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向谁投降?

第四百一十七章 向谁投降?

  在水面上,我们的水师肯定干不过清妖和罗刹人的舰队,但是在岸边打近舷战,我们未必打不赢这一仗!——这是湖口太平军主将林启荣的战前构想。

  事实证明林启荣的这个猜测一点没错,突然杀来的太平军小拔船队就象一条条游鱼一般,灵活而又迅的冲进清俄联军的船队中,一边纵火焚烧清军水师的红单船,一边全力争取与沙俄战船打近舷战的机会,一条条带钩绳索接连不断的抛上沙俄战船,钩住船舷向上攀登,抢舷夺船。

  还有从6上杀来的太平军将士也是如此,利用夜色掩护和6上清俄士兵急于返回船上的急切心理,太平军将士奋力冲杀,一边与敌人争夺上船跳板,一边以带钩绳索夺舷登船,更多的太平军士兵则对着稍远处的敌船施放火箭,投掷油瓶,纵火烧船给清俄联军制造混乱,帮助小拔船队杀敌抢船。

  过度的疲惫严重削弱了清俄联军的战斗力和反应度,很多昏睡在舱中的清俄士兵甚至还没来得及上到甲板上参与战斗,他们的坐船就已经燃起了大火,或是已经出现了太平军士兵。在仓促遇敌的情况下,还有许多的清俄士兵甚至还来不及打出一颗子弹,就已经被太平军将士的冷兵器砍翻戳死。

  正全部处于下锚停泊状态的清俄联军船队,也给了太平军小拔船队挥空间。假如是在水上处于运动状态作战,那清军的红单船根本不用开炮,光靠撞就能把过轻过小的太平军小拔船直接撞翻。俄军的大型战船更是光靠航行时带起的水流波动,就能直接掀翻太平军的小拔船。

  然而处于停泊状态下,体积过大的清军红单船则成了待宰羔羊,体积更加巨大的俄军战船更是砧上鱼肉,轻便灵活的太平军小拔船在他们船下缝隙中穿插如飞,有机会就抛绳夺舷或者纵火烧船,没机会就逃跑躲避。加上正值深夜视野情况糟糕,船上的清俄士兵虽然拼命开枪射击,却还是挡不住太平军小拔船的灵活进攻,纷纷起锚出港间,清俄联军的船只还互相碰撞不绝,造成了更多混乱,给了太平军将士更多的可乘之机。

  林启荣让女兵装扮成普通妇女上船送饭这一手绝对是神来之笔,也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原本太平军女兵送饭上船时,不少已经憋了许久的沙俄士兵还有动了龌龊心思,忍不住对她们有点动手动脚。可这些满脸色迷迷淫笑的沙俄士兵却做梦都没想到,才一转眼时间,这些妩媚娇嗔的太平军女兵却突然会把利刃刺进他们的胸腹脊背,杀他们一个更大的措手不及。很多人高马大沙俄士兵嚎叫着摔倒在血泊中,不少过于疲惫昏睡在甲板上沙俄士兵更是连出现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被太平军女兵刺死在睡梦中。

  太平军女兵不光杀人,还破坏沙俄战船的动力设施,砍缆绳烧风帆,砸尾舵冲击蒸汽机房,期间虽然也有很多太平军女兵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代价,却给太平军的小拔船制造了以动打静的难得机会,也帮着许多的太平军水师士兵成功冲上敌船,在甲板上与沙俄士兵展开殊死恶战。

  湖口的码头一带早已是一片大乱,6上水上喊杀如潮,枪声炮声连绵不绝,火箭火焰穿梭如织,起火燃烧的大小船只火势熊熊,将江面映得一片通红。然而对清俄联军来说很遗憾的是,处于下风的是他们,他们的船无法迅出港离岸,停在岸边码头上只能光挨打无法还手。

  靠着不懈努力,终于有一些相对来说比较轻便灵活的清军红单船逃到水面开阔处,躲开了太平军的近舷攻击,然而这些拥有着强大火力的清军红单船却傻眼现,他们根本就敢开炮轰击岸上敌人,因为一旦开炮,随时就有可能命中还没逃离码头的自军船只,空有强大舷炮,却毫无用武之地。

  这些逃到水面开阔处的清军红单船其实也有作战机会,没过多少时间,之前诈称去拦截吴军水师的太平军水师主力也回到了湖口战场,这些清军红单船完全可以上前迎战。可惜这些清军红单船却没有这个胆量,因为湖口太平军的水师实力虽然不强,却偏偏拥有两条排水量过六百吨的小型蒸汽炮船,无论吨位还是船都占绝对优势,打起来占不了任何便宜。所以这些清军红单船也只能是远远对着太平军水师主力开炮,不敢冲到前方去正面拦截。

