船队通过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的江阴江防,第二则是方便将来招揽招降。

  然而很可惜,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吴如孝却断然拒绝了吴越好意,原封不动的退还了吴越送给他的礼物和书信,还主动把情况上报了杨秀清,让位高权重的吴越很是有些尴尬,也对在军事外交方面都颇有建树的吴如孝多少有些钦佩。

  吴如孝对太平天国的耿耿忠心这次帮了吴越一把,在杨秀清早有让路放行命令的前提下,收到了上海吴军关于韦俊一事的密报后,深恨韦俊入骨的吴如孝一边立即把情况上报杨秀清,一边加强战备封锁江面,准备以武力逼迫清军交出太平军头号叛徒韦俊。

  不过吴如孝也不是只知道蛮干的莽汉,也有些担心上海吴军的告密是在挑拨离间,诱骗自己与强敌死拼,在与副手何在祥仔细商议了一番后,颇有些智谋的吴如孝干脆让认识韦俊的何在祥亲自担任使者,借口向清军知会和平通过江阴江防的具体事宜,让何在祥到清军水师船队里试探韦俊是否存在。

  末了,吴如孝还对何在祥交代道:“记住,一定要装成贪财好色的模样,清妖如果试探你有没有兴趣投降,你也可以言语暧昧一些,说些什么怕投降过去没有好下场的话。这么一来,如果韦俊那个逆贼真在清妖船队里,就一定会出来和你见面。”

  何在祥忠实执行了吴如孝的命令,乘船到下游与清军水师取得联系后,何在祥先是代表吴如孝向清军水师知会了关于航道和安全等过关事宜,然后毫不犹豫的接受了清军水师提供的宴席款待,还对清军水师提供的精美酒菜赞不绝口,话里话外都是想乘机讨要好处的心思。

  着急分化离间太平军的清军果然上当,得文祥的允许,负责接待何在祥的满清官员不但双手奉上了一份精美礼物,也乘机试探起何在祥有没有弃暗投明之意?何在祥则言语暧昧,故意说了些早就不想跟着杨秀清混之类的话,又表示担心投降清军之后没有好下场。而当满清官员举出韦俊的例子时,何在祥则说道:“韦俊?不是听说已经被你们凌迟处死了么?”

  “谁说韦将军被凌迟处死了?”满清官员疑惑说道:“他现在活得好好的啊?还已经是我们大清朝廷的三品参将了。”

  “我们东王万岁在圣旨里说的啊?”何在祥更疑惑的说道:“前段时间,东王万岁颁布诏旨,说是韦俊那个逆贼被你们在京城里凌迟处死了。我们吴总制也说,韦俊就是叛变天国的下场。”

  满清官员一听哈哈大笑了,先请何在祥稍等片刻,说是要让何在祥见一个人。于是乎,很快的,曾经与何在祥有过一面之缘的太平军叛将韦俊,就满面笑容的出现在了何在祥的面前……

  “韦将军放心,回去之后,我一定想办法劝说吴如孝归顺朝廷,大清朝廷今后但凡有什么安排,罪将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这是何在祥拍着胸口在韦俊面前做出的保证,然而随着清军船队回到了江阴之后,何在祥回到江阴炮台之后,江阴炮台上的太平军将士却毫不犹豫的对着江面开火出警告,同时派人与清军联系,要求清军水师立即无条件交出韦俊,否则就绝不让路!

  “你们东王万岁在答应借路的时候,没提出要交出韦俊的条件!”

  “东王万岁是没有要求你们交出韦俊,但你们故意把韦俊带进长江,是打算利用他行无耻之事,是你们不义在先,所以你们必须交出韦俊,否则我绝不让路!”

  “半个时辰之内,放下拦江铁索,让路放行,否则我们就要对你们开火!”

  “用不着半个时辰,想打现在就可以打!我吴如孝身为天国总制,绝不能让韦俊逆贼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通过江阴!放他进长江祸害我们天国将士!”

  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清军水师还是被迫对太平军的江阴炮台开了火,妄图以武力逼迫江阴太平军让路放行。然而清军水师的威逼却找错了人,在历史上曾经对英国和美**舰都开过火的吴如孝意志坚定,果断下令开炮还击,明知不敌却还是率领太平军将士浴血奋战,坚决守护江阴江面,不做任何的退缩忍让。

  惊天动地的激烈炮战持续到了傍晚都没有结束,在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后,凭借着地理上的优势,江阴太平军不但击沉击伤了多条清军红单船,还打退了清军水师的一度起的登6进攻。清军水师无奈,只好请求沙俄舰队出手参战,结果自然遭到了诺沃西利斯基破口大骂,“该死的黄皮猴子,你们不是说太平天国已经答应借路了么?”

