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疯而不傻

第四百六十七章 疯而不傻

  杨爽杨秀清其实还有机会,如果他能提前对东王众属官透露自己的打算决定,稍微咨询一下其他心腹党羽的意见,那么稍微读过几本史书的李俊良和刘绍廷等人肯定会提醒他千万别效仿曹爽和吕氏族人,把脑袋送给洪秀全砍。

  还有洪家另类洪仁玕,也肯定会冒着背上出卖本家兄弟的骂名劝说阻拦。——因为这几年洪仁玕和杨秀清走得实在太近,杨秀清对洪仁玕也还算不错,同时洪仁玕也太清楚自己那个族兄是什么脾气了。

  但是很可惜,杨秀清却偏偏没有和这些忠心耿耿的属官商量。自己就拿定了主意,再次派遣杨润清出城与石达开联系,商量把太平天国的大权交还给洪秀全的大事。最后,还是在以石达开为首的讨杨大军兵临城下时,杨家兄弟控制的南京守军已经做好了开城投降的准备时,杨秀清才在东王府中,向东王府众属官正式公布了这一决定。

  满殿大哗,几乎所有忠心于杨秀清的东王府众官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不大声惊叫问道:“东王万岁,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天京城里还有兵马两万余人,钱粮足够支应一年之用,怎么能向石达开等逆贼投降?”

  “都别劝了,我已经拿定主意了。”杨秀清摇头,神情疲惫的说道:“本王太累了,不想再操那么多心了,再说本王为了天国暗通清妖也的确是事实,将士这么不理解,本王如果不赶紧认错,不但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还有可能会连累到你们。”

  这还是杨秀清第一次在东王府众官面前承认自己通清属实,然而早有心理准备的东王府众官却没有任何惊讶,相反还纷纷嚷嚷道:“暗通清妖算什么过错?东王万岁你当时暗通清妖,是为了对付我们更危险的敌人超越小妖,只要把道理对我们的将士解释明白,他们有什么不理解的?”

  “东王万岁,千万不能开城迎贼啊!”侯谦芳还向杨秀清双膝跪下,拼命磕头说道:“闭城坚守,不管形势再危急,处境再艰难,命都还在我们自己手里。可如果打开城门放贼军进来,东王万岁你就是别人的砧上鱼肉任人宰割了。”

  “东王万岁,我们还有办法。”洪仁玕也壮着胆子劝道:“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举目皆敌,但是我们还可以向超越小妖求援,请他出兵救我们,落在他手里,怎么都比落在其他人手里强,起码他还算讲点信用,不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还是很可惜,东王府众官苦口婆心的劝阻没能起到任何作用,早就已经身心具疲的杨秀清根本听不进去,杨润清和杨转清还反过来劝东王府众人说道:“你们就不要劝了,我兄长他心意已决。你们放心,我们兄长已经求得天王万岁颁布圣旨,宽恕东王府的一切上下人等,翼王八千岁也已经答应保你们不死,你们不会有任何危险。”

  “我们不怕死!”脾气一向温顺的补天候李俊良难得当众大吼了一声,然后向杨秀清双膝跪下,声泪俱下的说道:“东王万岁,我们是不愿眼睁睁的看着你白白送死啊!洪秀全他现在嘴上说得漂亮,是因为他的性命还在你的掌握之中,他不得不什么都答应你。可你一旦打开城门,让城外的贼军进了城,他究竟会怎样对你,那就是谁也无法保证了!”

