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孝感米酒

第四百七十九章 孝感米酒

  “禀翼王八千岁,超越小妖再次派出大批船队东进,前队已到八里江!”

  从知道吴超越无缘无故的抽调一半吴军水师主力返回九江那一刻开始,石达开心里就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怀疑老对手吴超越恶习难改,又要玩什么出其不意给自己一个惊喜,结果也不出所料,才到了第二天上午,噩耗就突然传来,吴超越竟然真的再度绕开湖口增兵东线,毫不掩饰的摆出了不理湖口先取安庆的架势。

  铁青着了脸飞奔到了龙王庙高地,根本用不着举起望远镜,光凭肉眼,石达开就已经清楚看到大量的吴军船只正在源源不绝的驶出张家洲北航道,在吴军水师船队的保护下,大摇大摆又嚣张跋扈的转过八里江,驶进宽旷的长江主航道集结成群。

  八里江阵地已在吴军上次奔袭彭泽就已经沦陷,还有一支吴军陆师驻扎守卫,湖口的太平军水师也被吴军水师主力早早就撵进了鄱江水道,石钟山下的水营之中,只有一些毫无武装的普通民船和老旧的破烂小拔船,勉强出动纯粹白白找死,导致石达开再是恨得牙痒,也拿吴军的庞大运兵运粮船队毫无办法,只能是以拳砸石,发泄心中怒火。

  “超越小妖疯了,真的疯了!”旁边的张遂谋摇头叹息,说道:“放着近在咫尺的我军西路主力不予理会,主动放弃鄱阳湖战场的水上力量优势,亲自率领主力只是直取下游,为了不给我们在从容布防的时间和机会,着着险棋,招招险招,用兵大胆至此,我们还真是从所未见。”

  “瞎子,看清楚些,超越小妖的帅旗没在妖兵船队里。”一直用望远镜看着吴军船队情况的曾锦谦说道:“妖兵船队的帅旗是挂在他们水师旗舰上,主帅是王孚。”

  得曾锦谦提醒,石达开这才赶紧仔细去看吴军船队的旗帜情况,见吴军帅旗确实只是王孚的旗号,石达开不由又是一惊,惊讶说道:“超越小妖竟然没有亲自率军东进?难道他还在九江城里?”

  “不可能吧?”先天近视的张遂谋努力用望远镜去看吴军旗帜情况,更加惊讶的说道:“超越小妖这次没带来多少兵马啊?出动了这么多军队东进,他居然也不到前线去亲自指挥?”

  仔细用望远镜又搜寻了一番吴军旗帜,确定没有看到吴超越那面令人反胃的吴字帅旗后,石达开也没多想,立即就咆哮下令道:“联系我们在九江的细作,给本王摸清楚,超越小妖到底还在不在九江!记住,一定要准确消息,准确消息!”

  吼完了第一道命令,石达开又果断颁布了第二道命令,喝道:“去令湖口城,立即着手赶铸铁链重锚,越多越好!”

  “翼王,我们已经准备了足够的铁链重锚,足够建立两道封鄱阳湖入江口水道的防线。”曾锦谦赶紧提醒道。

  “少废话!继续赶铸,至少给我再赶铸一套铁索防线出来!”石达开没好气的呵斥,又喝道:“再有,配套的木板和装沙草袋,也给本王准备充足!”

  与石达开搭档多年,曾锦谦和张遂谋当然已经猜到了石达开的心中所想,也没反对,只是一起都提醒道:“翼王八千岁,超越小妖素来诡计多端,得防着他故意不打旗号东进,或者在九江虚打旗号伪做存在,乘机行无耻之事。”

  “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超越小妖是什么人,我比你们清楚。”石达开冷冷回答,又咬牙切齿的说道:“不摸清楚情况,我不会冒险,但如果超越小妖真那么托大轻敌……。”

  说到这,石达开顿了一顿,表情也益发的狰狞,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我也不会错过为将士们报仇的机会!”

  探察吴超越是否还在九江的行动进行得远比石达开等人想象的容易,才刚到了下午时,九江那边就送来了准确消息,报告了太平军细作在码头上亲眼看到吴超越给水师船队送行的重要情况,同时另有细作证明,吴军水师船队保护着运兵运粮船离开了九江后,吴超越千真万确的回到了九江城里。

  人品德行放在那里,别说是奸诈多疑的曾锦谦和张遂谋了,就是石达开和林启荣都根本不信素来贪生怕死的吴超越会这么托大,把嫡系主力精锐交给部下带到前线,自己身边只留少许兵马保护。所以石达开等人也没急着制订冒险计划,只是一边加强侦察九江战场上的吴军情况,一边要求细作再次确认吴超越是否真在九江城中。

