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章 绑上贼船

第四百七十章 绑上贼船

F$21&bz,KuR!2Cb2.CL)9yW7死死纠缠着石达开的时候,金龙殿上的太平军众人当然都在关注着石达开的神情反应,石达开也在不知不觉间就落入了圈套。\r

  平心而论,胡海隆的提议虽然有些跌份,但是在这个吴军很有可能调整全盘战略计划的关键时刻,他如果真能够说服秦日纲和黄文金自愿到吴超越面前负荆请罪,毫无疑问就是一着妙棋,既可以大大打消吴超越对太平军威胁的顾虑,还可以乘机化解太平军与吴军之间的许多恩怨过节,更进一步巩固友好关系。\r

  而更绝的是,秦日纲和黄文金如果这么做了,以吴超越喜欢搞假仁假义的虚伪性格,真的砍死他们为曾国藩报仇的可能微乎其微,一笑泯恩仇才更符合吴超越的行事风格。同时目前还是囚徒之身的秦日纲,还有曾经坚定支持过杨秀清的黄文金,也可以凭借此举将功赎罪,皆大欢喜。\r

  也正因为考虑到了这些,石达开也就彻底落入了圈套,盘算了片刻之后,石达开便转向洪秀全说道:“天王万岁,胡检点的提议虽然骇人听闻,但是他真能够说服秦日纲和黄文金两位兄弟自愿去超越小妖面前负荆请罪,也不失为一妙策……。”\r

  石达开只说到这里就自行打住,因为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金龙殿上就已经是喧哗四起,吴如孝和叶芸来两个刺头还直接吼出了声音,“那还不如直接投降超越小妖算了!我们杀他的老师就要赔罪,他杀我们弟兄的帐又怎么算?是他杀我们的弟兄多,还是我们杀他的人多?”\r

  甚至就连此前比较中立的李世贤也站了出来反对石达开,大声说道:“翼王八千岁,如果在战场上杀了超越小妖的人,就得向他负荆请罪,那我们以后还怎么打仗?带兵的天国将领难道不会害怕在战场上杀了不该杀的人,将来必须得向敌人磕头赔罪,甚至把脖子伸出去给敌人砍,让敌人报仇雪恨?”\r

  “翼王,灰山那一战你的族弟石镇吉也有参加,为什么不叫他也去向超越小妖负荆请罪?偏偏只盯着秦日纲和黄文金?”吴如孝再度怒吼。\r

  被胡海隆硬拉下水的石达开百口莫辩,还没办法责怪与自己‘立场相同’的胡海隆,只能是忍气吞声的闭紧嘴巴,任由同僚指责讽刺。洪秀全则先是默不作声,直到金龙殿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了石达开的对立面后,洪秀全才站出来打圆场,双手向下虚压,和颜悦色的说道:“众位爱卿,肃静,肃静,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吵,千万别吵。”\r

  “天王万岁,臣下有话禀奏!”\r

  等洪秀全基本稳定住全场后,蒙得恩理所当然的跳了出来,无比潇洒的向洪秀全双膝一跪,抱拳拱手大声说道:“臣下斗胆,想请天王万岁立即颁布恩诏,赦免秦日纲出狱,恢复王爵!”\r

  蒙得恩的举动当然也给太平军的狂热主战派提了一个醒,为了故意恶心‘胆小怯战’的石达开,叶芸来马上就站了出来附和,拱手说道:“臣下赞同蒙丞相,请天王降诏,立即释放秦日纲,恢复他的王爵!”\r

  “请天王降诏,释放秦日纲,恢复燕王爵位!”一个接一个的太平军将官跳了出来大声附议,其中固然有不少是秦日纲的故交朋友,但更多的却是反感石达开对吴超越的一再忍让,故意恶心石达开,也很快就形成了极大的声势。\r

