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瓮中之鳖

第四百八十四章 瓮中之鳖

  吴军水师上次和太平军水师展开蒸汽炮船对决,是在实力稍处下风的情况下,靠渔网缠明轮的投机取巧战术获胜。而这一次的鄱阳湖大战,吴军水师却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是靠实打实的拳头说话。

  很遗憾,吴军水师这一次在实力上仍然没占多少上风,虽然比太平军多一条蒸汽明轮炮船,然而在此前突袭太平军浮桥的战事中,吴军的四条蒸汽炮船都受了轻重不一的创伤,其中一条蒸汽炮船的右侧明轮还恰好被太平军岸炮的炮弹击中,被打断了两扇叶片,船速受到不小影响,是在状态并不理想的情况下与太平军水师展开决战。

  受创不一的吴军四条蒸汽炮船对决三条完好无损的太平军蒸汽炮船,彼此实力相差不大,双方指挥官的战术水平自然就成了决定胜负的最关键因素之一。但还好,在这方面,吴军水师的指挥官徐来优势明显。

  双方遭遇时,从鄱阳湖口掉头杀回来的吴军水师是处于逆风的不利位置,同时向北流淌的水流虽然不算遄急,却也多少影响到了吴军的船速,风向和水流都对吴军水师不利。对此,接受过英国海军培训的徐来选择了逆时针迂回,带着吴军船队向右翼集体转进,让口径相对较小但数量众多的舷炮承担作战任务,同时争取抢占顺风顺水的有利位置。

  野路子出身的太平军水师主将胡鼎文也做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利用自军处于上风顺水的优势,指挥太平军船队向迂回中的吴军水师腰部发起冲锋,以大口径的船首炮轰击吴军船队,同时争取把吴军水师船队拦腰切断。

  炮声隆隆中,虽然双方指挥官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交战双方的士卒也忠实执行了命令,然而过于稀少的远程火力却注定了太平军水师无法通过炮击先行打乱吴军队列,在只有三门船首炮可以开火射击的情况下,不管太平军的三条蒸汽炮船如何拼命的开火开炮,就是没办法直接打乱吴军船队的队列,只能是靠着速度优势拼命向前,尽最大努力迅速拉近船距。

  吴军方面却截然相反,蒸汽时代的舷炮口径是没有船首炮和船尾炮的口径大不假,可是数量优势却有效弥补了这一差距,吴军的四条蒸汽炮船和两条红单船拼命开火间,呼啸落下的炮弹即便是要靠运气才能蒙中敌船,却也照样能够有效打乱太平军水师的小船队列,导致保护太平军蒸汽炮船的小拔船和舢板船出现混乱,掉队不断,迅速削弱了太平军水师的近舷作战能力。

  即便如此,位置不利的吴军水师仍然还是没能拦住太平军水师冲进自己的船队腰部,好几条吴军军用舢板被太平军蒸汽炮船带起的波浪直接掀翻,同时蓄势已久的太平军蒸汽炮船的舷炮也两舷同时开火,接连多次命中吴军战船,整体队形也被太平军成功切断。

  有来有往,太平军的舷炮开火的同时,吴军的船首炮和船尾炮也同时开火,同样在近距离里接连命中太平军的蒸汽炮船,以多处轻伤换来了敌人的两处重伤。

  这时,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胡鼎文犯下了自己的第一个指挥错误,刚把吴军船队切断就迫不及待的降帆降速,拼命以舷炮射击,妄图逼迫吴军船队一分为二,以遍把吴军船队各个击破。

  想法虽然不错,可惜胡鼎文却忘了保护他近舷的太平军小船船队已经被吴军抢先打乱,队形完整的吴军舢板在躲开了波浪影响后,则乘着太平军蒸汽炮船主动降速的机会冲了上来大打近舷战,施放火弹和喷射火油,纵火焚烧太平军的大船。

