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登峰造极

第四百八十三章 登峰造极

  距离不算太远,斩缆咀战场的炮声在九江东门城外也依稀可闻,石达开听了甚是皱眉,很吃不准这点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心里只盼斩缆咀战场的炮声能替自军分散一些吴军注意力,增添自军的破城胜算,同时也没有任何放弃攻城的打算,耐心只是等候火药安放完毕。

  还好,斩缆咀那边不断送来消息,说吴军只是集中火力轰击太平军的防御工事,步兵始终按兵不动,压力暂时还不算太大。同时九江城里的吴军也一直按兵不动,明摆着在夜里不敢冒险出城,太平军的地道攻城战术一直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石达开也就还敢继续冒险赌下去。

  天色终于黑定,月光皎洁,既不过于明亮,能使城上看清远处状况,又可使人不打火把灯笼便能看清近处物体,最是适合夜间行动不过,也正是靠着老天爷的帮忙,太平军的火药运送行动进行得异常顺利,才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已经基本安放完毕,迅速进入了安放引线和撤离人员的最后阶段。

  地道情况报告到石达开面前,心里多少有些七上八下的石达开大为宽心,命令土营加紧行动之后,还又在心里说道:“不管能不能破城,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拼上一把,能拿下九江当然最好不过,拿不下来,明天天一亮就回湖口,不能拿主力长时间冒险。”

  “轰隆!轰隆!轰隆!”

  后方东面突然又有炮声传来,石达开大惊正要询问原因,帐外却先冲进来一个传令兵,奏道:“禀翼王八千岁,梅家洲来报,发现妖兵水师逼近鄱阳湖口。”

  “果然来了。”石达开心中先是一沉,然后又愤怒问道:“怎么超越小妖的水师都已经开炮了,才有消息报我?”

  “回翼王,妖兵水师来的是四条火轮船,速度太快,所以我们的斥候船根本来不及提前告警。”传令兵解释道。

  “只来了四条火轮船?”石达开又是一楞,然后心里顿时一沉,暗道:“超越小妖的水师怎么又分兵了?难道今天晚上要出大事?”

  “翼王,超越小妖今天晚上怕是要有大动作!”旁边的张遂谋也看出不对,忙说道:“超越小妖的水师宁可把红单船舢板船留在后面给我们的火轮船追杀,也要先用他们的火轮船冲击我们的渡口浮桥,明摆着是想切断我们的退路,然后乘机行使诡计。”

  “会是什么诡计?”石达开飞快问道。

  “这个……,不知道。”张遂谋为难摇头,又疑惑说道:“按理来说,超越小妖没多余兵力可以吃掉我们了啊?后方的援军时间上来不及,前线的主力也一直没有回师九江的迹象啊?”

  “会不会是空城计?”曾锦谦提出了一个乐观的可能,说道:“超越小妖想用最小代价的把我们牵制在九江湖口,又怕我们长期驻兵九江城外,既可能随时威胁九江城防,又干扰阻挠他和外部的联系,让他无法在九江城中指挥全局,所以故布疑阵,想让我们觉得九江是个陷阱,骗我们赶紧退兵撤回湖口,自行解除对九江的包围?”

  以吴超越一贯的性格为人,拿空城计吓唬人这样的事当然干得出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性格本来就有些优柔寡断的石达开也彻底陷入了两难之中,继续按原计打下去的话,有可能会在九江陷阱中越陷越深;赶紧退兵的话既不甘心,还又可能被吴超越又耍一把。左右两难,进退维谷,根本无从选择。

  “禀翼王八千岁,土营奏报,引线已经安放完毕,随时可以点火!”

  土营也跑来催命,及时报告了地道爆破已经准备就绪的消息,石达开更是两难,不过背着手在中军帅帐中转了几圈后,石达开却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现在已经是天色全黑,同时吴军水师已经在攻打湖口浮桥,此时撤退不但肯定会导致军队大乱,还有可能在仓促过湖的期间遭到吴军水师的迎头痛击,导致损失惨重!