  面对这几乎呈一面倒的情况,洪秀全自然是要多为难有多为难了,束手无策之下,洪秀全只能是转向石达开问道:“翼王兄弟,百官都要求立即释放秦日纲兄弟,恢复他的王爵,你看怎么办?”\r

  “那是你的事!你自己拿主意!”\r

  心里正窝火的石达开几乎是吼在回答,也马上招来了殿上的道道愤怒目光,早就对石达开十分不满的吴如孝更是大喝道:“翼王,说话客气点!别忘了,你是在对谁说话!”\r

  炮筒子吴如孝开了火,余下的天平军众人自然纷纷开口附和,无不指责石达开对洪秀全的犯上不敬,石达开也回过神来,赶紧向洪秀全行礼请罪道:“天王万岁宽恕,臣下一时昏了头,对你多有冒犯,请天王万岁降罪。”\r

  “没事没事,小事一桩,朕不会放在心上。”\r

  洪秀全大度的挥手,然后才又向石达开问道:“翼王兄弟,是否立即释放秦日纲兄弟恢复他的王爵,不是朕一个人的事。你昨天才说过,这个时候赦免秦日纲兄弟,还恢复他的官职爵位,只怕会让超越小妖误会,所以这会朕才得先征求你的意见。”\r

  皮球硬是又被洪秀全硬塞到了石达开的脚下,石达开顿时也陷入了两难境地,知道如果继续反对肯定会招来同僚更多不满,两害取其轻,石达开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既然众位兄弟都认为应该立即释放秦日纲兄弟,恢复他的爵位,那臣下也赞同。”\r

  言罢,石达开还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还好超越小妖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这事只要解释清楚,相信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r

  “可超越小妖如果真误会了怎么办?”洪秀全更加担心的问道:“他如果以这件事为借口,乘机向我们天国宣战怎么办?”\r

  “应该不会。”石达开摇头,又说道:“如果他真的坚持要打,我们当然只能是奉陪到底。”\r

  “迟打不如早打!”吴如孝又吼道:“与其让超越小妖先动手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倒还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r

  “没错!”叶芸来也说道:“与其战战兢兢的给超越小妖赔小心,倒还不如抢先动手,先杀超越小妖一个措手不及!”\r

  “你们两个又在发什么疯?!”石达开怒吼道:“你们是不是一定要葬送了天国天朝,你们才肯罢休?”\r

  “我们发疯?”吴如孝突然大笑了起来,狂笑道:“翼王八千岁,你以为我们是疯了?疯了?!”\r

  “大错特错!”吴如孝突然又大吼一声,停住狂笑,紧盯着石达开的眼睛大声说道:“翼王八千岁,你错了!我们没疯,我们现在比什么时候都冷静!超越小妖的辎重船队才刚听说天王复位,马上就掉头向湖北撤退,不管我们如何的劝说挽留,甚至答应把荻港借给他们驻扎等超越小妖的命令,只差跪下来求他们继续去打清妖了,他们都不答应!这说明什么?翼王八千岁你难道还不明白吗?”\r

  “如果翼王你不明白,那臣下来告诉你!”叶芸来也大声说道:“这说明,超越小妖的军队上上下下,就从来没有信任过我们天国,从始至终都把我们当做敌人!”\r

  “不管我们如何的忍气吞声,低声下气,超越小妖都迟早是要对我们下手的!我们在超越小妖的眼里,就只是一只随时可以动手宰杀的肥羊,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想什么时候宰就什么时候宰!”\r

  “顾王殿下和庆王殿下说得对,与其被动挨打,不如奋起一击!”蒙得恩也十分会抓时机的站了出来,大声说道:“乘着超越小妖的主力军队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先下手为强,和超越小妖拼一个你死我活!”\r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好几个太平军检点也跟着大吼,“反正是要打的,与其让超越小妖先打,不如我们先动手!”\r

  狂热的好战气氛再度形成,金龙殿上的太平军将领不管是否真心想打,全都大声诈唬要求开战,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类似石达开一样的理智派则根本不敢开口,石达开孤立无援,满肚子的话憋在心里说不出来,只能是把双手指关节攥得发白。\r

