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虎!虎!虎!

第四百七十二章 虎!虎!虎!

  太平军彭泽水师的主力战船仍然还是两百多条老掉牙的小拔船,只能安装自制土炮,远程攻击力弱小得可怜,只有在近舷作战时靠开枪纵火才有可能对吴军船只形成威胁。除此之外,彭泽太平军只有六十来条军用舢板,十来条老式的长毛快蟹船,以及一条被黄文金用做旗舰的拖罟船。

  这么孱弱的水师实力,那怕是在吴军水师刚得到忠诚号和仁义号刚刚成军的时候,太平军彭泽水师都没有多大的胜算,现在吴军水师已经飞速发展到了独霸长江内河的地步了,太平军彭泽水师竟然还敢主动向吴军水师的主力船队发起进攻,连黄文金都觉得自己已经疯了。

  然而黄文金却不得不疯,原本已经中计的吴军水师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又撤回了准备发起进攻的战舰,集中所有战斗力量用于保护辎重船队。为了给埋伏在泊湖里的太平军水上突击队创造偷袭战机,黄文金别无选择,只能是主动发起进攻,拿整只彭泽水师做诱饵兼炮灰,搅乱吴军水师的防御阵形。

  刚到河字号沙洲的最西端,黄文金就在望远镜里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吴军辎重船只,还有在辎重船队外侧严阵以待的吴军水师战船——船舷炮窗全都已经打开,一门门炮口黝黑的火炮也已经对准了太平军水师船队。

  “轰隆!轰隆!”

  首先开炮发起进攻的是吴军水师,虽说随军而来的军用舢板数量众多,吴军水师根本不怕和太平军水师打近舷战,然而为了不给敌人任何接近辎重船队的机会,太平军水师才刚进入吴军水师船队的射程范围内,王孚还是果断下令开火,炮声接连炸响间,时隔两年之后,一度停战的吴军与太平军的首次大规模激战也随之拉开了序幕。

  参与炮战的吴军战船只有两条三级风帆战列舰、两条蒸汽炮船和五条红单船,然而即便如此,吴军一次轮射打出的炮弹却还是将近有百枚之多,呼啸的炮弹接连落入太平军水师船队之中,不断溅起一丈多高的巨大水花,也不断把太平军水师脆弱的小拔船和舢板直接砸得粉碎,太平军士兵大呼小叫不断,却光挨打无法还手。

  无法还手的原因当然是太平军的彭泽水师严重缺乏远程火力,装备了舷炮的长龙快蟹战船又还在后面暂时还打不到吴军水师,所以黄文金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不断打出旗号,逼着自军船队全速向前,争取和吴军水师打近舷战。

  炮声不断,吴军的炮弹也在不断的落入太平军船队中,尚未近舷接战就已经击沉了不下三十条太平军小船。而太平军这边的表现也值得让人称道,在太平军各部素质战斗力普遍下滑的情况下,黄文金所部的太平军将士仍然还能做到前仆后继,顶着吴军的猛烈炮火冲锋向前,逐渐拉近了与吴军水师的距离。

  很快的,太平军的小拔船队伍就已经距离吴军防御阵地已经不到一里,然而就在黄文金心中暗暗欢喜的时候,汽笛间,吴军水师船队南面的右翼处突然冲来了两条蒸汽炮船,不开炮只张帆,马力全开,借助不算太大的东南风和明轮推动,蛮横的直接冲向了太平军船队的后队。

  “直接冲我来?!”

    虽然不是很会打水战,可是光看吴军那两条蒸汽炮船的冲锋路线,老于沙场的黄文金就猜到吴军水师是打算用擒贼先擒王的斩首战术了,也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在水上应对吴军水师的这一战术。最后还是在跟着石达开打过水战的副手范汝增提醒下,黄文金才赶紧大声喝令道:“快,开炮!对着那两条超越小妖的火轮船开炮!”

  太平军的十来条老式战船开火了,一起把炮弹轰向从侧前方冲来的吴军蒸汽炮船,也十分幸运的接连三次命中目标,打得吴军蒸汽炮船上木屑横飞,装甲变形,可这点火力却根本无法阻拦吴军蒸汽炮船的冲锋脚步,两条吴军蒸汽炮船既蛮横又粗暴的迅速拉近与太平军旗舰的距离,抢占到了最拿发挥舷炮威力的位置后,这才一起开火,在近距离处对着太平军旗舰接连开火。

  吴军蒸汽炮船还十分阴毒的用上了苦味酸炮弹,接连打出的十余枚炮弹虽然只有三枚命中黄文金的拖罟船,却全都砸进了船舱炸开,立即引发了舱内大火,太平军旗舰在中弹间接连摇晃,太平军士兵惊叫连连,黄文金却根本来不及查看损失情况,只是红着眼睛大吼,“开炮,快开炮!开炮打!”

