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拒绝联手

第四百一十五章 拒绝联手

  湋源口一战,凭借着划时代的先进炸药及得当战术,水面力量处于绝对劣势的吴军将士以少胜多,以弱破强,水6联手先后击沉沙俄蒸汽炮船九条,重伤一条,俘虏包括铁壳船在内的俄国蒸汽炮船五条,一举重创沙俄蒸汽船队主力,彻底扭转了吴军与俄军在蒸汽战船上的强弱对比。

  除此之外,吴军将士还先后击沉了五条沙俄风帆战列舰,重伤两条,击沉清军红单船三十五条,俘虏击沉清俄联军小船八十余条,毙敌无数,俘虏沙俄士兵三百九十八人,取得决定性胜利。

  战后,吴军将士当然是欢声如雷,载歌载舞,英法等国媒体派来前线采访的战地记者也是疯一样,争先恐后的采访吴军将领士兵,收集新闻素材,书写新闻社论,以浓墨重彩报道吴军的这次大胜,异口同声的称赞吴越的指挥才能,吴军将士的英勇无畏。并称吴军这次胜利是古老中国在西方文明熏陶下的重新崛起,毫不脸红的把这次胜利部分归功于英法美等西方列强对吴军在军事、科技和制度方面的帮助。——不过话又得说回来,这还真是个事实。

  更加疯狂的还是西方各国常驻湖北的公使领事,他们派出的军事观察员才刚用电报把吴军秘密武器的情况报告到湖北省城,以普鲁斯、布尔布隆和阿化威等西方外交官马上就象疯了一样的冲到大冶,争先恐后要求与吴越见面以便了解吴军秘密武器的具体情况。

  但是很可惜,普鲁斯和布尔布隆等人都扑了个空,湋源口大捷的第二天清晨,连战场都还没来得及打扫完毕,吴越就已经率领自己的直系兵团登上运兵船,在吴军风帆船队的保护下顺江东进,全赶往下游协助自军水师的蒸汽船队追杀清俄联军败兵。

  比吴越动作更快的是吴军曹炎忠兵团,湋源口大战才刚奠定胜局时,吴越就已经派人从水6两路传令,让曹炎忠立即率军重返田家镇,在田家镇重新构建拦江防线,切断敌人败兵退路。

  与此同时,吴军的蒸汽船队也利用敌船机动力参差不齐的弱点,采取尾随战术死死咬住清俄联军败兵大队的尾巴,拖住敌人撤退的度,为6师争取到了拦截时间。

  鼎盛时期的太平军东征南京时创造了6师比水师进兵度更快的神话,在吴军水师成功限制了沙俄蒸汽炮船机动优势的前提下,吴军曹炎忠兵团复制了这一神话,二更时收到出兵命令,只准备了不到一个小时,曹炎忠兵团就倾巢出动,奇迹般的五个小时强行军五十里余里杀回田家镇,在留守阵地的地方民兵帮助下,靠着事前囤积的物资,仅用两个小时就在半壁山与吴王庙之间重新搭建起了一道铁索防线。

  原本曹炎忠兵团还有足够的物资可以再搭建一道铁索防线,但是很可惜,第二道铁索防线才刚开始架设,清俄联合舰队的败兵大队就已经杀到了田家镇附近,曹炎忠并无选择,只能是匆忙指挥军队进驻勉强修复了一些的两岸炮台,准备再次迎战旧敌。

  此时的沙俄舰队司令官已经换成了的诺沃西利斯基副手门契科夫,得知前方航道已被吴军拦截之后,同为沙俄海军少将的门契科夫当机立断,当即指挥清军红单船炮击两岸吴军炮台,自己率领四条完好的蒸汽炮船和风帆战列舰负责拦截吴军追兵。同时放弃一些严重受损的木质战船,点燃后让其自行顺江而下,纵火焚烧吴军铁索防线,帮助清俄联军的小船加快疏通东逃道路。

  同为海军少将,曾为沙俄黑海分舰队司令的门契科夫之所以没能当上沙俄远征舰队的司令,原因是他在克里米亚战争中点子太背,没打一场胜仗就直接碰上了当今世界海军中最变态的英国海军,被活生生闷杀,这才被迫屈居在锡诺普海战中立功的诺沃西利斯基之下。然而无论战场经验还是指挥能力,门契科夫其实都绝不逊色于诺沃西利斯基。

  门契科夫的当机立断救了清俄联军一命,王孚率领着吴军蒸汽船队赶到田家镇战场后,虽有船只数量的优势,却注定无法迅击败经验丰富的敌人,被迫与沙俄蒸汽炮船展开水上炮战,无法直接威胁敌人的主力大队。此外因为还有五条俄军风帆战列舰助战的缘故,吴军水师这一战还打得颇为吃力,蒸汽炮船多次中弹受损。

