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吴贼作浪

第四百二十五章 吴贼作浪

  陈来是搭乘英国商船爱丽丝号离开的南京,为了掩人耳目,陈来不但重新编上了辫子,还再次剃掉了自己一度引以为傲的耳旁鬓毛,准备先到上海,然后再换船北上,满清密使礼部侍郎清安也和陈来同行。

  乘坐洋船的最大好处就是通行方便,除非发生紧急事态,否则沿途太平军的江防哨卡一般都不会仔细检查船上乘客的身份,常年来往于长江航道上的爱丽丝号更是早就和沿途太平军哨卡混熟了关系,基本上太平军哨卡就是上船敷衍一下做做样子,然后马上就挥手放行,所以陈来才专门挑了这条船乘坐,以免被沿途太平军意外发现他的身份。

  果然不出陈来所料,途经镇江瓜州时,太平军大将叶芸来麾下的哨卡士卒果然没有细查船上乘客的身份,仅仅只是在船舱里转了一圈检查有无违禁货物,挥挥手就让爱丽丝号过了关。

  对于这个情况,陈来不但没有责怪镇江太平军将士的敷衍态度,相反还十分庆幸——因为镇江距离南京太近,谁也不敢担保这里的太平军将士有可能会认出在太平天国中官拜护天侯的陈来。

  不过过了叶芸来军负责的江段陈来就放心了,因为下游的太平军吴如孝部长年在外征战,除了一些中高级将领之外,基层将士一般不可能能够认出陈来,所以陈来不但用不着再躲在船舱里不敢露头,还敢和满清密使清安登上甲板浏览一下长江景色,聊一聊到了京城后去八大胡同的那家院子里检查满清风月场所的服务质量。

  沿途遇到的吴如孝军巡逻哨船果然也没怎么刻意留心爱丽丝号,还是在经过吴如孝军指挥部所在江阴时,才有几支太平军的舢板船拦住了爱丽丝号,要求登船检查。英籍船长威伦上前交涉间,为了安全起见,陈来和清安也不得回到船舱暂避。不过即便如此,陈来却还是相信江阴太平军肯定不会仔细检查舱内乘客的身份,通过江阴这一关仍然是易如反掌。

  很可惜,护天候陈来这次失算了,回到船舱里没过多久,舱门外就传来了太平军将士要求所有乘客打开舱门接受检查的呼喊声,同时船上的水手也逐舱敲门,要求乘客打开舱门。敲到陈来的舱门时,随从被迫无奈只得开门,陈来也赶紧向敲门的汉人水手问道:“出什么事了?怎么查得这么严?”

  “听说是江阴这里收到线报,有京城的重要细作躲在我们船上,所以要仔细检查。”水手随口答道。

  陈来一惊,几乎以为是清安不慎暴露了身份,还赶紧走出船舱查看情况,然而在船舱走廊里只看得一眼,陈来的脸色就有些发白了——带队搜查船舱的太平军将领,竟然恰好是认识他的吴如孝爱将蔡显德!

  好在蔡显德还没来得及看到陈来,心惊肉跳的陈来也赶紧退回舱中,躺到床上假装睡觉,又低声吩咐随从就说自己病了,得的还是传染病,指望能够靠此蒙混过关。结果关键时刻,陈来还人品爆发,太平军将士竟然还在他的隔壁舱中找到了一个有可能是吴军细作的乘客。

  “军爷,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湖北来的,我是在安庆上的船,这是你们安庆衙门开给我的路条啊!”

  “滚你娘的蛋!这路条是真是假老子认得出来!来人,把这个吴贼细作押出去!仔细搜他的船舱!”

  听着隔壁船舱传来的争执声和搜查声,陈来心中大定,认为自己可以凭此逃过一劫。然而很遗憾的是,发现了一个疑似吴军细作的乘客后,尽职尽责的蔡显德却还是率众进到了陈来的船舱,随从赶紧上前交涉,呈上了南京太平军开出的真路条,可是蔡显德却还是不肯罢休,又喝道:“睡在床上的,起来接受检查。”

  “军爷,他病了,是疟疾,会传染。”

  随从赶紧开口鬼扯,然而恐吓无用,蔡显德仍然还是让太平军士兵把陈来给强行架下了床,让他面对自己,陈来赶紧低头,可还是没有任何作用,蔡显德只看得他一眼就冷冷说道:“护天侯,怎么见到老朋友都不吭声?记得前几天咱们还一起喝酒啊,怎么这么快就把末将忘了?”

