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黑手兴风

第四百二十四章 黑手兴风

  “……自先皇登基伊始,华夏纷争不断,中原战火冲天,神州萧条,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饿殍满道盈途,盗贼充斥,募化无路!惟大清讨逆大元帅吴帅治下,忻乐太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黎庶安居乐业,老幼鼓腹讴歌,究其原因,何人不知此乃吴帅之功?问其缘由,谁人不知此乃吴帅之德?”

  “……吴帅才干,震古烁今,海内共誉。上马治军,兵锋所指,群贼授!下马安民,施政治境,州府太平!古之伊尹周公,犹有不及!”

  “……乱党贼,尚有三王,吴帅兴义兵讨贼凶,为何无有王爵?今天子降诏息兵,两宫懿旨言和,若不册封吴帅王爵,谈何诚意之有?吴帅若不封王主政,大清社稷何酬吴帅大功?吴帅若不封王主政,三军将士如何封赏?吴帅若不封王主政,天下黎民谁人能够答应?”

  “……两宫悔悟,京城求和,欲罢兵戈为玉帛,必当先封吴帅为王!”

  作者署名为‘能静居士’的这篇社论在《汉口通商报》上表之后,这份民间报纸立即洛阳纸贵,还引了巨大反响,上到湖北临时政府的高官大将,下到基层士卒和普通百姓,没有一个不在讨论吴越是否当封王爵?满清朝廷和祺祥皇帝是否应该册封吴越为异性王,以答谢吴越的匡扶社稷之功?

  再接着,很自然的,大部分的民间舆论当然是普遍支持吴越受封王爵,普遍认为满清朝廷和祺祥大帝只有册封吴越为异性王,授权吴越总理大清国事,方才能够结束这个战火纷飞的乱世,让湖北讨逆军的文武将士得到公平的升赏任命,也只有让吴越主持天下大权,方才能够政通人和,国泰民安,让天下百姓享受到安居乐业,丰衣足食。

  为此,许多有文化有才干却没有得到挥机会的士子儒生,逐渐开始接受现代教育的湖广有为青年,还纷纷上表劝进,恳请吴越受封为王。其中有个叫做董其亮的举子还联络了四百多西南各省的举子联名上万言书,请求吴越直接自立为王,册封百官自成体系,直接与满清朝廷划清界限。

  舆情汹汹中也有反对声音,湖北临时政府的官方报纸《湖北**》就表了吴越的亲笔署名文章,公然批驳‘能静居士’和《汉口通商报》的歪理邪说,表明态度绝不称王,更不接受满清朝廷的王爵册封,并更加坚定的表示与满清朝廷的和谈前提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先杀包括鬼子六三兄弟在内的六大乱党贼!

  在私底下自号什么居士的吴军重臣赵烈文这次破天荒的和吴越唱了对台戏,不顾吴越的强烈反对,硬是领着一大帮吴军文武官员在《西南新政报》上表了联名公告,提出满清朝廷以册封吴越王爵并承诺允许吴越总理国事为前提条件,与湖北讨逆军展开和平承诺,并宣布满清朝廷如果接受了自己们的要求,而吴越却还不肯接受和谈的话,自己们就将集体辞官抗议!

  吴军控制地里的所谓舆论热潮也就骗骗无知百姓,最多再骗几个脑袋不会转弯的直肠子,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明眼人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满清朝廷派来的求和使者景寿就是这样的明眼人。

  所以,景寿也就一边暗骂着吴越的厚颜无耻,贼喊捉贼,一边赶紧把吴越自编自导的闹剧上报满清朝廷,请求慈安、慈禧和只是名誉上被罢官夺权的鬼子六定夺。结果消息报告到了京城后,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也直接破口大骂上了。

  “逆贼!无耻狗贼!真不知道你那脸皮到底有多厚,这么不要脸的手段也用得出来!明明想学王莽曹操篡位称王,还装神弄鬼的贼喊抓贼,虚伪无耻到了你这个地步的卑鄙小人,天下还真不多见!”