  想到这点,别无选择的石达开也只好逼着自己下定决心,大吼道:“按原计划攻城,不管超越小妖今天晚上要做什么,我们只按自己的计划打!”

  …………

  同一时间的鄱阳湖口战场上,徐来亲自率领的四条吴军蒸汽炮船早就已经和渡口两岸的太平军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了。太平军以岸炮开火,配合小船近舷纵火,疯狂阻止吴军蒸汽炮船靠近浮桥;吴军蒸汽炮船则一边以舷炮还击,一边以火枪手雷等武器应对近舷之点,同时只要逮到机会就对太平军浮桥拼命开火,不惜一切代价的捣毁太平军浮桥。

  没有军用舢板保护近舷,又无法发挥速度快吨位大的优势,吴军水师一度打得十分吃力,木壳船身多次被太平军的火箭喷筒引燃,过于稀少的舷炮也无法有效压制太平军的岸上火力,船体多次中炮受损,同时黑夜之中视物困难,船首重炮打出的炮弹别说精确命中太平军浮桥了,就是有没有打中敌人浮桥也不知道,陷入苦战。

  不过还好,吴军水师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水流,借着鄱阳湖水流进长江的水流推动,吴军水师将士逮住机会放出的飘雷,基本都能碰上太平军的浮桥炸开,首当其冲的第一道浮桥接连触雷爆炸,受创严重,逐渐接近报废。

  千万别说吴军水师主将徐来是在发疯,拿四条宝贵的蒸汽炮船来交换太平军的三道浮桥,是吴超越自废武功的疯狂战术把徐来逼到了这一步。

  在主力船队已经被调走之后,徐来所部的吴军水师在太平军的湖口水师面前已经优势不大,如果带着红单船和军用舢板集群冲来鄱阳湖口作战,那么肯定会拖慢船队速度,给太平军的蒸汽炮船追上的机会。

  然后在太平军陆上岸炮的帮助下,吴军水师那点优势就会荡然无存,想要捣毁太平军的湖口浮桥注定只会付出更多代价,所以为了完成吴超越捣毁太平军浮桥的命令,徐来别无选择,只能是把蒸汽炮船和风帆力量分开使用,利用蒸汽炮船的高机动性先来冲击浮桥,打太平军水师一个时间差。——还好,吴军有船坞可以自行修船,只要蒸汽炮船别被直接打沉,修理问题倒也用不着怎么担心。

  当然,徐来这么安排也有一个危险之处,就是太平军水师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优先干掉吴军水师风帆力量,然后再集中力量干掉吴军蒸汽炮船。好在徐来此前也有考虑这个问题,当后方夜空中升起烟花报警之后,徐来马上指挥吴军蒸汽炮船掉头,急匆匆又赶回后队去和风帆船队会合迎战太平军水师,留下渡口两岸的太平军在原地发楞,不明白吴军水师怎么来打了一通就跑?

  借着不时升起的烟花指引,全速行驶的四条吴军蒸汽炮船很快就遇上了一路顺风顺水的自军风帆船队,同时一路紧追而来的太平军水师也已经遥遥在望,徐来当机立断,立即喝令道:“打旗号,按原计划作战!”

  旗舰上用火把打出旗号,大部分的吴军风帆战船掉头,配合自军蒸汽炮船迎住太平军水师,两条红单船和四十条军用舢板则在吴超越老乡王鹏年的率领下继续前进,继续杀向已经被吴军蒸汽炮船用大口径舷炮扫荡过一次的太平军湖口防线,承担起彻底捣毁太平军浮桥的重任。

  …………

  吴军水师和太平军水师正式在碧波万倾的鄱阳湖宽阔水面上动手开打的时候,石达开也果断下达了点火爆破的命令,地道入口处的引线点燃,咝咝欢叫着飞快钻入地道深处,已经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的石达开也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老对手吴超越又出怪招,抢先破坏了自己的地道攻城战术。

  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对石达开来说都变得无比漫长,不过还好,漫长的煎熬等待中,石达开终于还是等来了那声闷雷般的巨响,同时还清楚感觉到了脚下的地面跳了几跳。然而石达开却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生怕看到爆破失败的场面——太平军打长沙时,可是出现过好几次引爆成功却没有炸垮城墙的悲剧。

  “塌了!九江城墙塌了!”

