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零五章 决战大冶(3)

第四百零五章 决战大冶(3)

  王鹏年军临阵绘制标注的吴军湋源口布防图自然无法让诺沃西利斯基满意,再听说清军船队在吴军阵地前没开一炮没放一枪的情况后,诺沃西利斯基当然更是暴跳如雷,指着文祥的鼻子破口大骂时,口水唾沫都直接喷到了文祥文中堂的脸上。

  倒霉的文中堂自然也把怒火转嫁到王鹏年身上,咆哮质问时连辫子都差点顶起帽子,王鹏年则十分光棍,先是把前后经过如实相告,又交出了吴越的亲笔信,然后才狡辩道:“我当时以为是吴贼奸计,骗我军深入他们的火力网深处,为了引吴贼炮台全部开火,我故意将计就计假装上当,大摇大摆的在吴贼防线面前转了一圈,只是没想到吴贼会真的一炮没开,一枪没放。”

  “那你为什么不主动开火?对着吴贼的炮台打几炮,逼吴贼炮台开火?”文祥怒吼得更加大声。

  “本来想打的,只不过末将想让堪舆先把地图画好再动手。”王鹏年继续狡辩道:“后来堪舆把地图画好时,末将的船队已经走出了射程范围,吴贼的火轮船又在上游虎视耽耽,末将的船队逆风又逆水,战之必败,所以就直接回来了……。”

  “狡辩!”文祥越听越是火大,咆哮道:“你分明是渎职!贪生怕死!通敌卖国!有降贼之心!”

  “文中堂明鉴,末将如果有降贼之心,那还回来干什么?直接在湋源口降贼不是更方便?”王鹏年问道。

  砰一声响,文祥面前的案几飞上了半空,接着文祥歇斯底里的咆哮也在船舱中回荡了起来,“来人,把这个涉嫌通敌的王鹏年给本官拿下!请本官的王命旗牌,把这个王鹏年给本官当众斩!”

  的确没有任何通敌之心的王鹏年大声喊冤,文祥从京城带来的侍卫却是轻车熟路,马上又把王鹏年按住捆了,那边吴全美也再一次站了出来求情,道:“文中堂,说王鹏年为了减少士卒死伤不敢开炮,这点末将觉得有这个可能,但是说他有通敌降贼之意,末将第一个不信。末将愿用性命担保,王鹏年将军绝无降敌之心!还望文中堂念在他……。”

  “求情也没用!就算他没有降敌之心也照杀无误!”文祥铁青着脸打断吴全美,怒吼道:“上一次本官就已经摘了他的顶子,给了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他以戴罪之身统兵上阵,不但不思杀敌赎罪,还贪生怕死伙同贼军敷衍朝廷大军,这样的人不杀,朝廷法度威严何在?”

  吴全美无言以对,事实上吴全美看得出来王鹏年完全是在狡辩,也知道王鹏年故意配合吴越的要求是为了不让麾下士卒白白送死,可越是明白王鹏年的良苦用心,吴全美就越是无法为王鹏年求情。不过还好,当侍卫准备把王鹏年推出船舱时,吴全美突然灵机一动,忙喝道:“慢着!”

  侍卫扭头去看仍然满脸怒色的文祥,吴全美也赶紧对文祥说道:“文中堂,王鹏年确实罪不容赦,但是末将认为,就这么杀了王鹏年未免太过可惜,我们不妨借着这次机会以计破敌。”

  “如何以计破敌?”

  文祥的脸色还是十分难看,不过吴全美却只用了一句话,就让文祥怒气马上烟消云散——吴全美提议道:“文中堂,末将认为应该让王鹏年出面向吴贼诈降,为我军创造破敌战机。”

  定下心来眨巴眨巴眼睛,在搞阴谋诡计方面很有一套的文祥马上就现此计可行——有配合吴军敷衍的关系在前,王鹏年出面向吴军诈降当然是既有话说,又容易取信于敌。所以文祥赶紧追问道:“那具体怎么办?”

