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前堵后追

第四百八十七章 前堵后追

  吴军后援充足,经验丰富的石达开当然不会拖到天亮后再突围撤退,迅速带上了必须的粮草弹药,放弃了一切可以放弃的辎重和部分过于沉重的火炮,石达开马上就颁布命令,指挥军队从南面的沿湖道路向西撤退。

  走在最前面的是太平军赖裕新部,负责开辟道路和突破吴军在吴黑凹的防御阵地,然后是辎重粮队,第三支撤退的是最北面的右翼军队,左翼的太平军第四个撤退,石达开则亲自率领中军主力走在最后,亲自担起殿后重任。

  太平军的撤退次序只差一点就被吴军彻底打乱,赖裕新军、辎重粮队和右翼的太平军先后撤退西进后,左翼的太平军才刚开始临阵撤退,压力已经大减的吴军马上就自行发起了反击,顿时就咬住了左翼太平军的尾巴,差点把太平军切为两截。

  还好,经验丰富的石达开当机立断,马上就指挥中军向追击吴军发起冲锋,同时命令左翼之军回头夹击,加上天色太黑视线困难,追击的吴军还以为自军中了埋伏赶紧撤退,没敢坚决卡在太平军的第四队和第五队之间,白白错过立功机会。

  除此之外,吴军前线的指挥官冯三保也有些过于缺乏指挥大规模决战的经验,没能及时察觉到战机出现,同样没敢坚决截击,太平军的左翼军队这才侥幸甩脱了吴军追击大步向西,石达开也乘机带着中军主力跟上,奇迹般的临阵撤退时都保持了队形基本完整,没有出现太多溃散情况。

  还是在太平军的中军主力撤退到了自军侧翼位置时,经验不足的冯三保才敢基本确认太平军是真的在撤退,赶紧派遣军队追击的同时,又赶紧派人向留守在姜家湾的不肖女婿报信,让吴超越早做拦截准备。

  与经验不足的老丈人相反,靠沙场征战起家的吴超越收到报告后根本不用考虑,光凭直觉就知道现在才从姜家湾出兵已经来不及了,已经很难再正面拦住肯定撤退得飞快的太平军败兵大队了。

  所以稍微盘算后,吴超越只是做出了两个安排,第一是立即派遣两千军队出动,取道官洲村绕过山区,迂回到吴黑凹增援在那里设防的吴军刘铭传部;第二则是派人联系吴军水师徐来部,命令徐来率领水师走水路急赴吴黑凹增援,以舷炮火力为刘铭传分担压力。

  做出了这两个调整后,吴超越又向面前跃跃欲试的吴军众将微笑说道:“都别急,有你们立功的机会,等确认了长毛的突围方向,本王会给你们机会。”

  吴军众将应诺,吴超越满意点头,然后又微微有些皱眉,还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本王还有点担心,吴黑凹旁边不远处有两座高地可以据险而守,一处是团山,一处是茅山头。长毛如果突围不成上了团山我们不怕,我们的水师炮火可以轻松覆盖整个团山,就怕长毛上了茅山头,那里不但地势险峻,山上还有水源……。”

  听话听音,吴超越做作的目的马上就被吴军众将识破,同姓的苗族将领吴自发也马上站了出来,抱拳拱手说道:“镇南王放心,末将请令率领本部人马出动,去为王爷提前抢占茅山头,不给长毛上山机会!”

  吴超越难得有些犹豫,说道:“吴将军,你的麾下兵马虽然都是山区出身,习惯翻山越岭,但是这一带的地形你们不熟悉啊?连夜进山抢占茅山头高地,你们做得到吗?”

