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战后余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战后余波

  还是听了吴全美和王鹏年等人的介绍后,吴越才总算是明白了清俄联军为什么会和太平军死拼到底,同时又果断向吴军投降的原因。

  原来,文祥为了自己选择向太平军投降的真面目被王鹏年戳穿后,清军的水师将领全都十分愤怒,既十分担心投降太平军后的人身安全问题,也更不愿加入制度法纪一塌糊涂还日显颓势的太平军,信什么拜上帝教,向多年死敌磕头服软。

  议论中,清军水师众将中最为奸猾的叶常春甚至还这么指出道:“吴贼和长毛如果再开战火,只有吴贼灭长毛的可能,长毛绝对没有胜利希望。我们如果降了长毛,将来长毛不杀我们,将来也侥幸没死在战场上,也必然还要再向吴贼投降!”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投降长毛受两次羞辱,为什么不直接投降吴贼继续杀长毛,靠战功捞一个封妻荫子?”

  正因为这句话,让清军水师众将下定了决心投降吴军,先是秘密逮捕了为了自己活命要把清军水师推进火坑的文祥,又在太平军战船前来接受投降时突然动手偷袭,打跑了太平军水师,然后果断向吴越投降。

  顺便说一句,沙俄军队这次是被清军水师绑上的贼船,清军水师突然难偷袭太平军时,太平军以为沙俄军队也是帮凶,便主动向已经放下武器的沙俄军队开炮,沙俄军队为了自保才被迫开火还击,自行切断了投降太平军的退路。然后在清军水师众将的劝说下,已经无路可退的沙俄军队别无选择,只能是跟着清军水师向吴越投降。

  得知了事情真相之后,吴越当然笑得要多开心,不但当场赦免了吴全美和李德麟等清军将领,又当众宣布绝不杀害清军水师降兵一人。同时吴越又对沙俄军队承诺会按照国际公法给他们人道主义待遇,换来了清俄联军残部全部放下武器,没用一枪一弹就接收了两条中型蒸汽炮船,四条三级风帆战列舰,还有三十多条仍然可以修复的清军红单船。

  更让吴越欢喜的还在后面,趾高气昂的带着敌人投降船队返回九江,途经湖口时,吴越还有些担心吃了大亏的太平军会眼红拦截,逼得自己被迫和太平军生武力冲突。可吴越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湖口太平军竟然只提出了交出文祥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再然后,又是在听了太平军使者介绍后,吴越才又知道了另一个真相,原来文祥为了能让太平军接受他的投降,不但交出了林启荣之弟林启南的遗体表示诚意,还承诺任由太平军惩办杀害林启南的凶手,甚至还主动介绍了清俄联军残部已经弹药粮草不多的情况,让太平军知道清俄联军除了投降之外已经只有死路一条的实情。

  贪图清俄联军的残余战船,又希望亲手为弟弟报仇,林启荣选择了相信文祥,结果被突然反悔的清军水师偷袭后,吃了大亏的林启荣当然认定文祥是在诈降,赌咒誓要找文祥清算这笔血债。

  听了太平军使者的介绍,忍俊不禁的吴越直接把真相告诉给了太平军使者,太平军使者傻眼之余,却还是希望吴越能把文祥交给他带回去向林启荣交差。吴越却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文祥不能交给你们,我的起兵檄文上列举了七大罪魁祸,文祥就是其中之一。他既然落到了我的手里,我就得亲自审判处置他,否则的话,我没办法向天下人交代。”

  言罢,为了安抚太平军,吴越又主动说道:“这样吧,我知道这次你们的确是有些冤得厉害,我也确实占了你们一些便宜,做为回报,我帮你们修船好了。我知道你们没有可以修大船的船坞,你们昨天晚上缴获的火轮船和风帆战船,可以运到我在汉口的船坞里去修理,费用我只收你们成本价。”

  技术落后的太平军确实没有船坞可以修理刚缴获到的大型战船,多少有了一点交代后,太平军使者这才告辞离去,吴越则率领水师押解俘虏驶出湖口,直接返回九江。

  是夜,九江城内外当然都是一片欢呼声音,吴军上下没有一个不是喜气洋洋,素来抠门的吴越也难得大方了一次,亲自下令杀猪宰羊犒劳三军将士,还破例允许每名士兵在晚饭时饮酒三杯,吴军将士欢声雷动,人人喜形于色。

  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庆功宴会上,吴越亲自任命的九江知府桂中行突然难,当众反对吴越一味善待沙俄战俘的决定,要求吴越惩办曾经在九江城下町屠杀平民的沙俄士兵,还公然说道:“大帅,洋人的命是命,我们大清百姓的命也是命,杀人偿命,天公地道!你如果不惩办这些杀害无辜百姓的罗刹洋人,那卑职就只能是挂官归隐,无颜再面对九江的父老乡亲!”