  骂归骂,肩负着捣毁吴军工业基地任务的诺沃西利斯基还是下令起了进攻,结果到了装备先进的沙俄舰队参与战斗后,江阴太平军终于还是招架不住了,死伤迅增大不说,火力也被彻底压制,清军水师则乘机冲击太平军封锁江面的铁索防线,烧毁连接铁索的木筏船只,洪炉巨斧连烧带砍,拼命破坏太平军的拦江铁索。

  吃亏在岸炮口径太小,没有开花炮弹,战术思想落后的炮台也没有铁顶保护,火力被压制得十分厉害,江阴太平军虽有地利在手,最终却还是没能挡住清俄联合舰队,花费巨资修建的铁索防线几乎全部被清俄联合舰队捣毁,自身也付出了相当惨重的死伤代价。

  然而即便如此,江阴太平军仍然还是击沉了五条清军红单船,击伤十一条,重创沙俄蒸汽炮船一艘,击伤三艘,同样让清俄联合舰队付出了不菲代价。所以冲破了江阴后,诺沃西利斯基也再一次把文祥和吴全美骂了一个狗血淋头,逼着文祥和吴全美再次派人与杨秀清联络交涉,要求太平天国的沿江炮台停止对清俄联合舰队起进攻。

  文祥也还算有脑子,知道祸根全在韦俊一个人身上,便也没急着派人责问杨秀清背信弃义,选择了先派一条船护送韦俊返回上海租界,然后才派人与杨秀清联系,鬼扯说把韦俊带到军中是想让他亲手为韦昌辉报仇,结果没想到会让太平军误解,为了消除误会已经把韦俊送回了上海,请杨秀清派人查实,还送上了一份厚礼表示歉意。

  文祥做出了最为明智的选择,事实上还没等吴如孝用计确认韦俊藏身在清军水师军中,才刚收到上海吴军的告密信,杨秀清就已经红着眼睛命令军队备战,准备用武力逼迫清军水师交出韦俊。然而又看到了文祥的解释书信后,杨秀清却恢复了一些冷静,一边派人查证韦俊是否真的回到了上海,一边重新盘算是否全力阻拦清俄联合舰队。

  “东王万岁,绝对不能轻饶了清妖!他们故意把韦俊逆贼带来,摆明了就是想利用这个逆贼策反我们的将领,这笔帐一定得跟他们算!”

  “把韦俊逆贼送回上海也不行!必须得把韦俊交给我们,然后才能把路借给他们!”

  正所谓物以类聚,反清立场坚定不移的杨秀清身边仍然还有不小的惩罚清军呼声,然而脾气比谁都暴躁的杨秀清这次却一反常态,不但没再动辄喊打喊杀,相反还神情犹豫,迟迟拿不定主意。

  擅长阿谀谄媚的新宠蒙得恩最先看穿杨秀清的心思,站了出来说道:“东王万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清妖水师倾巢而来,罗刹人船坚炮利,一味强硬对待,只会白白损耗我们天国沿江军队的实力。让他们先和越小妖打得两败俱伤,然后再图谋报仇不迟。”

  杨秀清还是不吭声,心中却已经大为动摇,蒙得恩察言观色,忙又说道:“东王万岁,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是我们天国的利益问题。”

  “朱元璋如果不低声下气的讨饭化缘,早就活活饿死在凤阳了,那能有后来的登基称帝?唐高祖李渊如果没有向突厥称臣,又那又后来的大唐盛世?东王万岁你这么英明神武,难道就能向这两位先贤学一学?”

  接连的战场失利已经消磨了杨秀清的无数锐气和志气,巨大的实力悬殊又放在面前,从来没向满清朝廷低过头的杨秀清也不得不考虑这么一个现实问题——命令沿江炮台全力抵抗,是可以逐渐削弱清俄联合舰队的实力报仇出气,然而这么一来,遭到惨重损失的只会是太平军,坐收渔利的仍然还是躲在长江上游的吴越。

  所以,犹豫再三之后,一度心高气傲到了极点的杨秀清为了利益,破天荒的出卖了一次自己的尊严,咬牙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告诉清妖和罗刹人,本王宽恕他们了!”

  言罢,杨秀清还又命令蒙得恩拟文,传令沿江太平军炮台一律不得擅自对清俄联军开炮,必须无条件让路放行。蒙得恩恭敬答应,心中却暗暗得意,道:“这一下,外面的统兵将领,肯定更把你当东王万岁了。”

  被蒙得恩料中,虽然站在太平天国的战略利益高度来看,杨秀清让路放行的决定正确得无法再正确,然而太平天国里的强硬派却是一片哗然,不管是刚刚和清俄联合舰队打得天昏地暗的吴如孝,还是正在摩拳擦掌准备迎战的镇江守将叶芸来,安庆守将林凤翔,还有彭泽守将黄文金和湖口守将林启荣,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这道命令出自杨秀清,更没有一个人不是破口大骂。

  对杨秀清来说更糟糕的是,其实这些太平军的强硬派才是他在太平天国中最大的基本盘,林凤翔、吴如孝和叶芸来等人之所以能够容忍他软禁洪秀全,独霸太平天国,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杨秀清坚定的反清立场对他们胃口。而现在杨秀清为了利益,决定借路给清军水师就算了,甚至还主动放弃惩治叛徒韦俊的机会,这些太平军的强硬派在震惊之余,也自然对杨秀清生出了不满,鄙夷,甚至反感。

  “东王万岁,不是以前的东王万岁了!”包括金田起义时就已经成为杨秀清直系将领的黄文金都是这么怒吼。

  事情这么大,早已严阵以待的湖北情报局当然收集了相关情报报告给吴越,结果吴越也是摇头叹息,道:“杨秀清变了,以后在联手抗清的问题上,他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靠得住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