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四十七章 真的死了

第四百四十七章 真的死了

  虽然张之洞答应了去请曾国荃和李棠阶见上一面,然而张之洞离开之后,却再没出现在李棠阶的面前,李棠阶心急如焚的等待了不少时间,也只等来了一队吴军士兵,为首者很有礼貌的对李棠阶说道:“李大人,我们九帅军务繁忙,实在抽不出时间见你,只能请你随我们一起移师朝阳门外,等我们九帅有空了再见你。”

  言罢,那队吴军士兵也不容李棠阶分说,上前就强请李棠阶离开,身在敌营李棠阶无从选择,也只好乖乖从命。好在吴军在对待使者方面一向名声不错,亲眼看到过宝鋆和景寿从湖北全身而退,李棠阶倒还不是特别为自己的小命担心,只是期望曾国荃能够言而有信,见上自己一面。

  也是随着这队吴军将士离开化月寺后,李棠阶才发现吴军主力大队早就已经在向北面开拔,数以万计的人群高举着吴军旗帜,拿着僧王爷慷慨赠送的上好武器,排着勉强还算整齐的队形向北行军,刀枪如林,旗帜似海,光凭声势就让从没上过战场的李棠阶双腿发软,连吴军士兵给他准备的马车都登不上去,逼着随行家人只能是把他抬上马车。

  再随着吴军大队行进至朝阳门外后,李棠阶乘座的马车被吴军将士直接牵到了已经建立起了营防工事的六里屯,又被随行家人扶下马车,领到了一座悬挂有曾国荃帅旗的庄园中,又被单独请到了庄园的大厅中,然后马上有亲兵打扮的士兵迎上来说道:“李大人是吧?这里是我们曾九帅的临时帅堂,你请稍等,我们曾九帅一会就来。”

  谢了曾国荃的亲兵,又被曾国荃的亲兵请到了大厅的角落中烤火取暖,喝着亲兵送上的热茶,李棠阶这才定下心来打量厅中情况,见大厅中不但设有帅椅案几,还有一个比较粗糙的京城沙盘地图,明显是曾国荃的帅堂模样。李棠阶也顿时更加放心,暗道:“看来肯定有机会和曾国荃那个逆贼见面,能不能救社稷于危难,扶大厦于将倾,就看老夫能不能用伦理纲常教化曾国荃那个逆贼了。”

  也是凑巧,正当李棠阶心里盘算着与曾国荃见面后的说词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激动的大喊声,“九帅!大喜!大喜大喜!”

  被大声呼喊惊动,李棠阶赶紧扭头去看大门时,却见一个满身雪花冰屑的便装男子手持令牌大步冲了进来,还没看清楚厅中情况就大喊道:“恭喜九帅!贺喜九帅!韦俊韦将军那边得手了,官文那个老东西已经人头落地了!”

  砰一声,李棠阶手里的茶杯落地,顿时摔得粉碎,一张老脸也顿时变成了苍白色。而厅中的曾国荃亲兵也是个个目瞪口呆,争先恐后的问道:“韦俊替我们干掉了官文老东西?怎么可能?韦俊那个长毛头子不是我们镇南王爷不共戴天么,怎么能帮我们这么大的忙?”

  “哈哈哈哈哈!”来报信的便装男子哈哈大笑,说道:“你们懂什么?韦俊韦将军如果不故意装成和我们王爷不共戴天,那能骗得官文老东西的信任?实话告诉你们,韦俊韦将军其实早就是我们的人了!”

  大笑着,匆匆进来的便装男子还亮出身上背着的包裹,打开露出了一个沾血的木匣,得意说道:“看到没有?官文老东西的首级!韦将军亲手砍的!”

  厅中的曾国荃亲兵顿时欢呼了,一个亲兵什长还立即领着那个来报告喜讯的便装男子去见曾国荃,余下的亲兵则是欢喜得连连搓手,个个喜笑颜开,“没想到韦俊也是我们的人,还帮我们杀了官文那个东西!好,这下子不怕乱党的援军会来救京城了,终于可以安心的全力攻打京城了。”

  “镇南王神机妙算,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竟然早早就把韦俊那个长毛头子拉了过来,变成了我们的人!这下子不愁拿不下京城了。”

  “完了!京城完了!”

