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东施效颦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东施效颦

  如果不是满清朝廷两百多年的奴化政策洗脑洗得成功,咱们的僧王爷铁定无法迅速组建起虎神营,更别说是按计划组建起五万人规模的虎神营。

  因为现在的八旗包衣奴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了,除了政治地位和称呼名号没有改变之外,很多包衣奴才早就比他们的主子更发达更有钱了,当官的当官,经商的经商,勤俭节省逐渐熬成个小地主的更是不在少数,至不济也能自谋生路,不用求主子赏那口狗食,又还有谁愿意拿着刀枪为主子上战场,替主子去和拿着洋枪洋炮的吴军将士拼命?

  也多亏了满清朝廷的奴才体制完善,洗脑洗到两朝重臣松筠当上了内阁大学士后,遇到主子家办丧事都还乖乖穿上孝服去当吹鼓手,再加上诏书威胁说不到虎神营应征就要主子奴才一同治罪,大小主子们出面逼迫自家的旗奴家奴,京城内外的包衣奴才们无计可施,这才从箱子底翻出来祖上传下来的武器,硬着头皮来到永定门外的僧王爷营地应征。

  即便如此,因为马放南山时间太久的缘故,很多包衣奴才家里都已经找不到半件可以用于战场的制式兵器,只能是提着两把菜刀或扛着锄头来当兵。此外还有不少的包衣奴才带来的家传武器因为缺乏保养,不是刀身枪头锈迹斑斑,就是刀把枪杆腐朽不堪,一碰即折。

  咱们神武过人的僧王爷当然不可能容忍让自己的麾下士卒拿这样的破烂武器上战场,在虎神营内外转了一圈看到这样的情况后,咱们的僧王爷大发了一通雷霆之后,又大手一挥,马上派人联络要求鬼子六,要求鬼子六立即从兵部武库之中拔一批上好武器过来,发放给来虎神营当兵的包衣奴才装备。

  实在是无人可用,只能是把所有希望完全寄托在京城里目前唯一上过战场的僧王爷身上,所以鬼子六也没敢拒绝僧王爷的要求,老老实实的派人打开了武库,火急火燎的又给僧王爷送来了一批上好的制式佩刀、白蜡杆长枪和藤制盾牌,以及僧王爷点名要的强弓重箭,直接把僧王爷临时组建的虎神营当成了主力战兵装备。

  也是在包衣奴才们欢呼着排队领取这些可以卖大价钱的上好武器时,咱们僧王爷才露出些开心笑容,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把本王的虎神营将士装备好了,如何才能上阵杀贼,剿灭曾国荃逆贼?”

  有些人就是喜欢不长眼,咱们僧王爷正高兴的时候,直系上司奉命大将军惠老王爷绵愉突然派人传话,说是外城里的乞丐流民不听管教,不顾内外九城已经戒严,依然成群结队的沿街乞讨,屡禁不绝,问僧王爷如何处置?

  “惠老王爷怎么就这样的心慈手软?”

  僧王爷一听有些火大,说道:“那些好吃懒做的刁民,还用得着和他们讲什么客气?叫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把他们全部赶出城,一个都别留!不然的话,这些刁民在城里一旦被吴贼细作蛊惑,说不定就会成为京城的隐患!”

  从没上过战场的惠老王爷当然对僧王爷是百分之百的言听计从,所以京城里那些可怜的乞丐流民也很快就倒了大霉,不管他们如何的哭泣哀求,磕头请免,都没办法打动顺天府的差役和五城兵马司的士兵,更挡不住皮鞭棍棒雨点般的抽来打来,“快滚!滚!滚出城!奉命大将军有令,所有流民乞丐,一律驱逐出城,一个都不许留在城里!”

  “军爷,我们是为了帮朝廷打长毛才变成叫花子的啊!去年长毛打进直隶府,朝廷要我们帮着打长毛,要我们又交粮食又当差,长毛报复我们又烧房又抢粮,让我们没地方住,我们是实在没办法才来京城里当叫花子的啊!怎么现在,连要饭都不准要了?”

  “是啊,军爷,去年打长毛的时候,我们宁河县差不多被烧成了一片白地,可我们还是给朝廷又挖壕沟又筑墙,帮着朝廷打长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无数流民乞丐委屈的呐喊,可仍然还是毫无作用,清兵和官差仍然还是连打带赶,逼着他们出城离开,偶有流民反抗间,还当场被五城兵马司的清军士兵抡刀砍死,外城的各大城门处哭声震天,衣衫褴褛的饥民乞丐流血又流泪,无可奈何的被驱逐出城,步履蹒跚的走向城外的冰天雪地。

  对于这样的场面,咱们爱民如子的僧王爷当然也多少有些心疼,可是没办法,数量庞大的饥民乞丐留在城里,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巨大的隐患,所以僧王爷也只能是摇头叹气道:“直隶的百姓们,不是本王不仁,是形势所迫,是吴逆贼军把你们害成这样的啊。”

  危急的形势也容不得咱们的僧王爷过于关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虎神营尚未征召和组建完毕,吴军不断逼近京城的噩耗却一个接一个的不断传来,中午才报告说刚到庞各庄,傍晚时就说前队已经到了黄村。而更糟糕的是,从天津匆匆回援来的清军又在采育一带遭到了吴军骑兵的阻击,被吴军骑兵一战杀败,被迫退回了武清,已经注定了无法抢先回援到京城助战。

  “一群无能的废物!草包!只可惜本王的满蒙铁骑葬送在了败保那个蠢货手里,不然的话,那能轮得到吴贼的骑兵马队威风?本王令旗一挥,早就把他们杀光宰绝了!”

