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死不瞑目(上)

第四百六十一章 死不瞑目(上)

  轰鸣的炮声响彻天际,由晨至夜,又由夜至昼,周而复始,各种各样的大小炮弹把正阳、崇文和宣武三门城头轰得千疮百孔,还直接轰塌了宣武门的城楼,引发崇文门城楼的火灾,无数的炮弹越过城墙飞入城内,又把北京满城南部的街道胡同轰得瓦裂屋破,院垮墙塌,受到战火波及的满城旗人不计其数。

  其间还有一些炮弹落到了宣武门西北面的驯象所中,惊乱了多头满清朝廷花费巨资驯养的仪仗象,惊象发狂冲出象栏,在街上毁物伤人,给本就已经战火冲天的北京满城又增添了无数混乱与惊恐。

  呐喊声中,清军士卒抬着沉重长大的飞梯再次冲向尸横累累的城墙战场,疲惫写满这些清军士兵的脸庞,汗水混合着鲜血在他们脸上流淌,前方枪弹如雨,炮弹弹跳,可是这些清军士兵却不敢停步驻足,稍稍休息,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正有大队全副武装的清军督战队在端着枪等着他们,他们如果敢停下掉头,密集子弹就会毫不客气的打在他们身上。

  城墙上,吴军将士被战火硝烟熏得漆黑的脸庞上写着更多的疲惫,身上挂彩流血的士兵将领不计其数,呼啸的子弹和炮弹也不断在他们身旁头顶划过,然而吴军将士却依然神色坚毅,紧握火枪,目光冷漠的等待清军人群冲入射程范围,迎接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发生的惨烈攻防大战。

  “开枪!”伴随着嗓音明显带着嘶哑的命令,吴军将士整齐举枪,瞄准发射,打完退后装弹,后排士兵又上前举枪,对着城下的清军人潮再次开火……

  这已经是僧格林沁重掌清军兵权后第三天发生的事,正月初七的晚上,清军利用排水暗道奇袭吴军的行动功败垂成之后,心力交瘁的满清老臣官文一病不起,再也无法指挥军队作战。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鬼子六和绵愉等人只能是硬着头皮请回僧王爷,死马当活马医一样,重新把僧王爷请上了清军主帅的宝座,接替官文继续指挥攻城。

  僧王爷的好运气还不止这点,刚刚重新执掌兵权,火急火燎从山东赶来勤王的山东新军袁保恒部就赶到了京城,为本就在局部战场上占据绝对实力上风的清军主力又添一支精锐,一支能打硬仗敢打硬仗的精锐强兵。

  接下来的两天多时间里,僧王爷也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确是除官文外的清军主帅最佳人选,充分利用清军主力战兵的数量优势,白天指挥着清军突击队轮番攻击满城南门阵地,不给吴军主力以休息和调整机会;到了晚上后,僧王爷除了正面加强进攻外,又充分利用清军对地形的熟悉和黑夜掩护,不断以小股部队偷袭满城东西北三端城墙的吴军防守薄弱处,见缝插针,多次成功冲上城墙,还两度开辟城上阵地,掩护后军登城。

  没有一个清军将领敢说僧王爷的战术不对不行,乘着官文偶尔清醒的机会,鬼子六和惠老王爷向他介绍僧王爷的战术时,官文也坦然点头,说道:“僧王爷的打法没错,如果是老夫指挥,老夫也会这么打。”

  “官制台,既然僧王爷的战术正确,那为什么满城迟迟打不下来?”鬼子六忧心忡忡的追问。

  官文苦笑,喃喃说道:“那是因为他运气太差,碰上了曾国荃曾老九。”

  官文的话只说对了一半,从官文指挥攻城开始,清军之所以连续猛攻近四天三夜时间都没能攻破满城,除了曾国荃调度有方、指挥得力和擅长打防御战的原因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吴军将士英勇顽强,坚韧不拔,不管再苦再累伤亡再大,都始终坚守阵地,没有后退一步。不然的话,曾国荃的指挥再得力,得不到军队的有效执行,也是一句空话。