  “东王万岁三思。”东王府众属官纷纷跪下哀求,都说道:“打开了城门,东王万岁你的生死荣辱,就全都不由自主了。”

  这时,聚宝门那边有人来报,说是石达开已在聚宝门外列阵完毕,要求杨秀清兑现诺言,立即开门换防,交出南京城的控制权,同时叶芸来和吴如孝的联军也已经在仪凤门做好了进城准备,同样要求杨秀清开城投降。

  事情即便到了这一步,杨秀清其实还有回头的机会,只要一声令下拒绝开门,以南京城池的坚固高大,石达开和叶吴联军想打进来也绝不是说打破就能打破的。同时面对着痛哭流涕磕头阻拦的东王府众官,杨秀清的心中也万分犹豫,迟迟没有下令开城。

  决定成败的关键时刻,蒙得恩站了出来,假惺惺的恭敬说道:“东王万岁,倘若你犹豫不决,不妨先请两位国宗上城领兵守城,同时派人告诉石达开,就说你还要考虑,让石达开再给你一点时间考虑。”

  头一次发现蒙得恩也有可爱的一面,李俊良和侯谦芳等人赶紧纷纷点头附和,杨秀清也多少有些动心,结果杨润清却呵斥道:“胡说八道!答应了翼王八千岁的事,如果我们又突然反悔言而无信在先,翼王八千岁以牙还牙也对我们言而无信,那我们怎么办?”

  “是啊,兄长,要么就开城,要么就死战到底,千万不能犹豫反复,带头不守信用啊!”杨转清也这么说道。

  两个草包弟弟的话说动了杨秀清,让杨秀清痛苦的向两个弟弟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去开城门吧。”

  杨润清和杨转清答应,立即要飞奔下去亲自组织人手开门,东王府众官却拦住他们,扯袖子的扯袖子,拽腰带的拽腰带,都哭着喊道:“二位国宗,再等一等,让我们再劝劝东王万岁。”

  杨润清和杨转清被众人拉扯得动弹不得,只能是回过来看杨秀清的意思,杨秀清则叹道:“各位,你们的好意,本王心领了。你们放心,我不负天王,天王必不负我!”

  言罢,杨秀清还命令殿上卫士拉开众人让自己的两个弟弟出去传令,李俊良、侯裕宽和卢贤拔等杨秀清心腹无不放声大哭,痛哭哀求不断,洪仁玕也绝望的看了一眼面色灰白的杨秀清,心中暗道:“军事天才,官场蠢才!”

  开门了!开门了!杨润清立功了!杨转清立功了!不要给东王府忠臣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政治蠢材,他们继承了政治菜鸟的伟大的光荣传统,赵武灵王、吕氏诸王、曹爽兄弟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杨润清和杨转清,代表了中国历史上权力斗争中的愚蠢的失败典型!在这一刻,他们不是两个人在战斗,不是两个人在战斗!

  门开了!讨杨军队进城了!太平天国的内战结束了!伟大的天王,伟大的天王洪秀全,今天复位了!太平天国万岁!天王洪秀全万岁!

  最终,在杨秀清嫡系将士目瞪口呆的反应中,杨润清和杨转清最终还是逼着南京守军将士先后打开了聚宝门和仪凤门,向以石达开为首的太平天国讨杨联军交出了武器和城池,讨杨联军迅速接管城防,同时分兵入城,一边包围杨秀清的东王府预防万一,一边直奔天王府拜见洪秀全,重开天王府的金龙殿请洪秀全升殿,重新执掌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

  还好,石达开明显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进城后除了解散杨秀清的卫队之外,果然没有任何伤害杨氏一族的意图,相反还与杨秀清抱头痛哭,流着眼泪责骂杨秀清暗通清廷的糊涂之举,然后又亲自领着杨秀清去天王府拜见洪秀全,当众恳求洪秀全赦免杨秀清及善待杨氏一族。

  洪秀全也似乎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先是抹着眼泪历数了杨秀清此前为太平天国立下的种种汗马功劳,几度泣不成声,然后才颁布圣旨,宣布赦免杨秀清的一切罪行,保留东王爵位,改封九千岁,令杨秀清仍回东王府居住,一应供给加倍,并当场把自己的一个女儿嫁给了杨秀清的一个儿子,同时宣布绝不追究东王府门下众人的罪责,有官职者以原级留用,杨秀清心中大定,东王府众属官也大都多少有点安慰,全都俯首谢恩。

