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大破强敌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大破强敌

  携带着达纳炸药的康格里夫火箭飞抵沙俄舰队头上时,由十五条蒸汽炮船组成的沙俄舰队早已是一片大乱,内装新式炸药的吴军炮弹接连爆炸,炸得沙俄舰队是舷破杆折,舱碎板毁,就连沙俄舰队引以为傲的船身装甲都是破碎脱落,失去防护效果。而再当五百余支康格里夫火箭铺天盖地的砸到沙俄舰队头上时,沙俄舰队自然再度响起了更大更多的鬼哭狼嚎声音。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猛烈的爆炸声音就象雷鸣闪电,接连不断的沙俄舰队中炸响,释放恐怖巨响与更加恐怖的冲击波,弹片横飞交织,如同死神屠刀一样疯狂收割甲板上的沙俄士兵,又象一记一记沉重铁拳,一拳接一拳的砸得沙俄舰队千疮百孔。硝烟弥漫,火光连绵,沙俄士兵大呼小叫,死伤连连,如同身处地狱。

  康格里夫火箭引的爆炸还没结束,金河两岸蓄势已久的吴军炮台已然再度开炮,再次把满装达纳炸药的炮弹轰入敌群,沙俄舰队则吃亏在是前装炮射太慢,还有又被吴军新式炸药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慌乱中炮火寥寥,准头也偏得离谱,几乎收不到任何火力压制效果,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吴军炮弹再度打到他们的船上,再次引恐怖爆炸。

  第一波打出的炮弹和康格里夫火箭已然严重削弱了沙俄舰队的装甲防护能力,吴军的第二波炮弹自然收获了更多战果。一条沙俄蒸汽炮船的船楼被吴军炮弹直接命中,达纳炸药猛烈爆炸间,直接炸飞了半座船楼,也直接炸死了这条船的俄军船长。

  另一条沙俄蒸汽炮船更加倒霉的连中三炮,其中一炮还直接打在装甲已经被毁的部位上,炮弹入舱爆炸,直接在这条俄国船上炸出了一个大洞。另外两炮弹则炸掉了这条沙俄战船的更多装甲,同样在这条船上留下严重创伤,船上沙俄士兵军官难以置信的惊叫惨呼,根本就不敢相信世上能有爆炸威力这么恐怖的炸弹。

  甚至就连沙俄军队靠近舷战从太平军手里抢来那两条新式铁壳蒸汽船,都有些招架不住吴军炮弹,吴军炮弹那怕是打在铁壳上也是一炸一个坑,打在船楼甲板上更是一炸一个大洞,弹片飞射间,不少的沙俄士兵甚至连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意识。

  毕竟是能和英法列强较量一番的沙俄军队,再是如何的慌乱和措手不及,稍微适应了一下后,沙俄舰队还是开始了顽强反击,咬着牙齿把苦味酸炮弹打向吴军阵地,拼着老命的压制吴军炮火,争取挽回败局。可是这时候,吴军的康格里夫火箭又从金河两岸飞来了,又砸到沙俄舰队头上了。

  至少三支康格里夫火箭在这次攻击打到沙俄舰队的旗舰上,无法判断中箭数量的原因是战场上爆炸太多,到处都是火焰、弹片、冲击波和滚滚硝烟,经验丰富如沙俄海军少将诺沃西利斯基也无法知道自己的旗舰究竟被几支吴军火箭打中,仅仅只是亲眼看到三支吴军火箭砸在他的旗舰甲板船楼上炸开,炸死了众多的俄军士兵。

  “我的上帝!清国叛军是魔鬼吗?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炮弹?英**队和法**队也没这样的武器啊?!”

  惊叫过后,知道情况不妙的诺沃西利斯基迅下定决心,立即大喊要求旗号台打出旗号,命令沙俄船队撤离河口战场,躲开吴军的可怕炮火。然而战场上实在是太混乱了,沙洲南线航道又狭窄了一些,所以旗号虽然打出,沙俄蒸汽船队却注定无法迅掉头逃亡,还在慌乱中互相碰撞,更加拖慢了掉头逃走的度。

  乘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宝贵机会,吴军将士当然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开炮轰击敌船,一枚枚独立包装的达纳炮弹被用远平时训练的度从装满防震物的木框中取出,以更快的度装上平时根本舍不得使用的进口碰引信,塞进炮膛装药轰出,接连不断的轰向敌船,高打出的吴军炮弹也象风驰电逝一般,接二连三轰入敌人船队,不断命中目标。

  船楼炸飞,轰穿甲板,桅杆断裂,铜铁装甲破裂脱落,木屑与火光、弹片一起横飞,爆炸声与沙俄士兵的惨叫汇为一股,直冲云霄。更有一炮弹人品爆,直接命中了俄军旗舰的左侧明轮,把明轮炸得粉碎,一举干掉俄军旗舰一半的蒸汽机动力量。俄军士兵军官绝望嚎叫,可还是躲不开接连打得的吴军炮弹和火箭。

