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名师高徒

第四百五十六章 名师高徒

  虽然始终没有能够与井陉清军取得直接联系,然而就凭井陉清军在即将成功会师时突然撤退这一点,张国梁和傅振邦就明白是吴军增援已经来了,还来得相当不少,所以在清军中已经算是很能打的双禄所部只能是赶紧撤退。

  友军被迫撤退,所处状态和环境都十分恶劣的傅振邦和张国梁当然没有了多余选择,只能是拼着给清军西线代理主帅伊兴阿公报私仇的机会,赶紧带着各自的军队东退出井陉山区,撤到获鹿城外休整。

  急匆匆撤出山道的时候,傅张联军的众多将士并没有因为不必再打仗而感到高兴,相反还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因为进入山道时的四千余傅张联军将士,已经有一千三百余人永远的躺倒在了太行山区的冰天雪地中,伤者无数,其中还有相当不少是被活生生冻伤,剩下的也是个个又饿又冷,又累又困,军中自然没有半点欢声笑语。

  傅张联军的将士还只是痛苦委屈,身负重伤的傅振邦和张国梁的却是心如刀绞,因为这一仗他们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敌人明明不是很强,装备也不是很好,可就是因为伊兴阿的瞎指挥乱调遣,又不及时提供情报支持,逼着他们在急行军一百三十多里后,在地理环境极度恶劣的情况下作战,这才导致了他们的惨败。而更憋屈的是,这口大黑锅还肯定得被伊兴阿强行扣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受到满清朝廷的处罚。

  被傅振邦和张国梁料中,正月初三的傍晚,他们撤到获鹿城外还来得及立营休息,伊兴阿兴的使者就已经跑来兴师问罪了,狗仗人势的使者一边指责傅张联军的作战不力,一边趾高气昂的要求张国梁和傅振邦给伊兴阿一个交代。把性格温和的傅振邦都气得浑身发抖,张国梁更是直接一耳光抽在了那使者脸上,咆哮道:“滚回去告诉伊兴阿,他算什么东西,也配叫老子给他交代?老子的编制是山东巡抚骆抚台的抚标,要交代,叫他找骆抚台去!滚!”

  使者捂着被张国梁抽肿的小脸溜了,傅振邦却叹了口气,对张国梁说道:“殿臣,一巴掌虽然解气,但是以伊兴阿的脾气,你这巴掌就算是和你结下不共戴天之仇了,在给官制台的奏报上,他不但肯定会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们,还一定会添油加醋的告你刁状,往你身上拼命泼脏水。”

  “我怕他个球!”张国梁破口大骂,也说道:“他不过是个代理主将,没有钦差身份,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我就不信了,官文官制台能这么糊涂,不问青红皂白就请王命旗牌一刀砍了我!”

  …………

  傅振邦这次还真误会了咱们的伊兴阿伊提台,使者跑回距离不远的正定城中向伊兴阿哭诉了挨打经过后,伊兴阿虽然心中恼怒,痛恨张国梁的打狗不看主人面,却真没有马上写折子告张国梁的刁状。

  伊提督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因为官文率军离去时,曾经一再叮嘱过他不能过多兵力部署在地势狭窄的井陉盆地中,只能是依托山道天险层层设防,为直隶主力回援京城争取时间——正月初一中午才说过的话,初二晚上和初三白天,清军就因为伊兴阿强行往井陉战场投入过多兵力连吃败仗,伊兴阿再敢诬告往张国梁和傅振邦的身上泼脏水,那就纯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所以,伊兴阿这会不但不敢诬告栽赃,甚至就连井陉大败的事都不敢就这么向官文报告,只能是绞尽脑汁的盘算,“怎么才能先把责任推卸干净呢?把傅振邦和张国梁调到井陉战场的借口倒是好办,随便捏造一个假的细作探报就行,可是官制台走之前是要我依托山道设防,不许我把过多兵力投入井陉战场啊?”