  太平军细作再次变得异常给力,才到了第二天正午,太平军派往九江潜伏的细作就再次送来准确消息,不但再次证明了吴超越的确还在九江城中,还报告了吴军在九江战场上的详细兵力情况——只剩下吴超越从湖北省城带来的五个营(其中一个炮兵营被借给了曹炎忠),还有刘铭传所部的三个营,总兵力八个营四千来人。

  听完了细作的报告后,石达开足足有十来分钟没有说话,曾锦谦和张遂谋等人也是默不作声,全都是脸色严峻的紧张盘算。最后,还是林启荣首先打破了沉默局面,大声说道:“翼王八千岁,这是个机会啊!超越小妖身边只有这么点军队,又必须得分兵守卫城外的码头和船只,我们如果能够抓住机会攻破九江城,把超越小妖生擒活捉都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啊?”

  石达开和张遂谋还是不吭声,只有曾锦谦慢悠悠的说道:“贞天候,超越小妖敢这么托大,就有他的把握。再说了,超越小妖的嫡系火力你在八里江也看到了,那怕是五个营,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可我们也有洋枪洋炮啊!”林启荣声音更大,“翼王八千岁你有快射洋枪(击针枪)、长射洋枪(米尼枪)和炸炮(开花炮),末将这里也有罗刹国的枪炮,只要翼王八千岁你决定打这一仗,末将愿意把这些洋枪洋炮全都拿出来!”

  石达开还是不吭声,只是觉得自己就象一条看到了鲜嫩羔羊的饿狼,羔羊就匍匐在那里咩咩叫,自己却只敢在羔羊的周边游荡转圈,既想扑上去把羔羊撕成碎片,又害怕羔羊脚下是致命的陷阱。

  还是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张遂谋才慢条斯理的说道:“翼王八千岁,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赶紧移师东进,先去建德和黄文金所部会合,然后再东流渡江北上,回援安庆重镇,按原计划拖住超越小妖的进兵速度,给我们下游布防争取时间。”

  “第二个选择嘛。”张遂谋的语气突然严肃几分,说道:“乘着超越小妖的水师主力东进,偏师屯兵安庆,火速在鄱阳湖口修建浮桥卡垒,切断超越小妖水师偏师的出湖道路,同时让我们的湖口水师驶出鄱江,牵制住超越小妖的水师偏师,让他们无法迅速突破我们的湖口防线,冲回外江回援九江战场,”

  “乘着这个机会,我们的主力迅速过湖,集中优势兵力攻打九江城,全力争取拿下九江,擒杀超越小妖,一举奠定胜局!”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一直都集中在石达开身上,石达开却依然还是一言不发,眺望西面的九江方向时,石达开还仿佛看到老对手吴超越正站在鄱阳湖湖畔,轻蔑的向自己举起了小指头连连勾动,更加轻蔑的说,“来啊,有种就过来啊。”

  民族英雄石达开不是没种的人,石达开是得为湖口战场上的太平军将士生命负责,按照张遂谋的作战计划抢渡过湖之后,一旦不能迅速攻下九江坚城干掉双手沾满太平军将士鲜血的吴超越,给了吴军主力回师九江的时间和机会,那么水上力量占据绝对优势的吴军水师只需要捣毁太平军的过湖浮桥,九江战场上的太平军队伍就得变成瓮中之鳖,插翅也难飞走!

  风险与机遇并存,风险大,机会更难得,本来性格就有些优柔寡断的石达开难免更难做出抉择,沉思了许久都还这么说道:“别急,让我再想想,一会再做决定。”

  翼王八千岁石达开的时间非常与众不同,说了过一会再做决定,翘首以盼的林启荣和曾锦谦等人却从中午一点过一直等到傍晚快六点,都没有等到石达开做出的决定。结果就在亲兵小声劝说石达开吃点晚饭时,门外却突然有人来报,说是吴超越派遣使者过江,要求与石达开见面。

  明知道吴超越肯定又在耍花招,石达开却还是没能按捺住心中好奇,下令召见吴超越的使者,结果很快的,一个儒生打扮的男子就被领到了石达开的面前,恭敬行礼后,开门见山就说道:“翼王殿下,我们镇南王知道你就要走了,特地派小使来给你献上一份送别礼物,还有一道亲笔书信,请你笑纳。”

  “本王就要走了?送别礼物?什么意思?”石达开有些疑惑的问。

  “小使也不知道。”吴军使者恭敬说道:“镇南王只是小使带话,说翼王殿下你看了礼物和书信就什么都能明白。”