  这时,负责压制吴军南岸炮台的清俄联军风帆船队也已经现了不对,赶紧拉近了与吴军南岸炮台的距离,冒着更加容易被吴军炮台命中的危险,牺牲自军换取增强火力压制效果,以便掩护俄军蒸汽炮船舰队撤退——没了蒸汽炮船,风帆战船在吴军水师的蒸汽炮船面前就是待宰羔羊,这个道理不光俄军士兵懂,清军水师也懂。

  清俄联军风帆船队的决定虽然伟大,但是很可惜,这时候,吴军在金河上游放出的大量渔网,已经在河水的推动下冲出了金河入江口,冲进了沙洲南岸的狭窄水道,在长江水的推动下,不可抗拒的扑向沙俄蒸汽船队,淫笑着冲向正在高旋转的俄军蒸汽明轮叶片。终于……

  咔!绳索搅在叶片上的声音并不大,完全淹没在了吴军和清俄联军的如雷炮声中,然而造成的效果却是整条俄军蒸汽炮船都震了一震,一侧明轮停止转动,另一侧的明轮则继续高转动,直接拉偏了整个船身。

  “出什么事了?”

  船上的一个沙俄士兵赶紧伸出头去查看情况,结果靠着夕阳的最后余晖,这个沙俄士兵不但看到了已经被渔网绞死的明轮叶片,还看到了无数的巨大渔网在水中飘荡。这个沙俄士兵也顿时象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渔网!水里有无数渔网!我们中计了,黄皮猴子故意在水里放了无数渔网!”

  现中计也已经晚了,吴军放出的渔网虽然要靠运气才能缠住敌船,但是吴军将士放出的渔网实在太多了,靠蒙都能蒙中不少敌船,很快的,九条俄军蒸汽炮船的叶片先后被渔网缠住,失去蒸汽动力度大减,变成了飘在了水上的活靶子,其中还包括那两条技术含量最高的铁壳蒸汽炮船。另外六条沙俄蒸汽炮船也被困在其中,要想逃出沙洲南航道先得撞开自军战船。

  这时,黄大傻也做出了一个聪明的决定,果断放弃利用距离优势有力打击清俄联军风帆战船的机会,命令集中所有炮火轰击沙俄蒸汽炮船,为了增加火力密度和力度,还把6上的野战炮都给用上了。

  吴军南岸炮台打出的当然是苦味酸炮弹,然而苦味酸炮弹与达纳炮弹联手轰击敌船的效果却惊人的好,达纳炮弹可以直接轰掉俄军蒸汽炮船的装甲和炸开船舷,苦味酸炮弹则可以释放高温火焰,快引燃敌船装甲后的木质部分。二者相辅相成,威力顿时剧增。

  咻——!轰隆!!!

  高飞来的苦味酸炮弹接连打在装甲已经严重受损的俄军蒸汽船队中,接连引燃俄军战船的甲板船舷甚至船帆,引起一团的冲天大火,更有几枚苦味酸炮弹人品爆,直接打在了俄军战船的装甲脱落出,轰进船舱炸开,直接引俄军战船的舱内大火。

  其实吴越在战前也曾考虑过达纳炸药和苦味酸武器混合使用很有效果更好,早就准备了一批苦味酸炮弹和火箭备用,只不过被黄大傻的灵机一动抢了个先。这会一看效果这么好,吴越当然更加不会客气,马上命令出苦味酸火箭,增加纵火效果。

  如此一来,自然苦了可怜的俄军蒸汽船队,船身装甲挡不住达纳炮弹,装甲脱落后挡不住苦味酸炮弹,怎么打怎么受伤,除了两条耐火的铁壳船外,余下的木壳装甲蒸汽炮船全部起火,其中三条的火势还已经注定无法扑灭。

  “冲出去!不要怕误伤!先冲出去再说!”

  诺沃西利斯基一直在俄军旗舰上红着眼睛嚎叫,指挥他已经失去一半蒸汽动力的旗舰全力外冲,为了抢夺航道,还直接撞伤了一条两侧叶片都被渔网缠住的俄军战船幸运儿。可就在这时候,诺沃西利斯基也走运了,一枚吴军炮弹突然飞来,就象长着眼睛一样的准确命中了他脚下的舰桥炸开,喷射出大片的苦味酸火焰,冲击波直接把他掀翻,苦味酸火焰则直接把他彻底笼罩……

  “救命!快救我!救我!”