  还好,城墙倒塌的巨响和太平军将士的欢呼声先后钻进石达开耳中,石达开惊喜万分的举起望远镜查看时,也更加惊喜的看到九江城墙已经被自军炸出了一个不下六丈宽的大缺口,坍塌的土石还自行形成了一个进城坡道。

  “天父保佑!”发自内心的欢呼了一声过后,石达开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大吼道:“擂鼓!总攻!”

  没错,的确是直接总攻!遇上了吴超越这么一个卑鄙恶毒的对手,石达开很清楚自己先发制人的机会绝对不多,所以早早就决定只要爆破得手就全力总攻,尽最大努力杀进城中杀人放火,烧吴超越的粮,要吴超越的命!

  “杀啊!”如雷的喊叫声,太平军兵分四路,一路负责冲击城墙缺口,一路携带火药负责冲击城门,另外两路则扛着飞梯直接冲击九江东门的完好城墙,直接发起蚁附攻城!同时早已各自就位的太平军重炮也疯狂开火,以远超平时的速度把大小炮轰向九江城头!

  城墙上枪声稀疏,准备充足的太平军将士又是舍死忘生,一个接一个的携带着绳索直接跳进护城河泅渡过河,迅速在护城河上搭建起了一道道过河浮桥,负责冲击缺口的太平军突击队和冲击城门的太平军士兵则是冒着更大危险直接从石桥过河,更加迅速的各自冲向自己的目标。

  望远镜中,太平军突击队顺利冲进了城墙缺口,爆破队也迅速在九江东门下堆起火药包,看到这些画面,石达开的心里当然是要多激动有多激动,要多兴奋又多兴奋,咬牙作响,脑海中浮现的,也全是一张张熟悉的同伴面孔,全是惨死在吴超越屠刀下的太平军勇士面孔……

  准备充足的太平军爆破队只用了区区几分钟就在九江东门下堆起了火药包,点燃引线就立即逃远,同时踏着浮桥过河的太平军将士也把第一道飞梯搭上了九江城墙,第一个太平军勇士开始踏着飞梯向上攀爬……

  进展顺利得让石达开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然而美好的事实却很快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又是一声巨响过后,九江东门霍然大开,守侯在石桥另一侧的太平军将士更是欢呼声雷动,毫不犹豫的向着九江东门的瓮城发起了直接冲锋……

  “天父保佑啊——!”石达开双拳紧攥向天挥舞,双眼之中,还已然有泪花闪烁……

  “翼王八千岁,快看!那是什么?!”

  曾锦谦的提醒让石达开结束激动,定睛去看九江城头,结果根本不用举起望远镜,石达开就清楚看到,九江东门的夜空之上,不知何时已经绽放出了一个巨大的焰火花朵,红焰金星,璀璨夺目。

  “为什么会有烟花?那明显是什么信号啊!”一种不祥的预感,陡然笼罩到了石达开的心头,就象是一根绳索一样,顿时勒得石达开难以呼吸……

  “桀桀桀桀……!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

  石达开隔得太远听不到,然而冲到城下发起蚁附进攻的太平军士兵,还有直接冲进了九江东门瓮城的太平军勇士,却清楚的听到他们头上,突然传来了阵阵古怪笑声,淫荡中带着歹毒,邪恶中夹杂残忍,就好象一条条盘踞已久的毒蛇看到猎物落入陷阱,吐出开叉舌头发出的咝咝声……

