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秘密武器登场

第四百一十三章 秘密武器登场

  沙洲南航道的入口被沉船堵住后,清俄联军撤回沙洲上游的舰队这点,并不出乎吴越的预料。然后清俄联合舰队继续以炮火压制吴军南岸炮台,乘机向吴军防御主阵地河口起进攻,同样也在吴越的推演预料之中。

  吴越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沙俄军队继续逼迫清军水师当炮灰攻打河口,如果真是这样,清军水师也招架不住沙俄军队压力被迫大举进攻河口,那吴越就进退两难了——全力迎战肯定得暴露实力,咬牙不打河口防御阵地又肯定会被清军炮火严重破坏,影响吴军与沙俄舰队主力决战时的状态。

  战局迅向着吴越最担心的局面展,沙洲上游的清俄船队撤回下游后,除了和吴越意料的一样集中火力轰击吴军南岸炮台外,清军水师还真的分出了一支由十二条红单船组成船队,顶风逆水的向吴军河口主阵地杀来。

  吴越之所以亲自坐镇河口指挥全局,最关键的原因当然是河口的地理位置奇佳,除了紧扼清俄联合舰队直接进兵大冶的水路咽喉外,北面有沙洲江心岛保护正面,东面是金河入江口,水势滔滔可以有效限制敌人船,沙洲江心岛又还向东延伸近两里,下游来敌必须要顶风逆水而进,才能进入沙洲与长江南岸之间的狭窄水域,威胁到吴军河口阵地安全,行进期间注定是吴军河口阵地的活靶子,可以大幅度吴军岸炮打移动靶的命中率。

  十二条清军红单船的其中一条已经艰难驶入水面狭窄的沙洲南航道,蓄势已待的吴军直属兵团将士也已经各就各位,摩拳擦掌准备开炮杀敌,然而吴越却迟迟没有拿定主意,直属兵团的兵团长钱威几次请示是否开炮,吴越也迟疑着不做回答。

  “轰隆!”

  一声巨响,率先冲进沙洲南航道的清军红单船先开火,把一枚炮弹打到了吴军河口阵地上,实心炮弹落地弹跳间,一名倒霉的吴军士兵连惨叫都没能出,直接就被跳弹命中头颅,砸得脑浆迸裂而死。

  见此情景,直属兵团的吴军将士无一不是怒容满面,破口大骂,纷纷请求开炮还击。可是清军水师这一炮却反倒让吴越冷静了下来,阴沉着脸看着6续开炮轰击河口阵地的清军红单船,吴越还一字一句的说道:“传令河口阵地各处阵地,只许避弹,不许开炮!无命令擅自开炮者,立斩!”

  不敢抗拒吴越的严厉命令,吴军将士只能是采取匍匐蹲爬的办法躲避敌人炮弹,不敢开一炮放一枪射击来船,清军红单船队却是得寸进尺,疯**纵舷炮对着吴军河口阵地狂轰滥炸,打得吴军阵地是土石横飞,灰尘弥漫,期间不但摧毁了一些吴军的防御工事,还打死打伤了一些躲避不及的吴军将士,成功拉到了吴军将士的切齿痛恨。

  对此,躲在后方安全地带的吴越完全就是视若无睹,还冷哼说道:“喜欢打就让你们打个痛快,区区十二条红单船,看你们能把老子的河口阵地打成什么样!”

  吴越的咬牙忍让换来清军红单船队益的肆无忌惮,为了逼迫吴军河口阵地开炮还击,清军红单船不但一直开炮不止,还逆水而进逐渐拉近与吴军阵地的距离,把火力延伸到吴军阵地深处。吴越则面无表情,始终不做任何理会。

  与此同时,清俄联合舰队风帆船队主力也在对着吴军第一兵团的阵地疯狂倾泻炮火,在同样装备着秘密武器的情况下,吴军功勋老将之一的黄大傻也是神情冷酷,只许炮台以苦味酸炮弹还击,不许擅自动用秘密武器,那怕多处炮位已经哑火,黄大傻也咬着牙齿不吭声,耐心只是等待吴越的反攻信号——这也是史书无名小卒黄大傻能够得带吴越绝对信任,负责守卫吴军命根子大冶工业基地的关键原因。

  英国人对后装膛线炮的技术封锁坑苦了吴军将士,三磅后装膛线炮的射再快,苦味酸炮弹再如何是木质战船的克星,却还是改变口径太小和装药量不够的弱点,导致吴军炮弹的爆炸威力和穿甲力都不足,除非是恰好命中敌船要害,否则即便打中敌人船只也很难收到一举破敌的效果,再加上又是固定炮台打移动靶,命中率奇低。所以炮火对轰间,吴军炮台理所当然的处于下风,自身付出不小代价,却仅仅只是蒙中了几条清军红单船,走运打中了一条沙俄三级风帆战列舰的主桅杆。

  这是一场双方都在比拼耐心的炮火对轰战,收到吴军河口阵地始终未一炮的消息,沙俄舰队司令诺沃西利斯基面露冷笑,耐心等候不急着指挥主力船队起进攻。看到清军红单船队的炮火在自军河口阵地上肆虐,吴越面无表情,耐心只是等候敌人结束试探,改变战术。交战双方的主帅都是意志坚定,下定决心后制人。

  炮火继续肆虐间,吴越逐渐察觉到了一个异常情况,就是清军那十二条红单船打出的炮火,大都集中在自军临时赶制的那门万斤巨炮附近,似乎是在重点打击那个位置。而再接着,一个念头也出现在了吴越的脑海中,暗道:“难道说,敌人主要试探的目的,是我那门用来当障眼法的废物大炮?”