  临时收编的吴军辅兵也在其中起到了巨大作用,源源不绝向城上运送各种守城物资和武器弹药,始终保证前线供应不断,又在少量吴军老兵的指挥下,日夜巡逻城墙阵地,严密监视满城里大小街道胡同的动静,防范满城旗人随时可能发起的暴动,两次成功把满城旗人试图发起的叛乱扼杀在萌芽中,并成功搜杀通过地下暗道入城的残余清军士兵多人,有力保护吴军主力的背后安全。

  除此之外,许多为了不被饿死才加入吴军的流民乞丐在经过反复的战火洗礼后,还迅速成长成了真正的吴军将士,在城墙前线与吴军主力将士并肩作战,奋勇杀敌。

  在清军主力的疯狂猛攻面前,作战兵力不足万人的吴军之所以能够牢牢守住城墙周长达到四十七里之巨的北京满城不失,不被清军攻破,以流民乞丐居多的吴军辅兵同样居功至伟。

  甚至就连吴军辅兵中数量同样不少的八旗包衣都起了一些作用,不但老实执行了吴军老兵的各种命令,多少在守城战中给吴军将士帮了些,还主动揭发了一些在暗中散播危险言论的包衣奴才,帮助吴军将士迅速干掉这些死性不改的包衣奴才,消弭了吴军内部的许多危险隐患。

  当然,这些原来是八旗包衣的吴军辅兵之所以这么忠心耿耿,完全是因为他们发自内心的爱戴起兵讨逆的镇南王吴超越,切齿痛恨以鬼子为首的京城乱党!绝不是因为贪图吴军当场兑现的重赏承诺,更不是因为某个姓张的坏种出主意,逼着他们当众虐杀被俘的清军士兵和不安分的满城旗人,断了他们重新回到大清八旗温暖怀抱的道路。

  交战双方都杀红了眼,都拼尽了全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清军兵多将广的优势和吴军占据地利的优势也同时完全体现了出来。主力战兵充足的清军各部轮流上阵,轮番冲击吴军阵地,欲图活生生耗垮吴军;主力战兵不足的吴军则凭借居高临下的城墙优势奋勇迎击,苦苦支撑,也同样希望能靠着激战重创清军,逼迫清军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主动放弃日夜猛攻的战术。

  对拼对耗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双方都伤亡惨重,都逐渐开始支撑不住,正月初十的傍晚时,曾国荃不得不考虑撤回紫禁城继续坚守,清军诸将也几乎全都跪在僧王爷面前恳求让军队稍做休息,另做攻城打算,僧王爷却断然拒绝,还当场斩杀了一名公开反对继续攻城的清军将领,并咆哮道:“撑不下去也得撑!伤亡再大也得打!这时候停止攻城,等于就是前功尽弃!”

  不懂军事没敢胡乱插手僧王爷的指挥调度,鬼子六等人只能是乘着老狐狸官文再次醒转的机会,向官文征求意见,结果官文却再次站在了僧王爷的一边,声音微弱的说道:“僧王是对的,这时候停止攻城,我们之前的努力牺牲就白白的付诸东流了。只能是继续攻城,逼着吴贼放弃内城,全面退守紫禁城,让我们拿到内城囤积的粮草军需,这样我们才可以掉过头来,从容应对吴贼援军。”

  见官文也赞同继续攻城,鬼子六等人这才稍稍安心,然而一直昏睡在床的官文却又突然问了一句,道:“王爷,现在是那一天?什么时候了?”

  “正月初十,天刚黑。”鬼子六答道。

  “正月初十?!”官文这一惊非同小可,顿时睁圆了眼睛,惊声道:“山西吴贼到那里了?有没有消息?”

