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王爵问题

第四百二十八章 王爵问题

  前文说过,因为不知道太平军会突然爆发内乱,吴超越一度做好了放弃北伐计划的心理准备,毅然选择了与太平军、捻军重新开战,命令自己的大舅子聂士成率领河南吴军主力东进归德府,去帮助在那里和捻军大打出手的吴军蒋益澧、舒保等部驱逐捻军队伍。

  又突然收到了太平军内部大乱的消息时,为了减少敌人和团结反清义军,吴超越一度考虑收回这道命令,避免与捻军五旗的武力冲突更进一步扩大,然而仔细盘算之后,吴超越却又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朝令夕改,在目前的形势下,自己之前被迫调遣聂士成军东进,现在已经无意中形成了一步妙棋。

  这步棋最妙的地方就是一举两得,第一是可以给捻军五旗一点颜色看看,避免与河南吴军利益冲突众多的捻军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更加侵犯河南吴军的利益。第二则是可以掩护河南吴军的北伐计划,为河南吴军兵进山东时创造出其不意的先机。

  所以吴超越就没有收回命令,还又派人告诉聂士成,说是只要捻军敢给脸不要脸,就给自己狠狠的往死里揍。同时吴超越又命令聂士成和曾国荃两军散播谣言,就说河南吴军为了找捻军报仇,准备大举杀入安徽北部直捣捻军巢穴,借此谣言掩护吴超越从湖北大量运输弹药武器北上河南的行为,迷惑山东清军的判断。

  被吴超越提前料中,无知者无畏的张乐行、苏天福等捻军统帅在没有和吴军精锐交过手的情况下,即便是探得聂士成亲自率领吴军骑兵主力前来归德府增援,也没考虑过什么退让避敌,还仗着自己麾下的骑兵数量众多,主动北上和聂士成交战宁陵一带。

  然后聂士成当然把张乐行和苏天福等人直接抽哭了鼻子,武装到了牙齿的吴军骑兵主力人人长枪短枪具全,还有手雷和掷弹筒助阵,配备的弹药更是捻军各旗不敢想象,甫一接战,吴军骑兵狂风暴雨般的密集子弹就把捻军骑兵打傻了眼睛,人人惊呼不断,“吴贼这支骑兵怎么会有这么多洋枪?这么多子弹?先前和我们打的那支吴贼骑兵,不到关键时刻根本不敢用洋枪啊?”

  吴军骑兵之间火力密集程度区别巨大的关键原因,当然是吴军骑兵舒保部麾下的兵员构成——全都是被迫从吴的满蒙旗人,吴超越除非脑袋进水才会让他们有充足的枪弹可用,之所以给他们装备柯尔特左轮枪和有限供给子弹,都还是看着舒保和木拉奇等旗人另类将领足够忠心听话的份上。

  聂士成麾下的吴军骑兵当然完全不同,既全是汉人,大小将领又全都是吴军老人,主将聂士成更是吴超越的大舅子,吴超越如果不给他们最好的武器和最充足的弹药补给,恐怕连敌人都会嘲笑吴超越是个白痴。

  在事前根本不敢想象的恐怖火力打击下,之前还有些志得意满的捻军骑兵马上就是死伤惨重,很快就溃不成军,逃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聂士成神情平静的挥师追杀,亲自率军紧追捻军败兵不放。

  追击战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值得一提的趣事,就是看到聂士成也亲自上阵追杀后,甚有统兵之能的张乐行妄图擒贼先擒王,匆匆组织一支精锐骑兵向聂士成的帅旗所在发起冲锋,指望利用战场混乱的机会创造奇迹,一举干掉河南吴军的主帅聂士成!

  然而,这支捻军骑兵却不幸碰上了亨利连珠枪,做为吴超越的大舅子,聂士成虽然没资格拥有整整一个营的亲兵还全部装备亨利连珠枪,却也勉强还有一个哨的亲兵可以全部装备亨利连珠枪。所以近百支十六连发的亨利连珠枪猛烈开火间,突袭聂士成帅旗的捻军骑兵很多人连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已经直接惨死在了亨利连珠枪的密集子弹下,侥幸没被打死的捻军骑兵也个个杀猪一样的惨叫,“那是什么洋枪?怎么枪子根本就打不完?”

