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零九章 决战大冶(7)

第四百零九章 决战大冶(7)

  没有上帝视角,身在湋源口的吴超越当然不知道清军水师和沙俄舰队、监军文祥之间发生那些斗智斗勇,但是光凭清军水师对着沙洲无人处开炮这一点,吴超越就敢断定——清军水师已经铁了心不想再给俄国人当炮灰了。

  发现了这一点后,吴超越心中暗喜之余难免也有些担忧,担心吴全美和清军水师将领扛不住文祥和沙俄舰队的压力,还是被迫又来攻打湋源口当炮灰,迫使自己提前暴露湋源口防线的真正实力。——毕竟,沙俄舰队是来给满清朝廷帮忙的,逼着清军水师冲在前面于情于理都说得通。

  “还是得想出办法,让罗刹舰队直接来打湋源口,不指望能让他们单独出兵,那怕是和乱党水师联手直接来打也不错。”

  这是吴超越在湋源口战后对吴军文武说的话,也要自己的帮凶走狗多动脑筋,帮自己想想办法达到这个目的。然而很可惜,虽然吴军众将提出了一些类似挑衅、诈降和诈败诱敌之类的老式计策,吴超越却苦笑摇头,说道:“没用了,时代不同了,现代战争打的是工业后勤,战略战术,外交纵横,这些冷兵器时代计策已经作用不大了,瞒不过洋人参谋的推演分析。”

  吴军众将讪讪闭口,反倒是不怎么精通军事的戴文节提醒了吴超越很关键的一点,说道:“大帅,我们能不能在罗刹人和乱党军队的粮草问题上做点文章?他们孤军远来,随军粮草肯定不会很多,支撑不了多少时间,如果能有什么办法对罗刹人的运粮船做点手脚,让罗刹人担心断粮,那么或许不用我们挑衅引诱,罗刹人自己就得急着来打湋源口。”

  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终于点了点头,又命令斥候偷画清俄联合舰队的船队停泊图。到了傍晚时,斥候顺利完成任务回来,把冒险偷绘的敌船停泊位置图呈交到吴超越面前。吴超越见了大喜,先赏了办事得力的斥候,然后才领着戴文节和张德坚等人仔细研究敌人的临时行营布置情况。

  清俄联合舰队临时停泊在湋源口下游十五里外的高湾村一带,靠吴军陆上力量薄弱的长江北岸停泊,因为没有码头可以靠岸,是以船锚固定船只直接停泊在水中。清军船队停泊于上游,沙俄舰队停泊在下游,彼此保持三里左右的距离。

  吴超越重点研究的是沙俄舰队的停泊队形,经验丰富的俄军指挥官把船队排成了三个纵队,十二艘风帆战列舰居右最靠北岸,可以用密集舷炮覆盖北岸阵地,防范吴军从陆上出兵偷袭;蒸汽炮船队居左,位于水面最开阔处,方便在遭到偷袭时发挥机动优势。

  运载粮草辎重的六条趸船和八条供应船当然位于中间,左右靠蒸汽炮船和风帆战列舰保护,还十分狡猾的全部船头冲着下游,以便在遭遇危险时可以随时撤离战场。

  仔细的研究了许久后,原本打算偷袭敌人运粮船队的吴超越彻底失望了,摇头说道:“没有任何希望,我们的舢板船队去少了没用,去多了绝对会被乱党斥候船发现,只要乱党斥候船发出信号告警,罗刹人那边马上就能有所准备,不会给我们舢板船队机会。”

  “那能不能想什么办法,不让乱党斥候报警?”戴文节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

  吴超越绞尽脑汁,接连盘算了几个办法都觉得不够保险。而旁边的张德坚却突然说道:“要不,我们用直接收买的办法如何?派一条民船大张灯火走在前面开路,乱党斥候看到肯定会出来拦截盘问,然后就直接告诉乱党斥候我们是去打罗刹人的,给他们点银子买路,也要他们别发信号报警。”

  “这也太直接了吧?”戴文节一听笑了,笑道:“乱党斥候能答应?”