  “今天下午时,直隶署理提督伊兴阿派人送来急报,说他昨天傍晚与山西吴贼交战于定兴南郊,小有斩获。”鬼子六宽慰道:“算路程,山西吴贼最快也要后天上午才能抵达京城,我们还有时间。”

  “伊兴阿有没有说他是和山西吴贼的主力作战?还有具体在定兴南郊什么位置?”官文厉声问道。

  “没有。”鬼子六答道。

  “坏了!”官文锤床惨叫,大骂道:“伊兴阿小儿,京城危急到了这个地步,你居然还敢瞒报军情!你这个该死的蠢货啊!”

  “官制台,怎么了?”鬼子六赶紧问道。

  “伊兴阿小儿语焉不详,就说明他没说真话!”官文咳嗽着惨叫道:“老夫可以肯定,昨天傍晚他就算和吴贼交战,也肯定只是和山西吴贼的后队交战,山西吴贼的主力大队,肯定走在了前面!还肯定已经远离了后队!不然的话,伊兴阿小儿那有胆子和山西吴贼打野战?!”

  鬼子六脸色开始发白的时候,宝鋆却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大声嚷嚷道:“王爷,不好了,涿州急报,今天早上巳时过半,山西吴贼兵临涿州城下,绕城而过,直向京城方向而来!算路程,山西吴贼明天就有可能赶到京城!”

  宝鋆还没有说完,鬼子六就已经面如死灰,官文却反而冷静了下来,说道:“还好,涿州的大清官员还算称职,没忘了给我们告警,山西吴贼来京城的速度也和老夫估计的差不多,我们还用不着担心被他们杀一个措手不及。宝中堂,快,你亲自去见僧王爷,把消息告诉他,也请他马上来见我。”

  宝鋆答应,把刚收到的塘报交给了鬼子六就飞奔去请僧王爷,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两眼通红又眼圈发黑的僧王爷就冲了进来,还一进门就嚷嚷道:“山西吴贼怎么会来得这么快?怎么都过了涿州了,我们才收到消息?”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你一手提拔的伊兴阿。”官文心中恼怒嘀咕,可是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说道:“僧王爷,其他的事慢慢再说,先说军情大事,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老夫认为,你今天晚上能攻破内城当然最好,如果不能的话,明天清晨你一定要停止攻城,重整军队,掉过头来迎击吴贼援军。”

  “什么?对本王下命令?事情都到这步了,本王为什么还要听你这个老奴才的?”

  僧王爷心中恼怒,再细一盘算后,僧王爷还真找到了理直气壮反驳官文的理由,说道:“秀峰,你的提议不可行,我们大清军队已经连续作战了四天三夜,山西吴贼又肯定会在明天之内赶到京城增援曾国荃逆贼,明天清晨再停止攻城,我们的将士休息的时间未免太短,如何能拦截山西吴贼?”

  “我们的军队累,吴贼军队肯定更累,我们再强攻一夜,未必没有可能破城。”

  官文苦口婆心的说道:“如果你担心军队过于疲惫,明天无法有力迎击山西吴贼的话,可以这样安排,先把袁保恒的军队撤下来休息,明天早上让他率军主动出击,南下迎击山西吴贼,山西吴贼一路急行而来,人困马乏,轻易间定然难以击破袁保恒,你就可以给我们的军队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休息调整了。”

  铁了心不肯再受老奴才官文的摆布,僧王爷再次断然摇头,还更加振振有辞的说道:“秀峰,你这么安排等于是把我大清的主力和内外九城一起放上赌桌,倘若袁保恒挡不住山西吴贼,让山西吴贼成功杀到京城脚下,到时候我们的军队疲惫不堪,吴贼又士气大振,我们还有什么希望歼灭山西河南两路吴贼?还有什么希望夺回内九城?”

  又病又急,已经奄奄一息的官文也懒得和僧王爷继续舌战,只是直接问道:“僧王爷,那以你之见,我们该如何应对?”

  “马上停止攻城!”僧王爷斩钉截铁的说道:“让士卒抓紧时间休息,整顿兵马武器,然后明天只留部分兵力监视内城吴贼,主力南下,迎头痛击山西吴贼!先破山西吴贼,解除后顾之忧,然后再掉过头来攻打内城不迟!”