  骂了一句无用的天津援军,又惋惜了一番自己的嫡系主力被废物败保白白葬送,僧王爷这才定下心来,专心打点和调教自己亲手组建的虎神营。结果让僧王爷长松了一口气的是,到了天色全黑时,五万人规模的虎神营终于还是顺利组建完毕,武器旗帜全部下放完成,同时营队的编制也基本完成,初步具备了一支精锐强兵的雏形。

  是夜,永定门外的虎神营营地里灯火通明,篝火如星,旗帜似海,火光照耀在雪亮的刀枪上,反射出的光芒耀眼生疼。站在点将台上,欣赏着这一壮观景象,亲手打造出台下一切的僧王爷当然是得意万分,威风八面,还亲自下令道:“传令各营,今夜好生休息,明日辰时正集合,听本王训话!贻时未至者,定斩不饶!”

  被僧王爷料定,一路急行而来的吴军曾国荃部为了保存体力,果然没敢在夜里继续进兵北上,选择了黄村以北立营休息,让满清朝廷和僧王爷及虎神营将士安心又休息了一个晚上。而到了第二天清晨时,辰时未至,咱们的僧王爷就迫不及待的登上了点将台准备训话,还提前安排了一队刀斧手预备,恶狠狠吩咐道:“误时未至者,不管是谁的家奴,一律斩首!”

  又被僧王爷料定,辰时正到来时,集结号角三响过后,果然还是有不少虎神营的将士没有到场归队,僧王爷一声令下,军法队立即冲进营地,把迟到的士兵揪出来押到台前准备当众处斩,严正军法。然而抓着抓着,僧王爷就有些傻眼了——点将台下误时未至者,竟然很快跪满了台下空地,数量已经超过五百之数,可仍然还有迟到的士兵在源源不绝的被押到台下。

  “他娘的!这叫本王怎么杀?”

  悄悄痛苦的哀号了一句,僧王爷也只好在麾下众将忍俊不禁的目光注视中收回钧旨,改口喝道:“迟到的士兵,每人抽三十鞭子,让他们归队!”

  马鞭废物,惨叫不绝,哀号震天,咱们僧王爷的国字脸如同铁铸,威严端肃,台下肃立的虎神营将士却是窃窃私议,“不是说迟到就要杀头吗?吓得老子卯时醒了以后就没敢睡觉,怎么又变成了抽鞭子?”

  “看来僧王爷还是不如当年的抚远大将军图海图大将军,当年图大将军征召包衣当兵的时候,迟到的包衣里有一个亲娘还是给孝庄梳头的宫女,都被图大将军一刀砍了。”

  “最好别太严,老子泡茶馆泡习惯了,太严受不了。”

  好不容易等到行刑完毕,受刑的士兵全部归队之后,僧王爷这才从帅椅上站起来,上前两步面对众军,大声吼道:“本王重申奉命大将军军令,违命不遵者斩!临阵畏战者斩!按期不至者斩!救援不力者斩!杀戮良民者斩!奸宿民女者斩!抢掠民财者斩!”

  一口气吼出了好几个斩,僧王爷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又大吼道:“本王昨夜有令,今日辰时点兵,误期者斩!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按期不至?如果不是念在朝廷正在用人之际,这些迟到之人,都该全部斩首问罪!本王开恩,给这些人罪减数等,改抽三十马鞭,但下不为例!再有按期不至者,无论是谁,无论多少,一律斩首问罪!”

  “那我们如果全部按期不至呢?僧王爷你会不会把我们全杀了?”无数虎神营将士在心里如此问道。

  又顿了一顿,僧王爷这才大声说道:“征召你们参战的原因,想必你们也知道了!但本王必须要告诉你们的是,此一役,敌方不过是跳梁小丑,不堪一击!只不过是因为朝廷的大军目前还在从正定返回京城的路上,禁军必须拱卫京城,不得已才征调你们!”

  “你们具是朝廷柱石的家奴,与大清朝廷休戚相关,为朝廷效劳,为主上分忧,也是为了你们的身家性命,荣华富贵!听明白了没有?”

  听到僧王爷的如雷大吼,台下的虎神营将士难免面面相觑,纷纷低语道:“我们的主子是朝廷柱石?我怎么没发现?我记得我家主子只会提笼架鸟种石榴树啊?”

  “你那算是好主子了,我的主子才狠,旗饷赌光了就跑到我家混饭,还经常带着全家人到我家蹭饭。”

  “我主子都在东直门外挑大粪了,也是朝廷柱石?”