  更加憋屈石达开的还在后面,当太平军众将纷纷向洪秀全奏请开战时,洪秀全又马上把皮球踢给了石达开,问道:“翼王兄弟,朕不懂军务,天国里最懂军务的除了东王就是你,你拿主意吧,打还是不打?”\r

  所有人的目光又集中到了石达开的身上,石达开面色灰白,心里矛盾万分,既明知道这个时候向吴军开战纯粹找死,又知道叶芸来和吴如孝其实也不算错——吴超越迟早是要对太平军下手的,还有可能会因为杨秀清的突然倒下而改变战略,先对太平军下手后灭清廷。\r

  心中天人交战了许久,事事处处都喜欢顾全大局的石达开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微低着脑袋,无力摇着头说道:“既然众位兄弟都觉得应该打,那就打吧。”\r

  听到这个答案,叶芸来和吴如孝等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洪秀全也悄悄松了口气,知道终于还是把开战黑锅扣在了石达开的脑袋上,石达开却是悄悄叹了口气,暗道:“打就打吧,反正迟早是要打的。这时候打虽然背信弃义,可起码有机会重创超越小妖的辎重粮队,削弱超越小妖的钱粮实力。”\r

  满朝欢呼向吴军开战的时候,洪秀全自然再次大玩权术手腕,十分大方的赏还了石达开曾经担任过的太平天国西路军主帅一职,让石达开率领所部人马西进安庆主持大局,授权节制安庆、彭泽和湖口三地太平军,又把吴如孝和叶芸来所部的水师抽调一部分交给了石达开指挥,让石达开全权负责发起对吴军的战事。名正言顺的把石达开从南京赶走,大做空头人情,同时还利用石达开压制最后才起兵讨杨的林凤翔,还有直到杨秀清倒台后才低头的黄文金,一举多得。\r

  东线方面,垂涎上海已久的洪秀全毫不犹豫的命令松江太平军陆顺德部向上海发起进攻,常州太平军黄子潮部担任后援;吴如孝和叶芸来各回各自驻地,曾立昌部也被洪秀全派往了镇江驻扎,既防范与吴超越联络过多的曾立昌部作乱,也利用曾立昌防范杨秀清的族人杨辅清,同样是一举多得。\r

  北线,鉴于石达开部将陈玉成在太平军内战时,替讨杨军队有力牵制住了杨秀清的亲兄弟杨元清,同时为了削弱太平军声望最高的军阀石达开,洪秀全毫不客气的把陈玉成封为英王。同时大封捻军五旗旗主,拉拢捻军一起对付吴超越。\r

  南线这边,异军突起的太平军青年名将李秀成,乘着太平军主力、吴军主力和满清军队在北方大打出手的机会,早就已经在浙、闽两省境内发展成为了太平天国实力最强的军阀,这样的人洪秀全目前当然是只能拉拢不能得罪。所以洪秀全也没计较李秀成一直在太平军内战中保持中立的罪过,十分大度的给李秀成封了一个忠王爵位,并且下诏在天京城中修建忠王府,用来软禁……,哦不,用来请李秀成在天京的家人居住。\r

  迅速大概布置出了自己谋划的五路整编计划后,洪秀全这才笑眯眯的对石达开说道:“翼王兄弟,西线朕可就全部交给你了,千万别让朕和天国将士失望,不管想什么办法,都一定要把超越小妖的辎重船队歼灭在彭泽以东。”\r

  “臣下遵命。”忍气吞声的接过了压力最大的西线重任,石达开这才问道:“天王万岁,突然撕毁盟约对超越小妖开战,起码也要有个名头吧?我们用什么借口动手?”\r

  洪秀全稍稍盘算了一下,突然脑袋一偏昏睡了过去,还发出了像模像样的鼾声,早就忘了这一套的石达开还在莫名其妙时,金龙殿上的许多太平军老人都已经举起手指放到唇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别说话,天父召天王上天训话了。”\r

