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屡试不爽

第四百八十一章 屡试不爽

  荷花垅之战的惨败彻底打掉了太平军主力的威风,虽然石达开所部的主力大队和林启荣派来的湖口精锐并没有参战,也没在现场观战,然而光是看到吉庆元和黄贵生等几支太平军绝对精锐逃回来时的狼狈模样,太平军将士就已经是一片大哗,惊骇万分的同时谣言四起,军心和士气一起狂降。

  最为骑虎难下的当然是上午还在信誓旦旦要把吴超越生擒活捉的石达开,刚把主力带过湖就马上退兵肯定太伤士气,也太过打击自己的威信,按原计划打的话又对敌情太不明了,太过冒险,稍有不慎说不定又得吃大亏。

  迫不得已,石达开只能是临时调整策略,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把太平军主力拉到了九江城的东门外,建立营地在方便撤退和取水的沈家塝一带,不敢再贪图九江城外最为富庶繁华的南门城下町,也主动放弃有利于攻城作战的九江东南面开阔地形,只敢对九江最穷同时也地形复杂的东门下手。

  (注:当时九江的白水湖和琵琶湖都不存在,东门外是多低洼的复杂地形。)

  潜伏在九江城下町里的太平军细作这次不再得力,直到太平军立定营地之后,才有细作送来了一份十分模糊笼统的情报,报告说荷花垅上的吴军队伍是吴超越亲自从湖北省城带来的直属军队,带队将领直接是吴超越的亲兵营官吴大赛,装备的是什么洋枪不知道,还有什么武器装备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士兵不知道,类似这样的军队还有多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成立不知道,以前打过什么仗也不知道。

  “废物!这样的消息有什么屁用?!”

  骂了一句,无比恼怒的把细作报告摔在地上,石达开板着脸不再说话,曾锦谦和张遂谋则一声不吭的拣起了细作报告同看,然后才由曾锦谦说道:“翼王八千岁,我们的细作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探明了荷花垅上的妖兵将领就是超越小妖的亲兵营营官吴大赛,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是啊。”张遂谋也说道:“自古至今,天国海外,每一个统兵主帅的身边亲兵,肯定都是装备最好,给养最足,亲兵营官这样的重要位置,也绝对不会轻易更换。”

  “所以仅凭荷花垅妖兵的将领是吴大赛这点,我们就可以基本肯定,荷花垅上的妖兵很可能就是超越小妖的直属亲兵营,所以才有资格装备连射洋枪。”

  “由此我们又可以断定一点,超越小妖手里的快射洋枪数量绝对不会太多,不然的话,超越小妖何必用得着出动保护自己人身安全的亲兵营守卫荷花垅,掩护九江城外街道的百姓转移?直接派遣一支同样装备了连射洋枪的妖兵军队不就行了?”

  仔细盘算发现张遂谋的分析有理,石达开这才点了点头,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一点,曾锦谦则不肯让张遂谋独美,补充道:“还有,从这上面我们还可以看出一点,就是超越小妖对他麾下的其他妖兵并不放心,担心他们无法守住荷花垅,还给我们歼灭他城外妖兵的机会,所以才不得不动用他的亲兵营。”

  听了这话,石达开脸色又好看了一些,信心也回到了身上一些,说道:“言之有理,而且超越小妖的亲兵营也不是没办法,他们手里的连射洋枪再厉害,能有我们的火炮威力大?又能比我们的火炮打得远?”

  张遂谋和曾锦谦一起点头称是,石达开还又突然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暂时把超越小妖的亲兵营挡在城外让他们无法回城,为我们攻破九江擒杀超越小妖创造机会?”

  “这……。”曾锦谦和张遂谋一起心里叫苦了,都说翼王八千岁你这不是想难为死我们?超越小妖亲兵营的连射洋枪那么厉害,我们怎么可能拦住他们回城?挖壕沟建栅栏包围,超越小妖的亲兵是白痴,看到情况不对能不赶紧跑?