  头胡子一起起火的诺沃西利斯基嚎叫得更惨烈了,挣扎着去脱身上的少将军服,却还是挡不住他的衣服和皮肤毛一起熊熊燃烧,士兵冲上来扑火,同样扑不灭在诺沃西利斯基身上剧烈燃烧的苦味酸火焰,诺沃西利斯基的惨叫也越来越微弱,最终彻底消失,死得全身漆黑,面目全非。

  吴军的炮弹和火箭还在不断呼啸飞来,失去了指挥官的俄军船队彻底大乱,六条战船严重倾斜,两条战船搁浅,另有三条战船直接变成了巨大火球,船上沙俄士兵被迫弃船逃生,还有不少人直接上岸向吴军投降。余下的四条沙俄蒸汽虽然侥幸了沙洲南航道,却全都是船上火头四起,彻底失去作战能力。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再三确认了沙俄蒸汽船队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后,吴越才淡淡说道:“信号,叫水师动手。”

  信号才刚出,河口上游就传来了吴军蒸汽炮船的汽笛怒吼声,道德、仁义和胜利三条小型蒸汽炮船并排当先,曾国藩、花沙纳和雒魏林三条中型炮船紧随其后,气势汹汹杀向下游,杀向已经基本失去还手能力的沙俄蒸汽船队。后面的忠诚号和勇敢号也带着吴军的舢板船队尾随杀出,协助主力战船作战。

  才刚看到吴军水师杀到,搁浅的两条沙俄蒸汽炮船就打出了白旗投降,六条倾斜严重的沙俄战船也有三条因为同时失去风帆和蒸汽动力被迫打出白旗,余下的沙俄蒸汽炮船则仓皇东逃,清俄联军的风帆船队硬着头皮殿后保护。

  当吴军水师杀出沙洲南航道时,水师之间决战就此展开,然而很可惜,清俄联军这会只是船只和火力还占优势,船只却已经大半受损,众多战船还已经无法展开水上作战。吴军水师则是状态最好,船只完好无缺,所以……

  所以纯粹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在船和吨位上占据绝对优势的吴军蒸汽船队奔走如风,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追上了清俄联军的风帆船队,舷炮轰鸣间,苦味酸炮弹象长了眼睛一样的不断命中敌船,打得本就已经是伤痕累累的清俄联军船队鬼哭狼嚎,火起不断,转眼间就轰沉了两条受损严重的清军红单船。

  清俄联合舰队当然也有开炮还击,但是在移动中打移动靶本来就困难重重,再加上负责追击的又是吴军蒸汽战船,在船上甩开他们一大截,所以命中率更是低得可怜。被吴军蒸汽战船轰沉了两条船,却仅仅只是命中吴军蒸汽炮船几炮。

  看情况不对,聪明人很多的清军水师船队当然开始四散逃亡,尽量远离大队避免受伤,而吴军水师的作战目的也很明确,就是重点打击沙俄战船,此前已然遭到重创的两条俄军风帆战船接连中炮倾斜,船上水手被迫弃船逃命。余下的几条沙俄风帆战船勉强开炮还击,却还是挡不住吴军蒸汽炮船向下游冲锋的势头。

  终于,吴军战船还是追上了逃出沙洲南航道的那几条沙俄蒸汽炮船,集中火力的疯狂轰击下来,三条倾斜严重的蒸汽炮船很快沉下江底喂鱼,余下四条也是接连中弹,处境万分危急。

  这时,留在后方保护运输船队的四条沙俄蒸汽炮船也冲了上来接应,然而这些沙俄战船却很快现他们干了一件蠢事,跟着吴越学了一肚子坏水的王孚根本不去理会他们,只是指挥吴军蒸汽炮船继续冲锋,气势汹汹杀向毫无防护能力的沙俄运输船队。沙俄舰队大惊,赶紧一起撤退逃向下游,蒸汽作战力量占据优势的吴军水师紧追不舍,有机会开炮轰击敌船,没机会就远离避弹,极有耐心的慢慢消耗敌人实力。

  庞大笨重的趸船严重拖累了清俄联军的撤退度,在必须保护船上粮食物资的情况下,沙俄蒸汽炮船根本不敢远离趸船作战,吴军蒸汽炮船则凭借机动优势来回奔杀,一边尽量避免与敌人的完好蒸汽炮船作战,一边尽量轰击仍然还有可能修复完好的敌人蒸汽炮船。炮声隆隆中,四条已经暂时失去作战能力的沙俄蒸汽炮船不断中弹,船身火起严重,眼看就将不保,可吴军蒸汽炮船却还是在毫不客气的开炮轰击,赌咒誓不把这四条敌船全部击沉绝不收手!

  与此同时,做事素来喜欢未雨绸缪的吴越也让戴文节代笔,给坐镇湖口的太平军大将林启荣写了一道书信,要求林启荣出动太平军的湖口水师,帮助自军拦截清俄联合舰队的败兵,并承诺事成之后,送给林启荣一条还可以修复的沙俄蒸汽战船。

  “大帅,林启荣会不会答应?”戴文节有些担心的问道:“罗刹人和乱党的船队目前只是元气大伤,但是还有一战之力,林启荣如果帮我们拦截的话,只怕要付出相当不小的代价。”

  “试一试,看有没有这个运气。”吴越回答得很轻松,“这是我们全歼来敌的唯一机会,也是湖口长毛乘火打劫的最好机会,就看他们想不想抓住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