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零八章 决战大冶(6)

第四百零八章 决战大冶(6)

  “干你娘!你们士兵的命是命,我们士兵的命就不是命?!你们爱惜战船,我们就不爱惜战船?吴逆贼军的精锐主力云集南岸,防御重点就是河口!你们不但不考虑避开吴贼河口阵地,竟然还要我们独自正面叩打河口,你们要让我们白白送死?!”

  积怒已久,在沙俄联合舰队的旗舰上,以性格稳重著称的吴全美变成了一头疯的狮子,红着眼睛冲以诺沃西利斯基为的俄国将领大吼大叫,愤怒指责沙俄军队根本不在乎清军水师的伤亡,为了减少俄军伤亡故意要让清军水师损失惨重,强烈要求沙俄军队改变战术,顾及清军水师将士的处境。

  满清朝廷派来的通译根本不敢翻译吴全美骂出那些脏话,只是小心翼翼的翻译吴全美提出的质疑和要求,诺沃西利斯基等沙俄将领则个个面带微笑,就象看耍猴一样的看着吴全美在他们面前张牙舞爪,不时还出恶毒的嘲笑声音。

  最后,还是在吴全美吼累了,嗓子都嚷哑了,诺沃西利斯基才讥笑着对通译叽里呱啦了一通鹅语,通译点头哈腰,然后才对吴全美说道:“吴军门,将军先生要我问你,你看过大清朝廷向我们大俄罗斯国借兵的协议没有?”

  “没看过。”吴全美喘着气答道。

  通译翻译,诺沃西利斯基等沙俄将领一起放声大笑,然后又让通译对吴全美说道:“原来你连借兵的条约都没看过,去问问你们清国朝廷的文中堂吧,你们清国朝廷的恭王爷向我们俄罗斯帝国借兵的协议上,是不是清楚写着这么两条?”

  “那两条?”吴全美警惕的问道。

  在诺沃西利斯基的背诵下,通译答道:“第一条,联合作战期间,所有战斗都必须由清国水师担任先锋,大俄罗斯国舰队自行决定加入战斗的时间和方式,清国人员无权干涉和要求,只有建议权。”

  “第二条,联合作战期间,大俄罗斯国参战军队统帅提出的一切要求,制定的一切作战计划,清**队必须无条件接受,并且立即付诸实施。”

  通译还没把话说完,吴全美就已经把愤怒的目光转向了文祥,文祥被吴全美的凶狠目光看得心里有些毛,忙说道:“那份借兵协议是恭王爷和俄国公使签的,老夫也是在后来才知道有这两条。”

  吴全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诺沃西利斯基等沙俄将领却是纷纷放声大笑,又让通译对吴全美说道:“回去吧,抓紧时间备战,后天攻打河口的重任就交给你了。记住,你们的叛军在河口部署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武器,你们一定要逼迫叛军使用那个秘密武器。”

  …………

  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军旗舰上时,翘以盼的清军水师众将立即迎了上来打听情况,结果也没张口,光是看到吴全美绝望沮丧的神情,清军众将就已经知道情况不妙。但还是忍不住纷纷问道:“军门,怎么说?”

  “你们问文中堂,问他朝廷和罗刹人签了什么样的借兵协议。”吴全美有气无力的答道。

  “军门,文中堂走了,直接回他的座船去了。”

  还是得亲兵告知,吴全美才现文祥早就已经脚底抹油,也气得更加的咬牙切齿,破口大骂,“狗杂碎!”

  最后,在旗舰的船舱里,吴全美还是把那两条霸王协议告诉给了清军众将,结果清军众将一听没有一个不是暴跳如雷,怒吼震天,还有人直接问候起了鬼子六的娘亲。吴全美则是一直摇头苦叹,有气无力的说道:“行了,说话注意分寸,签这份协议的是恭王爷,先皇帝的弟弟,当今皇上的叔叔。”

  被满清奴化政策洗脑严重,清军水师众将这才纷纷住口,然后最得吴全美信任的陈国泰又问道:“军门,那怎么办?恭王爷签协议把我们送给罗刹人当牛马奴隶,难道我们真的要全部去白白送死?”