  说起来,这门万斤巨炮能够出现在河口战场上,其实还是来自僧格林沁僧王爷的创意——打天津时,僧王爷异想天开,要求胜保铸造一门万斤巨炮攻打天津城,虽然当时遭到了吴越的无情嘲笑和胜保的断然拒绝。然而这次为了掩饰吴军真正的秘密武器,吴越便突然想起了僧王爷的这个馊主意,干脆让大冶铁厂真弄出了这么一门万斤巨炮,放在前线吸引敌人注意力,以便突然使出真正的秘密武器破敌。

  (ps:万斤巨炮非虚构,历史上僧王爷为了攻破太平军据守的静海城时,还真动用数县民力造出了这么一门恐怖巨炮,具体作战效果嘛,是坚持到太平军粮尽突围时都还在浪费弹药。)

  言归正传,隐约猜到了敌人的试探目的后,吴越干脆派人传令,命令那门中看不中用的巨炮解除伪装,开炮还击。守卫这门巨炮的吴军将士闻令立即动手,先是搬开了万斤巨炮上的伪装物,露出它的恐怖体积,然后一口气装上二十多斤火药和一颗专用炮弹,安装引信后瞄准敌船开炮。

  体积远寻常火炮的万斤巨炮突然轰鸣间,当然出了一声非同寻常的恐怖巨响,也打出了一枚威力巨大的实心炮弹,顿时吸引了全场目光。然后还别说,这颗炮弹还真的打中了一条清军红单船的船舷,木屑横飞间,巨大炮弹直接轰入清军红单船的船舱,穿舱而过从另一侧突出,在那条倒霉的清军红单船上留下了一个透明窟窿。

  见此情景,清军红单船队当然先被吓了一大跳,然而仔细看清吴军所谓秘密武器的真正模样和真实威力后,清军水师上下却又都是一片嗤笑声音,带队的李德麟还直接笑出了声,道:“这就是吴贼的秘密武器?一炮能干掉罗刹铁壳火轮船的秘密武器?不过还别说,蒙准了的话,还真有这个可能。”

  嘲笑归嘲笑,为了弄清楚吴军这门万斤巨炮的真正虚实,李德麟还是没有急着下令撤退,也一直在用望远镜耐心观察着吴军将士如何给那门万斤巨炮装填炮弹,还是在亲眼看到吴军将士吃力的用大型炮杆清洗炮膛熄灭残火,更加吃力的装药装弹,打出了没有命中任何目标的第二炮后,李德麟才笑着说道:“打旗号,撤退,可以向罗刹人交差了。”

  确实可以交差了,用不着李德麟亲自去报告,在沙洲江心岛上观察吴军阵地情况的沙俄技术兵,就已经乘船回到了沙俄蒸汽船队之中,向俄军司令诺沃西利斯基报告了河口秘密武器的情况。结果得知吴军所谓的秘密武器竟然只是一门体积巨大的原始滑膛炮后,诺沃西利斯基也顿时大笑出声,“黄皮猴子果然是黄皮猴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先进武器,原来只是一门落后的要塞炮啊。”

  狂笑过后,再无忧虑的诺沃西利斯基也没迟疑,马上就下令道:“蒸汽船队,出,进攻叛军主阵地!”

  汽笛轰鸣,明轮破水,夕阳下,十五条当今世界最先进的蒸汽战船派列着战斗队形,以两条连英国皇家海军都数量稀少的铁壳战船开路,浩浩荡荡杀向吴军主阵地,一门门黝黑的炮口中,装着的还全都是西方军队中目前威力最为强大的苦味酸炮弹!