  做为洪秀全的族弟,同为东王府属官的洪仁玕当然受到了特别厚待,洪秀全不但亲自离座搀他起身,还当众册封他为开朝精忠军师,授以洪仁玕辅助自己统领百官之权,洪仁玕战战兢兢的再三推辞,可洪秀全坚决不肯让步。洪仁玕被迫硬着头皮接受册封后,东王府众官和以石达开为首的外军诸将,看向洪仁玕的目光自然也与平常大不相同。

  再接着,洪秀全又颁布圣旨犒赏勤王诸军,在天王府中设宴款待勤王有功的大小将领,与石达开等人开怀畅饮,共叙重建太平天国的大事。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石达开等人才惊讶的发现,一直被杨秀清软禁在天王府里的洪秀全,竟然不但对如今的天下大势了如指掌,还连吴超越向太平军借路北伐的具体细节,洪秀全居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末了,洪秀全还又微笑着向石达开问道:“翼王兄弟,听说超越小妖还打算再往上海送一批粮草辎重,然后再出兵发起北伐,他的第二支辎重粮食船队,目前到那里了?”

  “暂时还没有消息。”石达开答道:“超越小妖的船队是顺江而下,速度很快,除非是湖口、彭泽和安庆的天国军队日夜不停的用快船送信,不然我们一般不会提前收到消息。”

  “这就是我们天国最大的隐患啊。”洪秀全叹了口气,说道:“翼王兄弟,你想过没有,如果再让超越小妖灭了清妖朝廷,腾出了手来全力对付我们,那他一边从长江上游顺江而下,一边从直隶山东挥师而下,我们天国如何抵挡?”

  石达开默然,半晌才答道:“天国两次北伐惨败,元气大伤,又刚刚结束内乱,百废待兴,只是急需休养生息之时,这时候用借路给超越小妖北伐换取时间,是我们天国的最好选择。”

  让石达开万分意外的是,以往顽固得近乎偏执的洪秀全竟然点了点头,说道:“翼王兄弟说得对,现在我们是需要时间修养生息,是不能急着和他翻脸,我明天就颁布圣旨,继续借路给超越小妖,任由他的船队运粮到上海,不做任何阻拦,另外再派使者赶赴湖北,与超越小妖商讨继续通好的一应事宜。”

  万没料到曾经深恨吴超越入骨的洪秀全会变得这样的通情达理,石达开当然是赶紧连连点头附和,称赞天王英明。洪秀全呵呵大笑之余,又突然把曾立昌部将周立春宣到面前,好言夸奖他对太平天国的耿耿忠心,当众给周立春封了一个夏宫副丞相的职位,另赐重赏,把周立春留在天京任职,周立春不知死活,还道洪秀全是因为便宜女婿的缘故对自己格外重视,对洪秀全千恩万谢,喜不自禁。

  是日,洪秀全与勤王诸将尽兴而散,结果也是到了夜深人静之时,一整个白天始终没和洪秀全说一句话的蒙得恩才神秘出现在了天王府中,流着眼泪向洪秀全磕头行礼,恭喜洪秀全东山再起,复出掌权。

  亲手搀起蒙得恩间,洪秀全同样留下了眼泪,哽咽说道:“蒙爱卿,辛苦你了,如果不是你,朕岂能有今日?可即便你有大功于朕,朕却偏偏不能当众重赏于你,相反还得重赏那个吃里爬外的洪仁玕,你不怪朕吧?”

  “那是天王万岁对臣下的爱护,臣下感激都还来不及。”蒙得恩抹着眼泪道谢,也十分明白洪秀全故意没怎么搭理自己的一片良苦用心。

  “蒙爱卿,朕现在就封你为赞王!等风头一过,朕就立即正式册封!”洪秀全斩钉截铁的说道:“除此之外,朕还要把天国军队整编为五路,设五掌率统领,你任中军正掌率,替朕统帅天京兵马!”

