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九江首战

第三百九十八章 九江首战

  “吴越逆贼坐的火轮船坏了?真的假的?有没有探察清楚?”

  “回大人,我们的人在九江码头上亲眼看到,吴贼的火轮船动了两下就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吴贼火轮船的水手喊船坏了,叫人马上去向吴越逆贼禀报,应该不假。”

  听了细作的禀报,文祥和吴全美虽然十分欢喜,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兆头,却也没敢奢望能够在九江战场就直接干掉吴越,只是让细作继续严密监视吴越的动静,同时一边多派斥候小船,探察九江吴军的布防情况,一边在八里江稍做休整,准备起突破吴军九江防线的战事。

  托了吴军控制地没有剪辫的福,满清细作活动比较方便,再加上斥候的直接探察,九江吴军的大概布防情况也很快就送到了吴全美和文祥等人的面前。结果被吴越料中,针对吴军水上防御比较单薄的弱点,水战经验丰富的吴全美果然认为不必一定攻打吴军炮台,决定继续延用在江阴时的战术,以火力压制吴军炮台,破坏吴军拦江铁索直接西上,最大限度的减少军力消耗,以便全力对付吴军最为重要的大冶工业基地。

  沙俄舰队司令诺沃西利斯基也是这个看法,还主张优先压制九江吴军的北岸炮台,走九江北岸的航道突破吴军防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清军细作却再度送来情报,说是九江吴军军中传言,因为雒魏林号一时半会难以修好,吴越担心走6路或者坐帆船容易被沙俄蒸汽船追上,临时决定暂不离开九江,准备等修好了雒魏林号再走。

  早就听说过吴越诡计多端的昭著恶名,吴全美和文祥等人当然不会轻信这样的不可靠传言,压根就没考虑过什么擒贼先擒王,只是按照原定计划做好了作战准备,然后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时分,清俄联合舰队才出西进,打算先利用白天熟悉九江航道,火力侦察九江吴军的防线虚实,到了晚上天黑时再力进攻。

  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当斥候快船送来消息,报告吴越的帅旗仍然还在九江南岸炮台上空飘扬的情况时,吴全美和文祥等人才多少有些动摇,一起暗道:“难道能有擒贼先擒王的机会?”

  真的有这个机会,当清俄联合舰队来到张家洲最西端时,吴越的帅旗仍然还在九江南岸的金鸡坡炮台上飘荡,同时不仅清军细作亲眼看到吴越仍然还在九江,就连冒险逼近金鸡坡炮台的清军斥候也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身穿一品官服的吴越。

  到了这个时候,不要说是吴全美和陈国泰等清军将领心中大动,就连文祥都忍不住大为动心,对吴全美说道:“碧山,是不是考虑一下优先打九江吴贼的南岸炮台?吴越逆贼就在那里,我们运气好点的话,说不定一炮就可以干掉这个逆贼啊?”

  吴全美迟疑了片刻,然后还是没能抵挡住就在九江干掉吴越的诱惑,对文祥说道:“文中堂,你去和罗刹人说一说,如果他们同意改变战术,我们就全力攻打吴贼的南岸炮台。”

  文祥点头,赶紧换乘小船来和诺沃西利斯基联系,然后和吴全美一样,虽然明知道九江吴军的防御重点是南岸炮台,可诺沃西利斯基同样没能抵挡住直接干掉吴越的诱惑,很快就点头说道:“好吧,先打南岸,不过得由你们打先锋,先替我摸清楚吴越叛军南岸布防。”

  …………

  才刚看到清军水师前队气势汹汹的向金鸡坡炮台杀来,吴越就知道自己的诱敌之计已经成功了,接着吴越先是拒绝了鲍要求自己立即离开的要求,然后吩咐道:“坚决迎战,那怕是注定必败,也得给让敌人付出足够代价!”

