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强势碾压

第四百七十六章 强势碾压

  八里江太平军的苦战倒也不是白白牺牲,至少给了湖口太平军派遣快船向下游告警的机会,让下游太平军提前做好迎战准备,也多少给了被吴军盯上的彭泽太平军一点应变的时间。

  和石达开一样,黄文金此前也万万没有料到吴军会绕开湖口直取下游,所以彭泽太平军虽对吴军的血腥报复早有心里准备,却仍然还是有些措手不及,黄文金也不得不仓促召开作战会议,讨论如何迎接吴军的进攻。

  和当年曾国藩带着湘军打彭泽时一样,彭泽战场上最大的隐患仍然还是城南那座陡峭的石山,当年湘军攻占那座该死的石山后,只是把一些原始的前装滑膛炮搬上了山顶,就把彭泽城里轰得鸡飞狗跳,日夜不得安宁,这会如果火力更强更猛的吴军效仿当年的湘军这么做,彭泽太平军肯定日子更不好过。

  所以在作战会议上,彭泽太平军诸将一致认定,想要保住彭泽,首先就得保住那座天生就是炮兵阵地的该死石山,南门石山若失,彭泽太平军必败!

  还好,汲取上次大战的教训,彭泽太平军这些年也做了不少亡羊补牢的工作,除了全力完善防御工事外,又花了大力气在山上挖掘了多座大型蓄水池,随时储满饮水以备军队之需,再加上时间已是春季,降水较多,所以彭泽太平军倒也用不着怎么担心石山守军象上次一样被切断水源而自败,黄文金也果断把守卫石山的重任交给了亲弟弟黄文英,要求黄文英不惜任何代价守住石山阵地,不给吴军夺取石山以火力覆盖彭泽全城的机会。

  黄文英大声领命,然后又提议道:“兄长,不出意外的话,超越小妖的军队是为报仇而来,又是孤军深入,必然争取速战速决,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一点做些文章,杀超越小妖一个措手不及?”

  “如何做文章?”黄文金反问道。

  “彭泽城北面临江,南面是山地,只有城东和城西适合屯驻军队,展开兵力发起攻城。”黄文英分析道:“城东和城西两地中,以城西的地势最为开阔,超越小妖的军队从西而来,立营在城西的可能相对来说最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彭泽西郊的高家咀那一带山高林密,地形复杂,十分适合埋藏伏兵。我们倘若埋伏一支精兵在高家咀,然后超越小妖的军队全力进攻城南石山时,肯定还要分兵防范我们的城中守军,后方空虚,我们的伏兵突然杀出,奇袭他们的后方营地,就是想不打胜仗都难啊?”

  仔细分析了一番黄文英提出的战术,觉得颇是靠谱,即便失败也可以让突击队利用彭泽城南郊的复杂地形从容转移,黄文金当即拍板采纳了这个战术,令爱将陈中理率领三百精锐依计而行,携带干粮武器立即赶往高家咀埋伏,也让陈中理自行决定出击时机,偷袭吴军营地。

  整备窝弓射猛虎,安排香饵钓鳌鱼。暗箭备好,又利用八里江太平军以命换来的时间提前做好了迎战准备,心下大定的黄文金也不再慌张,只是多派斥候快船侦察吴军动静,耐心等候吴军到来。

  从水路东下的吴军来得很快,突破八里江的当天傍晚就赶到了彭泽战场,也果真如黄文英所料的选择了在彭泽西郊十五里外登陆,连夜抢建临时码头和营地,转移火炮和弹药等物资上岸。黄文金闻报大喜,很是夸奖一番弟弟的料敌机先,大有长进。

  还有让黄文金欢喜的事,天色全黑时,石达开再次派人黄文金取得了联系,明确指示要求黄文金坚守待援,并明白告诉黄文金自己绝不会对彭泽见死不救,也已经在调动赣北皖南各地的太平军赶来彭泽增援,让黄文金放心守城,拖住吴军的前进脚步。

  人品信用放在那里,石达开的许诺黄文金当然信得过,欢喜之下,黄文金也明白告诉石达开的使者,说道:“回去告诉翼王八千岁,就说多了不敢保证,一个月时间我绝对守得住,请他抓紧时间安排增援就是了。”

  但也有让黄文金窝火的事,石达开的使者连夜离开彭泽之后,第二天天色微明时,竟然又回到了彭泽城下——是被吴军将士押到彭泽城下当众释放的,黄文金写给石达开的书信不但被吴军士兵缴获,石达开的使者还被迫带回来了一道吴超越的书信。

  吴超越写给黄文金的书信内容也就不用罗嗦了,主要就是提醒军队对黄文金的重要性,劝黄文金学聪明点,赶快带着军队跑路,免得军队打光了被洪秀全秋后算帐。

  “超越小妖,挑拨离间,无耻卑鄙!”

