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僧王厚礼

第四百四十四章 僧王厚礼

  折回头来看看虎神营这边的情况,其实在战斗开始之前,僧王爷也料定虎神营将士很可能会出现新兵在战场上的常见失误,抵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提前开枪,也早早做好了安排准备防范这一情况出现,除了严令虎神营将士不见旗号不得开枪开炮外,又安排了一队刀斧手担任督战队,随时准备砍杀抗令士卒杀一儆百。

  从丰台驻军中抽调来的虎神营中下层将领严格执行了僧王爷的命令,逐什逐队的警告虎神营将士,说是没有命令抢先开枪开炮绝对是死路一条,清一色由八旗家奴组成的什长伙勇也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服从命令,并逐个逐个的警告本队士卒。一切都完美无缺,也一切都在咱们僧王爷的掌握之中。

  咱们僧王爷唯一失算的一点就是吴军竟然会先开枪,虽然李臣典领着自己的亲兵队只是在里许范围内开了一枪,还是对着天空开枪,然而还是用紧张过度的虎神营勇士抗拒不住心头压力,下意识的扣动了火绳枪或者抬枪的扳机,对着射程范围外的李臣典打出了子弹——还是在没有瞄准的情况下开火射击。

  再接着,祸事了,本来就是第一次抗枪上战场,又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现代军事训练,听到自军枪响之后,几乎所有的虎神营勇士全都以为僧王爷已经下了开火令,便毫不犹豫的接连扣动扳机,只是刚开始学习如何操炮的虎神营炮手也下意识的用火把点燃引线,由老兵出任的中下层将领根本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导火线的中部甚至尾部直接被火把点燃,也只能是连滚带爬的躲远以免被炮风波及。

  砰砰砰砰砰,轰隆轰隆轰隆隆,几千支鸟铳抬枪和几十门火炮先后发射的场面倒是十分壮观,声势也足够惊人,然而咱们的僧王爷却气得直接从帅椅上跳了起来破口大骂,“操他娘的!谁下的开火命令?隔着这么远开枪有屁用?!”

  再接着发生的事更加气歪了僧王爷的鼻子,恼怒麾下士卒不听命令胡乱开枪开炮,从丰台驻军中抽调来的军官上前抽打虎神营勇士,个别脾气暴躁的军官还拔出刀来乱砍带头开枪的虎神营士卒,吓得被砍伤没被砍伤的虎神营勇士撒腿就跑。

  结果看到同伴逃命,本来就慌乱紧张到了极点的虎神营勇士不明原因盲目跟从,背起只打了一枪的火枪就往后跑,影响到了更多的虎神营士卒,迅速造成第一线的虎神营勇士全线崩溃,大呼大喊着什么吴军已经杀来逃向营内,严重动摇和打击虎神营将士的军心士气,也造成了在营内侯命的其他虎神营将士未战先乱,慌张更甚。

  “稳住!稳住!预备队上,接管羊马墙防线!拦住那些乱跑的王八羔子,把带头的全砍了!”

  成军时间太短,又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军事训练,僧王爷暴跳如雷的命令自然也没有收到令行禁止的效果,不管中下层将领如何指挥驱逐,预备队就是没办法迅速上前接管防线,补上第一线军队溃散后留下的巨大漏洞。同时督战队奔跑拦截和砍杀崩溃士卒间,又逼得那些数量众多的虎神营溃兵上窜下跳,四处鼠窜,造成营内更大混乱。

  见此情景,吴军将士如果再不懂得抓住机会,就真的是堕落到虎神营勇士这个层次了。不消曾国荃命令,也来不及召集本部人马上前参战,李臣典先是一脚踢飞了对曾国荃无礼的清军使者,然后拔出马刀大吼一声,直接就带着二十几个亲兵发起了冲锋,红着眼睛直接向虎神营的大门冲来。后面本来是来接应的李臣典的朱洪章也是一样,根本就来不及征得曾国荃同意,直接就命令自己率领的两个营吴军以战斗队形冲锋,大步流星的跟在李臣典背后杀向虎神营营地而来。

  战争史上十分罕见的奇景出现,以李臣典为首的二十几名吴军将士大步冲锋,气势如虹的直接冲击有着五万军队守卫的虎神营辕门,兵力在李臣典军千倍以上的虎神营大军却是未战先乱,将领怒斥喝骂,连踢带打的逼迫士兵进入防御阵地,然而却是还挡不住士卒的大呼小叫,抱头鼠窜,更挡不住士卒不做任何瞄准的胡乱开枪开炮,乒乒乓乓的枪响间,不但没有一颗子弹命中吴军将士,相反还误伤了一些虎神营勇士,造成了虎神营勇士的更进一步混乱。

  “守住辕门!绝对不能让吴贼靠近辕门!没有命令,不准开枪!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从丰台驻军中出来的营门官吼得嗓子都快裂了,眼睛也急得快要喷血了,可是负责值守辕门的虎神营勇士却还是慌慌张张的胡乱开枪,白白浪费弹药,更浪费火绳枪和抬枪宝贵的装填弹药时间,营门官气得挥鞭乱抽间,还更加给了这些虎神营勇士乘机逃命的机会,辕门前彻底乱成一团。

  这时,李臣典和他的亲兵队终于冲进了辕门的火枪射程范围内,知道机会难得,李臣典和他的亲兵全都没有急着开枪,只是顶着虎神营胡乱打出的子弹继续前进,直到冲近了五十米范围内才抬枪发射,二十余支步枪接连发射间,顿时命中了多名虎神营勇士,也顿时打跑了更多的虎神营勇士,“吴贼杀来了,快跑啊!”