  再接着,数量多得让太平军士兵不敢相信的苦味酸手雷突然从天而落,砸到城下接连炸开,爆炸连连,数之不尽的弹片横飞,正在发起蚁附攻城的太平军勇士也惨叫着接连摔倒在了血泊中……

  冲进瓮城里的太平军士兵比这还惨,吴军士兵不但扔下手雷,点燃了预先埋设在瓮城里的地雷,还放下了千斤闸,狞笑着切断瓮城里的太平军勇士退路……

  其实最惨的还是从缺口杀进城里的太平军勇士,进城之后,他们先是一度欢喜漆黑无人的街道民居,然后再向城池深处冲锋时,他们不但接连遭到了冷枪袭击,还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被一道半圆形的壕沟加羊马墙包围,而当天空上出现烟花信号后,还有无数的火箭落到了他们身边的房屋上,那些该死的房屋还无缘无故的迅速燃起了冲天大火,还有他们的脚下,同样不断有地雷炸响……

  “我们中计了!妖兵早有准备,故意等着我们来送死!”

  绝望的哭喊声在九江东门城下回荡,从瓮城和城墙缺口中传出,远处的石达开虽然听不到这些声音,却照样还是心如刀绞,眼前一阵接一阵的发黑,如果不是肩上担着天大的责任,石达开还真想直接晕厥过去,逃避这个残酷现实,更想双手掩面放声大哭……

  “超越小妖,你太毒了!猫玩老鼠到这个地步,你也算登峰造极了!”

  …………

  事前并没有约定,但很凑巧的是,就在九江吴军突然发力的时候,斩缆咀战场这边的大冶吴军也突然发力,忽然把大量的掷弹筒炮弹打到了湓水对岸,同时直接泅渡发起冲锋,一边抢搭浮桥一边迅速占据河岸阵地。

  见此情景,已经被吴军蒸汽炮船轰得七荤八素的太平军以为有便宜可占,鼓起勇气迅速集结了一支军队向吴军滩头阵地发起冲锋,想把吴军赶回河里并尽量消灭吴军将士,然而他们不但遭到了吴军掷弹筒的接连轰击,还无比绝望的看到,冲过河来的吴军士兵竟然全部擎出了亨利连珠枪,趴在地上对着他们连连开枪,同时对岸的黑暗处,也不断有冷枪打来,借着苦味酸火焰发出的火光,无比准确的接连击中他们的同伴。

  “老子怎么碰上超越小妖的亲兵营了?!”

  魂飞胆裂的惨叫了一声后,值守斩缆咀的洪容海不敢有任何的迟疑,马上就顺手抓住了一个亲兵,红着眼睛大吼道:“快去给翼王八千岁报信,我们碰上拿着连发洋枪的妖兵精锐了,斩缆咀不可能守住多久,请他快拿主意!”

  …………

  第三个战场上,王鹏年率领的吴军水师突击队也已经和守卫浮桥的太平军打得如火如荼,不可开交。虽说吴军水师的突击队只有两条脆弱的老式红单船可以输出稳定火力,舷炮口径也严重不够大,然而太平军的陆上岸炮却是已经先被吴军蒸汽炮船清洗过一遍,同样已经是火力大减,再也没办法象平时一样的轻松应对老式红单船,在炮击战中即便占据一定上风也优势不大,根本打不退吴军水师突击队的冲锋。

  红单船负责炮战,四十条吴军舢板快船则专门负责捣毁太平军的水上浮桥,一边以火枪、手枪和手雷与太平军小船激战,一边逮到机会就在太平军浮桥上安置炸药,还直接是达纳炸药!隆隆爆炸中,太平军的三道浮桥也接连不断的垮塌断裂,除非修复,否则就再没办法让太平军士兵可以踏桥过河。

  当然,太平军还有机会,就是在第四个战场上,在水师决战的湖面战场上,如果太平军水师能够取胜,就还有希望扭转局势,掩护太平军主力从容撤回鄱阳湖东岸……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