  “又来这套!”石达开恍然大悟,也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现在玩这套还有屁用?你以为我们天国的军队里,现在还有几个人真的信你的拜上帝教?”\r

  过了一段时间后,洪秀全悠悠醒转,张口就无比庄严的说道:“天父刚才召我上天,告诉我说,超越小妖的儿子是妖龙转世,身上能长出龙鳞,是奉了妖魔之命来祸害世间,要灭亡我们天国,杀光我们天国的所有兄弟姐妹,然后杀光世间所有人。所以天父让我们一定要赶紧杀掉超越小妖和他的儿子,挽救人间。”\r

  石达开更翻白眼了,吴念越身上长出龙鳞的谣言石达开也听说过,当时石达开还嘲笑过吴超越学谁不好,偏偏要学洪秀全装神弄鬼,可石达开当时还真没想到,洪秀全竟然会以牙还牙,又拿这么一套来制造开战借口。所以大翻白眼之余,石达开居然还有些幸灾乐祸,暗道:“超越小妖,这可就是你想当皇帝的报应。”\r

  虽然是被赶鸭子上架,然而接过了洪秀全强塞过来的偷袭吴军船队任务后,石达开还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安排布置,争取尽最大限度的消灭吴军辎重船队,减轻太平军将来的作战压力。\r

  仔细盘算和分析了一番后,石达开发现自军其实还是很有把握打赢这一仗,吴军水师的实力是强不假,然而受限于时间与技术,在新式货船不多的情况下,吴军辎重船队这次选择采用的是老式的漕运粮船,笨重缓慢,没有装甲更没有武装,每条船也只有十个从民间招募来的水手和一个吴军士兵,火力单薄得可怜。别说是大型战船和军用舢板了,那怕是太平军已经基本淘汰的小拔船,对付这样的辎重粮船也是如同快刀割肉。\r

  鉴于这点,又针对彭泽马当山一带的水流地形,还有初春时尚未稳定的风向,石达开迅速制定了一个伏击战术,密令太平军彭泽守将黄文金挑选精干水手多备喷壶、火箭与引火之物,驾驶八十条小拔船北上到泊湖深处埋伏,主力仍然放在正面借以麻痹吴军水师,同时马当山炮台也提前开战准备。\r

  再然后,等吴军船队抵达马当山战场时,时间如果是晚上当然最好,直接就可以动手开打。但如果时间是在白天——以吴军水师主将王孚的稳重性格,时间也很可能是在白天,那么黄文金就得找各种借口暂时稳住吴军水师船队,无论如何都要把时间拖到傍晚时分,然后再动手开打,彭泽水师主力和马当山炮台正面拦截,伏兵船队则借着夜色掩护,突然从泊湖入江口杀出,冲进吴军辎重船队里纵火烧船,同时石达开也率领水师从背后掩杀,三面夹击吴军船队!\r

  怕黄文金脑袋不够灵光,想不出暂时稳住吴军船队的办法,石达开还越俎代庖给黄文金想出了一个主意,就是让黄文金派人秘密和吴军水师联系,诈称说黄文金畏惧洪秀全追究他党附杨秀清的罪行,打算带着彭泽水师投降归顺吴军,跟着吴军水师一起逃往湖北,既给王孚出难题拖时间,又名正言顺的暂时拦住吴军水师西撤脚步。\r

  石达开把自己拟定的战术计划上报给了洪秀全后,洪秀全当然是大声叫好,赞道:“翼王兄弟妙计,只要黄文金依计行事,这一战我们必然大获全胜!”\r

  石达开苦涩一笑,暗道:“就算大获全胜又能怎么样?不过是砍伤了一只正在沉睡的猛虎的尾巴,老虎醒过来,回头是要咬人的。”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