  当清军水师船队进入吴军炮台的射程范围之内时,惊天动地的水6炮战也随即展开,上百门吴军岸炮率先开火,把一枚枚沉重炮弹轰入清军船队之中,接连击中多条清军红单船。清军水师不甘示弱,立即以炮火还击,还靠着吴全美的严格训练,炮弹大都能够命中金鸡坡炮台和周边,不但迅给吴军将士造成了死伤,还逼得吴大赛等亲兵只能是赶紧吴越强行架下炮台,转移到炮台后方的炮击死角处。

  招架不住帮凶走狗的好意,吴越也只好是放手鲍指挥这次大战,好在鲍等九江吴军将士的战场表现也让吴越颇为满意,在火炮数量不及敌人的情况下,凭借着岸炮口径大火力猛的优势奋勇作战,接连命中多条清军水师战船,并迅击沉了一条敌船,成功挫敌心胆。

  舰队打6上要塞的不二法门莫过于游走,把自己变为移动靶降低被敌人命中的可能,统率清军水师前队的吴全美部将陈国泰也是这么做,然而清军船队游走开炮间,吴军提前布置在金鸡坡炮台下的碰线飘雷也开始威,不断在敌船的吃水线上爆炸,接连炸伤了多条清军战船,在战场上起到了巨大的辅助作用。

  炮火硝烟,激战了一个多小时后,担任先锋啃硬骨头的清军水师前队队形终于被吴军彻底打乱,四条红单船被击沉,多条战船遭到重创,被迫逃出战场,江面也到处都是落水求救清军士兵。可是吴军炮台的炮位布置和火力数量也因此全部暴露,同时提前布置在炮台下的飘雷也基本消耗一空。见战机成熟,吴全美这才打出旗号命令前队撤退,亲自率领主力船队上前继续猛攻吴军金鸡坡炮台。

  炮战的规模也因此迅扩大,由百余条红单船组成清军水师主力仅一次轮射,就能打出近七百炮弹,那怕命中率不是很高也足以覆盖吴军炮台。而吴军炮台的火力数量则已经只剩下九十余门,空有口径大炮火强的优势,在火力上仍然被敌人压制得十分厉害,死伤不断增大,鲍等吴军将领不断呼喊加快开炮,却始终无法抵挡清军水师的不断逼近开炮。

  见情况不妙,手里苦味酸武器不多的鲍这才下令使用苦味酸炮弹轰击敌船,结果靠着后膛炮的射优势和苦味酸的燃烧特性,吴军炮台总算是扭转了一些战局,轰得全是风帆木船的清军船队不敢过于靠近,被迫远离开炮,自行降低了炮弹命中率,给了吴军将士重新稳住阵地的机会。

  这时,沙俄舰队终于出手,看准了吴军没在金鸡坡下游派兵驻扎的弱点,在两条蒸汽炮船的掩护下,一条运兵船悄悄靠上下游南岸,又得清军小船的帮助,迅放下了两个连的军队登6,清军水师也派出了三百来人登岸,与俄国兵联手向金鸡坡炮台杀来,妄图从背后袭取吴军炮台,也尝试直接干掉吴越。

  吴越是什么货色想必朋友们都知道,正当清俄联军的步兵忙碌登岸的时候,邻近的茂密竹林里就突然飞出了五枚掷弹筒炮弹,沿曲线落入清俄士兵的人群中,苦味酸炸药爆炸间,还没完全上岸清俄士兵顿时乱成了一团,也顿时躺下了十好几人。

  这里也必须得承认,在克里米亚战争中能够给英法联军造成十多万死伤的沙俄士兵,在单兵素质和战场经验方面,的确要强过清军士兵无数,吴军伏兵才刚打出第二轮掷弹筒,清军士兵还在晕头转向的时候,沙俄士兵已经各自找到了隐蔽地避弹,同时还迅找到了吴军伏兵的隐藏地,出信号请求炮火支援。

  事实证明,吴越想靠伏兵对付沙俄海军6战队还是过于太过轻敌和理想化,也完全忽视了敌人舰炮对沿岸吴军的巨大威胁,沿途登6的沙俄蒸汽炮船只用了两波轮射,就把埋伏在竹林里的吴军将士兵轰得死伤惨重,不得不逃出竹林转移阵地。然而沙俄军舰的炮弹却如影随形,仍然不断开炮轰击吴军将士,同时清俄士兵也乘机追杀,吴军伏兵大溃,狼狈而逃。