  “谢天王大恩,微臣粉身碎骨,难报天王大恩于万一。”蒙得恩先是恭敬谢恩,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天王万岁,关于整编天国大军一事,恐怕不能急于一时吧?天王你大权旁落已久,天国兵马又多被外地将领掌握,仓促整编的话,只恐众将……。”

  说到这里,一向谨细慎微习惯了的蒙得恩已然自行住口,洪秀全却是哈哈大笑,说道:“蒙爱卿,你说得太客气了,什么天国兵马多被外地将领掌握,整个天国,整个天京,除了你麾下的女营将士之外,那一支军队不是被外地将领掌握,又有那一支军队能够真正对朕忠心不二?”

  “天王还不糊涂。”蒙得恩暗松了口气,然后才说道:“既然天王知道情况,那臣下斗胆问一句,天王你具体打算怎么办?”

  “首先当然是得安抚住外地诸将,尤其是翼王石达开,不惜一切代价的稳住他们。”洪秀全对蒙得恩倒是不隐瞒,说道:“然后朕得给他们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让他们别无选择之下,只能是对朕俯首听命,然后本王才可以放手整编天国大军。”

  听话听音,蒙得恩马上就明白了洪秀全的意思,惊讶问道:“天王,难道你想对超越小妖开战?”

  “迟早是要开战的。”洪秀全冷冷说道:“抓住有利时机翻脸开战,不但把握最大,朕还可以乘机收回兵权。”

  深知洪秀全的性格,蒙得恩倒也没怎么惊讶于洪秀全敢主动挑起和吴军战火的勇气——反正迟早是要打的,这点蒙得恩也非常清楚。所以蒙得恩也只是小心问了一句,“天王万岁,那什么时候才是最有利的时机?”

  洪秀全笑笑,答道:“当然是超越小妖的粮食辎重大量囤积在上海的时候,除了那个时候,还能有什么时机让他更被动?让我们更主动?”

  …………

  洪秀全的军事能力给杨秀清提鞋都不配,然而在玩弄权术手腕这方面,洪秀全却又甩开杨秀清八条街都不止。这不,才到了第二天,洪秀全就找到石达开商量,说是刚放下武器出城的天京守军都是杨家兄弟旧部,留在南京肯定是个巨大隐患,要求石达开出面收编大部分的杨秀清旧部,把他们带到外地战场上去继续发挥作用。

  石达开毫不犹豫还忍不住有些欢喜的接受了洪秀全的好意,但相应的,因为石达开抽干了南京守军的血,为了不至于让南京无军可守,石达开当然只能从自己的嫡系兵马中抽调万余人出来交给洪秀全,用于拱卫天京。把已经在外面吃够了苦、受够了罪的军队留在天京给洪秀全尽情收买笼络,自己却带着近两万已经享惯了福的天京守军继续在外奔波。

  洪秀全的手段还不止如此,同一天,洪秀全又颁布圣旨疯狂册封王爵,封曾立昌为盛王,李世贤为侍王,吴如孝为顾王,叶芸来为庆王,表面上看似嘉奖勤王有功的将领,实际上却是故意抬高他们的身份,让他们与石达开并肩而立,削弱石达开在太平天国军队中的影响力的同时,还大做空头人情收买人心,乘机抽调他们的军队留在南京为自己所用,与杨秀清、石达开的旧部互相牵制。

  除此之外,洪秀全还下诏安抚此前坚定支持杨秀清的彭泽守将黄文金,赦免他的一切罪行并原职留用。而对于在最后关头倒戈的杨辅清,洪秀全除了大加称赞之外,还许诺说只要杨辅清能够收拾掉目前仍然还在兖州的杨元清,就同样册封杨辅清为王。

  洪秀全在南京城里大玩权术手腕的时候,王孚所率领的吴军水师主力也保护着规模庞大的吴军辎重船队进入了江苏省内,也通过太平军主动提供的消息,知道了南京城里发生的惊天巨变。

  再接着,艰难的选择也就放到了历史无名小卒王孚的面前,是继续执行吴超越的命令,继续保护规模庞大辎重船队赶往上海?还是当机立断,立即掉头返回湖北,让吴超越可以根据情况变化重新决定?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