  还好,石达开也是个有脑子的人,很快就摇头说道:“不可能,亲兵营何等重要?掩护了城外的钱粮百姓转移之后,超越小妖的亲兵营肯定会马上回城,我们没什么机会把他们拦在城外。”

  言罢,石达开又主动说道:“还是商量一下怎么破城吧,超越小妖的亲兵营那么厉害,想把他生擒活捉可能不大,不过我们只要能够攻破九江城,干掉超越小妖囤积在城里的粮草弹药也不错。”

  在不知不觉间,石达开已经把这次九江大战的难度下调了一级,不敢再有任何乘机干掉老仇人吴超越的奢望。不过这点自知之明也让张遂谋和曾锦谦这两大谋士松了口气,很快就由张遂谋说道:“翼王,要想尽快攻破九江城,光靠蚁附进攻和地穴攻城明显把握不大,唯一的办法应该是效仿超越小妖,用火药直接炸开九江城门。”

  “这招是超越小妖的拿手好戏,我们恐怕很难得手吧?”石达开皱眉说道。

  “以地穴攻城为掩护,突然动手炸掉城门,这样把握就大多了。”张遂谋说道:“明天我们先大张旗鼓的城外勘探地脉,找到合适的地方假意修筑炮台,事实上动手挖掘地道通往九江城下。”

  说到这,张遂谋顿了一顿,然后才又说道:“以超越小妖的奸诈狡猾,我们这一手肯定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过这也正是我们的目的,只要他认定我们是准备用地道攻城,就一定会对城门疏虞防范,我们再突然动手用火药炸开九江城门杀进城内,成功的把握就可以大上许多。”

  仔细思量了片刻,发现张遂谋这一计不但有把握,就算失手也肯定损失不大,石达开当即拍板采纳,说道:“就这么办,明天上午勘探地脉,下午开始动手修筑炮台和挖掘地道,乘机秘密备战,明天晚上就动手!”

  “翼王八千岁,明天晚上就动手攻城,是不是太急了?”曾锦谦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稍微挖上几天的地道,让超越小妖彻底的掉以轻心,同时把攻城器械准备充足,然后再动手才更有把握一些?”

  犹豫了一下,石达开改口说道:“那就后天晚上动手,不能太拖了,得防着超越小妖抽调东征主力回援九江。”

  …………

  被石达开料中,第二天清晨时,尽可能的转移走了九江最繁华的南门城外町的百姓和物资钱粮后,吴大赛果然在第一时间带着吴超越的亲兵营撤回了九江城内,石达开闻报也没有出兵拦截——也没胆子出兵拦截,只是老老实实的派人到九江东门外大张旗鼓的勘探地脉,伪造准备以地道攻城的假象。

  九江一带土壤甚厚,太平军的土营营官没花多少力气就在距离东门多里多外发现了一处适合挖掘地道的地方,消息报告到了石达开面前后,石达开当即调兵遣将,派出大量辅兵到九江东门外修筑攻城炮台,建立防炮工事,乘机开始挖掘地道。同时砍伐树木竹林,赶造飞梯和壕桥车等攻城器械,按部就班的实施既定攻城计划。

  很可惜,当吴军细作把太平军秘密挖掘地道送进九江城中后,吴超越只用一眼就识破了太平军的伪装,讥笑说道:“还说石达开是长毛里最开明的头子,能够任用儒生文士,麾下两个参谋张遂谋和曾锦谦聪明绝顶,足智多谋,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镇南王,怎么了?难得见你这么轻敌啊?”幕僚戴文节微笑问道。

  “不是轻敌,是他们纯粹没脑子。”吴超越冷笑,说道:“石达开冒险渡过鄱阳湖来和我们决战,退路不够安全,我们的东征主力和后方援军也有可能迅速赶到,贵在速战速决,不能浪费太多时间。石达开竟然还用地道攻城这种见效缓慢的战术攻城,傻子都能一眼看得出来,地道攻城是假,掩护他的其他攻城战术是真。”

  “镇南王骂人了,在下可没一眼看出来石达开的真正打算。”戴文节苦笑,又说道:“除了镇南王你这样的天纵奇才之外,世上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够一眼看出来长毛挖地道的真正意图。”

  自嘲又拍了马屁后,戴文节这才好奇问道:“镇南王,那长毛打算用什么的战术攻城?”