  伏兵失利的消息传到吴越的面前后,吴越眉头大皱,立即牢记了这个教训,也听取刘铭传的劝告,带着自己的亲兵队迅撤离金鸡坡战场返回九江码头,仅留下帅旗继续诱敌,也把迎战敌人海军6战队的重任交给了刘铭传军。

  刘铭传也不愧是晚清名将,知道到下游岸边和敌人交战肯定只会吃亏,没有主动迎敌,选择了让军队背靠炮台迎战,排着密集队形尽量藏入炮火死角,也让来敌处于随时可能被流弹命中的危险位置。

  “愚蠢的黄皮猴子,你们以为躲在炮弹死角里就安全了吗?”

  刘铭传的战术选择让经验丰富的沙俄士兵大声狂笑,也让沙俄士兵选择了采取在欧洲逐渐复兴的散兵线战术,拉开距离向吴军阵地起冲锋,开枪射击为了避弹而队形过于密集的吴军士兵。

  沙俄士兵这一手确实很有作用,他们打出的子弹只要不是偏得太离谱,基本上都能打中吴军士兵。然而沙俄士兵却很快又现,他们的打法聪明,吴军士兵的打法也同样聪明,并没有一看到沙俄士兵靠近就迫不及待的密集开枪,选择了以几人为一组轮流开枪,既保证火力密度又可以持续射击,同样打得冲锋前进的沙俄士兵死伤不断。

  战术上半斤八两,吴军的人数优势和位置优势很快就显现了出来,地处炮击死角,吴军将士无需害怕正在猛烈轰击金鸡坡炮台的清军炮火,而清军舰队轰出的炮弹只要一越过炮台,就很有可能误伤从背后进攻炮台的清俄士兵。同时万里来袭的沙俄军队又没有任何后援,士兵死一个少一个,指挥官当然不敢象在欧洲战场上那样拿人命填,不惜代价的冲锋进攻,所以激战了许久之后,沙俄军队仍然无法冲上炮台,被吴军死死挡在了外围,直到天色微黑都没能打破僵局。

  在此期间,反倒是被沙俄军队看不起的清军水师取得了不少战果,凭借着绝对的火炮数量优势,清军水师不仅打死打伤了许多吴军炮手,还接连打哑了多门吴军火炮。鲍所部的吴军将士虽然表现英勇,死战不退,无奈是以一军之力抗拒清军水师的倾巢之兵,力量过于悬殊,火力上始终被压制得十分痛苦。

  吴军打得痛苦,清军水师主将吴全美却打得更痛苦,因为清军水师虽然在战场上处于上风,自身的损失伤亡却相当巨大,主力船队被吴军击沉的红单船已达九条,重伤被迫退出战斗的五条,受伤轻重不余的其他战船更是不计其数。而糟糕的是,弹药也消耗得十分厉害。

  到了这个时候,吴全美当然也万分后悔之前贪小便宜临时改变战术计划,然而仗打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再放弃攻打金鸡坡炮台,清军水师等于就是前功尽弃,士卒白死伤战船白损失,既给吴军炮台喘气调整的机会,还注定会让清军水师下次进攻时付出更大代价。所以吴全美别无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同时一再向沙俄舰队请求增援。

  终于,到了天色全黑的时候,隔岸观火了半个白天的沙俄舰队才施施然出场,以先进舰炮猛轰吴军的金鸡坡炮台,还直接动用了开花炮弹,已经习惯了清军实心炮弹的吴军将士猝不及防,顿时被打得死伤惨重,炮台上一片大乱,还有一门火炮被俄军开花炮弹引燃火药生殉爆,当场炸死了多名吴军将士。

  消息报告到了吴越面前,早就已经登上了雒魏林号的吴越叹了口气,说道:“走吧,回田家镇,这里交给刘铭传和鲍了。”

  末了,吴越还是没忘记又叮嘱了一句,“给刘铭传和鲍传令,别一味死撑,该放弃炮台的时候就得果断放弃,我们和老毛子的大战还在后面。”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