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雪中送的炭

第四百一十六章 雪中送的炭

  又拿五十两银子答谢了太平军使者,满面笑容的亲自把太平军使者送下清军水师旗舰后,笑容却突然在文祥脸上消失,然后文祥还对吴全美警告道:“碧山,不能掉以轻心,要做好防范准备,防着长毛水师突然偷袭我们。”

  “中堂,你怀疑长毛是笑里藏刀?”吴全美问道。

  文祥点头,说道:“我记得这个长毛使者,他上次对老夫没这么亲热,这次我们大败而回,他反倒对老夫点头哈腰,这点有些古怪,我们防着长毛是骗我们掉以轻心,然后突然出手偷袭我们,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吴全美领命,说道:“中堂放心,末将会交代将士外松内紧,小心提防。”

  言罢,吴全美立即传令清军水师船队,让清军水师和俄军运输船队以双纵队的队形前进,清军水师负责面向太平军战船,俄军运输船队靠下行驶,战船火炮全部装药填弹,炮窗全部打开,炮手严密戒备,随时准备开火还击,小心翼翼的驶向长江下游,从太平军水师的南侧进入张家洲南航道。

  事实证明文祥和吴全美纯粹就是瞎担心,与太平军水师的船队擦肩而过的期间,太平军水师别说是开炮偷袭了,连枪都没有打一发子弹,直接就让伤痕累累的清军水师通过了他们的防区,也没有对运载着军需物资的俄军运输船队采取任何行动。

  还是在完全脱离了太平军水师的舷炮射程之后,一直把心脏提在嗓子眼的文祥和吴全美才长长松了口气,然后也一起啧啧称奇,然后文祥还十分惊讶的说道:“想不到湖口的长毛竟然这么言而有信,说给我们放行就放行,老夫还差点以为他们是在笑里藏刀。”

  “想要笑里藏刀,他们也得有这个实心。”吴全美笑笑,说道:“他们手里除了两条小火轮船比较难缠以外,剩下的全是些不堪一击的破烂小船,真要是突然动手,吃亏的也未必就会是我们。”

  这时,沙俄军队的最后四条完好蒸汽船也冲到了张家洲南航道的入口处,太平军水师同样是让路放行。然而沙俄蒸汽船才刚逃进了张家洲南航道,太平军水师却马上在张家洲南航道入口处一字排开,拦住了后面的吴军水师追兵,还早早就对着江面鸣炮警告,阻止吴军水师继续前进。

  清军斥候快船迅速把太平军水师开炮警告吴军水师的情况报告回旗舰,文祥和吴全美等人当然更是欢喜万分,全都无比庆幸苍天保佑,关键时刻偏偏让自军碰上了深恨吴超越入骨的太平军大将林启荣。结果就在这时候,又一条打着白旗的太平军小船迎了上来,登上清军旗舰与文祥见了面。

  “中堂大人,我们贞天侯林将军派小的来,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太平军使者彬彬有礼的说道:“贵军与超越小妖在上游交战不幸失利,将士伤亡惨重,贵军和罗刹人的舰队里或许会有一些多余的战船,或者是受伤后不便再带回去的战船,如果贵军愿意的话,我们贞天侯可以出银子买下。”

  文祥和吴全美交换了一个眼色,隐隐猜到了一些林启荣对自军这么友善的原因,然后文祥才故作好奇的问道:“你们想向我们买船?”

  “没错。”太平军使者点头,又说道:“只要是还能修好的战船,中堂大人你们如果愿意卖,我们就全部买。还有,听说罗刹人的船上还有一些可以打开花炮弹的洋炮,如果罗刹人愿意卖的话,我们也全部买。”

  言罢,太平军使者又赶紧补充了一句,说道:“中堂大人放心,我们买船是为了抗衡超越小妖的水师,还有做为回报,我们贞天侯林将军不但会全力给你们提供各种必须的补给,还可以把码头借给你们停靠和修理战船,另外贞天侯他还会出面劝说我们在长江下游的各处炮台,让他们无条件给你们放行。”

  低声商量了几句后,考虑到下游还有太平军的炮台和水师拦道,同时清军船队里也的确有不少受创严重的红单船难以再经受长途颠簸,文祥便一口答应了林启荣的要求,还承诺尽力劝说沙俄舰队也卖一些船只武器给湖口太平军,太平军使者大喜,赶紧连连道谢。

  还别说,为了顺利撤出长江航道,俄军代理司令门契科夫也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太平军的要求,还答应把目前两条受创严重的风帆战列舰,和一条同样重伤的蒸汽战船,连同船上配套武器一起以低价卖给太平军。