  “栽赃给傅振邦,说他违背我的命令,贪功直进井陉?不行,姓傅的狗蛮子没咽气,肯定会喊冤,我的调兵命令也在他手里。”

  “把我的细作本事再夸大些,说他探到准确消息,吴贼准备先堵住山道切断井陉和我的联系,我怕井陉重地有什么闪失,抢先出兵保护道路?不行,这还是违了官制台的帅令,而且井陉那边的情况官制台比谁都清楚,被吴贼包围三五个月都不用担心。”

  绞尽脑汁也盘算不出什么向官文交代的合理借口,束手无策之下,伊兴阿还忍不住恨上了自己的爱将滕家胜,暗骂道:“狗娘养的,都是你的馊主意,什么掎角之势,什么扼守险要防范吴贼乘虚杀入直隶腹地,害得老子这会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等将来有机会,看老子怎么……,咦,等等?”

  暗骂到这里时,聪明过人的伊兴阿突然猛的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暗道:“我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当初滕家胜建议派兵驻守长岗,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防范吴贼取道长岗北上平山,直接杀入目前十分空虚的直隶腹地啊?”

  有了这条清晰思路,好主意精彩点子自然在伊提台聪明的脑瓜子里层出不穷,让伊兴阿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借口——官文前脚刚走,自己后脚就在正定城里抓到了一个吴军细作,审问得知吴军细作不但已经用信鸽向娘子关吴军报告了直隶主力离开正定的事,还不知道从那条渠道打听到了曾国荃正乘虚直捣京城的消息,一并用信鸽告诉了娘子关吴军。

  过了最难这关,再接下来就一通百通了,担心山西吴军获知这些重要情报后突出奇兵,绕开井陉直接杀入直隶腹地接应曾国荃,对大清朝廷忠心耿耿的伊兴阿伊提台为未雨绸缪计,这才调遣傅振邦和张国梁火速赶往长岗当道驻扎,堵住吴军进兵获鹿和平山的咽喉,然后就是只是没想到傅振邦和张国梁行军缓慢,贻误战机,被吴军抢先一步拿下长岗,继而又贪生怕死,临阵畏敌作战不力,被吴军杀得大败而逃,误了战略大事!

  兴冲冲的提笔写就了军情塘报后,伊兴阿自然没忘了在塘报的最后添油加醋,狠狠告了张国梁一状,请求官文为自己的无辜使者讨还公道。

  还是在派快马把军情塘报送去追赶官文后,伊兴阿这才发现自己还有一点疏忽,就是忘了在长岗战败之后如何更进一步补防堵漏。不过还好,时间上还来得及,伊兴阿马上又是大手一挥,报复性命令傅振邦和张国梁军连夜赶往平山,当道设防堵住吴军北上平山的山道。同时命令总兵庆德率领最后一支机动预备队封锁获鹿山道,自领提标居中指挥。

  …………

  很可惜,伊兴阿的军情塘报虽然天衣无缝,事后补漏也合情合理,然而调兵命令却没有得到坚决执行——本来就要快被累垮了,伊兴阿竟然还要傅张联军连夜北上平山设防,别说是张国梁了,就是阿弥陀佛一般的傅振邦也是忍无可忍,毅然选择了坚决抗命!

  伊兴阿收到傅振邦和张国梁联手抗命的消息时,时间已经是正月初四的清晨,同时也是江忠济和李鸿章敲定放弃粮道直接杀入直隶腹地的同一个早上,得知新老仇人竟然敢不服从自己这个临时主帅的调遣,刚搂着漂亮小妾美美睡了一夜的伊兴阿当然是暴跳如雷,也马上离开了清军西线总指挥部所在的正定城,率领一队亲兵打马冲来获鹿找傅振邦和张国梁算帐!