  十分疑惑的让卫士呈上了吴军使者随船带来的礼物后,石达开这才发现吴超越送给自己的是一坛湖北名产孝感米酒,又更加疑惑的打开了吴军使者呈上的书信后,石达开也一眼认出书信的确是吴超越的亲笔——笔迹难看得惊世骇俗不说,还用的是白话文外加标点符号——这三大招牌可是吴超越的独家产品,别无分号。

  书信内容如下:“石达开,知道你就要退兵去建德了,抓紧时间给你送份礼物,免得人家说我薄情寡义,好不容易重新聚在一起,对曾经结盟并肩的朋友也不够意思,没有镇南王的风度。”

  “我知道你现在很犯难,过鄱阳湖和我决战怕有陷阱,不过湖决战又担心错失战机,前怕狼后怕虎,头发愁白一把都拿不定主意。不过的确是个难题,不管换任何人都得仔细掂量一下后果,更何况老是觉得自己肩负重任的你?”

  “别愁了,快去建德吧,对你来说只有撤回建德最稳妥,既不用担心落入陷阱,又不用担心我会乘机追杀你,到了建德还有黄文金可以使唤,装模作样的给他将功赎罪的机会,乘机逼着他顶在前面当靶子,这才是你最喜欢的选择。”

  “别觉得不好意思,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从一个种地农民爬到你现在的地步真的很不容易,荣华富贵还没享受够,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那能象下面的丘八一样,说拼就得拼?放心撤吧,没人会笑话你,尤其是我更没脸笑话你,毕竟,我也没勇气带着现在剩下的军队过鄱阳湖和你拼命。”

  “废话不多说,以你婆婆妈妈的德行,肯定会怀疑我写这道书信是故意挑衅,激你过湖决战。或者是反其道而行之,让你更加怀疑九江是个陷阱,更不敢过鄱阳湖,赶紧夹着尾巴逃去建德,又耍你一把。”

  “我也懒得和你解释,你爱怎么琢磨就怎么琢磨,我只劝你一句,做事象个男人点,别老是瞻前顾后的象个娘们,给天底下带把的男人丢脸。”

  “对了,送你一坛孝感米酒,这酒味道甜不辣脖子,也不容易喝醉,最适合你喝。也可以煮荷包蛋吃,武昌汉阳的女人坐月子就是这么吃,补身子。”

  语气轻蔑到了极点的书信最后,吴超越还故意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落下。可惜已经快要气疯了的石达开并没有察觉到吴超越的这点良苦用心,额头上青筋暴跳了许久后,石达开还紧紧攥着拳头,一字一句的对吴军使者说道:“回去告诉超越小妖,叫他洗干净脖子等死!”

  吴军使者应诺,立即在石达开卫士的引领下告辞离去,结果吴军使者前脚刚走,石达开后脚就操起了面前那坛孝感米酒,重重摔在了前面地上,酒香四溢间,石达开的怒吼也几乎撕破了旁边太平军众人的耳膜……

  “超越小妖,辱我太甚!”

  …………

  在太平军斥候快船的监视下,吴军使者乘坐的小船在天色刚黑时顺利回到了九江码头,迅速入城见到了还在署理公文的吴超越,如实禀报了石达开的反应答复,吴超越满意点头,吩咐道:“辛苦了,下去领赏吧,再有,官升一级。”

  自愿冒险的吴军使者欢天喜地的叩谢离去,吴超越则又转向旁边的吴大赛吩咐道:“大赛,派人传令,加强对梅家洲一带的监视,一有异常,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立即向我禀报。”

  吴大赛也领命而去后,旁边的戴文节才好奇问道:“镇南王,怎么样?石达开那个长毛,中了你的激将计没有?”

  “不敢说完全把握,但至少有八成。”吴超越微笑说道:“除非石达开的脸皮厚度忽然突飞猛进,否则以他一向的性格脾气,今天晚上必有动作。”

  被吴超越料中,是夜二更过半时,与石钟山隔湖相望的梅家洲一带果然有斥候来报,说是在湖面上发现有太平军的船只活动,似乎正在连夜抢建浮桥,吴超越闻报微笑,吩咐道:“传令各军,严守各自营房阵地,没有命令,不许出战。”

  发飙状态下的石达开再现了历史上他在湖口大败曾国藩的奇迹,指挥着太平军将士只用了一夜时间,就在鄱阳湖口修筑起了三道过湖浮桥,浮桥下方填塞泥土,桥上修筑卡垒,暂时切断了九江吴军和内湖吴军水师偏师徐来部的联系。

  有的是办法阻止太平军抢建浮桥,吴超越却始终按兵不动,还是在确认了湖口太平军主力正在通过浮桥大量过湖时,吴超越才笑容轻松的吩咐道:“发电报,给大冶和省城……。”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