  不用黄文金下令,太平军的老式战船一直都在装药开炮,可是吴军蒸汽炮船在炮击太平军旗舰的同时却依然脚步不停,迅速与太平军的后队擦肩而过,根本没给太平军后队多少开炮射击机会,直接就冲到了太平军水师的后方开阔处。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黄文金才发现自己的坐船舱内早已是烈火熊熊,火苗浓烟不断从舱内喷出,黄文金赶紧下令士兵灭火时,却得到了一个让他绝望的答案,“黄承宣,超越小妖火轮船打的是妖火炮弹,扑不灭!”

  骂了一句脏话,黄文金也只好做好了弃船转移的装备,再赶紧去看前方情况时,却见吴军的左翼那边也已经有两条蒸汽战船冲出,更加蛮横的直接冲向他的主力船队侧翼,不用开炮射击,直接靠吨位就撞翻撞沉了自军的多条小拔船和舢板,带起的水流也直接把自军多条小船直接掀翻。

  吴军左翼杀出的除了两条直接靠蛮力吨位取胜的蒸汽炮船外,还有五十来条军用舢板,先抢到西北面获得水流之利,然后借助水流冲击高速冲锋,尾随杀进了已经被蒸汽炮船冲得大乱的太平军水师船队,一边用舰首的小口径火炮射击太平军船只,一边开枪射击,以整打乱按着太平军水师狂揍。

  与此同时,正面拦截的吴军舢板船队也加入了战斗,同样是以小口径火炮加火枪射击,迎头痛击正面杀来的太平军小船,太平军船队则因为队形混乱和被水流带得东倒西歪,根本无力对吴军防御队形正面形成威胁,相反还马上就露出了溃败迹象。

  黄文金不甘心的咬牙坚持,可是很快的,后方又传来了报警惊叫,原来之前冲到后方的那两条吴军蒸汽炮船在开阔地带从容掉头后,又借着上游之利,再次全速冲向了太平军水师的后队。

  “黄承宣,快上小船,超越小妖的火轮船又来了,肯定又是冲我们旗舰来的,快换船!”

  如果不是范汝增及时提醒,亲兵强行把黄文金架上小船逃命,黄文金肯定躲不过杀身之祸——两条吴军蒸汽炮船从另一侧再次与太平军水师后队擦肩而过时,接连炮击间,不但有四枚炮弹命中了已经烈火熊熊太平军旗舰,加速了太平军旗舰的沉没速度,其中一枚炮弹还恰好命中太平军旗舰的船首处,顿时把黄文金指挥作战的位置化为一片火海,也把几个来不及逃走的太平军士兵直接席卷在了烈火浓烟之中。

  再接着,再等黄文金好不容易转移到一条长龙船上时,他原先的座船旗舰早就化为了一个在水面上漂浮的巨大火团,同时前方的太平军小拔船队和舢板船队也已经全面溃败,逃得满江面满水面都是,还有无数落水的太平军士兵和杂物一起在江面上随波飘荡,挣扎呼救,败得无法再败。

  虽说早就明白自己的水师不可能干得过吴军水师主力,然而真正看到这一画面时,黄文金还是忍不住难以置信的惊叫起来,“这就已经输了?这就是超越小妖的水师?这么厉害?”

  “黄将军,快跑吧!快看前面,又来了!”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把黄文金从噩梦中拉回了头,黄文金再惊讶抬头时,也顿时脸色苍白看到——此前守在正面的那两条吴军蒸汽炮船,竟然已经拉响了汽笛,以碾压之势直接向着他的正面冲来!黄文金别无选择,也只能是赶紧大吼道:“快撤!这仗没法打!”

  也亏得吴军水师不知道黄文金藏在那条船上,还有为了辎重船队的安全,正面杀来的两条吴军只追出五里就掉头归队,不然的话,黄文金肯定得被送进水底见水龙王。然而即便如此,等黄文金狼狈不堪的带着败军逃到马当山时,他新换的座船仍然还是挨了一发苦味酸炮弹,战船直接被烧成重伤,同时他的彭泽水师也是零落星散,天色全黑了都还没有回来一半。

  “打不赢!正面和超越小妖的水师打,我们没任何希望,只是白白送死!”

  曾经被清军和湘军誉为黄老虎的黄文金头一次输得是心服口服,彻底丧失在水面上与吴军水师正面交战的信心,可黄文金却没有丧失希望,努力收拢败军的同时,黄文金还明确告诉部下,“做好准备,今天晚上还得打!等翼王八千岁亲自率领的船队一到,我们马上再上!”

  …………

  牛刀杀鸡轻松击溃太平军的彭泽水师后,通过审问落水被俘的太平军士兵,王孚和徐来等太平军水师将领也很快就知道了黄文金其实是诈死的情况,大骂黄文金无耻之余,王孚和徐来等人自然也生出了疑心——为什么黄文金会这么不惜代价的勾结自军去按着他摩擦?诱敌失败后,为什么还要拿鸡蛋碰石头,主动上门来找死?

  “难道黄文金布置得有伏兵?想拿他的主力船队做诱饵,引我们去歼灭他们,为他的伏兵创造偷袭机会?”