  在场的曾国荃亲兵倒是个个喜笑颜开了,性格是出了名喜欢杞人忧天的李棠阶却是觉得一阵接一阵的天旋地转,脑海中更是彻底一片茫然,暗道:“完了!想不到韦俊那个如此反复无常,竟然又暗中勾结吴贼害了官制台,官制台一死,朝廷大军必然大乱,还怎么能回来救京城?还怎么会来替朝廷抵挡曾国荃逆贼?完了,大清江山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啊。”

  绝望的幻想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终于传来了曾国荃驾到的声音,李棠阶赶紧起身迎接间,却见张之洞随着一个满身戎装的中年男子大步进来,李棠阶慌忙上前见礼,张之洞则给李棠阶介绍道:“李大人,这位就是我们的曾九帅!”

  “久闻曾将军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真是老夫三生……,三生有幸。曾将军,老夫,哦不,在下李棠阶,字树南,在朝廷中担任礼部尚书一职。”

  心情过于慌乱,李棠阶说话间难免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的不成条理,好在曾国荃的脾气十分随和,微笑着还礼,又说道:“李大人,你的来意本帅已经听孝达说了,抱歉,军务实在太过繁忙,直到现在才抽出时间见你,失礼之处,还望李大人千万恕罪。”

  李棠阶慌忙摇手表示不介意,却又慌乱得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在旁边的张之洞提醒道:“李大人,九帅晚辈已经替你请来了,你有什么话就赶快对九帅说吧。”

  得张之洞提醒,李棠阶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来意,慌忙拿出了慈安和慈禧以同治名誉颁发的圣旨要求曾国荃跪接,曾国荃和张之洞一起规矩跪下,恭敬领受了满清朝廷册封给自己官职爵位,然后又磕头谢恩,更加恭敬的接过了圣旨。

  再接下来,已经稍微回过些神来的李棠阶当然小心尝试了一下劝说曾国荃与满清朝廷和谈,结果让李棠阶万分意外的是,曾国荃竟然没有断然拒绝,还在言语流露出了对此极感兴趣的模样,李棠阶又试探起曾国荃能否先停战然后再开始和谈时,曾国荃盘算了片刻,竟然还这么答道:“这事得容本帅考虑考虑,请李大人回去禀奏两宫太后与皇上,请她们稍安勿躁,耐心等待微臣答复,待微臣拿定主意,立即派人进城叩见。”

  “可以考虑?”

  李棠阶傻眼时,军务繁忙的曾国荃已然开口逐客,张之洞也拍着胸口保证尽力劝说曾国荃暂停攻城,李棠阶无奈,只好告辞随着曾国荃的亲兵离开,又在吴军士兵的监视下和随行家人一起来到朝阳门外,然后随行的吴军士兵才说道:“李大人,小的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请慢走。”

  谢了吴军士兵,晕头转向的李棠阶这才与随行家人走向早已严密戒备的朝阳门,结果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后面却突然奔来了一匹快马,大吼道:“李大人慢走,请回来,我们曾九帅还有话要对你说!重要大事!”

  李棠阶惊讶回头间,却见马上骑士又大吼道:“快!抓住他们!九帅有令,绝对不能让他们回城!”

  听到命令,原本已经在走回头路的吴军士兵马上掉头,又朝李棠阶这边冲来,好在李棠阶反应还算迅速,马上撒腿就往朝阳门跑,随行家人也赶紧跟上,后面的吴军士兵却紧追不舍,不断的大呼小叫,“站住!不要跑,不然我们就要开枪了!”

  呼喊着,吴军士兵还真的对着李棠阶等人的背后开了枪,结果子弹虽然没有打中李棠阶,却也吓得李棠阶直接尿了裤裆,好在随行的家人还算忠心,背起了李棠阶就往朝阳门狂奔,李棠阶也在家人背上冲着朝阳门上哭喊了起来……

  “快救我!快救我!我是大清的礼部尚书李棠阶,快救我,救命啊————!”

  …………

  “……也是亏得老臣命大,家奴忠心,背着老臣及时逃过了护城河,城上的大清将士开枪阻拦,不然的话,老臣是无论如何都见不到二位太后,见不到皇上了啊!”