  刚才还喜气洋洋的宴会现场突然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看向了吴越,生怕吴越被桂中行逼得恼羞成怒,谁知吴越却是哈哈大笑,说道:“履真,你就这么认定我只会讨好洋人,不会替大清百姓讨还公道?谁说我给罗刹兵人道主义待遇,就不清算他们屠杀平民的罪行了?”

  “大帅,你还是要办他们?”桂中行大喜问道。

  吴越点头,又微笑说道:“有空的时候,你要多读点关于国际法的书,别只专心于书法绘画,国际公约是要求给予俘虏人道待遇,但也允许战胜国清算俘虏罪行,尤其是对于屠杀平民的战俘,国际公约更是允许直接处死。”

  “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吴越又说道:“会同蕲州的地方官员,收集受害者的人证口供,也审问投降的罗刹人和乱党水师,寻找参与屠杀平民的罗刹兵,找到一个杀一个,用不着手软,洋人那边如果有人过问,自有我担着。”

  桂中行大喜,赶紧向吴越跪地请罪,吴越则笑着挥手,还勉励了几句桂中行的梗直不阿,爱民如子,宴会气氛重归喜庆,众人尽兴而散。

  桂中行的当众难虽然证明只是误会了吴越,可吴越并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又引来了一个意外后果——第二天上午,清军降将王鹏年突然请求与吴越见面,还说是有关于沙俄士兵屠杀中国平民的事要向吴越控诉,吴越听了奇怪,却还是下令召见了这次在清军水师集体投降事件中出力不小的王鹏年。

  很快的,王鹏年就被领到了吴越的面前,还直接就向吴越双膝跪下,说道:“大帅,罪将是来替我们大清的东北百姓喊冤的,请你依照你定的规矩,同样惩办那些在东北杀害我们大清百姓的罗刹洋鬼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吴越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大帅,你有所不知。”王鹏年沉声说道:“自道光三十年起,罗刹人就在我们大清的东北杀人放火,**掳掠,荼毒我们大清的东北百姓,制造累累血案。我们大清的东北地方官却惧怕罗刹人,不但不敢阻拦罗刹人,还诬陷反抗罗刹人入侵的东北百姓是反贼逆匪,对他们滥施酷刑,帮着罗刹人欺凌我们大清百姓,罪将实在是气愤不过,所以才斗胆恳请大帅你同样惩办在东北屠杀我们大清百姓的罗刹人。”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吴越赶紧问道。

  “罗刹人这次带来运输船队上,也很多他们在我们大清东北抓来的奴隶,多是鄂伦春人、打虎儿人和赫哲人。”王鹏年解释道:“罪将此前一度负责为乱党水师转运粮草弹药,和他们接触多次,从他们那里知道的。”

  说罢,王鹏年又补充了一句,说道:“罗刹人的舰队中,有不少的军队就是来自东北,里面有无数人双手沾满我们大清百姓的鲜血,罪将斗胆恳请大帅也清算这些罗刹兵的罪行,为我们大清的百姓报仇雪恨。”

  虽然有人会觉得王鹏年太过多事,正义感强得过了头,可吴越却偏偏喜欢王鹏年的这个性格,马上就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你也随着桂中行查办这些屠杀平民的罗刹暴兵,我军俘虏到的罗刹兵民夫,你都可以交他们站出来指证罗刹兵。”

  王鹏年一听大喜,赶紧向吴越连连道谢,吴越却又灵机一动,暗道:“这件事其实还有油水可以榨,除了可以洗刷老子卖国贼的骂名外,还可以收买东北民心,让东北那些少数民族站在我这边,断了满清朝廷的退路。”

