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困兽之斗

第四百八十八章 困兽之斗

  上天入地广西狼!

  如果是在太平军刚走出广西大山的时候,全世界不敢说,至少在中国土地上,山地作战太平军自称中华第二,就没敢那支军队说自己是第一!

  那怕是几经稀释,金田起义时的广西老人已经所剩不多,在很多太平军部队里都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这些核心骨干的带动和训练下,太平军仍然还是一支十分擅长山地作战的军队,很多的吴军二线军队也根本不敢与之相比。

  石达开亲外甥黄贵生的军队情况还更好一些,一千多人中有五六十人是当年的广西老兵,还有上百人是在湖南加入太平军的山区贫民,曾经都是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的存在,如今就算有些养尊处优造成退化,但是底子还在,照样能够带着余下的士兵上山入林,在山地中行军作战。

  石达开不挑别人,偏偏指定亲外甥的军队负责夺占茅山头,除了因为黄贵生的军队装备比较好以外,再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石达开很清楚黄贵生的军队能打山地战,比其他人更有把握从立足未稳的吴军将士手里抢回茅山头立足。

  事实证明石达开的眼光还是十分独到,黄贵生也不是靠着有个好舅舅才能混到今天的二世祖,带着本部人马进山之后,在遍地荆棘乱石根本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黄贵生所部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轻松翻过了拦道的低矮山头,然后迅速穿过更多的荆棘乱石和沟渠山涧,逼近到了茅山头脚下。

  让黄贵生大吃一惊的事发生了,他的军队已经算是动作飞快了,可是山上的吴军竟然动作还要更快一些,不但已经冲上茅山头山顶抢占了至高点,还异常老练的迅速控制住了几乎所有的山路要害,其中还包括几处只有内行人才知道可以攀登通行的关键位置。已经在战场上摸打滚爬多年的黄贵生也马上得出了一个正确结论,“山上的妖兵也是山林战好手!”

  知道敌人精通山地战也没办法,为了拿下位置最好的茅山头立足,黄贵生还是马上指挥军队发起了进攻,四百余名太平军山地战好手以五人为一组分头并进,借着树木、石头和岩壁的掩护迅速攀爬向上,灵活堪比猿猴,大队则在山下呐喊助威,分散吴军注意力的同时也等待冲锋机会。

  滇军黔军两只羊,正面交手,那怕是拿着同样的武器,在贵州境内已经算是比较能打的吴军吴自发部也绝不可能是太平军百战之师的对手!这点不光吴超越心里非常清楚,就连以前在湖南和太平军交过手的吴自发也坦然承认。

  不过还好,地形对吴军吴自发部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山路险要尽在掌握,又有居高临下的优势,无比熟悉这种地形的贵州吴军只管开枪砸石头就可以有力打击太平军。在吴自发的指挥下,吴军将士接连推动山上大石下山,滚石隆隆,不断准确砸向攀登而上的太平军士兵,砸中了让敌人粉身碎骨,砸不中也可以破坏道路树木,增加太平军的攀登难度,太平军士兵则除了尽量躲闪之外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是拼命攀登向上,争取和吴军交战的机会。

  太平军明显太过低估了贵州吴军的山地战能力,当他们在付出了不少死伤终于大量进入火枪射程范围时,山上又突然滚下了大量稍小一些的石头,密密麻麻有如冰雹雨点,还有几个关键位置的道路上响起了爆炸声音,炸动多块大石滚落,轰隆滚动有如山崩海啸,劈头盖脸的飞快砸向太平军士兵,太平军将士猝不及防顿时吃了大亏,立即被砸死砸伤多人,冲锋势头几乎被抵消殆尽。

  再接着当然是枪声大作,换装了燧发枪的贵州吴军枪法虽烂,却已在多年山地作战中自行学会了交叉火力射击,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射击对面躲着石头数目背后的敌人,只是尽可能瞄准两翼暴露身形的敌人,互相掩护射击,收到的效果却比直接射击对面敌人更好,藏身在树木土石背后的太平军躲无可躲,连连中枪,再是如何的开火还击都无法压制吴军火力,相反还接连出现死伤。

  还有许多经验丰富的太平军士兵打起了两翼岩壁的主意,借助着岩壁上生长的藤蔓悄悄向上攀爬,妄图迂回到吴军侧翼帮助正面突破。可惜他们却碰上了经验同样丰富的贵州吴军,当他们大量攀爬上岩时,之前还静悄悄毫无动静的岩壁顶端突然人声鼎沸,许多戴着白色斗笠的吴军士兵忽然从草丛石堆后现身,不是抡起石头就砸就是直接开枪射击,还有更恶毒的直接抡刀砍断正在受力崩紧的藤蔓,导致抓住这些藤蔓的太平军士兵惨叫滚落,非死即伤。

  在山下看到情况不妙,别无选择下,黄贵生只能是赶紧又派军队上山加强攻势,也靠着拿人命填拿下了吴军设在山腰处的第一道拦截防线,然而吴军士兵才刚放弃第一道防线转移上山,吴军的第二道防线上又已经是滚石擂木接连砸下,还抛下了一些之前没舍得使用的苦味酸手雷,连炸带砸,再次把向上佯攻的太平军士兵打得鬼哭狼嚎,死伤惨重。

  “丢你老母啊!碰上内行了!”

