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硬拖下水

第四百六十九章 硬拖下水

eX"ft/&=&Zv.  VMXUin,(`d是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考虑到越早表明态度打消吴军的顾虑越好,同时也多少还有些促使吴超越按原计划发起北伐的希望,能够为饱受内乱之苦的太平天国争取到更多的喘息时间。\r

  所以石达开还是同意了洪秀全的提议,决定再派使者去追赶吴军船队表明态度,劝吴军船队暂时停下回撤脚步,等洪秀全与吴超越取得了联系,商量出了结果再决定是否撤退不迟。同时石达开还替洪秀全拿定主意,准备把铜陵到芜湖之间的荻港暂时借给吴军舰队停泊,让吴军船队可以安心等待吴超越的命令调整。\r

  “还是翼王兄弟会挑地方,荻港周边百里内既没有我们天国的重兵驻扎,更没有能够直接威胁到超越小妖辎重船队的天国水师,把那里借给超越小妖的船队驻扎,已经足以表明我们天国圣廷对他们的一片友好诚意,就这么办了。”\r

  洪秀全先是狠狠夸奖了一通石达开的诚意,然后一边让天王府的女官立即拟就国书,一边和颜悦色的对石达开说道:“翼王兄弟,听说你曾经和超越小妖的妖兵联手打过清妖,还有过多次的直接联系,对超越小妖那边的情况比较熟悉。要不去和超越小妖船队联络的使者就由你安排吧,这样我们更有把握一些。”\r

  石达开没做任何考虑的就一口答应,又当场传来了自己的心腹谋士张遂谋,安排张遂谋去追赶劝说吴军船队暂屯荻港,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太平军的两大鹰派代表叶芸来和吴如孝目光的不屑甚至不满,还有洪秀全嘴角一度出现的阴冷微笑……\r

  保护着一千多条满载粮食武器的老式漕船逆水而上,吴军水师当然不可能走得有多快,所以才到了当天傍晚,张遂谋乘座的太平军快船就轻松追上了吴军水师船队,也因为座船没有任何武装和一见面就主动交出武器的缘故,张遂谋很快就被领到了吴军水师的正副主将王孚和徐来面前。\r

  “王将军,徐将军,我们天王和翼王都知道你们的苦衷,明白你们的心情。小使我更是敢冒昧直言,倘若换成了小使处在你们的位置上,突然遭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也肯定会想你们一样选择撤退,因为你们必须得对镇南王负责,也必须得对镇南王治下的军民百姓负责。”\r

  “我们天王和翼王都知道,那怕是说破了大天你们也绝不会轻信我们的承诺,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用事实证明我们天王在复位之后,仍然还愿意与贵军保持互不侵犯的友好同盟关系,更愿意帮助贵军通过海路发起北伐,给清妖朝廷以致命一击。”\r

  “……荻港水流平缓,水深可泊大船,有现成的民间码头可用,周边百里之内,还没有任何我们天国的主力军队驻扎,只有一些地方乡兵维持治安。贵军船队停泊在那里既安全,得到贵军统帅镇南王号令之后,马上可以顺流而下,再赴上海,用不着浪费太多时间,同时撤退也同样方便。”\r

  “请二位将军仔细想想,倘若我们有诓骗你们的打算,为什么不请你们暂时停泊在采石矶或者东梁山这样地方?我们翼王八千岁选择把荻港借给你们暂时停泊侯命,一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二就是你们重船回航行速较慢,等撤到了荻港时,我们派去和镇南王联系的快船早就已经进入了湖北境内,快要和镇南王取得联系了,你们在荻港耽搁不了几天,也就能收到从上游送来的镇南王令旨了。我们翼王和天王的一片苦心好意,万望二位将军明查。”\r

  在吴超越的两条忠实走狗王孚和徐来面前,石达开的得力助手张遂谋倾尽了自己的全力,几乎是哀求王孚和徐来暂时在荻港暂歇,给太平军一个证明延续友好盟约诚意的机会,别在吴军和太平军本来就越来越脆弱的友好关系上又狠狠砍上一刀。\r