  太平军水师只有两条蒸汽炮船和几条拖罟船选择了在外围作战,不断开炮射击试图逃离码头的敌船——太平军可不怕误伤。和小拔船一样机动灵活的舢板船队则毫不犹豫的冲向码头,全力攻击沙俄军队的蒸汽炮船,抢舷登船,帮助小拔船水手和女兵争夺敌船控制权,也彻底敲响了沙俄蒸汽炮船的丧钟。

  船上激战中,沙俄士兵的火枪一度占据了一定优势,然而他们手里的里治步枪却只能打出一子弹,接着就只能靠刺刀作战。结果这么一来,自然也就给了擅长近身战的太平军士兵以长击短的机会,猱进鸷击间,沙俄士兵接连被砍倒剁翻,甲板阵地不断沦陷,被迫退入舱中据守,太平军将士自然也不急着攻入船舱,只是守住甲板控制帆舵,不过敌人出港逃走的机会。

  …………

  与此同时,身在九江城中的吴越也收到了斥候急报,知道了太平军偷袭清俄联合舰队的情况。惊诧于林启荣的智勇双全之余,吴越还一度打算出兵给太平军帮忙,不过转念一想后,吴越却放弃了这个念头,摇着头自言自语说道:“不行,林启荣那个长毛头子肯定会误会,怀疑我是想搂草打兔子把他也一锅端,说不定还会分兵防范我,误了他干老毛子的大事。倒还不如不出兵,让他放手答干。”

  言罢,吴越还忍不住又叹了一句,“可惜,这样智勇双全又忠心耿耿的大将,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所用?”

  …………

  吴越没有出兵的决定确实反倒帮了太平军,始终关注着吴军反应的林启荣在不必担心吴军偷袭的情况下,反倒更加放胆把所有力量用于码头战场,放心大胆的指挥军队全力猛攻,纵火烧船又抢船,还一度亲临前线鼓舞士气,号召水6将士奋勇作战,夺船而用缩小在吴军水师面前越来越大的实力差距。

  最后,沙俄舰队的蒸汽炮船只有包括旗舰在内的两条侥幸逃出码头,摆脱了太平军追击,没被重点关照的风帆战列舰幸运逃出来四条,余下的蒸汽船和风帆战船全都被太平军俘获,笨重又没有武装的运输船则不是被俘虏就是被烧毁,全军覆没,没有一条能够逃出湖口码头。清军水师的损失稍微小些,可照样有六条红单船被太平军纵火烧毁,还有一条被烧成重伤。

  大败后的清俄联军为了摆脱近舷战,被迫逃进了鄱阳湖深处的水面开阔地躲避,然后还是到了第二天天色大亮,太平军的小船再也无法轻松靠近清俄联合舰队时,惊魂稍定的文祥和吴全美才上到俄军旗舰,探望遇刺重伤的俄军代理司令官门契科夫。

  林启南砍在门契科夫脖子上那一刀十分遗憾的没有割中颈动脉,却割断了门契科夫的气管,所以门契科夫也无法说话,只能是打着手势让副官明白自己的意思,让副官通过通译对文祥说道:“文中堂,门契科夫将军先生认为,我们已经没有了逃出长江的任何希望,现在我们最好的选择是投降。”

  “投降?为什么要投降?”文祥惊叫道:“我们还有两条火轮船和四条风帆战列舰,还打得过湖口的长毛啊?为什么要投降?”

  “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弹药了,煤炭也不够。”副官直接回答道:“我们的运输船全被太平军缴获,没有弹药和煤炭补给,我们没有任何希望冲破太平军在长江下游的层层封锁,注定只会全军覆没。而且吴越的叛军船队还有可能出兵追击,到时候我们更加不是他们的对手。”

  文祥哑口无言,吴全美也是垂头丧气——因为吴全美很清楚,在接连大战中损失惨重的清军水师同样也已经没有把握冲过太平军的层层封锁,逃出长江回到海上。

  “还有,我们希望能向吴越的叛军投降。”门契科夫的副官又说道:“吴越的叛军相对太平军来说要文明得多,我们投降之后可以得到国际公法的保护,获得人道待遇,但太平军却不同,他们既卑鄙又野蛮,很有可能会随意杀害我们的士兵。”

  文祥面露难色,先是低声问了吴全美能否有把握逃出长江,得到否定答案后,文祥又犹豫了许久,竟然这么说道:“门契科夫将军,如果真要投降的话,我觉得绝对不能向吴越那个逆贼投降,只能向太平军投降?”