  乒乒乓乓的枪声不断,喷壶喷射的烈火熊熊,成柱状在太平军蒸汽炮船的船身甲板上来回扫荡,火弹也不断射上太平军蒸汽炮船的船舷船楼,太平军的三条蒸汽炮船上多处起火,压根不明白是自己指挥失误的胡鼎文则破口大骂自军小船无能,不能有力保护自己的近舷。

  很不死心的又坚持了一段时间,胡鼎文虽然也等到了自军小船的大量赶来增援,可惜已经混乱的队形却注定了太平军的小船已经无法驱逐走围攻大船的吴军舢板船队,同时在小船近舷战中,吴军的苦味酸手雷又太过克制太平军的小船,迫于无奈,胡鼎文只能是打消彻底切断吴军船队的念头,大吼道:“打旗号,全速前进,先甩掉妖兵小船再说。”

  旗号打出,太平军的三条蒸汽炮船再次全速行进,总算是甩脱了象牛皮糖一样的吴军舢板船队。吴军水师的后队则乘机从容前进,继续保持了集体行动。同时徐来又敏锐的察觉到了战机来临,果断下令旗号,让自军风帆船队就地迎敌,专职负责太平军的风帆船队,只带着四条蒸汽炮船高速机动迎战。

  顺便说一句,徐来留下一部分吴军风帆力量在身边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拖慢自己的整体速度,而是担心太平军水师的风帆船队跑去鄱阳湖口捣乱,阻挠吴军水师突击队破坏浮桥,这会吴军风帆船队已经成功缠住了太平军的风帆力量,徐来当然要把高机动的蒸汽炮船拉出来单干。

  以优势速度冲过风帆战场抢占到了上风处,徐来先是指挥四条蒸汽船掉头,列成纵队冲向太平军的三条蒸汽炮船,同时早早打出旗号,命令各船集中火力轰击太平军的旗舰。

  与此同时,胡鼎文又犯下了自己的第二个指挥错误,在已经处于下风逆水的情况下,竟然还命令船队掉头反冲锋,仍然还带着一部分风帆船只想来和吴军蒸汽炮船打近舷战。徐来见了大笑,果断命令船队向右转舵一定角度,一边引诱仍然带着部分小船的太平军船队继续拉长战线,一边先以大口径的船首炮集中轰击太平军旗舰,然后再以数量众多的舷炮慢慢割肉。

  炮声连绵,汽笛刺耳,蒸汽锅炉的轰鸣声响彻湖面,七条蒸汽炮船和数之不尽的大小风帆战船在宽阔的鄱阳湖上你追我赶,左冲右突,不断开炮开枪对射,厮杀得不可开交,激战的惨烈程度比之上陆上战场都有过之而不及。

  水战的技术含量远比陆战为高,越是到了这样的程度,吴军水师的指挥优势就越是体现了出来,在成功拉散了太平军的队形之后,在徐来的巧妙指挥下,吴军蒸汽炮船不但丝毫没有暴露此前受创影响到了船速的弱点,相反还借助水流和方向之利,反过来在激战中占据了机动上风,同时经过训练的吴军水师将士也在炮战中保持了远比太平军为高的命中率,持续不断的重点轰击太平军旗舰,积少成多的逐渐重创了太平军旗舰。

  野路子出身的胡鼎文则在激战期间逐渐把自己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弱点完全暴露,一直认定自军的蒸汽炮船要少一条不想和吴军水师打远程炮战,死抱着想打近舷战的心思一直带着小船作战,自行放弃了船体完好速度可以全开的优势,在激战中始终被动挨打,被吴军炮火象蚂蚁啃骨头一样的不断削弱。

  结果还是到了旗舰严重受损多处起火冒烟时,胡鼎文才猛然醒悟过来,知道吴军是在玩擒贼先擒王的战术,赶紧命令自军蒸汽炮船象吴军水师效仿,同样是集中火力轰击吴军水师旗舰。可惜这么做已经太晚太晚了,太平军旗舰的船楼不但已经被吴军炮火严重破坏,还连蒸汽明轮都已经被打中了三炮,一侧失去动力,船速严重下降,不但已经追不上吴军蒸汽炮船,还变成了半飘在湖面上的活靶子。