  替太平军出面交涉的文祥大喜,赶紧向门契科夫道谢间,门契科夫却又擦着脸上的汗水和烟黑问道:“文,湖口这里的太平军能不能靠得住?如果他们靠得住,吴超越的叛军又不敢违背盟约追进他们的防区,我想让我的舰队在湖口码头停靠休息一下,我的士兵太累了,我的战船也需要修理一下。”

  “这个……。”文祥还是不敢打这个保票,只能犹豫着说道:“门契科夫先生,这点只能是到了湖口再说,我尽量替你争取。”

  门契科夫当然也知道太平军未必靠得住,点了点头答应,又说道:“太平军如果答应,你也得要求他们撤走在码头上的军队,由我们的军队接管码头防务,否则我们宁可不休息也不能冒险进港停泊。”

  …………

  与此同时,已经亲自率军追到了九江的吴超越也陷入了两难之中,使者报告说林启荣断然拒绝联手,王孚报告说太平军水师开炮警告,拿出盟约拒绝吴军武装船只进入他们的防区,打的话肯定会给诸多仇恨自己的太平军强硬派以重新翻脸开战的借口,不打的话又实在太可惜,进退维谷,左右两难。

  “要不,干脆就乘机打吧!反正是杨秀清不义在先,故意借路给满清军队和俄国舰队打我,乘机翻脸开战也名正言顺。就现在的情况,那怕是湖口的太平军水师和满清水师、俄国舰队联手,老子的水师也有一挑三的把握。”

  吴超越一度有些倾向于动手开打,武力突破太平军水师的阻拦继续追杀,然而理智却拦住了吴超越的冲动——吴军现在还没做好和太平军重新全面开战的准备,吴军的出海口也被太平军控制在手里,翻脸开打,太平军肯定会封锁长江下游航道报复吴超越。到时候吴超越就算可以用武力疏通航道,也必须得首先把大量人力物力用于长江战场,无法再把主要力量用于北伐战场,给已经奄奄一息的满清朝廷致命一击。

  “给王孚传令,叫他放弃追击,撤回九江休息。”

  犹豫再三之后,为了大局着想,吴超越还是咬牙放弃了追击打算。同时吴超越也难免对湖口的太平军主将林启荣更加咬牙切齿,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以前白钦佩你了。”

  吴超越发出这句嘀咕的原因,是吴超越在穿越前无意中读到的一份太平军名将介绍,上面说林启荣坚守九江数年,无粮无援仍然拒不投降,九江城被胡林翼指挥湘军攻破之后,湘军士兵还残忍的剖开了林启荣的肚子,追查他在断粮数月后仍然还能在守城战中几次打得湘军死伤惨重的原因……

  在林启荣的肚子里,湘军将领和士兵只看到了碎草和棉絮,吴超越也因此对林启荣充满了敬意。

  …………

  “要我们撤离码头,把码头借给你们休息?当然没问题,来人,传令湖口码头的守军,全部撤回营地休息,把码头借给清妖和罗刹人。”

  林启荣也的确不值得吴超越敬佩,确认了吴超越已经退兵停止追击之后,当清军使者曹久恭小心翼翼的来到林启荣面前,更加小心的请求林启荣解除码头防务,把码头借给清俄联军休息时,林启荣竟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了,马上撤走码头守军,任由清俄士兵登岸接管湖口码头防务。

  林启荣的无私配合当然让早就已经筋疲力竭的清俄士兵欢喜万分,军队上岸控制了码头后,很多疲惫到了极点的清俄士兵才刚在湖口码头旁边下锚,马上就瘫倒在了甲板上昏睡了过去。而更让清俄联军士兵欢喜的还在后面,林启荣居然还又派了大量女子挑着热腾腾的饭菜送到码头,给一天多来只能靠江水干粮充饥的清俄士兵吃饭。

  “军爷,你们辛苦了,贞天侯叫我们给你们送饭,快吃吧,都还是热的。”

  女人独有的温和声音并没有让清军将领和俄军军官放弃戒心,基本上都提出了让送饭女子先吃的要求,林启荣派来的女子却笑着大口吃饭吃菜,然后已经又累又饿到了极点的清俄士兵才一轰而上,争先恐后的抢夺食物,还有不少人吃着吃着就直接睡着。

  得俄军军官的允许,这些女子还把食物直接送到了俄军船只的甲板上,随着这些送饭女人上船的,还有林启荣的三弟林启南,做为林启荣的全权代表与文祥、吴全美、门契科夫等人商量购买船只武器的事宜。

  大概是不知道清军斥候船已经自行报告了吴军放弃追击的事宜,在和文祥等人见面后,林启南还这么说道:“文中堂,吴军门,我们的水师报告,说超越小妖已经退兵回九江了,你们放心,今天晚上我们的水师会一直守在张家洲,让你们可以安心休息。”

  “多谢林将军,林将军放心,将军兄弟的大恩大德,老夫牢记在心,他日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文祥赶紧道谢,林启南却微笑着说道:“谢倒是不必,举手之劳而已,只求文中堂你们把船只和武器的价格定低点就行。”

  “那个当然没问题,对了,林将军,老夫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

  “南面有船队!”

