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临阵换帅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临阵换帅

  从后方来的援军不止是光有湖南的吴军,还有几支之前在云贵贼乱中因为表现出色的而被吴军收编的贵州地方军队,其中包括曾被贵州巡抚刘源灏倚为心腹的贵州兴义总兵赵德昌部,苗族团练吴自发部,以及晚清著名吃货丁宝桢所部的平远团练。

  吴超越征调这些地方吴军参战的目的有二,第一是云贵的大股贼乱已经基本平定,继续在出了名穷困的贵州境内留下太多军队不但经济上不划算,同时还容易成为隐患,把他们拉出来继续当炮灰无疑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第二则是价廉物美,吃苦耐劳军饷低,战斗意志还比较顽强,补强后装备后未尝不能打一些高强度硬仗,为主力分担作战压力。

  顺便说一句,本来赵烈文和阎敬铭等心腹帮凶此前还建议过从四川也抽调一些地方吴军东进参战,然而历史还没稀烂到极点的吴超越却断然拒绝了这一提议,同时都兴阿和多隆阿等旗人将领也早早就被吴超越调派到了四川听用,随时准备着让他们在左宗棠的率领下北上救援作战。

  这些新收编的贵州吴军在精气神上十分让吴超越满意,当运兵船队在彭玉麟率领的湖南水师保护下靠上九江码头后,军队才刚基本登陆完毕,吴军众将才刚在冯三保的率领下与吴超越见了面,赵德昌、吴自发和丁宝桢等吴军新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主动请战,一致请求立即率军出战,杀敌立功。

  也是凑巧,正当吴超越微笑着勉励赵德昌等将时,斥候正好来报,说是斩缆咀的太平军在被大冶吴军击溃之后,败兵大队在洪容海的率领下,逃进了九江西南面长垅寺一带的山林地区,吴超越一听大笑,说道:“我们贵州将士的运气就好啊,想要立功马上就有机会送上门来了,这打山地战,不正好是我们贵州将士的拿手好戏么?”

  听出吴超越有派黔军追击的打算,赵德昌、吴自发和丁宝桢等贵州将领当然再次踊跃请战,而吴超越为了培养后备力量,当然是很快就冲最有发展前途的丁宝桢微微一笑,说道:“稚璜,带你的本部将士去,给本王把长毛头子洪容海的脑袋拿回来。”

  丁宝桢欢天喜地,赶紧在同省将领羡慕的目光中组织本部人马出战,赶赴长垅寺山区增援。吴超越则又指着东面向赵德昌等将笑道:“你们也别急想杀长毛立功机会有的是,梅家洲那边还有两万多长毛等着你们去砍,赶快把军队组织好,跟着本王到梅家洲杀长毛去,看你们谁有运气本事能把长毛伪王石达开生擒活捉交到我的面前!”

  赵德昌和吴自发等将唱诺,赶紧各自组织军队准备出发。而在此之前,吴超越已经派遣钱威率领三个营的嫡系精锐急赴官洲村当道拦截,又令刘铭传率领本部人马立即赶赴吴黑凹一道建立阻击阵地,与钱威联手切断石达开的东逃道路,提防太平军东逃南窜,冲进吴军兵力空虚的江西腹地。所以吴超越也不着急,只是耐心等候后军做好出发准备。

  …………

  吴超越把太平军西线主力歼灭在梅家洲战场的态度坚决,石达开却依然还是优柔寡断,在收到吴军援军大队赶到的消息后,大惊失色的张遂谋曾经再一次建议石达开赶紧西撤逃往江西腹地流窜,走陆路绕过鄱阳湖撤回饶州。然而石达开却说什么都下不定这个决心,仍然还是决定全力抢修浮桥,同时派人过湖与林启荣联系,要求林启荣立即组织船队,准备接应自军突围过湖。

  也不能说石达开是决策失误,张遂谋提出的建议除了能够恶心吴超越和牵制一部分吴军主力外,实际上能够逃出生天的希望并不大,同时太平军主力也肯定要遭受重创,就算勉强能保住点人马逃回饶州,也肯定再没力量去回援安庆,拦住吴军的东进脚步。

  坚决在鄱阳湖口抢渡则不同,对岸有林启荣的湖口守军可以接应,湖面上有浮桥可以修复,同时鄱阳湖深处的太平军水师也有希望赶来救援护航,太平军东撤不但方便快捷,保住主力的希望也依然存在。所以石达开才宁可放弃恶心吴超越的机会,无论如何都坚持要在鄱阳湖口抢渡撤退。

  保住主力,这个希望虽然存在,却也彻底葬送了太平军流窜逃向江西腹地的最后机会,当吴军钱威部和刘铭传部先后堵住了太平军主力的西逃道路后,鄱阳湖深处终于传来了准确消息,被石达开寄托了重望的太平军水师惨败,三条蒸汽炮船一条被击沉,一条重伤后被吴军水师夺取,只剩一条带伤逃回鄱江水道,风帆船队也遭到重创,再也没有力量赶来鄱阳湖口掩护主力过湖。