  最后,损失惨重的张乐行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率军南逃,正集兵于高辛集一带的吴军蒋益澧和舒保等部则乘机出兵拦截,与聂士成军联手大败捻军,一战就把捻军主力驱逐出了归德府,还一口气端掉了十二个被捻军控制的圩寨,取得大胜。

  是战过后,晚清头号反水之王苗沛霖在第一时间派人与聂士成取得联系,主动表示愿意帮助吴军收拾捻军,也厚颜无耻的主动请求接受吴超越的册封,在给满清朝廷、捻军和太平军当过帮凶走狗之后,又想给吴超越也当帮凶走狗。

  聂士成则谨记吴超越的要求,一边接受苗沛霖的主动请降,引为外援牵制捻军,一边大造声势,伪造准备杀入安徽北部的假象,乘机合情合理的在开封囤积弹药粮草,以便发起进攻山东的战事。

  但是很可惜,吴超越的瞒天过海之计并没有骗过即将与吴军对阵的满清老狐狸骆秉章,才刚发现吴军在开封一带大量囤积军需物资,骆秉章就猜到小朋友吴超越要对自己下手了,除了积极备战和加强防御之外,又一再向满清朝廷寄书告警,直接指出想靠招抚和谈稳住吴超越注定只会是痴人说梦,对吴超越,也只能是提前做好死战到底的决心。

  “……微臣斗胆断言,吴贼接待朝廷使者,不过是虚与委蛇,敷衍民众,掩饰他造反谋逆之举,最迟明年正月,最早甚至可能在今年腊月,河南吴贼必将大举北上,入寇山东,山西吴贼也将兵出娘子关,直扑京城。万望两宫抛弃幻想,放弃和谈专心战备,以免将士懈怠,人无战心,被吴贼突然所乘。若非如此,则大清危矣,朝廷危矣……。”

  默念着骆秉章的亲笔密折,慈安和慈禧都是眉头紧皱,既担心骆秉章的预言成谶,却又发自内心的不愿停止和谈,放弃以政治手段暂时稳住吴超越的希望。末了,慈安还对慈禧说道:“妹妹,骆爱卿之言虽然有理,但他偏守山东,只知吴贼在开封囤积粮草弹药,却不知吴贼还在九江集结兵马,所言是否有些偏颇?”

  慈禧皱眉盘算,许久后才问道:“姐姐是否打算不纳骆爱卿之言,仍然继续与吴贼争取和谈?”

  “不错,一边争取和谈,一边备战,两不耽误。”慈安点头说道:“这么做的话,怎么都比直接断了与吴贼和谈的所有希望强。”

  慈禧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一边备战一边争取和谈,是两不耽误,但姐姐你不要忘了骆爱卿的这句警告——将士懈怠,人无战心。”

  说到这,慈禧顿了一顿,又说道:“妹妹我虽然不懂军事,却懂人心,如果前线将士知道我们还在与吴贼和谈,怎么都会心存幻想,疏于防范,甚至为了不打仗不送命,在前方接触中主动做出一些让步。如此一来,吴贼军队再突然动手的话,我们的前线将士真是想不吃大亏都难。”

  “可我们如果放弃和谈的话,不但再没有任何的招抚希望,吴超越那个逆贼也更加可以倒打一耙,反咬是我们不愿和谈,更加名正言顺的出兵讨伐我们啊?”慈安指出了另一层厉害关系。

  “那姐姐的意思是,不听骆爱卿的劝谏,还是继续试一试?”慈禧问道。

  “不错。”慈安点头,说道:“骆爱卿的密折劝谏虽是一番好意,但眼下机会难得,吴贼很有可能会选择对长毛趁火打劫,我们努力争取招抚的话,和谈成功的可能怎么都比平时为大。”

  言罢,慈安又补充了一句,道:“抓紧时间与吴贼和谈,实在不成,我们再自行切断与吴贼联络全力备战也为时未晚。”

  虽然有些不太相信吴超越会给满清朝廷和军队做出应变反应的机会,然而又毫无信心与吴超越在军事上正面较量,犹豫再三之后,慈禧终于还是选择了支持慈安的决定,也和慈安一起下定决心,准备满足吴超越的无耻要求,以满清朝廷的正统名义,正式册封吴超越为镇南王。

  当然,慈安和慈禧也不会傻到什么都顺着吴超越来,更不会傻到先封吴超越为王然后再谈判,任命军机大臣宝鋆为全权谈判代表和传旨钦差的同时,慈安和慈禧又让宝鋆对吴超越提出了一个封王条件——先完成和谈,然后再封吴超越为镇南王!