  然而很可惜的是,虽然石达开和张遂谋都恨不得把心挖出来让吴军水师察看是黑是红,必须得对吴超越负责的王孚和徐来却还是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仍然还是决定直接撤回湖北,仅仅只是表示将来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向石达开和洪秀全当面道谢和赔罪。\r

  张遂谋大失所望,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说道:“二位将军,既然你们一定坚持要走,那小使也不敢阻拦,小使只是斗胆恳求一句,你们顺利撤回湖北之后,能否把我们天王和翼王的这番美意如实禀报给镇南王?”\r

  “那是当然。”王孚和徐来都是一口答应,然后王孚还说道:“如果我们的船队能够象来的时候一样,一路畅通无阻的撤回湖北,那我不但会向镇南王如实奏报贵军的一番好意,还会请镇南王向表示谢意,给贵军以一定补偿。”\r

  言罢,人品德行同样不错的王孚还又补充了一句,“同时我还会辞官谢罪。因为撤退命令确实是我私自下达的,是我耽误了镇南王北伐的计划,也拒绝了贵军的好意善意,除了辞官谢罪之外,我别无选择。”\r

  听了王孚这番同样是掏心窝子的话,张遂谋心中大定,这才千恩万谢的告辞离开,乘快船连夜返回南京报信,王孚和徐来也继续率领吴军水师船队连夜撤退不提。\r

  和张遂谋一样,得知了王孚的答复言语后,已有心理准备的石达开虽然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却并不认为自军的努力是白白辛苦,第二天的早朝上向洪秀全禀报了交涉结果后,石达开还颇有些欣慰的说道:“还好,超越小妖那边果然只是为了船队安全才撤退,只要我们兑现诺言,让他们顺利撤回湖北,超越小妖马上就能明白我们还是想和他友好相处,没有打算和他翻脸的意思。”\r

  洪秀全不说话,耐心等吴如孝和叶芸来两个炮筒子开炮,然后也不出洪秀全所料,吴如孝果然很快就冷冷说道:“可是这么一来,刀把子就永远掌握在超越小妖的手里了,想什么时候动手,就什么时候动手,我们只有被动挨打的份,还连想换手也得顶着长江水流慢慢往上游爬。”\r

  “顾王兄弟,没什么可担心的。”叶芸来也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还有湖口的林启荣兄弟顶在前面,他手里的水师是我们天国最强,就算超越小妖突然动手,也很难把他的船全部打沉,肯定能有几条船逃回来报信,给我们几天的准备时间。”\r

  “也只能是指望林兄弟了。”吴如孝郑重其事的点头,叹道:“还好,林启荣兄弟还靠得住,用不着担心他被超越小妖收买过去。”\r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石达开忍无可忍,怒吼道:“你们是不是一定要自己找死?如果你们有那个把握能够干掉超越小妖的船队,那你们就去!我不拦着你们去送死!”\r

  “翼王八千岁,你发那么大的火干什么?”吴如孝冷笑说道:“我和庆王兄弟手里的水师船队,在超越小妖的主力船队面前是不堪一击,去了注定只是白白送死。可我们如果真的下定决心动手,我们能没有办法?”\r

  “办法也很简单!”叶芸来飞快说出了自己和吴如孝在私下里讨论出来的战术,大声说道:“超越小妖的水师必须要保护辎重船队走得慢,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安排准备,让安庆林丞相的水师做好出战准备,让彭泽的黄文金在马当山做好拦截准备,也让湖口的林启荣兄弟做好开战准备。”\r

  “然后等超越小妖的船队到了安庆,林凤翔的水师等他们过了安庆走远再出动尾随,我们的水师也赶去帮忙,远远跟在超越小妖船队的后面暂时不动手,等他们到了彭泽马当山,黄文金当道拦截,我们背后杀出,又有两岸的炮台助阵,就算灭不了超越小妖的水师主力,也能灭了他的辎重船队!”\r

  “我们还用不着担心超越小妖的九江水师赶来救援!”吴如孝大声补充道:“湖口在我们手里,有林启荣兄弟的水师拦着,超越小妖的九江水师一时半会赶不到马当山接应,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歼灭他们的辎重船队!”\r