  “越直接的办法越有效。”张德坚说道:“虽然听上去有些荒唐,可我觉得未必没有可能成功,乱党水师早就恨透了总是逼着他们顶在前面的罗刹人,听说我们是去打罗刹人,未必没有可能不会故意帮我们。”

  联想到清军水师这两次明显流露的厌战情绪,戴文节也不再反对,只是扭头去看吴超越的反应。而吴超越转动着绿豆小眼盘算了许久后,突然一咬牙,吩咐道:“马上叫鲍超和刘连昆来见我。”

  统帅吴军九江水师的鲍超和刘连昆很快被传到吴超越面前,吴超越也没客气,马上就告诉了他们自己的作战计划,要他们连夜组织起一支敢死队,驾乘四十条舢板船多带引火物资,四更出兵去下游偷袭沙俄船队,纵火焚烧沙俄运粮船,事成之后逃往下游去蕲州或者弃船登岸逃命。

  末了,吴超越又告诉了鲍超和刘连昆如何让清军斥候不发警报的办法,允许他们在收买失败后放弃任务。最后吴超越才说道:“两位将军,这个战术很危险,你们可以拒绝,我绝不责怪,因为这实在是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肯定是全军覆没。”

  鲍超和刘连昆的反应让吴超越十分欣慰,尽管明知道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鲍超和刘连昆却是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拱手领命,接下了这个危险任务。吴超越见了大喜,忙又说道:“告诉愿意去的弟兄,事成之后,每人赏银元一百枚,牺牲和受伤的抚恤发三倍!”

  鲍超和刘连昆再度领命之后,吴超越又心中一动,忙又补充道:“对了,叫我们的敢死队全部戴上红缨帽,船上插乱党军旗,装扮成乱党船队的模样。”

  …………

  经过一番匆忙准备后,四更时分,在刘连昆亲自率领下,一百五十名吴军敢死队成员驾驶着三十条军用舢板按时出动,吴超越亲自到码头给已经伪装成清军士兵的敢死队成员送行,并让自己的亲兵驾驶民船先行,点亮灯火吸引清军斥候船注意,方便交涉收买,吴军敢死队则不张灯火,仅借月光照明,在后方一里外尾随。

  见过贿赂收买的,没见过吴超越亲兵这么大张旗鼓贿赂收买的!往下游走了十余里,距离清军水师船队还有三里时,吴超越亲兵乘座的民船就被第一条清军斥候快船拦住,喝令道:“站住!停船!你们是那里来的?到那里去?”

  “我们是湖北讨逆军的将士,去打罗刹洋鬼子!”

  吴超越亲兵的坦然回答差点没把清军斥候吓死,也吓得清军斥候赶紧举起火枪,亲兵则又喊道:“别开枪!别怕,这次我们不打你们,只打罗刹洋鬼子!拿去,这是给你们的买路钱!”

  砰一声,沉重的钱袋落入清军斥候船中,吴超越的亲兵又说道:“看好了,一百银圆,换你们别发警报,让我们的船队从你们的防区过去。”

  言罢,全副武装的吴超越亲兵也没理会那几个拿着火绳枪的清军斥候,直接就命令坐船继续向前走,留下那几个清军斥候在快船上面面相觑,张口结舌,无不互问道:“我是不是在做梦?有这样直接买路的?”

  还是在打开了钱袋发现里面真的装再一百银圆后,几个清军斥候才定下神来商议,“要不要发信号报警?”

  “发信号干什么?吴贼军队是去打罗刹洋鬼子的,我们还没被罗刹人欺负够?让吴贼和罗刹人狗咬狗不是更好?”

  “我也觉得咱们不能声张,让上面知道了,这一百银圆能有几个归我们?”

  “可如果吴贼船队是去偷袭我们的船队怎么办?”

  “没事,吴贼船队来了,咱们就悄悄跟着他们,发现他们如果是去偷袭我们的船队,我们马上发信号报警也不迟。”

  银子开路,又有对沙俄舰队的仇恨助攻,吴超越的亲兵先后遭遇了四条清军斥候快船,四条清军斥候快船都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赶来的吴军舢板船队也一路畅通无阻,大摇大摆的从侧面越过了清军水师船队,顺利得让人难以置信的直接摸到了沙俄舰队的驻地附近。

  关键时刻,在吴超越帐下几乎没有任何表现机会的九江水师将士突然延续了一贯的霉运,就在刘连昆准备借助水流斜线杀入沙俄舰队时,江面上突然狂风劲吹,还刮的是北风,极大的增加了吴军敢死队的行进难度,也随时有可能吹翻顶风进攻的吴军舢板小船。

  “放下风帆,转到敌船上游,从正面突入!”

  迫于无奈,刘连昆只能是改变策略,指挥吴军舢板船队以人力划桨向上,转到沙俄船队前方去冲击敌人船队正面。同时刘连昆自然少不得连连对天祈祷,“佛祖保佑,三清保佑,千万别被罗刹洋鬼子的斥候发现,千万别被他们发现。”

  这时,吴超越亲兵乘座的民船突然追了上来,对刘连昆说道:“刘将军,罗刹人和乱党水师今天晚上约定的夜间口令是乌拉,乌拉,乌拉,连喊三次。”

  “你怎么知道的?”刘连昆惊喜问道。

  “刚才有个乱党的斥候主动告诉我的。”吴超越亲兵微笑说道:“他被罗刹兵打过,又恨罗刹人把他们不当人,想让我们帮他们报仇,就找借口上了我的船,单独说了罗刹人的口令,我还又送了他一把银洋。”

  刘连昆一听大喜,赶紧道谢,然后干脆命令船队点亮火光,更加大摇大摆的直接驶向沙俄船队,结果到了江心时,果然有一条沙俄小船迎了上来,操着生硬的汉语大喊,“口令!口令!”