  盘算到这点,又稍一思索,吴越又马上决定派人和湖口太平军联系,向他们介绍情况,要求湖口太平军帮忙让他们俘虏到的东北少数民族也站出来指证犯下战争罪的沙俄士兵。结果也很巧,吴越这边才刚安排好使者,太平军那边就抢先派来了一个使者,向吴越提出了一个要求——请求吴越派遣技术人员,帮太平军在湖口修建一座船坞,并提供修理蒸汽战船和风帆战列舰的技术帮助。

  知道林启荣是不放心让太平军缴获的战船去汉口修理,吴越当然一口答应了林启荣的要求,并当场提供了船坞的建筑图纸,又请太平军使者把自军的使者带到湖口去和林启荣见面,让林启荣帮忙清算沙俄士兵的战争罪行。

  这原本只是一件芝麻绿豆大的小事,然而得知吴越的用意要求后,林启荣在惊诧之余,不但一口答应了全力帮忙,还有样学样,让太平军抓到的东北民夫先在湖口指证凶手,清算太平军抓到的沙俄俘虏罪行。末了,林启荣还忍不住嘀咕了几句,说道:“想不到越小妖竟然还是这样的人,以前还以为他只会卖国求荣一味讨好洋人,没想到该找洋鬼子报仇的时候,他半点都不手软。”

  嘀咕完了,林启荣还又忍不住想起了这次杨秀清强令自己给清俄联合舰队让路的事,心中顿时郁郁,暗道:“东王万岁,你这次不如越小妖。”

  值得一提的是,经此一事后,林启荣虽然还是对为罗大纲报仇一事念念不忘,却还是觉得吴越顺眼许多,也越看吴越越觉得对胃口,湖口太平军与九江吴军之间的敌对情绪也因此减消了许多,必不可少的往来间,吴军与太平军之间的一些基层将领士卒还结成了朋友不提。

  …………

  更让林启荣想不到的还在后面,数日之后,当他用快船把吴军大破清俄联军的消息送到南京后,得知消息,杨秀清不但没有为包括清军水师主力在内的强敌全军覆没而欣喜,相反还一屁股坐到了金龙椅上,目光呆滞,脸色还有些灰。

  金龙殿上的杨秀清亲信都不吭声,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杨秀清心里在想什么,只有在洪秀全被软禁后才逐渐得到杨秀清信任的蒙得恩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东王万岁,可是忧虑越小妖势大,天国无法制之,还有可能反受其害?”

  杨秀清不答,因为蒙得恩问的纯粹是一句废话——实力强大到杨秀清不敢正视的清俄联军都在吴越面前全军覆没,嫡系主力已经连遭重创的杨秀清那还有什么信心打败吴越?又那能不担心吴越灭清之后,对他又举起屠刀?

  见杨秀清久久不语,蒙得恩这才又小心说道:“东王万岁,臣下有一计,或可解万岁心中忧虑。”

  “你有什么办法?”

  杨秀清终于有气无力的开口,蒙得恩却不做回答,只是看了看左右,杨秀清会意,先赶走了殿上的其他属官,只留下心腹卫士保护,然后才说道:“说吧,什么办法?”

  “东王万岁,其实也很简单。”蒙得恩阴森森的说道:“联手清妖,共破吴妖。”

  杨秀清的脸色顿时变了,怒视蒙得恩的目光中还尽是杀气,蒙得恩却毫无忌色,只是沉声说道:“东王万岁,臣下是对你忠心耿耿,才敢说出这样的话。眼下越小妖兵强马壮,攻灭清妖已经是板上钉钉,清妖一亡,天国便独力难支,惟有联手清妖,方能保住我天国基业啊。”

  蒙得恩敢在反清立场一度无比坚定的杨秀清面前说这样的话,原因当然是杨秀清为了削弱吴越对满清朝廷让步,一度借路给清俄联合舰队,有了第一次让步,蒙得恩当然相信会有第二次。

  结果也不出蒙得恩所料,在保住荣华富贵和坚守反清立场之间,杨秀清再一次动摇了,犹豫了许久后,杨秀清还是迟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只恐天国众人不服。”

  “东王万岁,可以秘密联手。”蒙得恩更加阴森的说道:“表面上仍打反清旗号,私底下与清妖秘密联盟,共抗吴妖。”

  杨秀清眼睛一亮,下意识的想起自己与吴越暗中联手反清的往事,暗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