  “蔡……,蔡总制。”实在瞒不过去,陈来只能是抬头打招呼,还勉强挤出了一点笑容,道:“数日不见,蔡总制可还安好?”

  “托护天侯的福,还算不错。”蔡显德的笑容有些狰狞,笑道:“护天侯,你这是准备去那里?怎么还编上了辫子?”

  “奉东王万岁密令,去上海租界办理一些天国政事。”陈来硬着头皮答道。

  “哦,那请出示东王诏书。”蔡显德冷冷说道。

  还好,出于谨慎起见,杨秀清事前还是给了一份让陈来去上海办差的密诏,然而看完了密诏之后,蔡显德却还是不肯罢休,又直接问道:“护天侯,有件事麻烦你解释一下,我们天国的官员去上海租界办差,似乎不用变装易发就可以直接进租界吧?为什么你奉诏去上海办差,不但不乘我们天国的兵船,还编起了清妖的辫子?装扮成清妖模样?”

  “这……。”陈来无奈,只能是把杨秀清拉出来当挡箭牌,说道:“这是东王万岁的安排,我要装扮成清妖办一些机密大事。”

  “请护天侯出示东王密诏,证明这是东王万岁的安排。”蔡显德又要求道。

  “这是东王万岁的口谕,没有密诏。”陈来继续辩解道。

  “那就没办法了。”蔡显德一耸肩膀,说道:“职责所在,请护天侯下船登岸,到我们吴丞相面前解释,等吴丞相同意了才能让你走。”

  言罢,蔡显德一挥手,他带来的太平军士兵立即上前擒拿陈来,陈来大惊,忙诈唬道:“蔡显德,你好大的胆子,我奉东王密诏出京办差,你竟然敢拿我,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

  “当然知道,轻则杀头,重则五马分尸。”蔡显德冷冷说道:“但是无法,这是吴丞相亲自下的命令,末将必须依令行事。带走!”

  “放开!放开我!蔡显德,你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不然的话,我姐夫肯定要你的命!放开,快放开我!”

  不管陈来怎么挣扎吼叫都没用,脸色阴沉的蔡显德还是让太平军士卒把陈来和陈来的随从堵上了嘴押下了船,同时蔡显德还让人仔细搜查陈来的船舱,不放过任何一件舱内物品,也很快就找到了陈来藏在行李中的书信文件。

  还是在被押到了江阴码头上之后,陈来才发现江阴太平军的主帅吴如孝竟然早早就在码头上等待着他,看着他的脸色还比蔡显德更加阴沉。嘴里被塞着麻布的陈来呜呜大叫,示意要求与吴如孝说话,吴如孝却根本就不理会他。

  让陈来魂飞魄散的还在后面,又过片刻之后,满清朝廷的密使清安竟然也被蔡显德押到了江阴码头上,结果吴如孝亲手扯下清安嘴里的麻布时,清安马上大叫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我只是个普通客商,你们为什么抓我?”

  “普通客商?”吴如孝冷笑说道:“不对吧?清妖礼部右侍郎清安清大人,你堂堂一个从二品侍郎,怎么会变成了普通客商?”

  清安的惨叫戛然而止,看向吴如孝的目光中也尽是恐惧惊骇,陈来也是目瞪口呆,吴如孝却是神情冷酷,冷冷接过了蔡显德从陈来船舱里搜到文件书信,迅速从中翻出了金线镶边的太平天国国书。

  “呜呜……,不能……,不能……。”

  陈来见了大惊,赶紧又呜呜叫着阻止吴如孝查看国书,可惜吴如孝却根本没看他一眼,只是直接打开了国书细看其中内容,再然后吴如孝的脸色很快就变了,拿着国书的双手也开始微微发抖了。

  “吴丞相,难道是真的……?”