  …………

  宝鋆带着册封吴超越为王的圣旨赶到湖北省城时,时间已是祺祥元年的十一月中旬,距离吴超越准备发起北伐的时间已经不远。而在此期间,太平军的内战局势也出现了一个巨大变化——在派人确认了吴如孝手中的证据不假之后,石达开也领着曾立昌和李世贤加入了讨杨战争。

  做为太平天国中地位仅次于洪秀全和杨秀清的三号人物,石达开也毅然决定起兵讨杨,那当然神仙放屁,非同凡响。得知此讯,不但江西东部的石镇吉和林绍璋等军头立即响应,湖口的林启荣也马上举起了讨杨大旗,不但替吴如孝等人直接牵制住了杨秀清的嫡系黄文金,还让至今没有表明立场的安庆林凤翔也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太平军的内战规模自然也因此再度扩大。

  此时此刻,吴超越的态度立场自然更加关乎天下命运,不但景寿和杨秀清的使者天天跑到吴超越的元帅府门前求见,就连石达开、林启荣和吴如孝等人都先后派来了使者,请求吴超越伸出援手,帮他们干掉背叛反清大业的杨秀清——当然也顺便恳求吴超越千万不要给杨秀清帮忙。

  对此,吴超越牢记赵烈文的建议指点,始终不肯表态吐露口风,仅仅只是与景寿虚与委蛇,见见吴如孝和石达开等人的使者给他们一点心理鼓励,同时又故意始终不肯接见杨秀清的使者,造成满清朝廷更加心存幻想,吴如孝和石达开等人心中大定,杨秀清则始终提心吊胆,可是又更加不敢开罪吴超越。

  在此情况下,顺利抵达了湖北省城后,宝鋆当然是第一时间拉着景寿跑到吴超越的面前求见,可是让宝鋆和景寿万分意外的是,往常只要有点时间基本上就会接见景寿的吴超越这次竟然一反常态,借口公务拒绝与宝鋆见面,仅仅只是让戴文节出面接待。

  开始还有些摸不清楚吴超越的用意,然而当戴文节巧妙试探起宝鋆的来意之后,宝鋆也醒悟过来,知道吴超越是准备先摸清楚满清朝廷的价码,然后再决定是否与自己见面。结果暗骂吴超越奸诈之余,宝鋆也没犹豫,直接了当的就把满清朝廷的底牌抖给了戴文节——只要达成和谈,马上就封吴超越为王。

  再接着,戴文节又把满清朝廷的底牌汇报到吴超越的面前之后,吴超越当然在第一时间召集了赵烈文和阎敬铭等心腹商量对策,还十分不情愿的说道:“没想到你们的一句戏言,京城乱党也会当真,竟然真的要册封我为异姓王,这下子事可难办了,我到底该不该坚辞不受?”

  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苦笑不语,全都无比佩服吴超越的脸皮厚度。好在吴超越也觉得自己太过厚颜无耻,便干脆笑道:“算了,既然这是两宫太后的意思,我受封王爵之后也方便以官职爵位酬谢将士,那干脆就勉为其难吧。不过两宫太后的打算是先达成和谈,然后再册封我为王爵,关于这点,你们怎么看?”

  “慰亭,这点绝不能让步。”赵烈文警告道:“千万不能打什么言而无信的主意,先达成和谈骗到王爵,然后马上食言反悔,又对京城乱党开战,那只会让你名誉扫地,民心尽失!”

  “不错,慰亭你在这个问题上可千万不能犯糊涂。”阎敬铭也说道:“天下动乱已有十年,民心思定,百姓厌战,不管是军民百姓还是士绅官吏,没有一个不在盼着赶紧结束这个乱世。你如果为了骗取一个王爵先答应停战,受封为王后又马上撕毁停战条约,那全天下的所有人都不会答应。”

  “这点你们放心。”吴超越安慰道:“我虽然不读四书五经,但是人无信则不立我还懂,背信弃义让天下百姓失望的事我绝不会做。”

  首先表明了自己绝不会用背信弃义的手段骗取王爵后,吴超越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打算,问道:“我想向你们问的是,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既不用失信于天下,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受封王爵?”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