  匍匐在慈宁宫的冰凉地面上,李棠阶哭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含泪倾诉自己在鬼门关前晃悠的惊险遭遇。然而很可惜,在场的不管是慈安和慈禧,还是以鬼子六为首的军机处众人,全都不关心李棠阶李尚书的出死入生,而是更加关心官文的生死问题,慈安还打断李棠阶说道:“李爱卿且慢哭泣,快说,你看清楚了吴贼士兵捧着的是官文官爱卿的人头吗?”

  “没看到,是装在木匣里的。”李棠阶没敢说假话,只是补充道:“不过老臣清楚看到,木匣子上有血。”

  慈安的神情更加凝重了,慈禧和鬼子六等人更是脸色阴沉得可以滴水,心里盘算的都是同一个念头,“难道官文真的已经遇害了?”

  “李大人,既然曾国荃逆贼准许你离开,还派人送你。”鬼子六的老丈人桂良问起另一个关键问题,“那么后来为什么又要阻止你回城?还对你开枪?”

  “这点老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李棠阶摇头,说道:“老夫也没想到曾国荃那个逆贼会这样的喜怒无常,说出的话没过多久就反悔,还试图杀害老夫。”

  桂良和鬼子六等人还在皱眉盘算分析的时候,慈禧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赶紧问道:“李爱卿,你仔细回忆一下,吴贼信使带着官文首级去见曾国荃逆贼之后,期间可有曾国荃逆贼的亲兵离开?”

  仔细回忆了当时情景,李棠阶很快就答道:“回西太后,没有,老臣可以肯定没有。”

  “那么曾国荃来与你见面时,可有在场的亲兵单独对他说话?”慈禧又问道。

  “没有。”李棠阶再次没有,如实说道:“当时曾国荃逆贼进门之后,就一直只和老臣还有那个张之洞逆贼说话,没搭理过其他人。”

  再次要求李棠阶确认了这一答案后,慈禧顿时有了答案,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暗道:“官文真的死了。”

  “我明白了!”鬼子六也醒悟了过来,大吼道:“曾国荃那个逆贼是不愿让我们知道官文已经遇害的消息,所以才追杀李尚书!”

  “王爷,这话什么意思?”桂良惊讶问道。

  “岳父,你怎么还没明白?”鬼子六叫苦,不得不解释道:“曾国荃之前故意放李尚书回来,还答应说可以考虑和谈,是想利用李尚书暂时稳住我们!只是他当时不知道,李尚书已经无意中听到了官制台已经遇害了的消息,所以才让李尚书回来。”

  “可是他后来又派人追杀李尚书,肯定是因为他又从他的亲兵口中得知,李尚书已经知道了关于官文的消息,为了不给李尚书回城报信,所以才赶紧派人追赶李尚书!”

  桂良和慈安等人终于恍然大悟,然后很自然的,慈安当然又赶紧问道:“六弟,那曾国荃为什么要暂时稳住我们?不愿让我们知道官爱卿已经被逆贼杀害的事?”

  “皇嫂啊,曾国荃逆贼这么做,除了想把我们大清皇族一网打尽,还能为什么?”

  鬼子六的无奈哀叹让慈安顿时脸色苍白,也让慈安立即明白了其中原因——官文已死,吴军已经基本上后顾无忧,有充足的时间从容攻城,在如此情况下,心狠手辣的曾国荃当然希望能把满清朝廷一网打尽,不给满清朝廷逃往其他地方东山再起的机会。

  明白了这一点,慈安当然又是天亡我大清一声哀嚎,然后掩面大哭了起来,慈禧却相当的冷静,对她低声说道:“姐姐,哭也无用,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吧,叫七弟安排好车驾和随行侍卫,情况不对就马上走。”

  再无他选,慈安只能是含泪答应,慈禧则又招手把安德海叫到了面前,低声吩咐道:“给我和东太后准备好汉人女子的衣服,马上。”

  吩咐完了,慈禧又屏退了李棠阶、沈兆霖和曹毓英等靠不住的臣子,要求他们对官文已死一事严格保密,只留下鬼子六和桂良等绝对心腹,开始商议起了如何在危急时刻转移满清朝廷,跑到其他地方去另立中央…………

  可能是气急败坏,下午申时将至的时候,当吴军做好了攻城准备之后,一名吴军使者手打白旗拿着官文的首级到了朝阳门下,大声自行公布了官文已经被韦俊所杀的消息,借以打击京城守军的军心士气。然后到了申时正,炮声隆隆中,吴军将士对满城朝阳门的进攻准时正式展开。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