  与此同时,急于夺路逃生的清军红单船队也坚决执行了门契科夫的战术指挥,不惜代价疯狂炮击两岸吴军炮台,压制吴军炮火掩护小船行动。驾乘小船上前的清俄联军士兵也是个个舍死忘生,顶着不时落下的吴军炮弹一往无前,冲到吴军铁索防线前先毁架索船筏,然后又以火炉巨斧连熔带砍,拼命捣毁吴军铁索防线,吴军将士拼命对着铁索防线一带开炮,却还是杀不散破坏铁索的清俄士兵。

  毕竟是困兽之斗,在深知如果冲不过田家镇就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清俄联军的士兵爆出了让吴军将士都忍不住惊叹的疯狂劲头,才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把吴军将士辛苦架设的铁索防线捣毁大半,同时清俄联军废弃的战船也用烈火烧断多截吴军拦江铁索,航道迅被疏通多处。

  关键时刻,运气终于站到了吴军一边,急于逃命的清军水师为了早些逃往下游,没等航道被彻底疏通,一些清军水师的红单船就迫不及待的冲向下游,动摇军心导致余下的红单船纷纷效仿,造成了清军水师的队形大乱,无法再有序掩护沙俄运输船通过田家镇,吴全美破口大骂,可是又无可奈何。

  这么好的机会放在面前,吴军将士再不懂得抓住那简直就是犯罪了,不用任何人下令,吴军将士就自行拿出了最快的度开火开炮,拼命轰击队形混乱的清军水师船队,在炮台火炮数量已经远不及前的情况下,仍然取得不小战果,击伤击沉了多条清军战船。

  也亏得沙俄舰队的代理司令门契科夫指挥得力,即没急着率领俄军舰队逃命,也没责怪吴全美的统帅不力,仅仅只是一边耐心与吴军蒸汽船队继续周旋,一边派人联络吴全美,要求吴全美继续疏通航道,同时让已经越过铁索防线的清军战船继续火力压制吴军炮台,掩护后队突围。同时门契科夫还派人明确告知吴全美,说自己率领的蒸汽炮船将一直担任殿后任务。

  门契科夫与诺沃西利斯基截然不同的宽容态度收到了奇效,既感动于门契科夫的宽宏大度,又知道没有沙俄舰队帮忙就算过了田家镇,也未必能够冲得过太平军的层层拦截。吴全美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执行门契科夫的命令,一边让还能指挥清军水师船只继续疏通航道,一边命令已经越过铁索的红单船继续炮击吴军炮台,减轻通航压力。

  最后,在众多清俄两军将士的齐心协力之下,清俄联军终于还是彻底疏通了航道,携手逃往下游,吴军将士水6联手,却仅仅只击沉了五条清军红单船,击沉沙俄趸船两条,供应船一条,没能在田家镇一举歼灭敌人败兵主力。

  对此,受命堵截敌人船队的曹炎忠当然是郁闷万分,然而曹炎忠再郁闷也没吴越郁闷——亲自率领着风帆船队赶到田家镇时,清俄联合舰队才刚离开一个小时。而更让吴越郁闷的是,除了田家镇以外,吴军在下游已经没有任何江段适合架设铁索拦截敌船,要想全歼清俄联合舰队,就必须指望自己的书信能抢先送到湖口,还得指望以林启荣和胡鼎文为的湖口太平军全力协助。

  “只能是指望奇迹出现了。”吴越闷闷不乐的嘀咕,因为吴越很清楚,湖口的太平军主将林启荣究竟有多恨自己。

  …………

  田家镇阻击战虽然失败,可还是起到了十分重要的迟滞作用,给吴越派往湖口的信使争取到了宝贵时间,清俄联合舰队才刚逃出湖北进入江西水面时,吴军信使就已经把书信送到了湖口,当面呈交到了林启荣手中。但是……

  “越小妖能打败罗刹人的水师?真的假的?”

  但是很可惜,林启荣和统帅太平军湖口水师的胡鼎文先是根本不信吴军能够创造奇迹,打败强大到曾经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清俄联合舰队,还不管吴军使者如何解释介绍都是将信将疑。末了,林启荣还语气十分不善的问道:“好吧,我暂时先相信罗刹人和清妖的船队马上就要逃来湖口,越小妖要我们帮忙出兵拦截,也不是没有商量,但我先问你,清妖还剩多少红单船?罗刹人还剩多少火轮船和大炮船?”