  只是子弹就有这么大的效果,再当李臣典的亲兵在冲锋中抛出随身带来的苦味酸手雷后,守卫辕门的虎神营勇士表现自然也更加精彩了,才第一枚手雷砸到辕门上炸开,被营门官逼着顶在前面开枪的虎神营勇士就做了鸟兽散,逃得走恨爹妈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接着又有连续好几枚手雷砸来后,不管辕门背后的虎神营勇士基本逃光,就连辕门上方箭楼里的虎神营勇士也争先恐后的跳下箭楼逃命,营门官也被这些勇士直接推翻踩倒,践踏得口吐鲜血。

  没有人阻拦,李臣典的亲兵当然是一起上前,合力猛推,直接把已经被手雷炸伤的辕门推倒,李臣典又是一声大喊,提着马刀就带头冲进了虎神营营地,亲兵紧紧跟上,跟着李臣典在虎神营地里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地。

  冲进敌营之后,身经百战的李臣典等人深知气势之重要,人数再少也是先挑敌人密集混乱处冲击,吼叫着见人就砍,见敌就杀,辅之以手雷弹开路,直接炸乱敌人人群,迫使敌人乱糟糟的逃命,乘机象赶鸭子一样驱逐着敌人败兵为免费前锋,冲击接下来的敌人密集处。

  在如此老练狠辣的敌人面前,事实上已经比主子更加娇贵的八旗家奴当然是鬼哭狼嚎,抱头鼠窜,那里人多往那里跑,导致更多的虎神营勇士崩溃混乱,败兵人群汹涌如潮,推翻辎重,扯倒营帐,踩碎营栅,自相践踏,死者无数,哭喊之声汇聚一股,直冲云霄。

  僧王爷不是没有尽过自己的努力扭转败局,先后几次从中军营地派出军队发起反击,妄图消灭只凭二十几人就敢拂自己虎须的吴军叛逆,然而虎神营的营地里实在是太乱了,溃兵的人潮实在是太汹涌了,几次反击都是还没能和吴军接战,直接就被自家败兵冲散冲溃,稀里糊涂的成为败兵人群。僧王爷急得哇哇大叫,可是又无可奈何。

  这时,朱洪章率领的吴军步兵大队也已经冲到虎神营的辕门前,结果让朱洪章等吴军将士嘴巴笑歪的是,李臣典不仅已经替他们冲开了虎神营大门,大门两侧的虎神营勇士也早就不知道逃到了那里,吴军大队直冲入营,直接敲响了虎神营的丧钟。吓得远处本就已经心惊胆战的虎神营勇士更是魂飞魄散,还没等吴军将士杀到近前,就已经扔下了武器撒腿逃命,前营大乱,直接彻底崩溃,并且迅速影响到了中军营地。

  败局已定,一向识时务的僧王爷果断选择了带着亲兵队向后营转移,心里也不断盘算两个问题,“为什么当年图海图大将军能用一天时间就把包衣家奴打造成军,本王却只带出了一帮废物软蛋?还有,这次该找谁做替罪羊?”

  与此同时,在永定门城楼上看到虎神营战况,总司京城防务的奉命大将军惠老王爷直接尿了裤裆,受封九门提督值守内城醇亲王奕譞也是双腿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绝望喃喃,“才这么点吴贼,竟然就能把五万虎神营打成这样?这仗还怎么打?京城还怎么守?还怎么可能守得住?”

  被吓坏了的还有永定门城墙上的其他清军将领士兵,虽然守外城的清军是丰台驻军,装备好军饷足,也经过相对来说还算严格的军事训练,还多少有点战场经验。然而看到二十几个吴军将士就能把五万虎神营按着打踩着揍,这些清军将士还是忍不住心头发寒,胆边生凉,纷纷私语,“吴贼都是天兵天将?这么猛?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这样的吴贼?”