  见此情景,黄贵生也终于确定了自己是倒霉碰上了一大群山地战好手,本来通过山上吴军的武器装备和手雷数量判断,黄贵生还可以基本确定山上敌人其实不算难缠,只要给自己充足的时间,拿下茅山头并不是没有希望。但是……

  “去禀报翼王八千岁,就说茅山头地势险峻,山上妖兵又很擅长山林作战,想拿下茅山头肯定得花不少时间,请翼王决定是否继续强攻?”但是黄贵生却不得不先征求舅舅石达开的意见。

  …………

  黄贵生的报告送到石达开的面前时,一度胜负难分的吴黑凹战场这边局势也已经趋于了明朗化,在获得了两路援军的增援后,因为过于轻敌而陷入苦战的吴军刘铭传逐渐稳住了阵脚,在援军的火力帮助下顶住了太平军的疯狂进攻,渐渐收复了不少阵地。同时一直牢牢控制着路旁高地的吴军将士也在天亮视野开阔后,以手枪加砍刀赶走了攻上山顶的太平军士兵,开始恢复以远程火力杀敌的理想状态。

  仍然还有一部分太平军不肯退出吴军的吴黑凹阵地,仍然还在赖裕新和彭大顺的率领下死咬住部分吴军不放,然而别说是他们自己,就连在远处观战的石达开都看得出来,他们不过是注定无用的垂死挣扎,被兵力越来越雄厚的吴军杀退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收到了黄贵生不知何时才能拿下茅山头的报告,石达开当然是要多揪心有多揪心,脸色要多青黑有多青黑,也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地坚守,给黄贵生那边争取时间?不可能,布袋冲这边还有希望守得住,吴黑凹险要在妖兵手里,妖兵在北线掌握主动权,他们发起进攻,我们根本无险可守。”

  “全部进山区?山里地形那么复杂,这么多人进山要不了多久就会自己走乱,粮草辎重也没办法带。而且这一带的山区也太小了点,就算进去也没办法潜伏,迟早还是死路一条,还连任何突围的机会都没有。”

  “去团山……,死路一条,但起码可以让将士稍微有个立足地休息……。”

  考虑到自军将士已经一天两夜没有休息,体力下降过于严重,刘家湾这里又没有任何险要可守,尽管明知道去团山是死路一条,但石达开还是硬着头皮喝下了这杯鸩酒解渴,大喝道:“传令全军,向团山转移,到团山去立营休息。”

  仍然还是石达开亲自率军殿后,然而太平军的临阵撤退却再也无法完整有序,相反还十分的混乱无章,因为在视夜开阔的情况下,太平军这边才刚开始撤退,东面和北面两路杀来的吴军就已经开始了大举追击,高吼着生擒石达开的口号大步冲锋,士气崩溃的太平军则是毫无战心,上上下下都只顾着向团山方向逃命,不断遗弃军器辎重,太平军诸将根本约束不住。

  还好,路途不远,吴军也没有提前派军抢占方圆不过一百多米的团山阵地,太平军大队总算还是大部分逃到团山立足,也靠着团山三面环水的有利地形和石达开的亲自率军殿后,暂时挡住了吴军追兵,勉强争取到了一点喘气的时间。可就算如此,石达开带过鄱阳湖的两万多太平军,现在只剩下了六成多点,且精锐战兵大都带伤,从上到下都是筋疲力竭。

  更糟糕的是,逃到了团山战场上大口喘气的太平军上下还人人脸上带着绝望,因为太平军全都知道自军无路可走了,东西南三个方向都有湖水拦道,北面陆地又被吴军堵住,吴军根本用不着发起攻坚,只需要堵住陆上道路,以水师炮火覆盖地形狭窄的团山阵地,剩下的太平军全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本王的直属军队负责御敌,余下军队抓紧时间休息,备足干粮,天黑以后突围!”

  石达开也没敢指望自军能够在团山阵地长期久守,只能是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士兵体力恢复后的夜间突围。可是让石达开绝望的是,吴军那边调整好了军队之后,竟然马上开始了着手挖掘壕沟和修筑垒墙,早早就摆出了要把自军困死在团山的架势。

  脸上包着渗血纱布的大将赖裕新出现在了石达开的身旁,低声说道:“翼王八千岁,怕是到了晚上我们也没机会突围了,团山北面太狭窄了,妖兵在天黑之前建好一道防御工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又有水上炮火掩护,我们能够冲得出去的机会小得可怜。”

  石达开没有任何表情,许久后才问道:“你有没有办法?”

  “末将左思右想,觉得只有诈降这最后一个办法了。”赖裕新低声答道。

  “如何诈降?”石达开问道。

  “找一个和翼王你长得象的士兵,让他穿上翼王八千岁你的衣服,再挑几个愿意去死的弟兄。”赖裕新低声说道:“天色微黑的时候,先让我们的将士做好动手准备,然后把假的翼王八千岁押到妖兵面前,就说我们准备投降,怕翼王八千岁你送给超越小妖当见面礼,骗得妖兵上下麻痹大意,然后突然动手,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赖裕新的提议与其说是计策,倒不如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别无选择的石达开犹豫了许久,也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然而就在忠心不二的赖裕新立即下去着手操办时,石达开心中却又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如果诈降失败,彻底激怒了超越小妖,这些跟随我多年的老兄弟怎么办?”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