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最容易对付

第四百七十四章 最容易对付

  “找长毛算帐!报仇!”

  “踏平江宁!生擒洪秀全,活捉石达开!”

  “报仇!让长毛知道我们的厉害!”

  当吴军水师保护着受创不轻的辎重船队走张家州北航道回到了九江后,几乎是在刹那之间,九江城内外就响彻了吴军将士愤怒的吼叫声,从上到下无一不是气愤填膺,怒火冲天,甚至就连脾气比较温的吴军九江知府桂中行,也在第一时间上了万言书,怒吼着要求吴超越立即出兵报仇,惩罚太平军背信弃义的无耻行为。

  九江吴军文武还只是怒吼,没能保护所有辎重船队撤回九江的吴军水师却是立即付诸实施,把辎重船队护送到九江码头后,已经连续多日飘在水上的吴军水师将士没有一个人上岸休息,立即就在王孚和徐来的率领下掉转船头,气势汹汹的重新杀回湖口来找太平军算帐,林启荣所部的太平军水师根本不敢与战,只能是借着身处内湖的优势,马上就夹着尾巴逃进鄱阳湖深处,吴军水师的怒火无处发泄,干脆就向太平军的石钟山炮台发起直接进攻。

  也多亏了太平军名将林启荣在湖口经营多年,把防御工事修筑得极其完善,尤其是配合遄急水流大量安置的水底重锚有效阻拦了吴军水师的进攻脚步,极大的增强了太平军石钟山炮台的炮火威力,不然的话,石钟山炮台肯定得同样被吴军水师夷为平地。然而即便如此,到了天黑时,王孚和徐来在鲍超的苦苦劝说下退兵撤走时,石钟山炮台上的炮位还是被吴军火炮干掉了一半以上,守军死伤也十分惨重。

  也是在吴军水师撤走之后,石达开才鬼鬼祟祟的带着一队亲兵摸到了湖口,在湖口城里与林启荣接上了线。见面后,石达开还习惯性的部下采取了鼓励手段,夸奖林启荣道:“不错,没有蛮干是对的,把水师暂时撤进鄱阳湖,保住了切断超越小妖水上粮道的作战力量,将来超越小妖就不敢绕开湖口直取下游,最明智的选择。几年不见,长进多了。”

  “谢翼王八千岁夸奖。”林启荣道谢,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还十分坦白的说道:“是超越小妖的水师没做好准备,也没下定决心,不然的话,他们真的一定要冲进内湖追杀我们的湖口水师,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拦。”

  来之前就已经考虑好了如何运用湖口水师的办法,石达开马上就说道:“没事,我这就去文驻扎鄱阳的石镇吉,叫他在鄱阳给你的水师准备好码头,也在鄱江入湖口建立起防御阵地,危急时刻,你的水师可以直接撤去鄱江去鄱阳,吴贼水师的大船绝不敢顺便开进那样的狭窄水道。”

  林启荣闷闷不乐的又道了谢,然后咬了咬牙,干脆又直接问道:“翼王八千岁,天王万岁到底是怎么想的?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和超越小妖重新开战?还是在答应借路之后,又背信弃义突然向超越小妖的船队发起偷袭?”

  提到这个伤心问题,石达开的脸色难免也有些阴郁,答道:“天王万岁也不想这么做,他也是被逼的,叶芸来和吴如孝那两个疯子一定要动手,超越小妖的水师也根本不相信我们,对我们敌意明显,我们不得不动手。”

  说罢,石达开又补充了一句,道:“反正迟早是要打的,超越小妖灭了清妖朝廷,下一个肯定是我们,这是明摆着的事。”

  “那为什么就不能晚些动手?”林启荣有些愤怒的说道:“为什么不等超越小妖先灭清妖朝廷再说?或者说,等超越小妖的军队在北方和清妖朝廷大打出手的时候,再突然动手不是时机更好?”

  “如果让超越小妖先灭了清妖朝廷,那他就对我们形成了两面包夹之势。”石达开解释道:“等超越小妖先和清妖朝廷大打出手的时候再突然动手,确实是最好时机,可是你也看到了,超越小妖根本不给我们这个机会。”

  林启荣叹了口气,突然还有些暗恨洪秀全不合时宜的复出时机——那怕再晚上一个月也好啊。

  看出林启荣对洪秀全开战决定的不满,石达开却不愿点破,只是也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贞天候,悔也无用,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只能是和超越小妖血战到底,清算他以前欠我们的累累血债,复兴我们的天国大业。”

  “而且我们也不是毫无胜算。”石达开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超越小妖将近一半的军队都被牵制在了北方和中原,无法南下参战,他的背后又有陕甘清妖的威胁牵制,真正能够用来和我们作战的军队并不多,我们全力以赴的迎战,未必就不能打退超越小妖的进攻,扭转乾坤一统天下。”

  也多亏了林启荣同样是立场强硬的太平军鹰派,对太平天国忠心不二,又深知和吴军迟早还有一战的道理,所以心里再是一百个不情愿,林启荣还是默不作声的接受了这一既成事实,问道:“翼王八千岁,那你和天王万岁具体打算怎么办?”