  蔡显德提心吊胆的问,吴如孝却不回答,只是脸色铁青着把国书迅速看完,然后猛的合上国书,铁青着脸怒视陈来,知道吴如孝是什么德行的陈来心里开始发毛,下意识的躲避吴如孝目光。然而吴如孝却突然飞起一脚直接踹在陈来的肚子上,把陈来踹得凌空飞起,口吐鲜血,当场晕死过去。

  “把他们押回城里!传令全军,戒严备战!叫所有师帅和以上级别的将领来见我!”吴如孝铁青着脸大吼。

  是日,江阴太平军突然进入了全面备战的状态,所有师帅及以上级别的将领也齐聚吴如孝在江阴城中的丞相府,而再当吴如孝当众出示了杨秀清勾结满清朝廷背叛太平天国的铁证之后,江阴太平军众将也发出了阵阵怒吼声音,人人怒发冲冠,无不痛恨杨秀清的通敌卖国。甚至还有人直接喊道:“吴丞相,起兵清君侧,诛杀杨秀清!扶天王复位!”

  “我等追随天王反清,皆因满州无道,胡狗猖獗,鞑靼妖胡占我华夏土地,杀我汉家百姓,污我中国女子,极恶穷凶,胡罪贯盈!天王万岁创举义旗,是为扫除妖孽,廓清华夏,脱满州之祸,解中国之苦!”

  大声背诵着太平天国起兵时发布的反清檄文主要内容,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吴如孝不由流下了眼泪,又更加愤怒的大吼道:“谁知那杨秀清,身为天国东王,先是囚禁天王自封万岁,复又暗通清妖出卖天国,借路给罗刹清妖杀我反清友军,为求富贵竟然与清妖暗中结盟,助纣为虐,帮清妖荼毒我中华百姓,杀害我天国将士!杨贼不杀,天国必将被他出卖!杨贼不杀,千千万万的天**民百姓,必将为他所害!”

  “弟兄们,天国的江山社稷来得不容易啊,是我们一刀一枪的杀出来的,是我们牺牲无数将士的生命换来的啊!直到现在,我们都还在和清妖军队交战,还每天都有将士牺牲,也每天都有天国将士抛头颅洒热血,与清妖胡狗殊死作战!”

  “杨秀清他身为天国东王,不想着怎么为我们的将士报仇,不想着怎么荡除清妖,光复华夏,竟然还去和清妖朝廷暗中勾结,故意制造和超越小妖开战的借口,逼着超越小妖又和我们开战,拿我们天国将士的性命去换清妖朝廷的苟延残喘!我们能不能答应?!”

  “不能!”

  在场的太平军众将整齐怒吼,其中虽然也有一些人是虚情假意,随声附和,但大部分还是发自内心——毕竟,能够混到师帅以上级别的太平军将领,都是意志最为坚定的太平军老人,也是被太平天国反清教育洗脑最深的强硬派。

  “我也不能!”吴如孝含泪大吼,振臂呼道:“弟兄们,我拿定主意了,要起兵讨伐叛徒杨秀清,救出天王,扶天王复位!谁愿意跟我走?!”

  “我等愿誓死追随吴丞相!”在场所有的太平军将领振臂响应,一起大吼道:“讨伐叛徒杨秀清,扶天王复位!”

  强硬归强硬,吴如孝也不是一味蛮干的莽汉,毅然决定起兵讨伐杨秀清的同时,吴如孝又在第一时间派出大量信使,联络各地太平军将领,出示杨秀清叛变通清的罪证,告诉他们自己起兵讨伐杨秀清的决定,也力劝各地太平军将领效仿自己起兵讨杨,救出洪秀全,把洪秀全重新扶上领袖地位。

  再怎么被污蔑为野蛮土匪,能够从广西桂平县的一个小山村里走到一度占领中国半壁江山,如果说太平军的队伍里没有真正的忠勇义士恐怕谁也不信。所以当吴如孝的起兵檄文传开后,在派人亲临江阴亲眼看到了杨秀清的通清叛国铁证之后,率军守卫镇江的叶芸来立即成为了第一个起兵响应吴如孝的太平军大将。

  叶芸来第一个响应吴如孝起兵的原因除了距离最近外,还有一个关键原因是,历史上正是叶芸来在湘军重重包围下坚守安庆两年之久,直到粮尽城破都没有半点动摇,誓死不降,他的麾下将士也宁死不屈,或战殁,或投江,壮烈殉难,几无一人投降。

  意志坚定至此,得知杨秀清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出卖反清大业,甚至试图不择手段的重新挑起与吴军强敌之间的战火,帮助已经奄奄一息的满清朝廷延命续气,叶芸来和他的麾下将士自然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反杨大旗!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