  “乌拉!乌拉!乌拉!”

  奇迹终于出现,那条沙俄小船果然让开了道路,没有发出信号报警,刘连昆大喜,忙带着吴军船队全速北上,顶着北风艰难转入北岸航道,转到了沙俄舰队的正面,然后又直接冲向了沙俄联合舰队。

  又一条沙俄小船出现在吴军船队面前,刘连昆再次高喊乌拉时,那条小船却不让路,还用生硬的汉语喊,“不行!不行!”

  书中说明,清军斥候主动告密的口令只是用于辨别敌我,却无权凭借这道口令进入沙俄船队中——事实上在夜里,除了手执文祥令牌的清军传令小船,任何清军船只都不允许进入沙俄舰队中。

  不明白其中蹊跷,又见那条沙俄小船死活不让路,刘连昆发了狠,干脆命令船队张帆,借着猛烈北风和水流直冲位于东方正面的沙俄船队。小船上的沙俄士兵见了大惊,立即开枪射击,吴军士兵开枪还击,从小船旁边直冲过去,沙俄小船无法阻拦,只能是匆匆敲响铜锣发出警报。

  差点害得吴军前功尽弃的大风在这一刻又帮了吴军大忙,虽然听到了报警声和枪声后,训练有素的沙俄士兵立即起身进入战斗岗位,然而他们快,顺风顺水的吴军舢板船队更快,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进了沙俄船队,从沙俄各条大船之冲入敌群,直接冲向满载着粮草物资的俄军趸船。

  枪声早已大作,然而枪弹再密,也挡不住吴军将士投向俄国趸船的苦味酸手雷,还有装满火油的酒瓶,还有吴军将士拉动喷油壶喷出火焰,加快俄国趸船的起火速度,火头浓烟四起间,沙俄船队内部彻底一片大乱,开枪的开枪,起锚的起锚,大呼小叫不绝于耳。

  坑爹的北风再度帮了吴军将士大忙,虽然风力也压制了一些在南面燃起的火头,可是吴军将士在敌船北侧放的火却得风力之助,迅速熊熊燃烧,船上俄国士兵奔走扑救,却还是挡不住熊熊烈火。三十条吴军舢板小船也向游鱼一般,一边灵活穿插于俄军船队之中,一边尽量把船上的引火物投向俄国趸船。

  在此期间,吴军将士当然也尝试去焚烧俄国人的战船,然而很可惜,俄国战船的船身上都装有铜甲铁甲保护,不怕投掷型燃烧武器,吴军的舢板小船又过于低矮,难以将引火物投到敌人甲板上,对敌人的战船威胁极小。尝试了几次发现效果不大后,吴军将士也放弃了投机念头,老老实实的集中火力对付俄国人趸船——趸船不上战场,船身上可没有铜甲铁甲保护。

  如此一来,自然苦了可怜的沙俄运输船,在雨点般砸来的火油瓶和喷油壶攻击下,一条俄国趸船迅速燃起冲天大火,另外还有两条也是火起多处,两条装着军需物资的沙俄供应船也被波及,其中一条还连船帆都被引燃。

  很可惜,火烧赤壁的奇迹没能发生,沙俄舰队既没有被铁索连环,反应也十分迅速,还不到十五分钟时间,沙俄舰队各船就已经纷纷散开,船头向着下游的沙俄运输船队也飞快起锚,风帆全张带着烈火浓烟仓皇逃往下游。同时反应过来的沙俄小船也气势汹汹的从四面八方杀来,迫使刘连昆只能是赶紧指挥敢死队冲向下游突围逃命,一边逃向蕲州一边尽可能纵火焚烧沙俄运输船,沙俄小船前堵后追,与吴军敢死队在水上激战成了一团。

  与此同时,清军水师那边也做出了反应,一支舢板船队匆匆出击,好心好意的跑来给沙俄舰队帮忙。然而迎接这支清军舢板船队的,却是沙俄战船无情的猛烈炮火……

  至于沙俄舰队为什么会对清军舢板船队开火?当然是因为偷袭俄军船队的吴军敢死队全是清军装扮,还打着清军旗号,有这样的珠玉在前,黑灯瞎火的江面上,沙俄战船还敢让清军舢板近舷那就叫怪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