  “我又不是神仙,那能连长毛用什么办法攻城都能直接猜到?”吴超越笑笑,然后又说道:“不过长毛的意图倒是很清楚,就是想麻痹我们,让我们掉以轻心,我们只需要提高警惕,尤其是做好夜间防范,就用不着特别的担心。”

  戴文节似懂非懂的点头,吴超越却又用拳头托住了下巴盘算,心里说道:“如果我是石达开的话,我肯定会抓紧时间动手攻城,无论如何先拼上一把碰一次运气,能拿下九江当然最好不过,拿不下来也可以赶紧退兵撤回湖口,保证主力安全。”

  “这点不能让石达开如愿,我的运兵船全是原始的风帆船,船速容易被风浪气候干扰,如果让石达开提前溜了就太可惜了,得想个办法尽可能的稳住他,让他放缓一下攻城,多耽搁一些时间。”

  坑蒙拐骗一直都是吴超越的强项,很快的,又一个恶毒的主意,就迅速在吴超越的脑海中酝酿成形。然后吴超越也很快就吩咐道:“传刘铭传来见我。”

  …………

  于是乎,天色才刚黑没过多久,一个自称是九江吴军密使的男人就神奇的出现在了城外太平军的面前,直接了当的要求拜见石达开,说是有机密大事要当面向石达开禀报。

  出面接见这个使者的是张遂谋,代表石达开问起使者来意时,吴军使者恭敬答道:“回张大人,小人名叫段三,是记名提督刘铭传麾下部将段佩的心腹亲兵,奉了我家段将军之命,特来呈递密信,请求归降……。”

  “哈哈哈哈!”段三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张遂谋的大笑打断,大笑着,张遂谋还挥手说道:“来人,把这个妖兵推出去砍了。”

  左右卫士领命上前拿人,段三当然被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挣扎着大喊道:“张大人,小的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要杀你?”张遂谋大笑说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翼王八千岁的圣旨,翼王他说了,如果你是来请求投降的,不用多问,直接一刀砍了,然后把你的脑袋扔到九江城下,叫超越小妖少玩诈降这一套!”

  “大人误会了,小的不是诈降,小的真是来投降啊!”段三赶紧大叫道:“大人,你可以请石翼王仔细回忆一下,当年他第一次带着兵打吴超越的时候,我家段佩段将军是不是曾经在他帐下效力?是不是还和石翼王见过面?”

  张遂谋听了一楞,忙挥手制止住卫士,疑惑问道:“你家将军段佩,曾经在我们翼王帐下呆过?还见过我们翼王八千岁?”

  “对对对,就是这样。”段三连连点头,又解释道:“那时候我家段将军糊涂,跟着同乡刘铭传到石翼王军中诈降,给吴超越当内应,和石翼王见过面,还受过石翼王的好处,一直记挂在……。”

  还是没等段三说完,张遂谋就又已经变了脸色,表情狰狞的打断段三道:“亏你们还有脸提起当年那件事?推出去,把这个反复无常的妖兵剁碎了喂狗!”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当年的事小人没参与,与我无关,与我无关啊!”

  段三一听是更是魂飞魄散,求饶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可惜张遂谋却根本不听,卫士也直接把段三拖到帐门处,段三大急,忙改口大喊道:“大人,吴超越知道你们挖地道攻城是假的,还知道你们准备用其他办法攻城!”

  “慢!”张遂谋下意识开口喝住卫士,冲段三喝问道:“你说什么?超越小妖知道我们挖地道攻城是假的?!”

  “知道知道。”段三忙又连连点头,说道:“吴超越他亲口对我们段将军说,你们挖地道攻城是假,准备用其他办法攻城是真。”

  “具体什么情况?”张遂谋赶紧追问。

  “具体是什么情况小的也不太清楚。”段三哭丧着脸说道:“不过小的带来了我们段将军的书信,上面可能说得很清楚。”

  张遂谋也没犹豫,马上叫卫士从段三身上搜出了书信,接过书信一看时,见信上果然写着‘呈请翼王殿下亲启’的字样,落款则是‘罪将段佩’四个字。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