  “派人代表王鹏年去和吴贼联系,就说王鹏年因为在湋源口没开一炮就直接回来说了我们的责罚,心中气愤不过,也感念吴贼的假仁假义,决心投降吴贼,还要给吴贼当内应,帮吴贼水师偷袭干掉我们大清水师和罗刹舰队。”

  吴全美说道:“如果吴贼上当出兵,那么我们马上就可以赢得和吴贼水师直接决战的机会,我们和俄国人的联合舰队本来就占绝对优势,在没有炮台掩护的情况下和吴贼水师决战,一举歼灭吴贼水师肯定更是易如反掌。”

  文祥一听终于转怒为喜了,一拍大腿喜道:“妙计!干掉了吴贼的水师,整个长江中游就是我们和罗刹船队的天下,再想拿下吴贼的大冶铁场也可以容易许多,就这么办!本官马上去找诺沃西利斯基先生商量!”

  言罢,文祥起身就要去找诺沃西利斯基,吴全美赶紧又替王鹏年求情时,文祥这才挥了挥手示意放人。结果到了这个时候,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王鹏年也终于向吴全美道了谢,道:“多谢大帅两番搭救之恩,大恩不言谢,若有机会,定当回报。”

  “不必那么客气,我只是为了破贼大事着想。”

  吴全美摇头,又突然说道:“鄂伦春人那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但没办法,现在我们还有求于罗刹人,只能是继续忍耐,待破贼之后,我再慢慢想办法为那些无辜被杀的大清百姓讨还公道。”

  “公道讨得回来?”王鹏年不抱任何指望,说道:“别的不说,光是看文中堂在洋人面前的那幅嘴脸,你也敢指望能靠他替我们大清百姓讨回公道?”

  吴全美沉默,半晌后才叹了口气,说道:“我直接上折子向朝廷奏明,弹劾为了讨好罗刹人故意冤杀百姓的黑龙江将军弈山,请朝廷主持公道,我就不信朝廷里全是文中堂这样的人。”

  王鹏年笑了,笑得十分苦涩。

  …………

  要说起来,吴全美提出的计策只是具有可操作性,成功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以吴越的奸诈小心,会冒险出动水师主力偷袭强敌纯粹就是天方夜谭。文祥屁颠屁颠的跑去向诺沃西利斯基献媚献计之后,沙俄舰队的参谋团经过研究讨论时,也一致认为这条计策成功的可能极小,几乎等于零。

  然而诺沃西利斯基却并没有对文祥大雷霆,大骂清军决策层无能,因为俄军参谋团通过讨论现,如果把吴全美提出的计划稍加改动,那么只要吴越中计上当相信王鹏年是真去投降,那么同样可以收到一举重创吴军水师主力的效果。所以诺沃西利斯基也破天荒的夸奖了几句清军水师决策层,要求清军水师按照俄军参谋团制订的计划行事。

  难得被傲慢粗鲁的俄国人认可一次,文祥当然又屁颠屁颠的跑回了清军水师旗舰,先是狠狠夸奖了一通吴全美的智勇双全,然后才把俄国人制订的计划告诉给吴全美和王鹏年。结果文祥的话还没说完,吴全美和王鹏年就一起脸色白了。

  “让王鹏年率领本部船队去诈降?让我率领主力追击?还要和王鹏年的船队真刀真枪的干仗?”

  吴全美询问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文祥却笑容满面的回答道:“没错,只有这样才会让吴越那个逆贼相信王鹏年是真的投降,能够骗得吴贼水师出动主力接应当然最好,吴全美你负责缠住吴贼水师主力,王鹏年你负责冲进沙洲南线航道,堵住吴贼水师退路,给俄国舰队全歼吴贼水师创造机会。”

  “即便吴贼没有出动水师主力接应,也肯定会让开沙洲南面的航道,放王鹏年的船队进他的水师驻地,到了那时候,王鹏年将军的船队突然难,直接就能干掉吴贼水师的主力战船!然后俄国人的舰队再出手参战,我们就赢定了!”