  “东攻西守,争取时间,筹备反击。”

  石达开回答得很笼统,然后才详细解释道:“天王和我是这么决定,西线以湖口、彭泽和安庆为依托,建立三道拦江防线,全力抵挡超越小妖的进攻。”

  “东线方面,我们天国在松江和常州的大军负责发起上海战役,不惜一切代价拿下上海,彻底切断超越小妖和洋人的联系,断绝他的武器弹药来源。同时争取生擒超越小妖的爷爷和儿子,这点如果能够成功,局势马上就会对我们万分有利。”

  “另外,我们的北线军队主要负责联络捻军,牵制超越小妖的中原军队,适机反击让超越小妖首尾难顾。南线是我们的最大希望,天王已经去诏忠王李秀成,命令他率领我们天国的南线主力回师北上,整合所有力量向超越小妖发起反击,先灭超越小妖,再灭清妖朝廷,一统天下。”

  听了石达开还算靠谱的战略计划,林启荣也没多抱怨自己被洪秀全和石达开强行推到抗吴第一线,只是直接说道:“坚守湖口的事包在我身上,但我要增援,要后方保证我的粮草弹药供应。”

  “放心,这些包在我身上。”石达开回答得更直接,说道:“我是西线主帅,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湖口的增援和粮草弹药就绝不会断!”

  林启荣爽快点头,又眺望西方,咬牙切齿的说道:“超越小妖,来吧,看你怎么过我这一关!罗丞相的血债,也该找你清算了!”

  …………

  石达开和林启荣等人全都料定吴超越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出兵报仇,事实也正是如此,当吴军辎重船队被太平军水师偷袭受损的消息送到湋源口,又被大冶吴军用电报把消息送到湖北省城,送到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根本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马上就决定出兵报仇,武力疏通长江航道,重新打通自己和上海吴军的联系。

  石达开和林启荣等人却又严重低估了吴超越的复仇决心和报复力度,收到电报后的第一时间,吴超越不但当场决定把原本准备用来北伐的军队全部用于对太平军作战,还决定亲自率领自己麾下最精锐的直系兵团出征,亲自主持东征大战。

  吴超越敢离开湖北省城亲自主持东征,最大的底气就是大冶到九江之间的电报线路即将建成,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吴超越当然是去令大冶,命令大冶工业基地无论如何要在十天之内把联系九江的电报线路架设完毕,以便自己身在九江,仍然能够指挥全局。

  考虑东征大战的重要性和复杂程度,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全都没有反对吴超越亲自主持东征大战,仅仅都是向吴超越提醒道:“镇南王,东征大战,在粮草弹药的供应方面我们有水路为依托,倒是用不着担心,但是事关我们的出海口和上海安危,这一场大战我们必须得速战速决,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

  “这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我就不会亲自去前线了。”

  吴超越点头,又冷笑说道:“而且我还敢肯定,长毛那边肯定会以湖口、彭泽和安庆这三处天险为依托,层层设防拖住我们的进兵脚步,争取时间打上海,不惜一切代价的俘虏我爷爷和我儿子,拿他们做人质要挟我。”

  “慰亭,那你打算怎么办?”赵烈文有时候还是改不掉对吴超越的习惯性称呼。

  吴超越不答,还反问道:“惠甫,如果你是长毛的西线主帅,在湖口、彭泽和安庆这三个地方,你会如何布防?是把力量平均使用?还是优先重视一到两点?”

  稍微盘算了一下后,赵烈文马上就答道:“我会优先重视一到两点,长毛在西线的力量布置并不均衡,尤其是水上力量差别最大。我还会优先守湖口,因为湖口这里的防御工事完善,有赣东北的长毛可以调动了源源不绝的增援湖口,另外湖口的长毛水师还是长毛各军中水师力量最强的,可以有效威胁我们的水上粮道,让我们主力军队不敢绕开湖口大举东进。”

  “那么你是否有可能把所有力量集中在湖口,和我们打一场战略决战?”吴超越又问道。

  “绝不可能。”赵烈文断然摇头,说道:“洋人有句话说的是所有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长毛那边就算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也肯定不会冒这样的风险,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长毛就算集中重兵守卫湖口,也一定会在后方留下充裕兵力守卫彭泽和安庆。”

  “那如果你是长毛主帅,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会尽可能多的把作战力量集中在湖口?稍微忽视对彭泽和安庆的保护?”吴超越追问道。

  隐隐明白了吴超越的无耻企图,赵烈文也赶紧开动起了脑筋仔细盘算,设身处地的反向推演了一番之后,赵烈文这才答道:“如果我是长毛主帅,只有在我认定慰亭你一定要先拿下湖口再进兵下游的情况下,我才会尽可能多的把力量集中在湖口。”