  确认了沙俄舰队的蒸汽炮船出动,吴越长松了一口气之余,也这才现,自己的双手手心之中已经尽是汗水,内衣也已经被汗水浸湿。

  “又不是没把握,这么紧张干什么?”低声自嘲了一句,吴越这才淡淡向钱威吩咐道:“传令,做好准备,一见信号,立即开炮。”

  命令传达,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吴军将士立即各就各位,把一枚枚内盛硝·酸·甘·油炸药的炮弹小心装上英国原装进口的碰引信,小心翼翼装入炮中,仔细校正射高药量,屏息静气耐心等候开火命令。同时金河对岸的黄大傻阵地,还有隐藏在伪装物下的吴军火箭阵地,也是同样如此。

  有蒸汽明轮推动,金河入江口形成的遄急水流当然对沙俄蒸汽炮船影响不大,两条铁壳蒸汽炮船冲进沙洲南航道后,还迫不及待的用苦味酸炮弹对着吴军那门万斤巨炮一通狂轰滥炸。

  轰隆一声巨响,俄军苦味酸炮弹落地爆炸间人品爆,喷射的火焰幸运引燃了吴军万斤巨炮预装的引信,导致吴军万斤巨炮自行射,也放翻周边的多名吴军士兵,其中还有两个特别倒霉的吴军士兵被苦味酸火焰覆盖,被烧得全身是火,满地打滚都无法熄灭,最后死得凄惨无比。

  见此情景,吴军将士人人咬牙切齿,俄军士兵却是个个放声狂笑,两条防御力奇强的铁壳蒸汽炮船更加肆无忌惮的对着吴军在岸上真伪工事疯狂开火,后面的沙俄蒸汽炮船也6续杀进了沙洲南面的狭窄航道,将罪恶的炮口对准了吴军在金河两岸的阵地。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越才出了一道密令,让埋伏在金河上游的吴军将士在河中大量抛洒渔网,让渔网随波逐流,逐渐飘入沙洲南航道。然后还是等沙俄蒸汽船队全部进入了沙洲南线航道后,吴越才淡淡吩咐道:“信号,开火。”

  命令出,多枚焰火迅升上天空炸开,出了总攻信号,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诺沃西利斯基也在俄军旗舰上出了总攻信号,“开火!把黄皮猴子的阵地炸烂!”

  轰隆轰隆轰隆隆隆隆!震耳欲聋的连续火炮声几乎同时在水面上和6地上响起,炮火闪耀,吴俄两军打出的炮弹穿插交错,各自打向自己的目标!再接着,更加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也顿时在俄军蒸汽船队中回荡了起来。

  一枚吴军炮弹率先准确命中一条沙俄中型蒸汽炮船的船身,打在沙俄蒸汽炮船的铁质装甲上,附近的沙俄士兵立即伏地躲冲击波,这条俄国蒸汽炮船的船长则面露嘲笑,因为他很清楚,吴军的苦味酸炮弹无法穿透他这条船的装甲,只能在装甲表面炸开,对他的战船伤害不大。

  “轰隆!”

  炮弹炸开,轻蔑的嘲笑也立即凝固在了这个俄国船长的脸上,因为海战经验丰富的他马上现,吴军这枚开花炮弹的爆炸威力大得惊人,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远比苦味酸炮弹为大,还一炮弹就直接炸穿他的战船装甲,在他的船身上留下一个窟窿!再然后,这个俄国船长也忍不住脱口惊叫道:“这不是苦味酸炮弹!”

  “这不是苦味酸炮弹!”

  同样出这声惊叫的还有俄军司令诺沃西利斯基,因为吴军的一炮弹也命中了他旗舰尾部,瞬间带走多名俄国士兵生命的同时,直接把他的旗舰船尾炸出了一个缺口。同时这枚吴军炮弹还并没有出苦味酸武器特有的火焰及黄色硝烟,只是出远比苦味酸炮弹爆炸更加响亮的爆炸声,以及更加猛烈迅的冲击波!

  交代一句,化学和历史同样稀烂的吴越只知道苦味酸可以当炸药用,却并不知道苦味酸要添加一些其他的化学成分才能挥真正的威力,所以吴军苦味酸炮弹和这个时代得自吴越技术的西方国家,苦味酸武器全都装填的是原始的苦味酸,爆炸威力远没有后来以下濑炸药为代表的苦味酸衍生炸药那么强,有效成分缺乏催化,大都浪费在了燃烧中。

  吴军的硝酸甘油武器则不同,托了后世无数最基本科普读物的福,吴越不但知道硝酸甘油可以用硅藻土做惰性物,还清楚记得用造纸木浆代替硅藻土惰性效果更好,使用更安全。所以,吴军的硝酸甘油武器,实际上直接就是大名鼎鼎的——达纳炸药!

  轰隆!轰隆!轰隆!

  吴军的达纳炸药炮弹和俄国的苦味酸炮弹,同时在对方的阵地和船队中炸响,双方士兵的惊叫惨呼声也在6地上和水面上回荡,然而很明显的,俄国舰队里的爆炸要猛烈得多,俄国士兵的惊叫惨呼声音,也比吴军士兵的多得多。

  与此同时,数量多达五百余枚的改进型康格里夫火箭也在吴军火箭阵地上接连飞起,携带着达纳炸药铺天盖地的砸向沙俄蒸汽船队。专克蒸汽战船明轮叶片的无数渔网,也在金水河的河水推动下,阴险而又卑鄙的慢慢涌向沙俄蒸汽船队…………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