  “全部白白送死倒不至于。”吴全美无力摇头,说道:“吴贼在河口守卫再严密,也绝不可能把我们的红单船全部击沉,只要坚持到罗刹舰队参战,我们就有希望了。”

  “那和全部白白送死有什么区别?”在水师中地位仅次于吴全美的李德麟开口,阴沉着脸说道:“就算能剩点战船和水手回来,我们大清水师也彻底完了,那怕是长毛的鄱阳湖水师,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全歼我们的残部。”

  吴全美哑口无言,益心如刀绞,根本不敢想象去正面攻打吴军主阵地会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出征时的八千水师勇士能够活着回来几个。

  这时,清军水师诸将中最为奸猾的叶常春(史实人物及性格),突然开了口,阴森森的说道:“军门,如果你想保住我们大清水师,保住我们的弟兄,那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吴全美问道。

  “打不过吴贼,被迫撤退。”叶常春压低了声音,恶狠狠说道:“到了河口后,我们故意只对没有吴贼驻军的沙洲江心岛开炮,我料那吴越奸贼必然会明白我们的意思,也肯定只会对着江面开炮,敷衍几下后,咱们掉头就跑,回来就说吴贼守卫严密,炮火猛烈,不是吴贼对手,被迫撤退。”

  “妙计!”李德麟叫好,又建议道:“我们还可以把一两条已经没有维修价值的战船故意让给吴贼打沉,回来更有交代。”

  “文中堂如果问起,军门你就说制约不住船队,也找不到带头逃命的船。”叶常春又说道:“如果文中堂再有什么话说,你就要他这个监军也到第一线督战,我料他绝对没这个胆量!”

  清军水师众将一听叫好,吴全美却犹豫着下不定决心,李德麟则又低声说道:“大帅,这是保住我们大清水师的唯一办法,这么做说不定还可以逼得罗刹人改变战术,甚至逼得罗刹舰队自己去当先锋,到时候我们再卖力作战,也不辜负朝廷对我们的如天之恩。”

  吴全美还是不吭声,只是眼中有些光芒闪烁…………

  …………

  经过一天多时间的准备后,第三天的清晨,按照沙俄舰队的要求,清军水师倾巢出动,在吴全美的率领下先行向上游开拔。文祥则照例带着自己座船躲到了沙俄舰队之中,和沙俄舰队一起缓缓西上,耐心等待清军水师主力先和湋源口吴军打一个两败俱伤。

  消息传到湋源口,吴军最精锐的直系兵团与第一兵团立即进入作战状态,吴军水师也全部出港,向上驶出沙洲南航道,到沙洲上游的水面开阔处,在顺风顺水的有利位置等候命令。而确认了仍然是清军水师担任前锋后,吴越也马上传令各处炮台,要求不得命令不许开炮,尽最大可能争取避免先与清军水师打消耗战。

  早就已经是遍体鳞伤的清军水师主力来到湋源口附近时,先映入吴全美等清军将领眼帘的,是悬挂在两岸高处的两道巨大条幅,一道写着‘大清水师兄弟,别给罗刹人挡炮弹’,另一道则写着‘让罗刹人先上,我们奉陪到底’。结果吴全美看了难免苦笑,说道:“还真和我们心意相通。”

  受命担任前队是清军将领中最滑头的叶常春,带着十来条战船和一条受伤严重的红单船小心翼翼逼近吴军阵地间,叶常春心里也一直在打鼓,生怕吴越误会清军水师的来意抢先开炮。结果还好,叶常春所部都进入到了吴军河口主阵地的射程范围了,岸上的吴军阵地仍然还在保持沉默,叶常春这才长舒了口气,吩咐道:“打旗号,开炮!”

  旗号打出的那一刻,叶常春又猛然想起了一件大事,赶紧想要阻止传令却为时已晚,他的船队已经对着没有吴军驻扎的沙洲江心岛开了炮。叶常春也顿时叫苦,只得对天祈祷道:“千万别误会,千万别误会,千万别不看清楚我们打那里就开炮。”

  还别说,清军水师战船的炮声响起时,吴越的心里还真的沉了一下,几乎以为被迫要先和清军水师决战。好在吴越还算有点耐心,没有急着下令开炮还击,然后再当看到清军炮弹全都打到没有吴军驻扎的江心岛上时,吴越顿时放声大笑了,大笑道:“不愧是跟了向荣多年的大清水师,向荣那一套敷衍手段玩得真溜。”

  再接着,被清军水师的头号滑头叶常春料中,吴越只稍一盘算,马上就命令河口炮台对着江面无船处打实心炮弹,同时命令其他炮台继续保持沉默,没有命令绝对不许开炮。见此情景,大喜过望的叶常春赶紧转移水手,把随军带来那条已经没有任何维修价值的红单船士兵腾空,然后马上带头掉头逃命,其他的清军战船一看旗舰逃命,也毫不犹豫的全部掉头逃跑,留下那条已经没有士兵的破船飘在江上给吴军炮台当练习靶。

  原本吴全美还想再派一支船队敷衍一下,结果也是天遂人愿,偏在此时,江面上突然北风大作,吹得逆风进攻的清军水师船队东倒西歪,互相碰撞。吴全美一看叫了一句天助我也,更加不客气的下令马上撤退,带着清军水师主力一溜烟的逃往下游向文祥交差。

  撤回到高湾村一带与沙俄舰队会合后,吴全美等水师将领当然被暴跳如雷的文祥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胸有成竹吴全美则振振有词,一口咬定是吴军炮火猛烈,自军招架不住才败退下来,又把主力撤退的原因推给了天气。文祥气得七窍生烟,可是又无可奈何。

  如果有朋友要问文祥为什么不知道清军水师战船是对着无人地开炮,那他一定不懂什么叫瞒上不瞒下,都不愿白白送死,对着沙洲无人处开炮的清军水师士卒有谁会傻到跑去找文祥主动告密?