  吴如孝和叶芸来提出的作战计划虽然卑鄙,却有相当大的可行性和成功把握,不要说同掌兵权的曾立昌和李世贤听了动心,就连石达开听了也忍不住有些动摇,暗道:“这其实是个好办法。”\r

  洪秀全始终没有说话,因为洪秀全虽然无比渴望靠着和吴军开战的机会收回兵权,却绝对不能亲自拍这个板和下这个命令——不然的话,除了肯定会导致和比较理智冷静的石达开提前翻脸,将来一旦战事不利,主动招惹吴超越这口大黑锅还肯定得扣在洪秀全的脑袋上。\r

  所以对洪秀全来说,对吴军开战的命令最好是由别人颁布,让别人发起,这样洪秀全才可以太平军各路军阀和吴超越大打出手时置身事外,坐收渔利。\r

  这时,吴如孝和叶芸来这两个狂热的太平天国鹰派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请求洪秀全批准他们的作战计划,洪秀全却还是不说话,只是满脸欲言又止的一再去看石达开,石达开则是和吴如孝、叶芸来两个疯子赌气,始终装着没看见洪秀全的表情反应。\r

  石达开不接招,不敢背上主动挑起与吴军全面开战黑锅的洪秀全迫于无奈,只好拿出不能背信弃义的借口勉强搪塞住了叶芸来和吴如孝,然后赶紧转移话题,提起了另一件与自己夺回兵权大计休戚相关的事,道:“众卿,废燕王秦日纲因为九江大败,已被囚禁天京狱中五年之久,朕认为惩罚已够,决定让他复出任职,众位爱卿以为如何?”\r

  前文说过,秦日纲无比倒霉的被削去王爵,原因除了丢失九江和导致罗大纲阵亡之外,真正的关键原因却是因为和洪秀全走得太近得罪了杨秀清。这会杨秀清已经倒台,咸鱼翻身的洪秀全要把他放出来,太平天国朝廷里的人除非吃饱了撑的去拦着,否则还会有谁去拦着?所以假惺惺的征集了一下群臣的意见后,洪秀全也很快就说道:“既然众位爱卿都没什么意见,那就把秦日纲兄弟放出来吧,封……。”\r

  “天王万岁,慎重。”\r

  这时,意外出现,一直在赌气的石达开突然开口,打断了洪秀全的话,说道:“臣认为,把秦日纲放出来就行了,但是不能急着封官,让他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再说。”\r

  金龙殿上的所有人都有些奇怪的看向石达开,虽然众人都知道石达开也和贵县同乡秦日纲的关系不怎么和睦,但是挟私报复和对政敌赶尽杀绝这种事,却从来不是石达开为人处事的风格啊?\r

  知道殿上天国兄弟疑惑的原因,石达开只能是解释道:“臣并非反对重新任用秦日纲,是现在时机还不合适。是超越小妖的老师曾国藩,恰好就是死在秦日纲的手里,这个时候我们如果把秦日纲放出来,还重新任用为官,恐怕会让超越小妖生出误会,不利于我们和超越小妖延续友好盟约。”\r

  洪秀全恍然大悟,也这才发现自己还忘记了考虑了这个关键问题,那边以叶芸来和吴如孝为代表的太平军强硬派则是直接冷哼出声,万分不满的石达开对吴超越的奴颜婢膝。\r

  石达开问心无愧,当然继续装做没听到这样不满的冷哼声音,洪秀全则是再度得到提醒,心中一动间,又一条毒计马上生出心头,也马上点头微笑说道:“还是翼王兄弟考虑得周道,那我们干脆再稳妥点,再委屈秦日纲兄弟一段时间,暂时先别急着把他放出来算了。”\r