  更加打击石达开还在后面,才刚确认了水师惨败的情况,伤痕累累的吴军水师船队就已经出现在了梅家洲南部的湖面上,虽然没有急着发起进攻,却光是仅凭存在,就已经让正在紧张抢修浮桥的太平军上下心惊肉跳,陷入绝望。

  用望远镜看着正在梅家洲南面按兵不动的吴军水师,石达开陷入了彻底的绝望,石达开知道吴军水师在等什么,也知道就算浮桥能够修好,自军主力也绝无可能再冲过鄱阳湖逃回东岸。石达开也无比后悔,后悔没听张遂谋的逆耳忠言,没有早些下定决心逃往江西腹地,把近两万太平军主力带到了梅家洲这个绝地,可是现在后悔,又能有什么用呢?

  亲兵营官黄再忠悄悄来到了旁边,在石达开身旁低声说道:“翼王八千岁,贞天侯派人来了,说他已经统计过了,他手里现在的船只,一次最多只能接应一千六百人左右过湖,请你早些决定带什么人过湖。”

  石达开不说话,心里只是一阵接一阵的揪疼,暗道:“决定带什么人过湖?叫我扔下这么多将士不管,只带一千多人过湖,我忍得下这个心?”

  “还有。”黄再忠又低声说道:“贞天侯说,请翼王八千岁在上船前,最好换上士兵衣服,免得被妖兵盯上。”

  黄再忠这话只起到了反作用,脸色阴沉了盘算了许久后,石达开突然大声说道:“传令各军,就地立营,建立防御阵地!没有本王命令,擅自过湖者,立斩!”

  积威仍在,虽然全军上下都很不明白在火烧眉毛的时刻了石达开为什么还要建立坚固营地,然而石达开的命令却仍然还是得到了迅速执行,在石达开的亲自指挥下,太平军立即着手在梅家洲修筑营地,挖掘深壕高筑土墙,立木建栅埋设地雷,摆出了要在梅家洲要在长期坚守的架势。

  “超越小妖,我知道你要歼灭我!来吧,看你要崩掉牙齿才能吃掉我背水一战的主力!”

  这是石达开心里的真正想法,“只要你考虑伤亡问题,我就有机会,时间长了,奇迹未必没有可能出现!”

  …………

  和吴超越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石达开总算是料准了一次吴超越的心思,当太平军选择就地立营的消息送到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果然是大皱眉头,第一反应就是考虑强行攻坚的伤亡问题。——虽说慈不掌兵,可是伤亡如果太大的话,对军心士气无论如何都会有一定影响。

  “镇南王,我们要抓紧时间,不能给长毛建立坚固营地的时间。”

  老丈人冯三保的脾气始终没变,对吴超越这个女婿不但从不摆岳父架子,还一直表现得比其他人对吴超越更加恭敬,拱手说道:“末将愿领一军去突袭长毛营地,不给长毛建立营地的机会。”

  不给太平军立营机会当然是个减少攻坚主力的好办法,吴超越也有些动心,然而不等吴超越细细考虑,旁边的戴文节却说道:“冯将军,最好别这么急吧?长毛已经无路可走,这时候向他们发起进攻,他们必做困兽之斗,我们就算能打破他们的营地,伤亡损失也肯定不会小到那里。”

  冯三保的脾气确实一点没变,那怕已经当过一段时间的署理湖南巡抚,仍然还是对读书人十分尊敬,所以听了戴文节的反对也没生气,还主动问道:“文节先生,那以你之见,我们应该怎么办?”

  “先瓦解长毛的军心士气,然后再从容进攻。”戴文节提议道:“镇南王,反正石达开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插翅难飞,另外曹炎忠将军那边的进展也还算顺利,我们完全可以先把长毛包围在梅家洲,同时切断他们的粮道,等他们的粮草告罄,军心混乱,然后我们再发起进攻,就可以轻松拿下梅家洲,歼灭鄱阳湖西岸的长毛主力。”

  戴文节的办法当然要比冯三保稳妥得多,以吴军现在的实力想要做到这点当然也是易如反掌,然而仔细推演了片刻后,吴超越却摇了摇头,说道:“文节先生的办法虽然稳妥,但我敢肯定,我们这么做不但肯定在石达开的预料之中,说不定还会正中石达开的下怀,给了他咸鱼翻身的机会。”

  “长毛现在还有什么咸鱼翻身的机会?”戴文节有些疑惑的问道:“水上陆上长毛都处于下风,他们还能有什么机会?”