  骂完了,慈禧还冲着慈安埋怨道:“姐姐,不是妹妹我犯上说你,景寿辞行的时候,你怎么就没管住嘴顺口说了可以给吴越逆贼封王的话?现在你看好了,那个奸贼棍棒打蛇顺杆爬了,乘机逼着我们给他封王了。”

  “妹妹埋怨得对,我当时是说漏了口。”慈安也没计较慈禧的无礼,还自责道:“是我不好,不该告诉景寿那个奴才我们的让步底限,给了吴越逆贼钻空子的机会。”

  自责过后,慈安又向慈禧问道:“妹妹,事已至此,我们当如何是好?该不该给吴越那个逆贼封王,换取他开展和谈?”

  “万万不能!”权术数值爆表的慈禧断然拒绝,指出道:“给逆贼封个王爵是可以商量,但不能是现在,必须得等他和长毛翻脸开战之后才可以考虑。现在就给这个逆贼封王,他必然会一边千方百计的避免与长毛翻脸开战,一边利用这个朝廷正式册封的王爵大做文章,为他将来谋朝篡位夯实基础。”

  慈安点头,也知道如果吴越是自封为王的话,那么吴军内部被满清朝廷奴化政策洗脑的文武官员必然会不服,与吴越离心离德,民间真正的舆论也必然会谴责吴越的不臣之举。但如果是满清朝廷直接下旨册封吴越为王的话,这些情况就不会生,名正言顺当上王爷的吴越也定然会利用这个尊贵封号大做文章,为将来走出篡位称帝奠定坚实基础——历朝历代的篡位称帝者,基本上都是这么干的。

  “皇嫂言之有理,现在是不能给吴越逆贼封王,不然我们就更难以朝廷正统的大义手段制约这个逆贼。”

  鬼子六也赞同慈禧的看法,然后又建议道:“现在我们最好的办法是分头行事,一边让景寿继续和吴越奸贼讨价还价,全力争取以其他办法换取和谈,也让长毛始终警惕吴贼与我们突然和解对他们下手。另一边和杨秀清联系,看看他能不能找其他借口直接和吴贼开战。”

  “六弟所言极是。”慈禧点头,说道:“长毛伪王杨秀清现在之所以不敢封锁长江,无非就是他师出无名,害怕麾下众贼将不服而已。但是名正言顺的和吴越逆贼翻脸开战,也未必只有吴贼背盟与我们和谈这一个借口,叫他另外想个办法,我们全力配合他就是了。”

  鬼子六应诺,又突然灵机一动,忙说道:“二位皇嫂,其实我们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办法,我们完全可以叫杨秀清以证明吴贼没有背盟之心为借口,让杨秀清出面逼迫吴越逆贼把景寿交给他处死。吴越那个逆贼与景寿小有交情,又不能暴露他是乱臣贼子的真面目,肯定不会轻易答应。如此一来,杨秀清岂不是就有借口乘机寻衅滋事,主动挑起和吴越的战端了?”

  “妙计。”慈安和慈禧一听叫好,赶紧吩咐鬼子六依计行事,然后鬼子六也在第一时间派遣秘密使者,携带密书再赴南京与杨秀清联系。

  …………

  该来看看太平军这边的情况了,遵照吴越的安排,杨秀清与满清朝廷暗中联络的书信抄件,在湖北情报局特务的努力下,也在没有暴露是吴军出手行事的前提下,勉强还算顺利的送到了掌握江防的太平军各大军头面前。

  然而很可惜,包括被吴越寄以了厚望的吴如孝,都压根不信一贯坚定反清的杨秀清会主动向满清朝廷请求联络,还全都怀疑这是吴越所为,栽赃构陷杨秀清,为吴军与满清朝廷和谈找借口。只不过是苦于没有证据,这些军头也没办法指责吴越,全都是把这件事当做没有生处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此期间,又有一道神秘的匿名信送到了所处地理位置最为关键的太平军大军头吴如孝面前,不但同样附上了杨秀清与满清朝廷联络的书信抄件,还介绍说杨秀清的密使陈来在京城里得到了满清朝廷的重赏,其中有一颗鹌鹑蛋大的东珠被陈来镶嵌在了自己佩剑剑鞘之上,随时带在身边炫耀。

  对比现两道匿名信的笔迹截然不同,又见信上内容说得有鼻子有眼睛,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吴如孝也终于起了疑心,便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派遣自己的心腹总制蔡显德返回南京,假意办理公事实则查证匿名信内容真假。

  江阴距离南京不远,又全是水路交通方便,蔡显德没用几天时间就重新回到了吴如孝的面前,也向吴如孝报告了一个惊人消息——杨秀清妻舅陈来剑鞘之上,的确镶嵌有一颗十分罕见的大东珠。吴越听了大惊,忙又问道:“你确认是东珠不是南珠?有没有向陈来打听那颗东珠的来历?”