  “请镇南王放心,末将敢说这样的话,就有这样的把握。”吴自发自信的答道。

  吴超越一听笑了,说道:“好,你去吧,同样是绕过官州村,绕到小李家门那一带进山,从那里去茅山头路要近得多。”

  吴自发欢喜应诺,赶紧领命,吴超越则又让吴大赛立即派给吴自发两名早就准备好了的本地人向导,然后才微笑说道:“吴将军,看你的了。”

  吴自发不再说话,只是郑重行了个礼,然后立即转身离去。

  …………

  梅家州距离吴黑凹东面的山区本来就不远,太平军又逃得比兔子还快,吴超越派给刘铭传的援军才刚出营,赖裕新率领太平军前队就已经冲到了山区南面的路口处,迅速抢占险要保护住了山南道路,然后马上大步西进,沿着山区南面的道路浅滩气势汹汹杀向吴黑凹,太平军的辎重粮队和第三队迅速跟上,第四队和石达开亲自率领的殿后军队也先后赶来,有条不紊的进入了山南窄地。

  道路狭窄,冯三保率领的吴军大队无论追得再紧也绝对无法迂回穿插,堵住太平军西逃道路的千钧重担也就放到了刘铭传一支军队的身上。然而越是这样,在吴黑凹等候已久的刘铭传就越是兴奋得满脸麻子都在发光,巡视阻击阵地间不断大吼,“弟兄们,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守住吴黑凹,不让一个长毛过去,人人都有重赏!”

  “将军,长毛来了!”

  突然传来的惊叫声打断了刘铭传的兴奋大吼,刘铭传赶紧扭头向东南方向看去时,却见布袋冲那一带火光通明,果真有大队人马正在打着火把赶来。刘铭传也顿时骂了一句脏话,“狗长毛,来得可真快!”

  还好,吴军是早就做好了拦截准备的,太平军来得再快也决计无法杀吴军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也用不着刘铭传下令,早就已经各就各位的吴军将士就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摩拳擦掌的等待太平军的到来。

  太平军远比吴军想象的更沉得住气,越过布袋冲进入了地势相对比较开阔的刘家湾一带后,率领太平军前队的赖裕新并没有急着挥军进攻,而是先把所部军队稍做调整,还做了一定的战前动员,然后才指挥军队发起进攻,还是兵分三路同时前进,大队冲击吴军阵地正面,两翼各有一支小股军队,一支去夺占吴黑凹旁边的高地,一路则从浅水区前进,迂回去抄吴军阵地背后,妄图以两翼包抄配合正面强攻的战术突破吴军拦截阵地。

  “斩妖除魔,夺我生路!斩妖除魔,夺我生路!斩妖除魔,夺我生路!”

  有节奏的口号声中,太平军士兵以百鸟阵呈散兵线前进,先是小步前进,然后逐渐加速,逐渐变成冲锋之势。已经在赣南大战中接受过无数次实战历练的吴军刘铭传部则是从容不迫,耐心等待太平军冲入射程,然后才突然一起开火。

  乒乒乓乓的枪声不绝,偶尔还有炮声轰鸣,正面冲来的太平军士兵多有中弹中炮者发出惨叫,然而就在吴军将士从容轮换射击时,怪事出现了,对面的太平军竟然全部爬在了地上,在黑暗中匍匐前进,吴军将士也顿时个个纳闷,大都满头雾水,“长毛怎么全部爬下了?难道想爬过来打近身战?”

  这时,突然炸响的太平军劈山炮又杀了吴军一个措手不及,散弹泼洒间,很多躲避不及的吴军将士纷纷中弹,同样发出惨叫,正在匍匐前进的太平军士兵却突然纷纷暴起,怒吼着提刀冲向吴军阵地,没想到太平军会来这么一手的吴军将士一时有些手忙脚乱,无法形成密集火力有效打击来敌,顿时给了许多太平军士兵近身作战的机会,被手拿近战武器的太平军突击队杀得更加手忙脚乱。

  再接着,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的太平军后队也立即冲锋,吼叫着大步前进,直接摆出了要用人命填平突围道路的架势。见此情景,因为地利在手而多少有些轻敌的刘铭传也忍不住叫苦,知道这一战绝不象自己想象中那么好打。

  刘铭传军的确打得很辛苦,虽说加入吴军前靠砍人吃饭的刘铭传十分重视近战训练,所部将士的白刃战经验比较丰富,然而吴军却又吃亏在是以火器战迎战的情况下遭到敌人突袭,仓促之间难以迅速换上近战武器迎敌,自然也就迅速无法杀退太平军突击队,时间再稍一耽搁,已成困兽之势的太平军就已经纷纷冲来,吴军将士也只好纷纷放弃优势火器,被迫提刀抡斧,在这个冷兵器逐渐接近淘汰的时代和太平军大打近身白刃战。

  “狗长毛,受死!”