  “还有。”赵烈文又赶紧补充一句,道:“鉴于慰亭你在用兵方面一贯的名声,我还绝不会太过冒险,集中力量守卫湖口的同时,我也绝不会太过忽视对下游的保护,不会给你太多突出奇兵的机会。”

  吴超越盘算着点头,又对着九江、湖口和鄱阳湖一带的地图沙盘研究了许久之后,吴超越这才缓缓说道:“给王孚去道命令,先告诉他,对他这次的表现,我很满意,辎重船队的损失与他关系不大,我不会追究。”

  “再告诉王孚,放心出击,在我亲自抵达九江时,我不希望长毛的湖口水师还在湖口,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长毛的水师很可能会退进鄱江,成全长毛,把长毛水师先给我撵进鄱江,然后也别冒险进鄱江,等我后续命令。”

  “再给九江去道命令,叫桂中行他们抢先放出风声,就说我准备先踏平湖口,然后再进兵下游,也给我尽可能的制造我们准备全力攻打湖口的迹象。”

  唱诺之后,赵烈文这才微笑着说道:“慰亭,太直接了吧?你的声东击西对长毛也不是玩一次两次了?长毛能又吃亏再上当?”

  “长毛是不可能又吃亏再上当,但惠甫你好象忘了一点。”吴超越微笑说道:“就是长毛现在的军阀化问题,如果你是林启荣,探得我准备强攻湖口的消息,能不拼命要增援要粮草?长毛的西线主帅为了安抚林启荣,鼓励林启荣安心在湖口和我们拼命,能不给林启荣一点奖赏鼓励?”

  赵烈文大笑,连说正是如此,吴超越却十分遗憾的说道:“可惜还不知道长毛的西线主帅是谁,不然的话,我肯定能想出更多的办法引诱长毛集中力量在湖口。”

  正所谓天遂人愿,才到了第二天,正当吴超越还在安排自己亲征东线的各项出发留守准备时,大冶方面就又用电报转来九江吴军的消息,报告了石达开的旗帜出现在湖口的重要情报。吴超越闻报大喜,大笑道:“天助我也,既然长毛的西线主帅是石达开,那我们这场仗就容易打得多了。”

  “镇南王,石达开可不是什么善于之辈啊?”正好就在旁边的阎敬铭有些惊讶的问道:“长毛诸伪王里,好象最能打仗的就是他,你怎么反倒觉得他最好对付?”

  “因为石达开的脾气我摸得最透,最熟悉他的性格习惯。”吴超越笑笑,说道:“丹初先生,别浪费时间了,赶快提笔,帮我写一道书信给林启荣。”

  “什么内容?”阎敬铭赶紧提笔问道。

  “就说石达开和洪秀全是在故意逼他送死。”吴超越回答道:“说洪秀全和石达开之所以敢偷袭我们的船队,就是知道我们一定会先打湖口、彭泽和安庆这样地方,死道友不死贫道,拿他林启荣和湖口长毛的命换时间,等大战开始后,他石达开一定会躲到后方,让林启荣顶在前面送死,劝林启荣悬崖勒马,弃暗投明,抢先干掉石达开带着湖口长毛向我投降,替我随便许他一个官职和赏赐。具体内容就这些,你看着润色。”

  “这……,镇南王,写这封信有什么用?”阎敬铭满头雾水的问道:“以林启荣一贯的表现,不可能会接受我们的劝降啊?”

  “当然不可能。”对林启荣的历史十分了解的吴超越笑笑,然后才说道:“不过我这道书信不是写给林启荣看的,是写给石达开看的。我敢断定,石达开看了这道书信之后,一定会……。”

  …………

  快船顺水传递书信,才只过了两天多时间,吴超越写给林启荣的书信就被送到了九江,正在拼命大造进攻湖口声势的九江吴军也遵从安排,马上就安排使者携带书信过江,把书信交到了林启荣的手里。

  被阎敬铭和吴超越先后料中,对于吴超越的劝说招降,林启荣先是嗤之以鼻,然后马上就把书信转呈到了石达开的面前,而石达开看完书信后只盘算了不到十分钟,马上就做出决定,说道:“我的翼王大营,就设在湖口。”

  “翼王八千岁,不可!湖口地处第一线,你把翼王大营设在湖口,不但危险,还会给超越小妖切断你和彭泽、安庆联系的机会啊!”幕僚张遂谋赶紧反对道。

  “必须得冒这个险!”石达开斩钉截铁的答道:“我如果不把翼王大营建立在湖口,在第一线与天国将士同生共死,鼓舞军心士气,超越小妖肯定就会以这个理由兴风作浪,或收买,或离间,涣散我们的军心士气,到时候就算贞天候不为所动,他麾下的将士恐怕也不会服气,会出现什么动摇,给超越小妖可乘之机。”

  联想到吴超越花样百出的卑鄙手段,还有湖口战场在太平军西线战略中的重要程度,张遂谋便也没有坚持反对,只不过石达开和张遂谋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因为石达开决定把西线总指挥设在湖口的缘故,在部署西线防御期间,他们便自觉不自觉的把主要力量和资源用在了湖口战场……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