  王孚在分析时一度无限接近事实真相,然而很可惜,关键时刻,后方突然送来的发现敌情的急报,却严重误导了王孚的分析判断,也让吴军错过了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中的机会。闻知下游处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太平军船只,王孚马上就认定这就是黄文金一系列古怪举动的原因,也马上做出决断,向徐来吩咐道:“徐兄弟,给你六条蒸汽炮船和五条红单船,主动出击,用我们的船速和吨位优势,把下游来的长毛船队直接干掉,别给他们靠近我们辎重船队的机会!”

  徐来领命,立即出舱组织船队主动到下游迎战——吴军的主力战船吨位太大,停泊在原地迎战只能是当水上炮台用,只有动起来才能发挥所有战斗力。

  做出了对下游来敌主动迎战的决定后,王孚又盘算了片刻,干脆又派出两条蒸汽炮船和部分红单船,交给部将孙元辉率领,主动出击去马当山收拾肯定会再次发起进攻的彭泽水师,反过去杀黄文金一个措手不及。

  “王大哥,是不是分兵太过了?”孙元辉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分兵太过,但我不得不这么做。”王孚神情严峻的回答道:“黄文金是在上游,现在的风向又不稳定,我们如果不抢先出击把他按在马当山,给了他组织火船发起进攻的机会,那我们的麻烦就肯定只会更大。”

  说罢,王孚一挥手,吩咐道:“快去吧,我会小心保护辎重船队的,用不着担心。”

  被王孚料中,为了在再次进攻时赢得更多希望,黄文金确实匆匆在马当山下布置准备了十来条火船,还效仿当年的吴军,利用马当山炮台上的火药准备了几条火药船,为的就是在再次进攻时给吴军一个惊喜。

  然而黄文金却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的火船和火药船还没有完全准备就绪时,同时还没有与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主力船队取得联系时,吴军水师的偏师就已经杀到了马当山下,反过来主动向他的水师发起进攻。

  “可惜!想不到吴贼还有这么一手!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

  懊悔的重重一拍船舷后,没办法再主动进攻的黄文金先是万分失望,然后又暗暗欢喜,暗道:“王孚小妖,你主动来打我也好,起码我的纵火船队机会更多了。”

  与此同时,徐来率领的吴军水师船队也已经在下游三口窑一带和太平军水师干上了,虽说石达开同样也没想到无名小卒王孚用兵能这么果断,发现不对马上出击,避开水师擅攻不擅守的弱点,全面发挥吴军战船吨位大、火力猛和蒸汽炮船速度快的优势,但石达开心里同样也有些暗暗欢喜,暗道:“姓王的,你肯定想不到吧,你除了前后都有我们的军队外,侧面也还有。”

  王孚的确没有想到自己的侧翼还有敌人,为了防范上下游会有漏网之鱼杀来,王孚还十分小心的把轻便灵活的舢板船队主要放在东西两方,随时准备补刀,四条三级风帆战列舰也被王孚放在东西两面当水上炮台用。而对于吴军斥候快船已经严密搜索过的长江南北两岸,王孚却明显重视不足。

  也是该来吴军倒霉和太平军走运,东西两线马当山和三口窑同时大打出手期间,阴沉了许久的夜空突然落下雨点,先是淅淅沥沥,继而风雨交加,虽没有达到狂风暴雨的地步,却也严重干扰了吴军水师将士的视线,加大了吴军斥候快船提前发现来敌的难度。王孚察觉危险,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是益发加强对上下游的监视,生怕有几条漏网之鱼突然杀来,冲进毫无抵抗能力的吴军辎重船队中大开杀戒。

  借着风雨和夜色掩护,黄文金事前埋伏在泊湖深处的太平军纵火船队,也已经在黄文金之弟黄文英的亲自率领下,偷偷溜出了泊湖入江口,悄悄转进了彭泽江心岛(棉船镇)北面的狭窄航道中,迅速集结成群,然后也不打火把灯笼,只是借着对水流地形的熟悉,靠着长江水流的推动摸向江心岛北航道的下游出水口,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现在了吴军船队的上游西北面。

  还是在太平军纵火船队摇撸划桨的发起冲锋时,被风雨干扰的吴军斥候快船才发现危险到来,赶紧敲锣打鼓又放枪的发出警告,“有敌情!有长毛的船队!”

  “上游西北方向发现敌情!”

  听到亲兵急匆匆送来的报告,王孚先是脸色苍白如纸,可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王孚又迅速做出决定,接连发布了三道命令:

  “传令后队,调动舢板船队立即返回辎重船队增援!只许杀敌!不准救火!”

  “马上传令辎重船队,继续保持现在的队形,有敌烧船,只许救火,不许出逃,有擅自离开大队逃亡者,立即处死!”

  “给徐来和孙元辉去令,叫他们专心对付面前敌人,没有命令,不许回援辎重船队!擅自回援者,立斩!再有,叫他们提防长毛诈败,一定要盯准了他们面前的长毛,不给长毛再来偷袭我们辎重船队的机会!”

  飞快颁布三条尽量把损失减少到最小的命令,王孚的脸色依然铁青得可怕,心里也说道:“这次不可能把所有辎重船带回湖北了,希望损失能小点。”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