  “妖兵!死!”

  如雷的吼叫声中,吴军将士与太平军将士如麻交织,不再比拼什么火力射速大炮口径,各提刀斧只是比拼谁猛谁狠谁最快,砍刀割裂人体鲜血飞洒,斧头劈断骨骼,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发疯发狂不分敌我乱砍砍捅的双方士兵都不在少数,惨叫声中不断有人被砍掉了胳膊和脑袋,鲜血溅起半天高,砍人者旋即被人所砍,杀人者转眼又被他人所杀,被砍掉的人头和肢体在阵地上滚动,直至被生生踏成肉酱。

  也多亏了刘铭传对白刃战足够重视,否则如果换成了其他的吴军二线军队,恐怕早就已经被太平军直接杀溃,然而即便如此,当左翼出击的太平军小队从浅水区迂回到了吴军阵地背后时,刘铭传还是不得不赶紧亲自带着预备队冲上来帮忙,被迫放弃指挥亲自投入作战。

  右翼高地战场的战斗十分激烈,虽然提前在路旁高处设防的吴军将士有阵地可守,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太平军想冲上来打白刃战不是那么容易。然而当太平军不惜代价的不断向右翼战场投入兵力发起冲锋后,高地上的两百来名吴军将士还是逐渐无法以火力有效的压制敌人冲锋了,太平军将士前仆后继,不计伤亡的一味向前,终于还是逐渐逼近了吴军的山头阵地,也逐渐获得了与吴军将士打白刃战的机会。

  “顶住!给老子顶住!坚持一会,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

  无比后悔自己过于轻敌的刘铭传再不敢说什么大话,只是一边大吼大叫着鼓舞士气,一边亲自挥刀杀敌,不断与面前之敌做生死之搏。但是很可惜,首先赶到的,却是太平军的援军。

  “上!杀出一条生路!”

  没有任何的犹豫,太平军第三队马上就冲锋加入近身战战场,铁了心要以刀枪冷兵器杀出重围,抢到逃命道路,也再一次加大了太平军的兵力优势,战场上到处是刀斧枪矛,也到处都是捉对厮杀的两军将士,太平军如同潮水一般不断前推,吴军阵地摇摇欲坠,逐渐露出崩溃迹象。

  还好,快五点时,吴超越派给刘铭传的两千援军总算是赶到了吴黑凹战场,带队的湖南籍吴军将领雷镇兴一看情况不妙,又见刘铭传军已经被太平军搅入了近身战战场,也不敢指望什么以火器破敌,只能是赶紧派遣两个营换装近战武器冲上前去助战,以一个营增援高地,只留一个营做预备队救急。

  与此同时,太平军的第四队也已经转进了刘家湾开阔地,本来带队的彭大顺也向马上率军加入战场,赖裕新却拉住了他,说道:“前方的兵力已经太密集了,你去也起不了多少作用,让我们的前方将士继续打下去,等把妖兵耗得差不多了,我们再联手进攻,给妖兵致命一击。”

  看看前方密密麻麻杂乱成了一团的火把和人影,彭大顺也就点了点头,马上改口让军队在开阔地暂时列队休息,等待战机出现。同时赖裕新又派人联络石达开,请石达开暂时挡住追兵片刻,给自军争取时间。

  紧张的注视怀表,原本赖裕新打算在六点天色微明时再发力冲锋,然而湖面突然传来的汽笛声却让赖裕新打消了这个念头,先是命令自己的预备队和彭大顺军列队逼近战场,然后紧急敲响鸣金铜锣,指挥前军撤退腾出冲锋空间。

  太平军那边突然响起的鸣金铜锣先是让陷入了苦战的吴军将士松了口气,然而近处的太平军还没撤完,朦胧中,更多的太平军将士却突然以密集队形直冲而来,吴军将士顿时大慌,刘铭传也毫无办法,只能是大吼道:“弟兄们,上!继续顶住!”