  大骂着把吴超越的书信撕得粉碎后,黄文金几次努力想把吴超越的书信内容赶出脑海都没能成功,也隐隐有些认同吴超越的分析——没了军队,洪秀全确实有可能找自己秋后算帐。不过还好,这点认同还不足以动摇黄文金的理智,黄文金也仍然还有长期坚守彭泽的决心和信心。

  吴军发起进攻的时间比黄文金预料的要早得多,只是准备了一些攻坚必须的器械之后,才到了当天正午,吴军方面就一口气出动了超过六千人的军队向彭泽杀来,同时吴军九江水师也出动了五条红单船西进助阵,只留蒸汽炮船和舢板船队保护水陆营地。

  收到报告,黄文金在第一时间登上了彭泽县的西门城楼,举起望远镜观察——南面石山战场的备战情况,结果黄文英也没让黄文金失望,早早就派军队进入了防御阵地,也早早就把火炮对准了上山道路,随时准备火力封锁吴军的攻山路径。黄文金满意点头,这才又用望远镜去观察吴军的进兵情况,然而看着看着,黄文金却逐渐傻了眼睛,脱口惊叫道:“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黄文英也在石山阵地上发出惊叫,因为他和黄文金一样,也已经发现吴军的进兵方向竟然不是位置关键的石山阵地,而是直接冲着彭泽西门去的!傻眼之余,黄文英还又忍不住又惊叫了一句,“直接攻打城池?超越小妖的军队就这么有信心?”

  黄家兄弟感到震惊的真正原因当然是彭泽城池远比石山阵地难打,在黄文金的多年经营下,苏州城的城墙早就已经厚达两丈、高达三丈以上,那怕是现在最为流行的地穴爆破战术也很难破坏,同时还有引入活水的两道深壕保护,就是想靠近城墙都难。

  除此之外,逼仄的地势也为彭泽城提供了众多保护,城墙南北长只有三里多些,太平军只需要用不多的兵力就可以确保每座垛口都有士兵驻守,同时太平军还在城外修筑了两道垒石羊马墙保护整道西面城墙,另有两座炮台和多个地堡增强火力,工事之坚固或许不敢与林启荣的湖口要塞相比,却也绝对算得上是易守难攻,固若金汤。

  再所以,在万分震惊之余,黄文金和黄文英等太平军将领忍不住还生不出这样的念头,暗道:“难道是妖将曹炎忠轻敌?是的话,那就太好了。”

  亲自指挥攻城大战的曹炎忠确实有些轻敌,仅仅只是分出了两个营的兵力负责监视防范石山阵地上的太平军,马上着手发起攻城,然后再当吴军将士摆出了准备用于攻城战的火炮时,黄文金等太平军将领马上就觉得曹炎忠不是在轻敌了,额头上也开始有汗水渗出了——因为吴军准备用来轰击彭泽小城的火炮,竟然是三十门大口径火炮!四十门后装线膛炮!还有十门曲射臼炮!

  “超越小妖是不是疯了?拿这么多大洋炮打这么一座小城?”

  虽说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炮兵培训,然而光凭多年积攒下来的实战经验,黄文金就知道吴军摆出来的火炮绝不是他手里的原始火炮可比,威力也肯定比吴军水师所用的小炮口舷炮为大。不过好在黄文金也不是被吓大的,再是如何的心惊胆战,仍然还是命令城上城下的守军做好迎战准备,同时还在心里冷哼了一句,“这么多的大口炮,看你有多少炮弹可以打!”