  隔得远,声音又低,僧王爷当然听不到台下虎神营将士窃窃私语的到底是什么内容,只是不满的大吼道:“安静,本王还有话说,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听好了,曾国荃逆贼自大名府出兵,一路劫掠而来,沿途州府县城不但库房被曾国荃贼军劫掠一空,就连民间钱粮也被他们抢得一干二净,随行银车已近千辆,随军的黄金珠宝更是不可计数!本王现今许诺,破贼之后,缴获财物一半封交朝廷,一半拿去你们均分,本王我一文不取!”

  僧王爷这番诱之以利的话终于还是收到了一些效果,听到这话,不少虎神营将士都忍不住面露喜色,摩拳擦掌只盼赶紧大干一场。然而更多的虎神营将士却是嗤之以鼻,还有人直接说道:“僧王爷在哄鬼!吴贼是在运河这条路来的,这条路上的县城村庄早就被长毛和乱兵洗过好几次了,吴贼还能劫到银子简直有鬼叫!”

  “骗别人去!老子就是做生意的,能不知道运河那条路现在是什么鬼样?随军上千辆银车,一辆银车就算载银三千两,千辆银车也有三百万两银子,别说现在了,就是长毛第一次打到天津之前,那条路上也劫不到这么多银子吧?”

  “简直连扯谎都不会扯,我是做骡马这行的,运河那条路上连野猫野狗都被吃光了,还能找到这么多骡马毛驴拉车?”

  还是没能听到虎神营将士的低声私语,僧王爷也只能是自顾自的在台上大声说话,宣扬吴军是如何的不堪一击,南方士兵是如何的孱弱好欺,贪生怕死,鼓励虎神营将士只是放胆杀敌,上报朝廷,下安黎庶。

  枯燥无味的演讲让虎神营将士听得呵欠连天的时候,救星到来,一匹快马突然冲进虎神营的营地,直接奔到点将台跪奏道:“禀僧王爷,今日辰时,吴逆贼军以骑兵马队为先锋,又向京城杀来,走的是正南大道。”

  僧王爷点点头,一挥手打发走了斥候,又大声说道:“本王言尽至此,你们只管用心记住,保管可以大破吴贼!好了,值守营防的各回岗位,余下的散去休息,待吴贼兵至,再听本王号令调遣!”

  还是在士卒纷纷散去休息时,辅佐僧王爷统率虎神营的丰台大营参将阿尔赫才小心翼翼问道:“僧王爷,黄村与京城相距仅有三十余里,吴贼又是以骑兵马队为先锋,不时将到,我军又尽是新兵,若不早做守备,倘若吴贼骑兵直接攻营,我军到时候恐怕会手忙脚乱,出现失误。”

  “你见过有骑兵直接攻打营地吗?”僧王爷反问,又冷笑说道:“我料贼军骑兵来到永定门后,必然不敢直接进兵,只会一边游走探察,一边等待步兵主力到达,我们到时候再做准备,也为时不晚。”

  言罢,僧王爷还又取来了纸笔,直接在点将台上写了一道书信,约曾国荃第二天在营外决战,然后交给阿尔赫吩咐道:“派个人给曾国荃逆贼送去,挑胆肥的,别折了我军锐气。”

  “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阿尔赫有些疑惑的问道:“虎神营都是新兵,叫他们去和吴贼正面决战,我们恐怕把握不大吧?”

  “蠢货,怎么就不懂脑子想想?”僧王爷微笑说道:“曾国荃逆贼一路急行而来,兵疲马乏,见京城守备完善,又见我屯兵城外,那敢如此轻易的立即发起进攻?见本王寄书约战,给他试探虚实的机会,曾国荃逆贼必然求之不得,等他中了本王的缓兵之计立营休息时,今天晚上本王再突出奇兵,偷袭他的营地,你说会怎么样?”

  “王爷妙计!”阿尔赫恍然大悟,赞道:“如此一来,不但可以让我们的新征士卒赢得时间军旅,还可以扬长避短,发挥虎神营将士熟悉地形的优势,而且就算偷袭失败,曾国荃逆贼也必然摸不清楚我们的虚实,我军将士也可以凭借对地形的熟悉从容撤退。”

  “算你聪明,还能识得本王的锦囊妙计。”僧王爷得意一笑,又无比惋惜的叹道:“只可惜本王的满蒙铁骑葬送在了败保手中,不然的话,本王那还用得着以计破敌?早就带着大清铁骑冲出去把吴贼杀了一个干干净净了!”

  还别说,这次还真被僧王爷给料中了,一个多小时后,小跑而来的吴军骑兵抵达永定门外后,果然没敢向旗帜数量众多的虎神营营地立即发起进攻,只是分出小股骑兵四散游走,侦察京城周边敌情,同时耐心等候步兵大队抵达。

  又是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永定门正南的官道上终于出现了迎风飘展的曾国荃帅旗,咱们的僧王爷也这才不紧不慢的下令加强营地防卫,同时派出使者手打白旗出营,南下迎向吴军递交——约战书!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