  “上!”后面的吴军预备队雷镇兴部也别无选择,只能是集体冲锋,被迫加入白刃战场,帮助刘铭传军抵挡太平军的攻势。

  关键时刻,部分腾出手来的吴军将士大量投出的手雷帮了吴军大忙,有效炸乱了太平军的密集队形,也抵消了许多太平军的冲锋势头,逼着太平军只能是以散兵线冲上前来近战,吴军阻击阵地这才侥幸没被太平军直接突破,争取到了继续以白刃战御敌的机会。

  轰隆!轰隆!轰隆!接连传来的炮声巨响宣告了吴军水师正式加入战场,虽说距离遥远,吴军舷炮打不到位于刘家湾开阔地的太平军,然而猛烈的炮火却毫不客气的覆盖到山南道路上,打到了正在靠着狭窄地形有力阻击吴军追兵的石达开中军头上,招架不住吴军水师的炮火,石达开只能是匆匆放弃拦截,带着军队急匆匆转过布袋冲,躲到吴军水师炮火无法触及的位置,只守布袋冲一处隘口。

  这时天色已然微明,吴黑凹那一带的激战依然不分胜负,一万多太平军却已经全部被逼入了刘家湾一带的开阔地,形势也变得越来越明朗——如果太平军能在吴军下一批增援赶到前突破吴黑凹,那么什么都好说;可太平军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么太平军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全军覆没!

  深明此理的石达开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赖裕新和彭大顺身上,可是登上高处举起望远镜查看前方战场时,石达开却又绝望的看到,尽管赖裕新和彭大顺已经成功的冲进了吴黑凹阵地和吴军大打近身白刃战,可是吴军方面却没有任何的溃散迹象,仍然还在与自军将士疯狂厮杀,死活不肯退后一步。

  “如果妖兵增援赶到前,我们还不能突破吴黑凹,那我们就全完了。可是吴黑凹的妖兵打得这么顽强,如果真不能突破怎么办?”

  未虑胜先虑败是一个合格将领的必备行为,石达开当然是一个合格的将领,为了预防万一,石达开只能是提前考虑其他退路,也马上生出了如果突围不成就先找个地方立足的念头,赶紧举起望远镜观察周围地形,寻找临时立足地。

  刘家湾西南面的团山无疑是个好地方,三面环水易守难攻,然而那个破地方又偏偏全部处于吴军水师的火力覆盖下,逃到那里纯粹是找炮打。所以自然而然的,正北面的茅山头当然成了石达开的最好选择。

  “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那上面好象还有水源……。对,没错,张瞎子向我奏报这一带地形的时候,说过茅山头有水源!”

  也是凑巧,石达开才刚拿定主意,吴黑凹西北面通往九江的道路方向,就已经出现了一支吴军队伍,接着吴黑凹的正北面也出现了吴军旗帜,很明显是九江的吴军和高家湾的吴军都已经派来的援军增援吴黑凹。

  “没选择了。”

  无计可施之下,石达开只能是一把揪过自己的外甥黄贵生,指着正北面不远处的茅山头大吼道:“马上带上你的本部人马,去把那个最高的山头拿下来,抢占险要,等我带军队上去暂时屯扎!”

  一向无比听话的黄贵生破天荒的没有立即抱拳领命,还呆呆的看着北面的茅山头发楞,石达开大怒,吼道:“耳朵聋了?没听到?叫你马上去拿下那处高地!”

  黄贵生还是没有答应,只是颤抖着指向北面,说道:“大舅,你看……。”

  察觉到情况不对,石达开赶紧扭头去看茅山头,结果也用不着举起望远镜,石达开就已经张口结舌的看到,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茅山头山腰部,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几面吴军旗帜和许多戴着白色斗笠的吴军士兵,正在向着山顶飞快前进……

  “怎么可能?超越小妖怎么又抢在了我的前面?难道连本王可以上茅山头暂时立足这点,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目瞪口呆了许久,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石达开直接一脚踹在了黄贵生身上,吼道:“去给我打,乘着妖兵还没抢占险要,去给我把茅山头拿回来!”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