  舱外传来的惊叫声吓得文祥脸色一白,舱中的清俄士兵也马上举起了武器对准林启南,林启南却笑着说道:“别怕,是我们的小拔船船队,超越小妖奸诈过人,我哥怕他从张家洲北航道出兵偷袭,特掉调我们在鄱阳湖的小拔船队去八里江守卫,虽然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但起码可以提前发出信号告警。”

  将信将疑的看了林启南一眼,门契科夫和吴全美都要求文祥暂时停止了谈判,到甲板上去观察情况,结果还好,南来那支太平军的小拔船队并没有任何靠近湖口码头的意思,在远处就直接北上去了八里江的方向。

  松了口气之后,吴全美和门契科夫才重新回到船舱内与林启南谈判,并且当场表示把一条还可以修复的蒸汽战船连同船上装备白送给太平军,做为对太平军雪中送炭的答谢,林启南千恩万谢,然后才与清俄联军展开购买其他船只武器的谈判。

  郎有情妾有意,湖口太平军贪图清俄联军的船只武器,清俄联军希望湖口太平军帮自军阻拦追兵,**之下,林启南和文祥等人的谈判当然是十分顺利,很快就达成了一笔金额不小的军火交易。然后在门契科夫的直接要求下,文祥又对林启南说道:“林将军,还得有件事请你的兄长贞天侯帮忙,下游的贵军炮台……。”

  “轰隆!”

  突然响起的炮声震得众人都是一呆,说时迟那时快,就象是变戏法一样,被清军士兵搜过身的林启南突然只一弯腰一摸鞋筒,手里就突然变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跳上前来只一刀,就准确割在了门契科夫的颈间,鲜血顿时飞溅。

  林启南还想回身再来刺杀文祥,不曾想旁边的吴全美却突然跳起,凌空两脚把他踢翻在舱中,救了文祥一条老命——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家门吴超越不同,吴全美可是晚清时期排得上号的武术大师。

  砰砰砰砰,枪声大作间,林启南和他带来的两个亲兵很快就全都倒在血泊中,文祥被吓得当场尿了裤裆,吴全美却是怒吼道:“快发信号,收锚出港,我们上当了!”

  的确是上当了,炮声响起的同时,之前诈称去八里江防范吴军水师偷袭的太平军小拔船队,在重新回到了顺风顺水的有利位置后,已经全部掉头,桨帆并用的向着停泊在湖口的清俄联合舰队杀来!

  更加让吴全美和文祥等人傻眼的还在后面,就在他们冲出船舱的时候,俄军的四条蒸汽炮船和几条风帆战列舰上,竟然同时出现了火光、枪声和喊杀声。文祥脱口惊叫,“怎么可能?长毛什么时候摸上我们的主力战船的?”

  “啊——!中计了————!”

  吴全美突然醒悟,也顿时疯狂吼叫了起来,“大脚蛮婆!我忘了长毛军队里有女兵,全都是大脚蛮婆!全都能上战场,还最擅长打近身战!那些送饭的女人,肯定全都大脚蛮婆!”

  不幸被吴全美言中,听到炮声的之后,假扮成普通妇女送饭上船的太平军女将士或是拿出贴身收藏的短兵器,或是拿出暗藏在挑饭担子里的刀剑,猛虎下山一般的扑向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俄军士兵水手,对着正在吃饭或者睡觉的敌人连砍带刺,顿时杀了俄军士兵一个措手不及,还一边与敌人交战,一边去袭击沙俄战船的船帆和船舵,破坏敌船的机动能力。

  与此同时,湖口城外的太平军大营中,太平军将士当然也在林启荣的亲自率领下倾巢杀出。还有在张家洲防范吴军的太平军水师主力,也在胡鼎文率领下,掉头杀回湖口,帮助小拔船队和陆师伏兵围攻清俄联军水师主力。

  “超越小妖,老子不要你帮忙,自己就能干掉清妖罗刹人,等老子抢到了罗刹人的火轮船,再慢慢找你算帐!”林启荣咬牙切齿的这么说。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