  气势汹汹的杀到获鹿城外的傅张联军营地附近,伊兴阿本想直接冲进营地里发飙,可是快到营门前时,伊兴阿却又改了主意——营地里可是傅振邦和张国梁的地盘,真要是撕破了脸皮,自己可讨不到什么好。所以伊兴阿也只能是一边先去山道阵地,与自己昨天晚上派来设防的预备队庆德部会合,一边派人去传傅振邦和张国梁过来与自己见面。

  过了不少时间,快正午时,脸色阴沉的张国梁和躺在担架里的傅振邦才来到山道阵地拜见伊提台,见面时腿上重伤的傅振邦当然无法行礼,张国梁也不肯向伊提台下跪,只是拱了拱手,说道:“末将张国梁,见过伊提台,末将是山东抚标,不跪外省提督,失礼莫怪。”

  “大胆!”伊提台大怒,怒吼道:“官制台已有宪令,让你张国梁暂时受本提台节制,见到本提台,如何能不跪?”

  “官制台只是命令末将暂时受伊提台你节制,并没有要末将向伊提台你下跪。”张国梁冷冷说道。

  “你……?!”

  伊提台的额头青筋绽放了,张国梁却是毫无惧色,还故意把脸扭到一旁,懒得去看伊提台的丑恶嘴脸,伊提台见了更是大怒,咆哮道:“好,跪不跪拜本提台暂时不和你计较,但是本提台命令你们连夜移师平山,你们为什么抗命不遵?”

  “那你为什么不去我们的营地里,看看我们将士的情况?”张国梁反驳道:“正月初一晚上从高邑出发,在风雪中一天一夜行军一百四十里,正月初二晚上和昨天又是两场大仗打下来,我们的弟兄还有什么力气又连夜北上平山?你真把我们当铁打的了?”

  “休得狡辩!本提台不听这些!”伊提台拍案大吼道:“以前本提台随着僧王爷南征北战的时候,区区一百四十里算什么,一天行军两百多里都是平常!”

  “那是因为僧王爷带的是骑兵吧?”张国梁冷笑说道:“骑兵行军如果不比步兵快,大沽口和八里桥的时候,伊提台你和僧王爷不是早就被洋鬼子追上了?”

  “大胆!竟敢污辱本提台的恩师僧王爷?”伊提台气得眼睛都红了,拍着桌子怒吼道:“僧王爷他不但是本提台的恩师,还是朝廷的科尔泌郡王,天潢贵胄,你张国梁敢对他言语无礼,是不是想不要脑袋了?!”

  “无所谓,喜欢弹劾就弹劾吧。”张国梁冷笑说道:“等朝廷派钦差下来查办我的时候,我正好请朝廷钦差看看,僧王爷调教出了什么样的好门生,放着体力充沛的生力军不用,偏偏要逼着已经快要累垮的我们连夜北上平山,是什么样的道理?”

  “正因为你们是疲惫之师,本提台才特地照顾你们,让你们去容易守卫的平山战场!”伊提台怒吼道:“不然的话,吴贼如果向获鹿杀来,你们如何阻拦?”

  “吴贼如果真向获鹿杀来,只要他们能有一兵一卒走出山道,请斩末将首级!”张国梁傲然答道。

  “也请斩末将首级!”躺在担架上的傅振邦也开了口,冷冷说道:“但是北上平山,末将的所部将士实在是有心无力了,只能就地守卫获鹿。”

  “本提台就是要你们北上平山驻守!”伊提台气急败坏。

  “军力已竭,恕难从命!”张国梁和傅振邦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你们知不知道违抗军令是什么下场?”伊提台大怒咆哮,还干脆一拍桌子,怒吼道:“来人,给提台把张国梁和傅振邦拿下!”

  在场的都是伊提台的人,张国梁和傅振邦当然马上就被按住捆了,期间傅振邦一声不吭,张国梁则是挣扎怒吼,大骂不绝,“姓伊的,你有本事现在就宰了老子!不然的话,老子这辈子都和你没完!等官制台回来,等骆抚台知道了这件事,看他们怎么找你算这笔帐!”

