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亲儿子军队

第四百七十五章 亲儿子军队

  “……为了和平,百姓不受战火涂炭之苦,太平天国小朝廷秘密勾结京城乱党,掣肘我们的北伐,我们忍了。为了和平,不至亲者痛仇者快,太平天国长期以来一再纵容捻军五旗侵我边境,杀我百姓,我们也忍了。但是在消灭京城乱党的关键时刻,制止以奕訢为首的战争罪犯分裂我中华疆土的关键时刻,对于太平天国小朝廷的无耻背叛,我们忍无可忍!”——吴军官方报纸《湖北人民报》如此冠冕堂皇的宣称。

  “……血债必须血偿,是时候消灭荒唐的太平天国邪教了!打进江宁,光复江南,把洪秀全明正典刑,恢复我中华传统,解救千千万万饱受邪教荼毒的江南同胞!”——长期在吴军宣传部拿着赞助的《汉口通商报》直接这么叫嚣。

  “……背弃同盟约定,卑鄙偷袭清国临时政府的运输船队,是太平军自成军以来犯下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导致的后果只有一个,就是太平军灭亡!清国镇南王吴超越所率领的临时政府军既无法容忍这样的无耻背叛,更加无法容忍长江航道被太平军继续控制,武力消灭太平军是清国临时政府最正确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英国在华喉舌《北华捷报》也这么说。

  铺天盖地舆论浪潮中,祺祥二年的二月二十五这天,吴超越登上留守后方的雒魏林号,率领从直系兵团中抽调出来的六个营精锐在湖北省城誓师出发,走水路赶赴九江前线亲自主持东征大战。

  与此同时,原本打算用于北伐的吴军主力队伍也已经陆续从大冶向九江前线开拔,曹炎忠所率领的吴军第二兵团十一个营五千余人倾巢出动,黄远龙所部的吴军第一兵团也分出了六个营,由黄远豹率领前线参战,再加上承担辅助作战任务的吴军辅兵,以及九江前线的水陆军队,吴军总共动用超过三万两千人的军队发起东征。

  千万别觉得吴超越只用三万出头的军队发起东征太过小家子气,事实上自吴超越起兵以来,吴军还是第一次动用这么多装备精良的一线精锐发起远征,正在直隶战场上兴风作浪的山西吴军和河南吴军加在一起,所装备的击针枪、掷弹筒和后膛炮等先进武器,也没有吴军三大精锐兵团的其中一支军队多。那怕是目前四分五裂的太平天国军队重新捏合在一起,起倾巢之兵迎战,在吴军东征大军面前也难说胜算!

  除此之外,水路交通的方便快捷,还有远比太平天国完善的政治体系,也注定了吴军不必发动太多军队参与东征,如果需要,吴军大后方随时可以组织数以万计的后军赶赴前线参战,吴超越也可以随时就地招募新兵成军,承担辅助作战任务。所以吴超越带着三万出头的军队就敢发起东征,看似小家子气,实际上却反倒是吴超越底气充足的体现。

  还有,军情如火,形势的危急性也注定了吴超越没时间去从容组织规模庞大的军队炫耀实力,因为自从收到杨秀清突然倒台的消息之后,吴超越就已经失去了和上海吴军的联系,即便是英法等国的商船也没有再开抵湖北,很明显太平军已经封锁了下游航道,揪心于吴老买办和上海吴军的安全,吴超越自然不愿再去浪费时间,搞一些实际上作用不大的浩大声势。

  一路畅通的顺江而下,只用了三天时间,吴超越就顺利抵达了九江前线,与九江吴军和曹炎忠、黄远豹等军会师一处,正式接管前线指挥权。而与此同时,大冶到九江之间的电报线路也顺利抢建完毕并投入使用,代表着吴超越即便身在九江前线,也照样可以指挥全国战局。

  知道吴超越不喜欢繁文缛节的脾气,吴军众将与吴超越见面后也就象征性的行了个礼,然后马上就向吴超越呈交了收集汇总而来的敌人军情,还有呈上了斥候细作探察而来的太平军湖口布防图,让吴超越了解敌情制订作战方案。

  林启荣本来就是以善守著称,又在湖口经营多年,太平军的湖口布防当然十分严密坚固,深壕围城,炮台环抱,又在城下修建了大量的坚固地堡,攻之极难。同时鉴于石钟山阵地的重要性,林启荣还干脆在石钟山上修筑了一座新城与湖口城互成犄角,由麓至顶垒石重关,又掘壕植树,葱郁成林,明暗堡垒密布,炮位众多,炮火远可覆盖山下江面,近可封锁上山道路,攻守兼备,同样是极难攻破。

  值得一提的是,鉴于石钟山阵地的工事坚固,易守难攻,石达开还干脆把他的翼王大营设在石钟山上,亲自担起了守卫石钟山阵地的重任,林启荣则负责守卫湖口城池,与石达开各守一处。

  仔细了解了太平军的布防情况后,吴超越只问了两个问题,道:“石达开先后带来了多少长毛军队助守湖口?石达开不在湖口城里驻扎,是谁的主意?”