  严格来说,僧王爷的这个战术计划也绝不算错,官文假如还能继续统兵作战的话,也未必不会仔细考虑这个战术,然而官文却还是不敢放心,只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僧王爷,你有把握野战击破山西吴贼?”

  “当然有!”僧王爷傲然答道:“山西这路吴贼的情况,本王早就已经了如指掌,实力平平,装备也很一般,兵力也不过万余人,如果不是傅振邦和张国梁的兵马突然哗变,根本就不可能走出井陉山道。我大清主力尽出,破之易如反掌!”

  “王爷,是伊兴阿告诉你关于山西贼军的情况吧?”官文更加担心的问道。

  僧王爷本想承认,可是话到嘴边却改了口,说道:“当然不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是最起码的兵家常识,这几日本王虽然一直身在京城,却派出了多名精干细作潜往保定刺探敌情,是我的细作探报得知。”

  官文将信将疑,又犹豫了片刻后,这才声音微弱的说道:“王爷,你这也是在赌国运啊,假如你不能在野战中击破山西吴贼,那我们可就全完了。”

  “可本王的战术计划得手把握更大!”僧王爷傲然答道。

  实在是不敢相信僧王爷的把握,官文还是摇头,近乎哀求的说道:“王爷,算老夫求你了,听奴才一次吧,继续强攻内城,明天清晨再停止进攻。”

  “不行,现在我是主帅!”僧王爷怒道:“怎么打我说了算,秀峰你只管安心休息养病就行!”

  “僧格林沁!你给本王住口!”

  一直在旁边耐心倾听的鬼子六突然开口,怒喝道:“你好象忘了一件事,两宫皇太后和皇上的旨意是让官制台全权节制三军,是他突然病倒才把军队暂时移交给你指挥,现在他神智清醒,他决定怎么打,你就必须无条件服从!”

  血统高贵程度拼不过鬼子六,僧王爷只能是讪讪住口,鬼子六也再次喝道:“就按官制台的战术计划来,现在你去指挥军队继续攻城,全力争取在今天晚上拿下内城!明日卯时三刻如果还不能拿下内城,再给本王立即收兵!还有,把袁保恒的军队撤下来休息!”

  “遮。”僧王爷无可奈何的答应,低眉顺眼的乖乖领命而去,不过走出了房门了之后,僧王爷的低眉顺眼却换成了一副凶狠表情,凶狠得仿佛快要吃人的表情……

  …………

  与此同时的满城之中,仔细了解了前方战况之后,曾国荃也十分无奈的对张之洞说道:“没办法了,如果乱党军队再这么打下,我们是无论如何都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九帅,我们的主力伤亡才刚到四成,怎么会连今天晚上都撑不过去?”张之洞疑惑的问。

  “四成你还嫌少?”曾国荃苦笑说道:“我敢这么自夸一句,除了镇南王麾下那几支精锐兵团外,天下就没有第二支军队能象我的军队一样,能撑到伤亡四成都还不崩溃!”

  “乱党再这么打下去,我们的士兵就会被彻底累垮,轻伤员就会变成重伤员,重伤员会直接送命,没了主力士兵挑大梁,我们的辅兵就会崩溃,乱党冲上城墙后,我们不但没有预备队可以反击,还必须得马上往紫禁城撤退,不然的话,我们就是连守紫禁城的兵力都没有了……。”

  喃喃描绘着自军今夜即将逐渐出现的状况,曾国荃却逐渐竖起了耳朵,面露惊讶,疑惑说道:“奇怪?我听错了?崇文门那边,怎么枪声好象少了许多?”

  再仔细侧耳倾听时,曾国荃脸上也逐渐露出了喜色,暗道:“我没听错,难道说,乱党那边要比我们先撑不住了?”

  …………

  同一时间的清军前线指挥部,僧王爷断然拒绝了部下补强崇文门军队的提议,道:“让那边再撑一撑,让轮换军队多休息一段时间!”

  言罢,僧王爷脸上肌肉抽搐着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一定得按本王的办法打!”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