  “回吴丞相,是陈来在和末将喝酒时,亲口告诉末将说那是东珠。”蔡显德答道:“他当时还夸耀说那怕是在我们的天朝圣库,象这么大的东珠也不多,在清妖那边更是罕见,只有清妖皇族才有资格佩带那种黑龙江产的东珠。”

  “当时末将向他打听来历,他说是东王万岁赏给他的。”蔡显德又说道:“但是末将后来又去找典天库李良(铁杆清奸李国栋后裔)打听时,李良却说没这回事,因为我们天国圣库里的东珠从来没赏过任何人,所以他可以确认没这件事。”

  吴如孝的脸色变了,向同样知道密信的蔡显德问道:“你怎么看?”

  “恐怕不是空穴来风。”蔡显德小心翼翼的答道:“毕竟,东王万岁上次就故意把路借给了清妖水师。”

  吴如孝闭上了眼睛,盘算了片刻后,吴如孝突然双眼睁开,恶狠狠说道:“安排人手,秘密监视陈来,现他再离开天京,立即报我!”

  …………

  再来看看杨秀清这边的情况,当满清朝廷密使把鬼子六的亲笔书信送到杨秀清面前时,杨秀清正好也收到了吴越正在北线积极备战的细作探报,也正在为无法阻挠吴越北伐灭清而担忧。所以看到了鬼子六的建议之后,杨秀清也顿时大喜,当即找来了杨润清、杨元清、陈来和蒙得恩等为数几个知道内情的心腹商议是否可行。

  商议的结果是计策绝对可行,即便不能彻底外地军头凝聚人心,也起码可以乘机寻衅,然而就在杨秀清拍板依计而行时,蒙得恩却说道:“东王万岁,我们也不能白帮清妖,现在是清妖朝廷求我们,我们应该乘机向他们索要点什么才对。”

  “没错,是不能白帮清妖。”杨秀清想都不想就点头,又向蒙得恩问道:“那以你之见,我们应该要点什么?”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蒙得恩答道:“臣下认为,清妖朝廷手里现在虽然没有银子,但是在他们的国库之中,肯定还有不少金锭金元宝,我们应该狠狠的敲一笔清妖朝廷的竹杠,把金子弄回来想洋人多买些枪炮也不错。”

  杨秀清再次点头,当即同意敲这笔竹杠,又接受杨润清的建议,决定漫天要价向满清朝廷开价黄金十万两,蒙得恩则又说道:“东王万岁,直接要十万两金子清妖朝廷那边肯定很难答应,也肯定要讨价还价,来来回回的也肯定浪费时间。臣下的建议是,不如直接派遣使者北上和清妖朝廷当面谈判,谈好了价格就直接带回来上交圣库,如此一来,还不用担心清妖朝廷言而无信,迟迟不兑现承诺。”

  杨秀清一想也是,立即开口同意,结果话音未落,他的几个宝贝弟弟和陈来就已经争先恐后的开口,抢着去担任这个使者。可是杨秀清仔细思量后,却拒绝了几个宝贝弟弟的要求,说道:“还是让陈来去吧,你们都是天国的国宗,出京北上太过引人注目,还是陈来目标小,容易秘密与清妖朝廷联络。”

  听到这个答案,杨润清等人当然是大失所望,已经尝过甜头的陈来当然是喜笑颜开,还没出就已经开始寻思,“这次无论如何得多捞一把,还得叫清妖把他们宫女多送几个给本侯享用!”

  陈来高兴得实在太早了,因为他才刚安排好行程,还没来得及登船出,两道告密书信就已经秘密送往了江阴和上海,书信上,还清楚介绍了他的出时间,以及座船样式。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