  “回镇南王,长毛军队前后来了两批,第一批大约有一万两千来人,第二批是六千多人。”鲍超答道:“石达开没有进城驻扎,听说是他自己的决定,我们的细作听到传言说林启荣本来想替石达开去守石钟山,可石达开不答应,坚持亲自守石钟山。”

  “不愧是石达开,为了鼓舞军心士气,宁可自己冒险。”吴超越先是赞了一句,然后又笑道:“可惜,这个大长毛还是没文化,也不觉得石钟山这个名字晦气,石终石终,不是说他姓石的要终结在这个地方?”

  吴军众将大笑,都说正是如此,然后又纷纷问道:“镇南王,我们怎么打?”

  “王孚那边的情况如何了?”吴超越不答反问。

  “已经把长毛的湖口水师撵进了鄱江。”鲍超恭敬答道:“镇南王神机妙算,我们的水师大举杀入鄱阳湖后,长毛水师果然不敢和我们决战,直接就逃到鄱阳,鄱阳长毛石镇吉部在鄱江入湖口抢修了炮台和铁索封锁水道,王提台他们谨遵你的命令,没有冒险杀进鄱江狭窄水道,目前已经撤到了南康府码头侯命。”

  “干得不错,给王孚去道命令,叫他在南康府继续侯命,盯死了长毛水师,敢出来就要他们的命!”吴超越随口吩咐,又补充了一句,“但记住,绝对不能追进鄱江,得防着石达开那个同族兄弟来阴的。”

  随同而来的戴文节答应,赶紧提笔替吴超越写了一道公文命令发出,结果也是在签字用印之后,吴超越才转向了自己的老走狗曹炎忠,微笑说道:“炎忠,论资排辈,这次走海路北伐,本来无论如何都是应该让你当主帅的,结果长毛这边突然出事,我又亲自出马来指挥东征,让你的主帅位置泡了汤,是不是有些失望?”

  不是很擅长开玩笑的曹炎忠尴尬一笑,答道:“回镇南王,能在你的亲自指挥下作战,末将已经心满意足了。”

  “假话,你如果不是瞄上了北伐主帅的位置,大傻找你商量换防,你能一口拒绝?”

  吴超越笑着戳穿曹炎忠的谎言,又说道:“没事,没怪你的意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不想当主帅的将领也是庸才。行,我给你单独统兵的机会,带上你的本部人马,另外我再给你五千辅兵,再叫鲍超带着九江水师给你护航,你给我去打彭泽。”

  “镇南王,你要末将先去打彭泽?”曹炎忠大喜问道。

  “当然。”吴超越微笑答道:“好不容易把石达开骗重前权轻后守,不乘机去打彭泽,岂不是太对不起石达开亲临第一线的一片好意了?”

  曹炎忠欢喜领命,然后才又说道:“镇南王,不打湖口先攻彭泽,虽然是出其不意的妙计,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就算打下了彭泽也作用不大啊?既断不了湖口长毛的陆上粮草供应,也很难诱得湖口长毛出兵去救彭泽啊?”

  “谁说作用不大?”吴超越反问,说道:“拿下了彭泽,你就可以用彭泽为前进基地,直接进兵安庆,有我们的优势水师保护航道,你还用担心水上粮道被长毛切断?”

  “镇南王,你还要末将负责攻取安庆?”曹炎忠惊喜问道。

  吴超越点头,说道:“这次东征,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石达开想要以湖口、彭泽和安庆三处天险层层设防,拖延时间,我偏不上他的当!打彭泽和打安庆我交给你,我在这里亲自盯着石达开,看是他沉得住气,还是我沉得住气!”

  公布了自己这次的东征初步方略后,为了让曹炎忠获得更大优势,吴超越又从自己的直系兵团里抽调了一个炮兵营交给曹炎忠暂时指挥,更进一步加强曹炎忠兵团的本来就已经十分强大的炮火力量。

  末了,吴超越又叫幕僚周文贤代笔,替自己给黄文金写了一道书信,直接了当的告诉黄文金说他现在是军队在手命就有,没了军队命难保,力劝黄文金识时务者为俊杰,早些放弃不可能得到救兵的彭泽孤城出逃,保住军队免得洪秀全找他秋后算帐。

  然后吴超越又亲手把书信交给了曹炎忠,叮嘱道:“开战前,想办法抓一个长毛俘虏,逼着他送进城去交给黄文金,然后攻城时,一定要给黄文金留下一条可以逃命的道路,这次对我们来说时间最重要,越早拿下彭泽对我们越有利,至于黄文金亏欠我们的血债,可以以后再慢慢清算。”

