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四十章 历史玩笑

第四百四十章 历史玩笑

  甚是巧合,河南吴军从霸州撤退南下这天,恰好就是公元一八六二年元月二十九日,祺祥兼同治元年的最后一天——农历腊月三十。

  对于京城空虚的满清朝廷来说,都已经打进京城三百里范围内的河南吴军选择主动撤退,当然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以至于收到这个消息后,已经连续好几天不敢安枕慈安和慈禧直接哭出了声音,激动得与当初直隶清军奇迹般击退石达开大举北伐时毫无区别。而满清朝廷的上上下下更是欢呼雀跃,无不感激历代野猪皮的地狱恶灵保佑,让满清朝廷又躲过一次大劫。满清朝廷得神佛庇佑的歪理邪说,也因此在京城中再次大行其道。

  然而对于辗转千里才打到霸州的吴军将士来说,曾国荃做出的撤退决定,无疑就是让他们千里转战的辛苦艰难付诸东流,不但军心士气受到了极大打击,军队里还怨声四起,导致无数的将士在背后抱怨曾国荃的瞎折腾乱指挥,沮丧失望者相当不在少数。

  其实这些吴军将士真有些错怪了曾国荃,被迫撤兵南下,心里最痛苦的其实就是曾国荃本人,曾国荃很清楚这么做是让吴军将士的辛苦努力徒劳无功,也很明白这么做会让自己的威信大减,更知道受此打击之后,必将影响到河南吴军的士气斗志。

  然而没办法,做为全军统帅,曾国荃必须得为自己麾下近万将士的宝贵生命着想,必须得为吴军这次北伐计划的全盘考虑,在敌情不明又没有任何把握拿下北京坚城的情况下,也在粮草匮乏的残酷现实面前,曾国荃必须得采取谨慎战术,优先考虑军队的存亡!所以曾国荃别无选择,只能是选择让自军的努力前功尽弃。

  即便如此,在率军撤离霸州城时,回头眺望着辛苦拿下后才一天时间就被迫放弃的霸州小城,曾国荃的眼中还是有泪花在闪烁,心中更是有如刀绞,百般滋味杂陈间,眼泪也不知不觉滑落脸颊。

  还是没有任何一支直隶的地方清军敢当道拦截吴军,官文从正定派回保定府的佟鉴也带着本部兵马老实呆在容城,不敢打什么牵制阻击吴军的主意。可是即便这样,行走在被冰雪覆盖的华北平原上,吴军队伍仍然还是给人一种颓然感觉,上到曾国荃,下到普通士卒,几乎人人都是垂头丧气,到处都是一种沮丧气氛。

  包括素来玩世不恭喜欢嬉皮笑脸的张之洞也是如此,策马走在曾国荃的身旁,张之洞的神情木然,多次回头北望,也无数次欲言又止想对曾国荃说话,可是每次都是话到嘴边,又强行咽回了自己的肚子里。——毕竟,张之洞很清楚曾国荃绝不会采纳自己的另一个提议。

  还有恶心吴军将士和曾国荃的事,吴军来到清河北岸准备南渡时,南岸的保定知县崔兆飞竟然还派使者来和吴军联系,直接了当的告诉曾国荃说他们已经做好了烧粮准备,如果吴军真敢攻城,那么第一个吴军士兵打进城里时,就是他们的动手烧粮之时!

  如果不是饱读诗书深知不斩来使的道理,曾国荃绝对能亲手宰了保定县的使者,可即便如此,窝火万分的曾国荃还是命令士兵把使者扔进了清河之中,又派斥候去了解保定县的城防情况,看有没有把握把保定小城一举拿下,决定就算不要粮食,也要把敢拂自己虎须的崔兆飞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很可惜,斥候的探察结果是迅速拿下保定县城的把握不大,因为接连受到太平军和吴军轮流威胁的缘故,直隶境内的大小城池全都加强了城防建设,顺天府直辖的保定县更是翻修了城墙,深挖了护城河还引入了活水,吴军即便有把握拿下这座小城,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牺牲多少士卒。所以曾国荃也没办法,只能是怒吼道:“过河,继续南下!等以后再找这个姓崔的匹夫算帐!”

  命令还没得及传达,一个亲兵突然飞奔到了曾国荃的面前,单膝跪下奏道:“禀九帅,有一个百姓自称是聂士成将军的密使,携带镇南王密信前来拜见于你。”

  “验明身份没有?”曾国荃很小心的先问了一句。

  “回九帅,已然验明,确实是聂将军的亲兵。”亲兵答道。

  曾国荃点了点头,这才让亲兵领人来见,结果很快的,一个打扮成普通百姓模样的青年男子就被领到了曾国荃的面前,行礼之后,聂士成信使先是征得曾国荃原谅,然后才脱下外衣,撕开内衣,从内衣夹层中取出了吴超越写给曾国荃的书信,双手呈上。

  漫不经心的接过了书信,先验明了火漆与密记无误,曾国荃这才捏碎了盖有吴超越印章的火漆,取出信笺展开细看,然而大概看完了吴超越的书信后,曾国荃却是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曾国荃还下意识的一指聂士成信使,怒吼道:“把这个乱党细作拿下!”