  言罢,满面笑容的洪秀全装做去看群臣反应,乘机把目光转向了站在金龙殿中段不起眼处的蒙得恩,蒙得恩会意,微微点头表示明白。\r

  …………\r

  石达开当然很清楚太平军和吴军迟早要有一场决战,更知道吴军船队撤回湖北后,吴超越还会冒险通过海路发起北伐的可能已经不大,还很可能会考虑先对太平军下手。但是石达开仍然还是想尽最大的努力继续稳住吴超越,为太平天国争取更多的喘息时间,所以才不惜得罪同僚,乃至背上叛徒懦夫的骂名,坚决阻拦太平军主战派的狂热冲动。\r

  然而石达开却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才过去仅仅一天,才刚到了第二天的早朝上,太平天国总巡查、殿前右二检点胡海隆就突然跳了出来又给自己出了一道天大的难题,当众向洪秀全奏道:“天王万岁,关于如何与超越小妖延续盟约一事,臣下有一个提议,包管可以让超越小妖相信我天国没有任何与他为敌之心,放心与天国延续盟约,继续通过海路出兵北上,为我天国复兴争取时间。”\r

  “胡爱卿有何妙计?”洪秀全颇有帝王气范的问道。\r

  “请天王降诏,将废燕王秦日纲与承宣使黄文金押往湖北,交与超越小妖发落。”\r

  在南京民间名声很烂的胡海隆只用了一句话就惹得满殿大哗,洪秀全也脸上变色,怒声问道:“胡海隆,你说什么?要朕把秦日纲和黄文金交给超越小妖恕罪?”\r

  “天王万岁息怒,请听臣下解释。”胡海隆先磕了一个头,然后才说道:“秦日纲和黄文金,都带着军队参加过诛杀曾国藩老清妖的灰山之战,都可以算是超越小妖的杀师仇人,现在超越小妖又娶了曾国藩的女儿做侧王妃,杀师之仇更直接变成了杀父之仇,天王若是把秦日纲和黄文金交给他……。”\r

  “住口!”洪秀全愤怒打断胡海隆的胡说八道,喝道:“为了向超越小妖求和,竟然要把我们天国的兄弟交给他发落!传扬出去,朕的颜面何存?天国的颜面何存?”\r

  除了洪秀全发飙外,金龙殿上的其他太平天国文武官员也是纷纷开口指责胡海隆的奴颜婢膝,不少脾气暴躁的还马上要求洪秀全立即把胡海隆推出殿外斩首,洪秀全也顺应民意立即下诏拿人,胡海隆大惧,赶紧膝行到了石达开的面前,抱着石达开的双腿说道:“翼王八千岁救命,翼王八千岁救我,臣下对天国一片忠心,一片忠心啊。”\r

  “知道你是忠心,可你的办法太过分了。”石达开没好气的答道。\r

  “翼王八千岁,臣下还没说完啊。”胡海隆大哭说道:“臣下敢断定,超越小妖是绝对不会杀秦日纲和黄文金,只会把他们礼送回天国,所以臣下才这么建议的啊!请翼王八千岁你想想,以超越小妖一贯的性格脾气,行事作风,怎么可能会杀我们主动送去交给他的秦日纲和黄文金啊?”\r

  仔细一想,发现以吴超越的无耻虚伪,确实不可能斩杀自军主动送上门去的仇人,石达开便点了点头,说道:“话虽有理,可你这个办法还是太过了。我们如果这么做了,交天国的颜面何存?”\r

  “翼王八千岁,我们可以不用请天王直接降诏。”胡海隆赶紧说道:“我们可以这么办,可以对秦日纲和黄文金说明厉害,劝说他们自己到超越小妖的面前负荆请罪。”\r

  “如此一来,岂不是就可以既不伤损我们天国的颜面,又可以让超越小妖明白我们的诚意,还可以给废燕王秦日纲和曾经党附东王的黄文金黄承宣将功赎罪的机会,一举三得啊!”\r

  哭喊着,胡海隆又向石达开说道:“翼王八千岁,臣下知道你一心想稳住超越小妖,臣下也是在尽全力帮你,如果你觉得可行,臣下可以担保,一定能替你说服秦日纲和黄承宣自行去超越小妖面前负荆请罪!如果臣下做不到,愿领五马分尸之刑!”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