  被张国梁骂得火大,伊提台还要行军法当场砍了张国梁,幸得旁边的庆德苦苦相劝,还不容易才让伊提台打消了乘机宰了张国梁和傅振邦的念头。然而即便如此,伊提台还是令人把张国梁和傅振邦暂时关押在庆德营中,又从庆德麾下随意点选了两个将领,让他们去傅张联军营中接管军队。

  伊提台很快就发现自己犯下了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错误,事隔才半个多小时,当伊提台还在庆德营中气呼呼的吃着被耽搁的午饭时,营外突然传来了巨大喧哗声和密集枪声,然后不等伊提台站起身来查看情况,一个传令兵就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帐中,带着哭腔喊道:“伊提台,庆将军,大事不好了!兵变了!张国梁和傅振邦的军队兵变,正向这边杀来,要伊提台你马上交出张国梁和傅振邦!不然他们就直接杀进来!”

  砰一声,伊提台手里的饭碗落地,被他鄙夷到极点的粗糙饭菜撒落一地,继而伊提台心中又狂喜过望,暗道:“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宰了傅振邦和张国梁这两个兔崽子了。”

  大步冲出中军大帐往东一看,果不其然,无数穿着破衣烂衫的清军士兵果然已经冲到了庆德军的营外聚集,一边对天开枪,一边高喊交出傅总兵和张将军的口号,好在咱们的伊提台也是跟着僧王爷在战场上历练出来的狠角色,毫不犹豫的命令道:“严守营地,火炮向营外空地开炮一轮,警告这些乱兵!”

  “轰隆!轰隆!”

  命令传达,炮声很快就接连炸响,营外的傅张联军乱兵被炮声警告,果然气势立即大减,然而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一颗炮弹偏离了准头,竟然直接砸进了傅张联军乱兵的人群中,还顿时溅起了一波血花。

  “动手了!弟兄们,和狗日的伊兴阿拼了!”

  误以为是伊提台下令动手,也不知道是谁带头一声喊,早就被逼红了眼的傅张联军将士纷纷怒吼,毫不犹豫的对着清军营内开枪射击,清军营地内早已严阵以待的清军士兵也立即开枪还击,乒乒乓乓和傅张联军乱兵打得热火朝天。

  “谁叫你们对着乱兵开炮的?那一炮是谁打的?找出来,斩首示众!”

  伊提台暴跳如雷时,背后却再次传来了轰隆轰隆的爆炸声音,伊提台听了更是大怒,咆哮道:“还敢开炮?本提台有吩咐,只许开炮一轮,没长耳朵?!”

  “伊提台,好象不是我们的炮!”旁边的庆德答道:“声音和位置都不对。”

  “那是谁的炮?”伊提台一听先是一楞,然后马上就脸色开始苍白了,暗道:“本提台不会有那么倒霉吧?”

  可怜的伊提台就是有那么倒霉,的确是吴军的掷弹筒爆炸声音,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中,吴军突击队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从山道深处杀出,气势汹汹的向着清军建立在山道出口处的防御阵地杀来,阵地上已经停止了修工事正在看热闹的士兵和民夫顿时大乱,争先恐后的撒腿而逃,吴军将士却是个个健步如飞,迅速抢占了原本应该能够有力阻止吴军将士走出山道的清军阵地。

  伊提台更倒霉的还在后面,见吴军突然杀来,听他话的清军庆德部军心恐慌的同时,不听他话的傅张联军乱兵却是乘机冲锋,直接杀进了庆德军营地里四处搜救深得军心的傅振邦和张国梁,清军自相残杀彻底大乱,吴军突击队则乘机抢占路口各处要害阵地,保护吴军大队源源不绝的冲出山道,踏上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

  “傅振邦,张国梁,你们这两个狗蛮子,老子算是被你们害惨了!你们等着,老子一定要上折子弹劾你们,请朝廷找你们算帐!请我的恩师僧王爷找你们算帐!”可怜的伊兴阿伊提台急得直接哭出了声。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