  “为什么?”副官替门契科夫问道。

  “因为吴越那个逆贼其实更野蛮更粗鲁。”文祥描绘道:“他反叛时攻打长江上游的荆州城,荆州城里的旗人军队都已经开城投降了,可他还是野蛮的下令屠城,不但杀死了所有的士兵,还把城里的旗人妇女和孩子都全部杀光。所以你们如果向吴越那个逆贼,或许更有可能被吴越屠杀。”

  “有这样的事?”副官惊讶问道。

  “千真万确。”文祥赶紧点头,然后又说道:“如果你们不信,可以问通译和吴全美,还有我们军队里的任何一名士兵,吴越是不是屠杀了全荆州的旗人士兵和百姓?”

  为了给吴越泼脏水,满清朝廷在宣传中当然是把荆州屠满的罪名强加在了吴越头上,被满清朝廷宣传洗脑的通译和吴全美自然也马上作证,结果这么一来,门契科夫和他的副官难免都有些犹豫了,都担心吴越不象英法美等国宣传的那样文明,对主动投降的他们也举起屠刀。

  见谎言奏效,文祥忙又说道:“还有,我认为其实我们向太平军投降才是最好选择,太平军虽然无耻的偷袭了我们,但是看他们的战法明显是冲着我们的船来的,不是为了消灭我们的军队,只要我们提出用战船交换自由,让太平军答应放我们回去,太平军肯定会答应。”

  投降吴越也肯定保不住战船,所以已经奄奄一息的门契科夫犹豫了许久后,为了替部下士兵的生命着想,还是打手势同意了向太平军投降。文祥一听大喜,赶紧答应先派人去和太平军谈判,准备先和太平军谈好了再交出船队投降。

  也是到了离开俄军旗舰的时候,吴全美才向文祥问道:“文中堂,你怎么会坚持要向长毛投降?吴越是在荆州屠过一次满城不假,但也就做过那么一次,后来抓到的战俘不是收编就是释放,相比之下,还是长毛对我们更狠啊?”

  “你懂什么?”文祥呵斥,不容置辩的吩咐道:“你负责安抚众将,让他们做好向长毛投降的心理准备,我去安排和长毛联系的使者。”

  说罢,文祥径直回了自己的座船,吴全美虽然心中狐疑,却还是执行了文祥的命令,回到旗舰后就召集了麾下众将,向众人告知了目前情况,还有文祥和沙俄军队都打算向太平军投降保命的决定。

  结果清军众将一听也是大惑不解,纷纷说道:“为什么要向长毛投降?吴越那个逆贼虽然反叛,但他起兵打的是清君侧旗号,仍然还承认他是大清臣子的身份,听说对待俘虏也还算不错,既然要投降,为什么不向吴越投降?”

  “吴越只在荆州屠过一次满城,长毛屠了多少满城?又杀了多少战俘?投降长毛,难道要我们去加入他们的拜上帝教么?”

  面对众将的质问,吴全美十分无奈,只能是摊手说道:“我也问过文中堂这个问题,但文中堂还骂我懂什么?不肯仔细原因。”

  “我知道原因。”清军众将中突然又响起了王鹏年的声音,冷冷说道:“原因就是吴越那道起兵檄文,因为那道檄文,文中堂才宁可投降长毛,也不愿意投降吴越。”

  “因为那道起兵檄文?什么意思?”吴全美赶紧问道。

  “吴越在那道檄文中,除了指责两宫皇太后破坏大清祖制后宫干政外,还列举了七大乱臣贼,其中之一就是文祥文中堂。”

  王鹏年淡淡说道:“起兵檄文何等重要?文中堂既然位列其中,那他即便主动投降,吴越也非杀他不可,不然的话,他的起兵檄文岂不成了一纸空文?所以对文中堂来说,向吴越投降肯定是死路一条,只有向长毛投降,他才有可能保住老命。”

  吴全美和清军众将恍然大悟了,也顿时破口大骂了,“老东西,为了他自己活命,宁可让我们冒险向长毛投降,也不愿意让我们向比较可靠的吴越投降。”

  “反正我是不想向长毛投降。”王鹏年又说道:“宁可和长毛同归于尽,我也不愿去给长毛当牛做马,任他们宰割。”

  “我宁可向吴越投降,也绝不愿意向长毛投降!”还有清军将领说道:“这次大战,吴越明显几次对我们手下留情,投降他我们才更有希望活命。”

  主帅吴全美不吭声,只是想起了一件事,自己和吴越不但是老乡,还是一个姓。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