  值得一提的是,事情到了这一步,胡鼎文仍然还没有发现是自己的指挥失误导致彻底被动,错失胜机,心急如焚间竟然还怪上了石达开,嘀咕道:“翼王八千岁就是会坑人,超越小妖的水师明明比我们多一条火轮船,居然还逼着我和妖兵水师决战。”

  …………

  胡鼎文抱怨石达开瞎指挥的时候,石达开却已经在九江城下做出了明智选择——含着眼泪命令撤下攻城军队,放弃攻打九江城池,同时命令军队连夜拔营东走,准备撤回湖口保全主力军队。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留守梅家洲的大将朱衣点却派人急报,说是鄱阳湖口的三道浮桥已经被吴军破坏了两道,第三道也遇袭受损。

  “朱衣点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几道浮桥都守不住?告诉他,无论如何要给本王保住第三道浮桥,另外准备器械船只,杀退了妖兵船队,马上修好前两道浮桥!”

  连遭挫败的石达开很是难得的迁怒于人了一次,先是逼着朱衣点全力守桥,然后才催促军队尽快东进撤往梅家洲,同时命令斩缆咀的洪容海全力坚守阵地,拖住装备精良的大冶吴军,给主力东撤争取时间。

  还是在石达开安排布置完了,首席谋士张遂谋才有些犹豫的说道:“翼王,看超越小妖的这个架势,摆明了是想把我们歼灭在鄱阳湖西岸,这如果浮桥保不住,我们的水师也战事不利的话,我们的主力恐怕就危险了。”

  “那又能怎么办?”心情正无比恶劣的石达开没好气问道:“难道留下来等死?!”

  张遂谋的表情更加犹豫,半晌才说道:“翼王八千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或许我们更应该向南面撤退?”

  “向南面撤退?”石达开一楞。

  张遂谋点头,说道:“乘着超越小妖目前在九江战场上还没对我们形成太大优势,也乘着我们还有些随军粮草,带着军队向南走,往地势开阔的德昌方向去,一路劫粮自给,绕过鄱阳湖回饶州。”

  “如此一来,我们既可以更有把握保住一部分主力,又可以把超越小妖的后方腹地搅一个天翻地覆,同样收到牵制超越小妖的效果。”

  如果吴超越能在现场听到张遂谋的话,那么吴超越肯定能把乱出馊主意的张遂谋给生嚼了!不过还好,决定能不能把吴超越恶心到极点的关键时刻,石达开又做出了保守选择,犹豫了一下就摇头说道:“这么做太冒险了,且不说超越小妖在南昌还有重兵驻守,就算能够撤回饶州,我们也剩不了多少军队。还是先去梅家洲吧,实在不行再另做考虑。”

  张遂谋不敢坚持,只是悄悄叹了口气,无比遗憾的看了看吴军兵力空虚的德昌方向,心道:“翼王还是和超越小妖差得太多,如果换成了是超越小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德昌,还只要逮到机会,就会直接杀进湖南湖北!”

  …………

  与此同时的鄱阳湖口战场上,吴军水师突击队的激战也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虽然成功炸毁了两道浮桥,然而在向太平军的最后一道浮桥发起进攻时,吴军水师突击队却遭到了最为顽强和疯狂的抵抗,接连多次进攻都被打退。

  为了保住最后一道浮桥,湖口两岸的太平军干脆直接冲上浮桥列队迎战,五人一组驾驶的吴军舢板小船只要稍微靠近浮桥,马上就会遭到猛烈的火力打击,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靠上浮桥,更别说是安置炸药引爆,不下十次冲锋都没能收到任何效果,还有六七条舢板快船因为船上水兵全部战死而被太平军缴获。

  发疯的不止有太平军的陆师,还有太平军的岸上火炮和水上小拔船,两岸火炮始终轰鸣不绝自然不少,小拔船更是象飞蛾扑火一般的不断扑向吴军水师突击队的两条红单船,疯狂投掷火弹和喷洒火油,吴军的一条红单船已经快要化为一个火球,注定已经不保,率军突击的吴军水师战将王鹏年的座船也已经是多处起火,伤损严重。