  用心记住了吴超越的叮嘱,曹炎忠赶紧下去组织人马准备出战,同时鲍超也去组织九江水师准备保护曹炎忠兵团东征,吴超越则从容不迫的下令摆设宴席,款待犒劳其他的吴军将领。

  次日一早,在九江吴军水师的保护下,吴军曹炎忠兵团一万余人浮舟千艘,走张家州北线航道,绕开湖口太平军重点防范的南线航道直接东进,石达开闻报大惊,只能是匆匆命令太平军的八里江驻军开炮阻击,妄图挡住吴军去路。

  吴军东征的第一枪也随之在八里江打响,虽说此前湖口太平军也在八里江修筑了坚固炮台封锁张家州北航道,然而吴军水师主力在保护辎重船队返回湖北时,为了进入北线航道,本来就已经用猛烈炮火清洗过太平军的八里江阵地一次,时隔不过十余日,太平军就算再是如何的抢修重建,又能把八里江炮台重建到什么地步?所以即便只是吴军的九江水师出动,也仍然是把八里江的太平军按着打,踩着揍!

  轰隆!轰隆!轰隆!

  连绵不绝的炮火反复覆盖太平军的八里江炮台,粉碎护台工事,也清洗台上守军,林启荣所部的太平军将士虽然也拿出了让人赞叹的勇气和战斗意志奋勇还击,无奈他们使用的是原始的实心炮弹,又是打水上移动靶命中率奇低,根本压制不住吴军水师的进攻,相反还被吴军水师的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死伤十分惨重。

  值守八里江的太平军总制陈天发始终咬牙坚持,结果也是奇迹出现,眼看炮台上的守军快要支撑不住时,吴军水师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主动停止了炮击,然而不等陈天发等太平军将士发出欢呼,撕心裂肺的告警声就已经传入了陈天发的耳中,“超越小妖的妖兵上岸了!”

  为了尽快拿下八里江疏通张家州北航道,吴军确实发起了登陆作战,一个多营的吴军将士乘着八里江太平军穷于招架吴军水师炮火时,在八里江的上游轻松登陆成功,走陆路直接杀到了太平军炮台的附近——这也是吴军水师停止炮击的原因。

  “火枪准备,坚守炮台,给妖兵一点颜色看看!”

  服从陈天发的吼叫指挥,被硝烟熏得满脸漆黑的太平军士兵纷纷进入作战位置,举起火枪准备迎战。可是这些太平军士兵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面来的敌人虽然不多,却在火枪射程之外一下子摆出了五十架掷弹筒,第一波射击就打出了整整五十枚掷弹筒炮弹,呈曲线砸到太平军的露天炮台上接连炸开,弹片四射间,躲藏在避弹物后方的太平军士兵也无法藏身,接二连三被弹片射中,惨叫死伤不绝。

  “我操!超越小妖的妖兵疯了?拿这么多快射小炮打我们?”

  陈天发绝望嚎叫的时候,吴军九江水师主将鲍超也在旗舰上哀叹,道:“不愧是我们镇南王的嫡系军队,亲儿子啊!”

  咻!咻!咻!掷弹筒炮弹接连不断飞向太平军炮台的同时,吴军又分出了一支突击队向太平军炮台下的地堡发起了冲击,击针枪精确射击掩护,投掷手雷干扰地堡里的守兵视线,逼近了就是把手雷弹直接扔进太平军地堡的射击口……

  “你娘的,在你们超越小妖的军队里,掌心雷是不是不要钱?”轮到地堡里的太平军士兵眼泪汪汪了。

  拔除了太平军的护台地堡后,吴军登陆军队并没有急着发起进攻,而是先发出信号,招呼吴军水师又用舷炮火力覆盖了一段时间的太平军炮台,尽最大可能削弱太平军的炮台守卫力量,然后才从容发起冲锋,结果还没等吴军将士冲上炮台,已经所剩不多的太平军士兵就已经逃得干干净净,守将陈天发也已经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太平军斥候小船的接应下,两个侥幸逃下炮台的太平军士兵被带过了长江,向石达开详细禀报了八里江之战的具体经过,还有吴军陆师的惊人火力,石达开脸色铁青,许久后才恶狠狠的嘀咕了一句,“不愧是超越小妖的嫡系精锐!”

  嘀咕完了,又用望远镜观察着源源不绝驶向下游的吴军船队,石达开又一阵接一阵的揪心,因为石达开已经在怀疑自己可能上当了,自己为了鼓舞军心士气,把西线总指挥部建立在湖口第一线,很可能正中了吴超越的下怀,吴军偏师绕开湖口直取下游,很可能不是避实就虚那么简单,而是在酝酿着一个更大的阴谋……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