  与心惊肉跳的满清文武和清军士卒截然相反,在远处观战的京畿流民乞丐却是欢呼不断,大声叫好,因为这些被战乱变成流民乞丐的直隶百姓很清楚,战斗过后,他们肯定能在战场上拣到不少好东西,说不定还能在死尸上剥到几件象样的带血衣服御寒,还有无数的青壮流民直接打起了这样的主意,“白帽兵这么厉害,我得去找他们碰碰运气,如果能给他们当差,不但可以混口饭吃,说不定还能跟着他们打进京城发一笔横财。”

  营内激战的同时,当然已经有无数的虎神营勇士十分聪明的开始了出营逃命,然而很可惜的是,曾国荃却早已分出两千步兵上前,分兵守住了虎神营的东西两侧,丁汝昌也派出两支骑兵上前助阵,当道拦住了虎神营败兵的去路,不断呼喊投降不杀的口号逼迫虎神营勇士投降,结果一些妄图从吴军阵地缝隙处逃命的虎神营勇士惨死在吴军骑兵的枪下之后,余下的虎神营勇士也马上做出了聪明的选择,放下武器跪在地上高举双手,带着哭腔喊叫道:“讨逆军大爷,我是被迫的啊,是我的主子逼着我来和你们打的啊!”

  更多的虎神营勇士当然是在僧王爷的亲自率领下逃向了正北面的永定门,然而很可惜,京师全城戒严之后,永定门在平时都已经不怎么开启,这会看到数以万计的败兵人潮冲来,还算有点脑子的惠老王爷和醇亲王当然也更加不敢打开大门,所以城门之上仅仅只是放下了一些绳子吊篮,接应僧王爷和阿尔赫等高级将领进城,余下的虎神营勇士则被挡在了城外,不管他们如何的哭喊哀求,城门说不打开就是不打开。

  又有两个营的吴军将士冲进了虎神营的营地,再次加速了虎神营的彻底崩溃,无数的虎神营将士大喊着赶快逃命的口号奔逃出营,或是逃向两翼被吴军打死和俘虏,或是直接向北试图回城,可是城门前早已是人生人海,哭声震天,拥挤得插针难进,又那里还有什么机会进城?

  关键时刻,僧王爷又帮了吴军一把——鉴于虎神营勇士为了进城逃命,竟然胆敢撞击和劈砍永定门城门,为了保住城门,不给吴军乘机杀进城里的机会,僧王爷竟然干脆建议惠老王爷和醇王爷对着城下开枪放箭,泼洒火油和扔下火把纵火,逼迫虎神营勇士远离永定门城下。

  惠老王爷和醇王爷毫不犹豫的采纳了僧王爷的建议,虎神营勇士也因此倒了大霉,后面有如狼似虎的吴军将士挥刀砍杀,前面有坚城挡路和子弹、烈火阻拦,进退不得,前后都是死,人群混乱间自相践踏得死尸层层叠叠,你推我搡间虎神营勇士又不断掉到已经结冰的永定河冰面上,最终活生生的压塌冰层,无数虎神营勇士掉落冰凉刺骨的河水里挣扎呼救,凄厉的惨叫和绝望的哭喊交相辉映,有如修罗地狱。

  这时,经验丰富的吴军将士新花样又来了,缴获了僧王爷留在大营里的三十六门俄罗斯火炮后,吴军将士现场掉转炮口,直接对着不远处的永定门城下开炮,结果炮弹砸进人群间,当然是一炮一片血花,一炮十几二十条人命,打得虎神营勇士们更加招架不住,也逼得聪明人居多的虎神营将士纷纷掉头,奔回吴军阵地面前跪地投降。

  还好,曾国荃贪图虎神营勇士手里的上好武器,更为了打击敌人心理减少阻力,早有命令交代无论任何人投降都先接受再说,所以这些聪明人全都保住了性命,也带动了更多的虎神营勇士回到吴军阵地面前投降,满清朝廷耗费巨资生产的上好冷兵器和勉强还能上战场抬枪鸟铳也迅速在吴军阵中堆积如山。

  看到这样的情景,曾国荃等吴军将领当然是一个比一个笑得开心,无不感谢僧王爷的慷慨仁慈,给正缺武器的自军送来这么多宝贵武器,还是上好武器!也个个都象当初的石达开一样,求神拜佛的祈祷僧王爷升官发财,身体安康,继续主持京城防务,负责率领京城守军与自军做殊死之战。

  僧王爷送给吴军将士的丰富礼物还不止如此,才刚放下武器投降,就已经有无数的虎神营勇士跑到了看守俘虏的吴军将领面前毛遂自荐,争先恐后的说道:“将军,小的愿意加入讨逆军将功赎罪,京城地面上小的什么都熟,朝廷的银库、粮仓、马圈和武库在那里,小的全都知道,小的可以给你们带路。”

  “将军,我是正红旗佐领塞恪塞佐领的家生奴才,塞佐领家住那里、家里有什么人,小的全都一清二楚,我还知道他在南城(外城)里有外宅,有私生子,他现在守西直门,把他小老婆和儿子抓起来,保管能逼着他献出城门。”

  “将军,我以前在五城兵马司当过差,内外九城的排水渠在那里和里面是什么情况小的全都知道,小的可以给你们带路,帮你们悄悄的摸进城里。”

  “将军,小的知道城外那个村子粮食多那个地方粮食少,小的给你们当奴才,给你们带路,保管你们可以抢到大把的粮食!”

  “将军,收下我这个奴才吧,奴才给你们带路,奴才要帮你们打乱党,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

  “主子们在上,奴才给你们磕头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