  话音刚落,曾国荃的亲兵立即扑上,当场把聂士成信使按住,聂士成信使则傻眼喊冤,道:“曾中丞,小的怎么变成乱党细作了?这那跟那啊?”

  “还敢骗本帅?”曾国荃怒喝道:“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是官文?还是奕訢?”

  “曾中丞,你开什么玩笑?小的怎么可能是官文或者奕訢这些乱党头子派来的?小的是聂士成聂将军的亲兵,是聂将军派小的来的啊!小的有身份腰牌和聂将军的亲笔手令为证啊!”

  聂士成信使的声辩无用,曾国荃仍然坚定认为他是清军细作,还威胁说他如果不老实交代就要动刑。旁边的朱洪章和刘连捷等将见了奇怪,都问曾国荃为什么会认定那信使是清军细作,曾国荃则理直气壮的说道:“这还用问?你们相不相信镇南王会用书信要求我们直接去打京城?”

  “镇南王要我们直接去打京城?”朱洪章和刘连捷等湘军老人个个傻眼,然后马上个个醒悟,纷纷点头说道:“错不了,这个信使绝对是乱党细作装扮的,想骗我们去京城送死!”

  还好,就在曾国荃亲兵动手毒打聂士成信使逼供的时候,张之洞及时赶到,只看得那细作一眼就惊叫道:“刘元?你怎么在这里?”

  “张大人,快救我,曾中丞他们误会我是乱党细作,快帮我做证!”

  “误会你是乱党细作?开什么玩笑?九帅,你知不知道,这个刘元不但是聂士成聂将军的亲兵队副队长,还是聂将军夫人的堂弟,刘齐衔刘大人的侄子,是最可靠的我们自己人啊!”

  还是在张之洞匆匆说出了聂士成信使的背景身份后,曾国荃的亲兵才赶紧住手,曾国荃也傻眼问道:“他是聂士成的小舅子?”

  张之洞赶紧点头确认,曾国荃更加傻眼,然后才赶紧命令亲兵给聂士成的舅子松绑,连连致歉道:“小兄弟恕罪,这次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怪老夫误会,也怪镇南王的命令太吓人,让老夫误会你是乱党派来的细作,骗我们直接去打京城白白送死。”

  “九帅,镇南王要我们直接去打京城?”张之洞听出了曾国荃误会的原因,也顿时吃了一惊。

  曾国荃点头,这才把差点被自己撕了的吴超越书信交给张之洞和众人观看,结果仔细看完了吴超越的亲笔书信后,张之洞同样是目瞪口呆,简直怀疑自己身在梦中。接着掐了一把大腿证明自己不是做梦后,张之洞也顿时欢呼了起来,“镇南王英明,高瞻远瞩!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曾国荃和朱洪章等人惊讶看向张之洞时,张之洞也没了任何顾忌,朗声说道:“九帅,说实话,其实从昨天你决定撤退开始,我一直都想劝你改弦易张,放弃南撤直接北上,直接攻打京城!因为我非常怀疑,这次乱党一直没急着回师京城,有可能是个空城计!”

  “空城计?”曾国荃惊讶问道:“你怀疑北京是座空城,没什么守军?”

  “没错!而且城里就算有点乱党军队,也绝对不会太多!”

  张之洞大力点头,指出道:“乱党主力集兵正定,既打算防范我们的山西友军东进,又图谋利用我们急于接应山西友军东进的心思,与我们决战于正定战场,孤注一掷还两线作战,直隶的乱党军队必然是精锐尽出不敢保留,也绝不可能留下太多精锐守卫京城!”

  “还有,乱党还很可能是瞄准了九帅你和镇南王不敢弄险的心思,知道镇南王素来用兵谨慎,更知道九帅你用兵更谨慎,所以才在我们使出了调虎离山之计后,故意不肯调动一支军队回援京城,相反还从京城抽调军队增援天津,营造京城之中守军充足的假象,虚而虚之让我们更加不敢窥视京城半眼!”

  分析完了,张之洞又由衷的赞叹道:“镇南王真不愧是人中龙凤,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也仍然一眼看穿了京城乱党徒有其表的真面目,果断寄书下令,我们只要遵从他的钧旨行事,必然能获大胜!”

  “慢着。”曾国荃赶紧打断张之洞,说道:“镇南王在书信上只是建议我们考虑直捣京城的战术,可没有要我们一定得这么做。”

  “那是因为镇南王不知道前线的军情变化情况,所以才给九帅你自主机动之权。”张之洞解释道:“不然的话,镇南王如果颁布钧旨要求我们进军北京,乱党却在此期间抢先回师增援,那就真成了逼我们去送死了。”

  曾国荃盘算犹豫,旁边的朱洪章则劝道:“九帅,事关重大,我们最好还是三思而行,我提议让全军暂且立营,仔细商量后再做决定不迟。”

  “不能立营!”张之洞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身处敌人腹地,举目皆敌,环顾无援,绝不能浪费半点时间犹豫踌躇,只能是当机立断,要么就听取镇南王亲自提出的战术建议,直接掉头北上,要么就果断南下,继续撤退!如若不然,一旦敌情有了新的变化,我们不但将错失直捣京城的天赐良机,还有可能陷入断粮无援的危险处境!”