  “这个……,小的不知。”吴军使者如实答道:“昨天晚上,我们刚把罗刹人的火轮船船队打了一个落花流水,吴大帅就马上让小的乘船来给林将军你送信,所以罗刹人和乱党船队还有多少船,小的不知道。”

  “你不知道,还敢要我们出兵拦截?”旁边的胡鼎文呵斥道:“越小妖是不是又在打让我们和清妖、罗刹人两败俱伤的主意了?”

  “将军误会了,误会了。”吴军使者苦笑说道:“我们大帅那能有那样的心思?我们只不过是觉得战机难得,想请你们帮这个忙,尽量争取全歼乱党水师和罗刹船队,事成之后,我们定有厚报。”

  “老子不上当!”林启荣破口大骂,咆哮道:“回去告诉越小妖,别以为天下就他一个聪明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子比他懂!罗刹人和清妖的船队就算吃了败仗,实力也还在我们湖口水师之上,叫我们卖命替他阻拦,让他又躲在后面拣便宜,做梦!”

  “滚!给老子明白告诉越小妖,他的水师如果敢违背盟约,没有我们的同意擅自进入我的防区,老子马上开炮!一切后果由他承担!”

  吴军使者灰头土脸的去了,旁边的胡鼎文却有些动摇,对林启荣说道:“贞天侯,是不是太直接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只用炮台帮忙拦截,让越小妖的水师打水上决战,越小妖的这个提议,我们不是不能考虑啊?”

  林启荣不答,咬牙切齿,目光中光芒闪动。

  …………

  一路狂奔逃命的清俄联合舰队逃得很快,正午时突破田家镇,傍晚时就已经逃到了九江一带,吴军的两岸炮台疯狂开火射击,无奈没有水上力量阻拦,九江这一带的江面又过于宽阔,刘铭传统帅的九江吴军仅仅只是击沉了一条敌船就让清俄联合舰队突破九江防线得手,后面的吴军蒸汽船队也被沙俄蒸汽船队缠住,没能在岸炮掩护下取得多少战果。

  又过片刻,走在前面的清军水师看到了张家洲江心岛,逐渐逼近了太平军防区,统帅清军水师的吴全美也逐渐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吴全美很清楚,如果湖口太平军这时候跑出来趁火打劫,那清俄联合舰队即便不怕只有两条小型蒸汽炮船的太平军湖口水师,也非得被吴军和太平军联手打得元气大伤不可。

  呜——!呜——!

  越怕越见鬼,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两声汽笛轰鸣声,再接着,太平军的两条蒸汽炮船和大批舢板小船突然从下游驶来,冲到张家洲南航道入口处排开阵势。吴全美见了大惊,脱口道:“长毛真要趁火打劫?”

  担心中的炮声并没有响起,相反还有一条太平军小船打着白旗上前,高声大喊要求与文祥见面,吴全美不敢怠慢,赶紧一边派人把太平军使者请上旗舰,一边派人去把文祥给叫了过来。结果文祥上到甲板后,那太平军使者就马上向他行礼,恭敬说道:“小的周云,见过文中堂。中堂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你认识老夫?”借着火把光芒仔细一看,文祥顿时认出了来人,欢喜说道:“想起来了,前些天路过湖口时,就是你代表林启荣林将军与老夫联络。”

  “中堂大人好记心,那时你还赏了小的五十两银子,小的至今不忘。”太平军使者笑着称赞,又赶紧说道:“中堂大人,你们放心过去,我们不是来拦你们的,我们是拦越小妖的船队的。”

  “真的?”文祥惊喜问道。

  “千真万确。”太平军使者点头,又说道:“中堂大人,不瞒你说,其实今天下午时,越小妖就已经派人和我们贞天侯林将军联络,要向我们借路追杀你们,还要我们出兵帮忙拦截,但我们林将军没有答应。”

  说着,周云还呈上了吴越写给林启荣的书信,解释道:“我们贞天侯回绝越小妖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东王万岁有旨,不得阻拦你们通过我们的防区,要和你们暂时歇兵,贞天侯不能违抗东王万岁的圣旨。”

  “第二个原因想必文中堂你也知道,当年是我们罗丞相舍命殿后,才让我们贞天侯摆脱越小妖追杀,罗丞相自己却惨死在越小妖手中,现在我们贞天侯没办法亲手为罗丞相报仇,但也绝对不会去给越小妖帮忙!”

  听了太平军使者介绍,文祥和吴全美当然欢喜万分,赶紧向太平军使者连连道谢。太平军使者则答道:“中堂大人,要谢就去谢我们贞天侯吧,贞天侯他已经叫人在湖口给你们准备好了煤炭和饭菜,你们可以在那里暂时休息一下再走,我们的水师替你们拦住越小妖的水师,让你们放心补给休息。”

  文祥一听更是大喜,赶紧再次道谢,又赶紧派人准备贵重礼物,准备送给林启荣做为答谢。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