  “如果我是石达开,我会不择手段的利用湖口剩下那些小破船做文章,或是分批秘密运兵,或是用船只做浮垒,在鄱阳湖口连夜抢搭起多座浮桥,甚至声东击西,表面上准备渡湖,实际上突然突围,杀向江西腹地。”

  吴超越以己度人,指出道:“总之时间拖得越长,长毛的机会就越多,我们也越容易露出破绽给长毛钻空子。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可以做到不给长毛任何机会,在九江湖口这边浪费太多的时间,还是对我们十分不利。所以绝不能夜长梦多,必须得越早动手解决梅家洲的长毛越好。”

  “这么说,只能是用冯将军的办法,赶紧动手了?”戴文节问道。

  吴超越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就这么直接猛打猛冲,我们的伤亡肯定不会小,还是得用点小手段,杀长毛一个措手不及。”

  “镇南王又有什么妙计了?”戴文节微笑问道。

  吴超越笑笑,先是叫亲兵拿来文房四宝,向冯三保吩咐道:“岳父,记得你也能识文断字,辛苦一下给石达开写一道亲笔信,就说我已经把九江战场交给了你,也把处置长毛上下人等的权力交给了你,以你的身份劝说石达开带着长毛军队放下武器向你投降,你保证不杀一兵一卒,还保证向我举荐他,请我给他封官赐爵。”

  “贤……,镇南王,招降石达开那个长毛头子,你怎么不亲自出面?”冯三保满头雾水的问道:“你亲自出面招降的话,效果肯定更好啊?”

  “不,这次你出面招降效果更好。”吴超越微笑答道。

  “镇南王妙计。”戴文节竖起了大拇指,又问道:“镇南王,那什么时候动手?”

  “当然是在晚上。”吴超越微笑说道:“长毛昨天晚上就没睡觉了,今天再辛苦一个白天,到了晚上肯定是铁打的人也支撑不住。梅家洲又距离狮子山不远,那里尽是山林,长毛跑路容易,抵抗起来肯定更不会特别坚决,逃进山林就可以暂时活命,这么好的事谁也不愿意干?”

  “妙!”戴文节又是一伸大拇指,笑道:“狮子山一带的山林虽然复杂,但是在我们西南将士的眼睛里,这样的小山头小树林,怕是比平原还要开阔三分。”

  “知我者,文节先生也!”

  吴超越与戴文节对视奸笑,旁边拿着毛笔的冯三保却越听越是满头雾水,还在心里说道:“文节先生这是怎么了?怎么也变得和我女婿一样神神秘秘笑起来一看就不象好人了?记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老天保佑,我女儿可千万别学成这样。”

  …………

  经过了一番忙碌的准备后,冯三保所部的湖南吴军主力一万六千余人很快就向着梅家洲战场开拔,沿着被吴军钱威部抢先控制的官洲村大路,从容不迫的赶到了姜家湾建立营地,竖起了湖南提督的大旗。而与此同时,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当然还是在九江城上飘荡。

  再接着,在一队吴军将士的押解下,一个昨夜被俘的太平军士兵很快就带着冯三保的亲笔劝降信回到了太平军营地中,书信也很快就被送到了石达开的面前。

  “呸!”

  这一次石达开又被吴超越料中,看完了冯三保的劝降信后,石达开除了极度的不屑之后,又很快从冯三保的书信中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颇有些惊讶的说道:“超越小妖怎么把九江战场交给了他的岳父?他不亲自指挥接下来的战事了?”

  “应该是觉得九江这边已经稳操胜算,所以想把这个功劳送给他的老丈人吧。”张遂谋分析道:“既讨好他的宠妾,又给冯三保积累威望,让他岳父以后可以替他分担更多军务,还可以腾出手来去做其他大事,一举多得。”

  “另外梅家洲这边和九江近在咫尺,就算冯三保出了什么纰漏,超越小妖也可以从容调整。”曾锦谦替张遂谋补充道。

  “难怪姜家湾那边的妖兵营地没看到超越小妖的帅旗。”

  石达开醒悟,又多少觉得有些屈辱,忍不住冷哼道:“超越小妖还真是越来越看不起本王啊,先是在本王眼皮子底下大模大样的分走主力,现在又把本王当成礼物送给他的老丈人,真把本王看成砧上鱼肉了。”

  “翼王八千岁息怒,千万别又中了超越小妖的激将计。”张遂谋劝说道:“要防着超越是故意装做轻蔑你,诱你主动出击,反客为主夺取战场主动。”

  石达开又哼了一声,说道:“本王当然不会上他的当,传令下去,加紧立营,务必要在日落之前把壕沟挖好,垒墙建起。再给林启荣去令,天色一黑,马上用小船给梅家洲送粮食,能送多少送多少,越多越好!”

  尽管嘴里没说出来,然而在潜意识里,以石达开为首的太平军决策层都已经得出了一个定论,就是吴超越肯定要采取长期围困自军的战术策略,几乎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向自军营地发起大规模进攻。所以不可避免的,石达开等人又开始掉以轻心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