  文祥说得眉飞色舞,喜不自胜,吴全美和王鹏年却是听得脸色苍白,面面相觑,互相看着对方一起在心里说道:“罗刹人真不拿我们将士当人啊,既要我们自相残杀,又要我们和吴贼水师主力死战到底。这样的仗就算打赢了,我们的将士还能剩几个活着回去?”

  心惊胆战之下,吴全美赶紧说道:“文中堂,罗刹人的战术计划虽然有可能成功,但这么做我们的伤亡是不是太大了?尤其是王鹏年王将军的船队,不管能不能骗出吴贼船队,都很有可能是要全军覆没啊?!”

  “碧山,亏你还是沙场老将,怎么连慈不掌兵这个道理都不懂?”

  文祥苦口婆心的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要能够歼灭吴贼水师,夺得长江中游的制江权,我们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值得。你们放心,事成之后,碧山你的爵位包在老夫身上,还有王鹏年,老夫包管请朝廷给你一个巴图鲁的封号!”

  扑通一声,吴全美向文祥双膝跪下,声音颤抖的惨叫道:“文中堂,你可怜一下我们水师的将士吧,这么打的话,就算赢了,我们大清的水师也剩不了多少了。”

  “碧山,你怎么也变得不顾大局了?”文祥拉长了脸,说道:“眼下朝廷第一大事是什么?是平定吴越逆贼!这个逆贼的贼军,都已经快打到太原城下了!太原一旦陷落,山西落入贼军之手,吴越逆贼随时都可以从山西出兵东进,直取京城!到时候会有什么不测后果,你敢想象吗?!”

  呵斥完了,文祥又安慰道:“放心,这场仗损失再惨重都没关系,死多少士卒,回去后朝廷给你补充多少士卒!丢多少船,朝廷给你补充多少船!还很快会给你配备火轮船!这下你满意了吧?”

  “文中堂,末将不是担心元气大伤,末将麾下的水师全是朝廷给的,大清朝廷如果需要,随时都可以全部拿去!”

  “可是人死了,活不过来!我们水师的将士都有父母妻儿,都有兄弟姐妹,他们死了,他们的亲人怎么办?”

  “末将不是不明白慈不掌兵这个道理,也曾经干过用刀子火枪逼着士卒冲锋的事,可是再怎么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也不能拿将士命完全不当命啊!”

  “其实这场仗我们完全用不着打得这么惨!我们的实力还占优势,只要罗刹人别再躲在后面保存实力,和我们齐心协力的并肩作战,我们完全有把握大败吴贼水师,捣毁吴贼的湋源口防线!”

  “文中堂,末将求你了,去和罗刹人说一说,换个法子打大冶湋源口,别再拿我们大清将士的身体给他们当挡箭牌,给他们当垫脚石!末将求你了!”

  吴全美情真意切的哀求没有收到任何作用,文祥不但没有半点的动摇和感动,相反还冷冷说道:“吴将军,别忘了你头上的官帽,也别忘了你肩负的重担,更别忘了你能有今天,全是拜我大清皇上和大清朝廷所赐!老夫是监军,也是全权钦差,我决定就这么打,你无权反对!”

  说到这,文祥还站起来一甩袖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就这么定了,遣使诈降的事,老夫亲自安排,你们只管安心备战,整顿好船只武器,待吴贼中计后依令行事!”

  文祥走了,吴全美却跪坐在船舱中一动不动,既后悔献诈降计,也不敢想象按照俄军参谋团制订的战术行动之后,自军将要蒙受何等惨重的损失。另一个导致这一局面出现的事件相关人王鹏年则呆立在旁,目光中一片空洞,船舱中如同坟墓一般安静。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