  更把文祥气得浑身抖的还在后面,被文祥骂得火大了,吴全美还冲文祥说道:“文中堂,既然你觉得我们作战不力,畏敌不前,那你是监军,干脆和我们一起到第一线时,看到那条船畏敌不前,你就请王命旗牌砍掉那条船的管带就是了。”

  “吴碧山,你敢对本官这么说话?!”

  文祥指着吴全美鼻子大吼,吴全美则毫无惧色,说道:“文中堂,那你要末将怎么说话?末将的话又有那里不对?你是监军,临阵退却的将领不由你处置由谁处置?”

  最后,还是沙俄舰队派来的使者拦住了文祥和吴全美的冲突加深,文祥被沙俄使者提溜去给诺沃西利斯基臭骂后,李德麟和叶常春等清军将领也马上围到了吴全美身边,都说道:“军门,罗刹人肯定又要文祥逼着我们再打湋源口,怎么办?”

  “老办法肯定行不通了,得另外想一个办法。”吴全美盘算着说道:“你们可有什么好办法?”

  “军门,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江北大营的主帅琦善?”又是叶常春出馊主意,说道:“那时候向荣每次催促琦善带着江北大营主力南下助攻江宁镇江,琦善每次都说他重病未愈,无法督军杀敌,向荣也每次都大骂他是老滑头。”

  当年在宁镇扬战场时,吴全美非常鄙夷偷奸耍滑到了极点的江北大营主帅琦善,然而到了此时此刻,吴全美却突然明白了琦善的良苦用心——碰上了向荣那种硬战恶仗别人打,有点功劳全部归自己的主帅,琦善的偷奸耍滑其实不止是为了他自己,更是为了实力不及江南大营的江北大营将士。所以,吴全美很快就招手把一个心腹亲兵叫到面前,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去找点巴豆……。”

  被清军众将料中,又在诺沃西利斯基面前挨了一顿臭骂后,文祥回到清军水师队伍中时,第一件事果然是逼着清军水师第二天继续进攻,吴全美等将故意争执了几句才答应。然后到了晚上时,文祥就被吴全美派人请到了清军旗舰之上,看到了正在上吐下泄的吴全美……

  “碧山,你怎么会突然病成这样?”

  “不知道,大概是积劳成疾,这才突然病倒。文中堂,末将深夜请你过来,是末将知道自己明天肯定上不了战场了,但军情如火,末将想把兵权暂且移交给你,请你亲自带兵上阵攻打河口,不知文中堂你的意下如何?”

  天生贵命的文祥文中堂当然没胆量亲自率军上阵——战场之上枪林弹雨的,万一有什么流弹弹片打到了文中堂,文中堂在京城里的八房小妾还不得守寡?所以别无选择之下,文祥只能是在旗舰连夜召集清军水师众将,询问有谁能够暂时代替吴全美统帅全军,在第二天率军攻打吴军湋源口防线?

  旗舰里只有吴全美奄奄一息的呻吟声,清军水师众将全都保持眼观鼻、鼻观心的沉默姿态,不管文祥再是如何的封赏许诺,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挑这个重担。最后文祥也没了办法,干脆直接一指李德麟,喝道:“李将军,你是碧山的副手,碧山突然病倒,理所当然由你暂代主帅……。”

  文祥的话还没说完,李德麟就已经双膝跪倒,大声说道:“文中堂恕罪,非是末将推辞,是末将威德不及吴军门之万一,代任主帅只恐三军将士不肯从命,贻误朝廷大事,实在不敢挑此重担。惟有请中堂亲临前线,坐镇指挥,方能令行禁止,克敌制胜。”

  “请文中堂亲临前线!坐镇指挥,克敌制胜!”

  清军众将整齐跪下,异口同声的要求文祥暂时代任主帅,偷偷看向文祥的目光中还尽是恶意,纷纷心道:“你上了前线,老子马上派人告密,让吴贼知道你在那条船上!”

  “老夫那怕稍微懂一点军事,也用不着求你们了!老夫连航道如何分辨都不知道,叫我怎么带兵上阵?”文祥无奈到了极点的大吼。

  “文中堂请息怒,要不这样吧,或是再等等,等末将病好了再统兵上阵。或是请文中堂去对罗刹人说说,让他们打主力,我们辅助作战,这样李将军和叶将军他们暂代末将之职,倒是问题不会太大。”吴全美奄奄一息的呻吟着哀求。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