  坐船危急万分,王鹏年却根本没有心思顾及,被熏得漆黑的双手只是紧紧握着望远镜,紧张观看着自军两条舢板快船向太平军第三道浮桥发起冲击。可是很遗憾,一条吴军舢板还没来得及靠上浮桥就已经失去了控制,显然船上五名士兵都已经牺牲或者重伤,另一条舢板船则是才刚靠上浮桥,马上就有无数的太平军跳上了那条舢板船,把已经被点燃的引火线撤断,也抱着船上残余的吴军士兵滚进了湖水。

  绝望的放下了望远镜,环视了一圈到处都是烈火浓烟的战场后,王鹏年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大吼命令道:“向前开,用我的船去撞长毛的第三道浮桥,把所有火药搬到前舱去!船上火药,全部搬到前舱去!”

  王鹏年坐船上的一些水手畏惧着不敢领命,可还是有一些水手和亲兵忠实执行了王鹏年的命令,一边进舱搬运火药,一边艰难驾驶着受创严重的红单船前进,从吴军舢板此前炸处的缺口处冲进了太平军的第一二道浮桥之间。

  太平军很快就发现了吴军红单船的用意,大呼小叫着攻势更猛,可红单船毕竟船大,就算挨上再多枪炮火箭也一时不会沉没,王鹏年亲自掌舵,艰难转动船身,逐渐冲向了吴军在太平军第二道浮桥上炸出的大缺口。

  很可惜,红单船虽然冲到了浮桥缺口处,船底却碰上了没被炸毁冲走的太平军垫桥土袋,船身顿时一顿停住。周围的太平军欢声如雷,王鹏年却是红着眼睛大吼,“把所有火炮扔下水,不要的东西,全给我扔下水!”

  一门门沉重的火炮从破碎的炮窗处推下了湖水,甲板上的各种杂物也被接二连三的扔了出去,船身逐渐上浮间,吴军红单船突然又是一动,带着船底的摩擦声越过第二道浮桥的缺口,继续冲向了太平军的第三道浮桥,太平军上下大骇,赶紧重新加急攻势,同时第三道浮桥上的太平军士兵也疯狂对着吴军红单船开枪,然而无用,庞大的吴军红单船还是带着熊熊烈火,以船头撞上了太平军的第三道浮桥。

  顺手抢过一支火把,王鹏年猫着腰就要往船舱里冲,不料旁边的一个亲兵却一把将他摔着甲板上,抢过火把冲进了船舱,还带着哭腔喊道:“将军,快跳水!记住,我叫绰伦布库,将来你如果到了黑龙江乌库尔屯,记住告诉我家里人一声!”

  “绰伦布库——!”

  王鹏年放声大哭,可他从沙俄舰队里救出来的东北边民亲兵却都不说话,只是硬拉着他跳下鄱阳湖,带着他泅水逃向远方。然后很快的,王鹏年的身后就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隆!”

  听到这声突然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正在带着军队匆匆东撤的石达开顿时心中一沉,不祥的预感再度笼罩心头,暗道:“不会吧?”

  石达开的第六感再一次应验,当他带着太平军主力在天色微明时匆匆赶到鄱阳湖口时,不用望远镜就已经清楚看到,密密麻麻漂浮着船只残骸和尸首杂物的湖面上,他在鄱阳湖口辛苦搭建的三道浮桥全都已经断裂破碎,湖内侧的两道浮桥更是已经在水流的冲击下消失近半。

  一脚把哭丧着脸上来请罪的朱衣点踢了一个四脚朝天,石达开怒吼道:“修!马上给本王把浮桥修好!”

  “翼王八千岁!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斥候从北岸方向跌跌撞撞的冲来,还没来得及向石达开行礼就大喊道:“妖兵来了!妖兵的运兵船从上游来了!好几百条运兵船!已经快到九江码头了!”

  听到这话,在场的太平军众人没有一个不是脸色苍白如纸,惟有石达开是脸色青黑,双手拳头攥得关节发白。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