  “关乎我们全军将士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叫九帅他立下决断?”朱洪章愤怒问道。

  “可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张之洞辩解道:“我们一旦停下来立营驻扎,乱党马上就能猜到我们已经动摇,又想回头去打京城,远的不说,西面几十里外的乱党佟鉴部,马上就可能回师去增援京城!然后……。”

  “不必说了!”

  曾国荃粗暴的打断张之洞,又示意朱洪章和刘连捷等湘军老人也闭上嘴巴,然后才冷冷说道:“传令全军,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掉头向北,直捣京城!”

  “九帅,你真要去冒……?”

  曾国荃再次挥手打断朱洪章等人的惊叫,恶狠狠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不管京城是不是乱党军队的空城计,我们无论如何都得试上一试!”

  “九帅,可如果不是空城计怎么办?我们的粮草可坚持不了几天!”刘连捷心惊胆战的问道。

  “那我们就改道西北,去宣化就粮,突破张家口回山西!”曾国荃的声音更加凶狠,神情狰狞的说道:“我就不信了,乱党能把宣化张家口也坚壁清野,把塞外的牛羊也全部杀光!”

  刘连捷和朱洪章等湘军老人无奈闭嘴时,张之洞则冲曾国荃拱手笑道:“九帅英明,原来你比下官更想冒这个险。”

  曾国荃的神情稍微恢复些平静,答道:“如果不是怕对不起镇南王,误了他这次精心策划的北伐战事,昨天我就已经这么决定了。既然镇南王也赞同冒这个险,那我也没有什么任何后顾之忧了。”

  仿佛是历史开的的玩笑,在原来的历史层面上,公元一八六二年,曾国荃不顾曾国藩的强烈反对,不顾兵力不足和部署没有到位,在战机远远没有成熟的情况下率领本部人马孤军深入,直接打到了太平天国的首都南京城下。

  而在被吴超越这只妖蛾子翅膀搅得一片大乱的历史层面上,同样是在一八六二年,同样是兵力不足和部署没有到位,战机更是远远没有成熟,本已经撤退南下的曾国荃突然掉头,率领区区万余兵马直接北上,兵锋直指满清朝廷的巢穴——京城!

  这是一次前途难料的突袭战,为了争取胜利,曾国荃也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鼓舞军心士气,除了采纳张之洞的建议,声称说自己收到准确情报,京城里不过只有几千老弱守军,还有清军的重要将领已经秘密请降准备献城外,还公然颁布命令,宣布打进北京城后,所得缴获一半归士卒所有!

  “踏平京城!生擒奕訢!勤王保驾,重建大清!”这是曾国荃军在明面上喊出来的进兵口号,冠冕堂皇。

  “打进京城!抢国库!抢内库!收缴乱党的所有家产!”这是曾国荃军在内部里真正的口号,喊出了无数老湘军将士的真正心声,也把无数的吴军将士激励得热血沸腾,双眼射绿。

  距离只有不到三百里,曾国荃军又突然回师来打京城的好消息,才到了当天深夜就送到了京城,送到了已经处于酣睡中的鬼子六面前。结果听到了这个好消息,睡眼惺忪的鬼子六当场就脸上没了人色,嘴里喷出白沫,睡着他旁边的福晋瓜尔佳氏,还马上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尿臊味……

  距离次远,第二天的清晨,正在正定府城里吃早饭的吴超越老上司官文也收到了这个好消息,结果还自然的,刚吃进嘴里的精美早点当然马上就噎在了官文的嗓子眼处,差点当场要了老狐狸官文的老命,手舞足蹈间,还吓得侍侯在旁边的丫鬟纷纷大喊,“快来人,老爷抽母猪疯了!我们老爷突然抽母猪疯了!救命啊!”

  反应最直接的是距离最远的另一条满清老狐狸骆秉章,收到了曾国荃军真的去打京城的好消息后,骆老狐狸干脆利落的一口鲜血喷出,又更加干脆利落的直接昏死过去,被刘蓉等人手忙脚乱的救醒后,骆老狐狸又直接放声大哭,“老夫误了朝廷!误了大清啊!”

  当然,满清朝廷这边也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狠角色,闻知曾国荃又掉头来打京城,咱们的僧王爷不但没有半点的慌张,相反还放声狂笑,“终于轮到本王大显身手了!曾国荃,曾老九,你这个逆贼放马过来吧,看本王这次怎么取你狗命,怎么把你杀得全军覆没,片甲不留!”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