  顺便说一句,太平军目前的自己生产的炮弹,仍然还是用人力泥范灌注的生铁炮弹,耗时漫长、成品率低又产量稀少,以己度人,又从没见过什么叫现代化工业,黄文金当然认定只算是吴军偏师的曹炎忠兵团不会有太多的炮弹可以挥霍。

  下午一点四十八分,吴军的攻城战准备就绪,效仿吴超越骑在马上指挥战斗的曹炎忠一声令下,三十门140MM口径的重炮与四十门后装线膛炮一起开火,将重达三十二磅的实心炮弹和三磅重的苦味酸开花炮弹轰向可怜的彭泽小城,也轰向半个月前卑鄙偷袭吴军辎重船队的彭泽太平军。

  即便远隔千米,吴军火炮发出的轰鸣声仍然还是震得太平军上下的耳膜嗡嗡作响,紧接着,呼啸声中,大大小小的炮弹接二连三砸上城头,三十二磅重的实心炮弹轰中之处,箭垛粉碎,墙砖破裂,土石飞溅,落到城墙顶端的炮弹接连弹跳,不断砸中伏地避炮的太平军士兵,带起一波接一波的血肉浪花,更有几发炮弹直接命中彭泽西门城楼,顿时在城楼上留下了几个透明窟窿。

  三十二磅重的实心炮弹势如开山破石,三磅重的开花炮弹则是有如雷火霹雳,落地砸墙炸开间,既有弹片横飞,收割躲在死角处的太平军士兵性命,又有温度高达千度的火焰喷射,不但能够引燃一起可燃之物,还能够附着在土石墙壁上熊熊燃烧,不下十个特别倒霉的太平军士兵直接被苦味酸火焰覆盖全身,惨叫着满地翻滚而火焰不灭,被活生生烧死烧化,死得凄惨无比。

  “城上只留观察哨!城下炮台,开火还击!”

  吼叫着这句话,黄文金被亲兵强行架下了城墙,城墙顶端的太平军士兵也匆匆向城下转移,不敢再留在城上白白送死,同时城墙下的两座太平军炮台也鼓起勇气开炮还击,拿原始得炮弹都不能互换使用的前装滑膛炮,与当今世界上口径第三大的三十二磅炮和技术最先进的后装线膛开花炮对轰。

  训练有素的吴军炮手没急着去理会太平军的炮台,只是一边按照曹炎忠的命令,先向彭泽城上打出三波齐射雄壮声势,一边乘机用三角定位法确认太平军的炮台位置,等三波齐射打完之后,吴军炮兵才施施然的掉转炮口,对着太平军的城下炮台和防御工事自由开炮射击。

  打移动靶,吴军炮手的火炮命中率或许还不够高,然而打固定靶如果命中率还在百分之十以下,那么吴军炮手就太对不起吴超越在他们身上的军费投入了。自由射击还不到半个小时,太平军的两座炮台就已经笼罩在苦味酸火焰形成的火海之中,台上的太平军士兵别说是继续开炮射击了,就是想在炮台上容身都是难如登天,两座炮台上的六门火炮彻底哑火,炮手大呼小叫的狼狈而逃,彻底失去远程还击能力。

  还有彭泽太平军修建的羊马墙工事,石头垒成的两道羊马墙用来防子弹倒是相当有效,挡住清军和湘军喜欢使用的劈山炮也毫无问题,然而在吴军三十二磅重的实心炮弹轰击下,这种羊马墙却又和纸糊的没有多少区别,吴军的大口径炮弹只要一炮命中,齐胸高的羊马墙不是直接垮塌,就是被直接削出一个缺口,石头滚落倾倒间,匍匐在墙后准备迎战的太平军士兵死伤不断,惨叫不绝。看似坚固无比的垒石防线也不断出现缺口,继而开始连段坍塌。

  与此同时,吴军的五条红单船也开始了对着彭泽北门狂轰乱炸,还十分阴毒把舷炮仰角调到最高,尽可能的炮弹直接轰入彭泽城内,收取恐吓敌人的心理效果。太平军西北两线同时受敌,军心民心一起大惶。

  在石山顶上看到情况不妙,为了替城内守军分担压力,负责石山阵地的黄文英一度壮着胆子派兵下山,妄图冲破吴军阻拦去突击吴军炮兵阵地,然而被黄文英派下山的太平军突击队却很快就魂飞魄散的看到,守在山下的吴军士兵不但亮出了清一色的击针枪,还摆出了整整五十架掷弹筒……

  “我们到底碰上什么妖兵了?怎么有这么多厉害武器?”这是无数太平军士兵在心中发出的呐喊质问。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